第531章 明暗交易(1)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怎么看?”回到住宅区的房间里,狄成叫来了于小天和长孙千文,把从祝厉嘴里套出的情报资料详细的告诉他们。

“你提到的神秘皇者……蹊跷……”长孙千文的指尖轻轻敲打着膝盖,沉吟道:“宇文荒雪是名义上的最强皇者,能和他打个不可开交,要么两人旗鼓相当,要么有些许的差距。

如果此人来自黑榜,只有两个人有可能。一、亚马逊的沼泽幽魂,当世最为诡异的皇者,见过他的人基本没有,他的情报资料也都是空白。理论上而言,可能性最大,但亚马逊位于南美洲,茫茫雨林无边无际,沼泽幽魂从没离开过那里;二、杀手之王花弄影,华夏黑竹沟的主人,号称最危险的皇者,手段从来都是一击毙命,出道至今,任何战斗的出招都不超过五次。除了他们两个,神傲明也有可能,但要想达到你描述的那种程度,或许还欠些火候。

如果不是出自黑榜,要么是死神左手的鬼王,要么是隐世的老怪物。鬼王的可能性不大,更不会单独涉足无人区这片战场,剩下的只有隐世的老怪物。可……”

长孙千文苦涩一笑,摇了摇头,第一次这么纠结,第一次猜不透情势。

“浑身黑布,速度惊人,这是他的最大特点。在列举的例子里,你倾向于谁?”狄成问道。

“安妮呢?她的推断是什么?属于黑榜,还是黑榜之外。”长孙千文反问。

“不好判断,当初在天网,安妮只负责亚洲区的情报资料,其他地区几乎没有了,对于沼泽幽魂、葬沙等神秘皇者,她也只是知道名号,没有多少的了解,连相貌的描述都没有。”安妮号称请宝库,但毕竟是个人,并不是万能的神,不可能什么事都知道的详细。

何况各大皇级强者的真实资料是组织最为核心的机密资料,只有几个尖端高层有权知晓,她就算是想知道也没有合适渠道。

长孙千文呼出口气,道:“不好猜啊,没有线索,寻不到头绪,我们胡乱猜测没有意义。”

“小天,你的看法呢?”狄成也不为难长孙,本以为他阅历丰富,会知道些秘辛,这样看来……在没有更多信息的情况下,所有推测终究只是推测,没有实际的意义。

于小天闭着眼睛沉吟了片刻,道:“关于呼伦贝尔格斗者的问题,我们没必要继续费神考虑,既然宇文荒雪已经收服了,以他的心性和能力,十有八九都能控制住。与其遗憾,不如友善对待,至少在交恶圣族之前,我们都是盟友,某些时候可以并肩作战。”

“继续。”

“需要在乎的是有三点,一个是皇魂战队的具体实力。先是尤伶的天网小队,给宇文荒雪带去了一个准皇、三个黄金高阶,再有现在的七个呼伦贝尔格斗者,单单这些后期注入的黄金强者就有十个!!再加上隐族原有的高手,大概可以在十五之数,或许更多。

近皇魂战队就有十五个黄金级别,其他地方呢?别忘了宇文鸿等老牌准皇,宇文冷寻等黄金高手。皇魂战队的实力究竟多强?整个圣族佣兵团里的近战高手究竟有多少?宇文荒雪隐藏的太深,保留的太多,需要引起重视。

第二个需要明确的是呼伦贝尔及整个东南亚各大死亡格斗赛场的幕后势力,究竟是什么样的财团,有什么样的实力和影响力。能够调动三大王族联合行动,要么说明这个财团不是单纯的财团,要么是财团背后还有其他影子存在。”

“嗯?这个想法妙极!”长孙千文眼神微微变了变,陷入沉思。死亡格斗赛的幕后老板还有幕后?长孙千文自问遗忘了这个可能性!

狄成沉吟着点头:“按照祝厉的回答来看,外蒙这个‘局’的制造者,很可能就是幕后财团,其影响力或许会很庞大。”

于小天继续道:“第三点,你所提到的屠杀惨案制造者里的第三方势力。是谁?实力?目前已经退出,还是像战斧那样停留在无人区。在敌我情形不明确的前提下,暂且把第三方势力规划进敌人阵营。这样算起来,要想吞下铁骑部落需要多费些心神。”

狄成道:“还记得当晚的潜入者吗?很有可能就是属于第三方势力!”

“也就是说,第三方势力也在无人区!”

“即便不在,也一直在关注。”长孙千文补充一句,接着道:“外蒙的局势表面平静,内里越来越复杂,复杂到不合常理。按照道理来讲,既然有人部署了这场外蒙的‘局’,自然会有所行动,至少稍微活跃,表露出些许的目标意向。

实际上呢?到目前为止,任何值得注意的线索都没有,他表现的很平静,一直在默默的观察、默默地布局。

这种现象导致的局面就是……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被动的体现。

我们一直在尝试着成为这盘棋局的主人,却无法更改一点,仍旧是个棋子,自始至终都在对方的算计之内,按照他所预期的目标在做着活动!

尝试越多、渴望越强烈,我们就越发的像是个棋子。

这表明着什么?你们的推测是什么?”

于小天微微仰头,失神沉吟,良久,目光凝缩:“‘下棋人’很有耐心,他在等,等更多的势力一个接一个的走进来,成为盘上棋子,填充棋盘的各个空缺。‘下棋人’很有自信,放任局势自我发展,听凭各方拼杀搏斗,实际上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里。”

长孙千文看了眼于小天,微笑点头:“说的很好!耐心、自信,外加精明和魄力!这是个危险人物。在你们的认识里,谁有这种能耐?恐怕都没有,至少我所认识的人里,没有这类人物。如果这个‘下棋手’真的存在,我倒很像和他较量较量,切磋棋艺。”

耐心!自信!睿智!魄力!看似单纯的词汇,却凝聚着令人敬畏的能量。

局势越是平静,实际越是危险。至少到目前为止,谁也看不透这场局,谁都在保持警惕谨慎,谁都在小心翼翼。

不仅长孙千文期待这个人物的出现,就连狄成和于小天也陷入沉默。

如此人物,是否存在?这盘棋究竟有多大!他们茫然、担忧,但也饱含期待,能遇到如此对手,也算是种幸运。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走?”于小天第一次有了‘无从下手’的感觉。

表面上来看,面前的路很宽,可供选择的方向很多,实际上越是可以肆意发挥,越是感觉无从下手。‘下棋人’的存在像是个沉重的石头,压在于小天的心头,又像是个阴影,束缚了发挥的空间。

长孙千文最后定论,道:“与其盲目出击,不如静而待之。他在等,我们也可以选择等!宇文荒雪来了,萨丁来了,这是两个重量级人物,也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危险人物,他们的到来势必会对外蒙风云起到催化作用,影响棋局的发展迹象。

‘下棋人’在看戏,我们也可以看戏;‘下棋人’躲藏在暗处,我们据守在基地。

我的意见是,据守基地,加强防御,静观外蒙风云变,依照局势的发展设定下一步的方向。闲暇时间还是以特训为主,谁要是感觉沉闷无趣,可以洒向外蒙深处,袭击铁骑部落也好,进攻战斧部队也行,但前提必须是小部队的突袭,绝对不能进行大部队的集体行动。”

“哦??”于小天忽然笑了,看着长孙千文道:“我记得某人向来喜欢主动出击,这次怎么安稳起来了?”

长孙千文呵呵笑道:“我喜欢主动,但更有耐心,既然要玩儿,就得好好的玩,慢慢的玩,这样才有意思。不是吗?”

“同意。”狄成和于小天也都笑了起来,他们就喜欢长孙千文这幅淡然的气质和自信的性情,当然……气度和性情的根基是睿智!!

“先期,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后期,善谋善察,雷霆出击。不出意外,就这么办。”

“万一有意外变化呢?”于小天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

“你说呢?”长孙千文微笑回应。

正当他们谈话间,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阵低低的议论后,房门打开,脸色略显阴沉的严绶快步跑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