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复出阎王谷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老猴子?我靠!”而唐奶奶听了药皇的话后,气就不打一处来,因为药皇之前所说的老猴子,指的就是夜宇口中所说的老将军,而老将军却正好是药皇这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在夜宇没有出世之前就已经给夜宇定下了娃娃亲,这也是在常理之中。

但唐奶奶此时虽然是十分的生气,不过老将军此时的地位却并不比她的底,所以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但以唐奶奶的霸道性子,就算是夜宇真的要同时娶了萱萱与另外的一名女子,萱萱也绝对要做大的,而且就算是萱萱本人,估计也会这样做。

唐奶奶虽然关心夜宇,不过此时的唐门也是处在多事之秋,所以在与药皇商量好了之后,直接的就离开了阎王谷,而药皇在唐奶奶离开之后,也是回到了自己的老房子里,打算接下来的复仇计划,而此时的夜宇,无疑就是药皇复仇计划之中的重中之重!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当夜宇再次的从小床上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而夜宇清醒了过来后,只感觉到了头部隐隐作痛,就好像是有什么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爆炸了一般!

“小宇,你终于醒啦?”而当夜宇一睁开眼睛,迎面而来的就是自己的爷爷药皇。

不过夜宇才刚刚的想开口朝着药皇说些什么,就被药皇身边的结罗这个小丫头,满嘴苦苦的塞进了一个摇勺子!

噗嗤……

苦苦的中药,差点儿没有让夜宇一口气给全部都喷了出来,但是看着结罗这小丫头冰冷的脸庞,夜宇闭了闭眼睛之后,还是将那苦苦的中药给一口气的吞了下去。

“爷爷,你们都没事吧?”而夜宇吞下了中药之后,第一句就是担忧的朝着药皇与结罗询问了起来,而药皇与结罗同时的朝着夜宇笑了笑之后,开口说道:“你还是好好的关心关心一下你自己吧,呵呵……”

但不同的是,结罗这小丫头,平时就比较冷漠,而这个时候她也把手中的汤药给夜宇喂完了,所以结罗自己乖巧的就出了夜宇的小房间,而对于夜宇对于她的关心,结罗这个小丫头也只是记载了心里面而已。

“爷爷……那么我们接下来怎么打算?”时间过了一会儿,等夜宇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之后,夜宇竟然主动的朝着药皇开口询问了起来,而药皇听后只是对夜宇笑了笑,开口说道:“接下来?呵呵……当然是我们生死门去找他们阴阳阁报仇咯,不过……”

而夜宇从药皇的口中听到了报仇二字之后,立马是从小床上坐了起来,因为夜宇遭受了那么多的痛苦,等的就是这一刻的到来!

“爷爷,不过什么?有话您就说吧。”夜宇急不可耐的朝着药皇说着。

但药皇看着夜宇此时急切的表情,却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朝着夜宇说道:“报仇虽然是要去做的,但是你此时身体的情况,估计还要在阎王谷中好好的休息三个月的时间!不然的话,你就这样的跑出去了,我的心里面也放心不下!”

而夜宇听到了药皇的这句话后,才刚刚的想反驳什么,但是身体才刚刚的从小床上坐起来,就是觉得浑身都好像是着了火一般,疼痛难忍,也就是如同药皇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自己不好好的休息上三个月的话,还果真是报不了大仇了。

而时间匆匆一晃,夜宇就在阎王谷之中度过了难熬的三个月,而在这三个月里,夜宇几乎就是在药皇严格的指导之下,经行了整整三个月的魔鬼训练!

不过夜宇撇了撇身边的药皇,觉得药皇今日与其他日比起来,明显的脸上有些说不出的味道来,而带着疑问,夜宇直接的朝着药皇开口询问道:“爷爷……三个月的时间,现在已到,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好的安排呢?”

因为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虽然自己每天都在苦练玄功,但是夜宇可不相信在这整整的三个月里,药皇都没有去为报仇做什么,而此时的药皇手里,还拿着一个薄薄的信封,很明显,此时就是到了自己要出谷的时候了。

但面对着夜宇,药皇起初并未说话,而是将手中的那封薄薄的信封,交到了夜宇的手上。

而夜宇拿着那封薄薄的信封,心里立马就疑惑了起来,朝着药皇好奇的询问道:“爷爷,难道你这要是给我下任务?”

因为夜宇,从小到大都没有接到过生死门的任务,所以此时的心里还有些激动,但是一想起来了自己的父母大仇,夜宇还是好奇的打开了药皇交到自己手上的信封,不过当夜宇打开了信封之后,里面却是两个女孩子的名字:唐萱儿,钟婉情!

“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而当夜宇看到这两个名字之后,脑海之中瞬间就惊讶了起来,因为之前在于小李子与小梁两人交手的时候,夜宇已经知道了此时的这个所谓的钟婉情,其实就是北都的大小姐,而唐萱儿那就更不用说了,指的就是萱萱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妮子。

但此时南都北都两位大小姐的名字,竟然出现在了自己任务的信封之中,夜宇还是猜不出药皇此时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夜宇此时不明白,将来也一定会明白,而药皇之所以把夜宇的认为给写上了两个女孩子的名字,一来,如果夜宇想要娶了萱萱的话,那么就必要现在在北都给斩杀了鬼童子,而斩杀了鬼童子,也就是意味着夜宇就此就是了解了自己父母的大仇,而钟婉情,就是老将军的亲孙女,也就是药皇之前与老将军约定好的,夜宇指腹为婚的妻子。

由于此时阴阳阁也是GAJ局的大敌,所以保护钟婉情的这个任务也就又落到了夜宇的身上,而如果夜宇这次去北都可以保护好这两个女孩子的话,那么简直就是一箭三雕的好买卖!

不过药皇此时看着夜宇疑惑的眼神,却是微笑着什么都不肯说!但在夜宇坚持的疑问之下,药皇还是给了夜宇一些提示:“南都唐门的大小姐萱萱,你应该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夜宇很坚定的朝着药皇回道,因为无论如何萱萱这个小妮子可以说是改变了自己一生的轨道,所以夜宇怎么可能会将萱萱这个疯丫头给忘记了呢。

但听了夜宇的话后,药皇呵呵一笑,朝着夜宇开口笑道:“呵呵……记得就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她此时就在北都,而且她此时还有可能很危险,并且她此时已经是成为了鬼童子的目标,所以你此时去北都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好萱萱,知道了吗?而至于那名为钟婉情的女孩子,你去了北都之后就自然会把事情弄白的!”

药皇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断崖边上,只留下了夜宇一人还楞楞的留在了原地。

不过既然已经有了决断,夜宇第二天直接的就有了出谷的打算,但说是要出谷,其实夜宇也没有什么可捡的,干脆就只套上了一件廉价的运动服,在草席之下摸出了几张皱巴巴的毛爷爷,垮上了一个破草包。

外面依旧下着大雨,夜宇脚一蹬,轻松的翻出了院子,朝着山下而去。

其实夜宇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下山泡尽天下美女的念头,不过后来被送出了阎王谷外,落魄的生活,使得夜宇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事情,而此时既然有任务在身,夜宇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到北都去看上一看。

自己也曾无数次的幻想过自己风光下山的场景,不过踩着泥泞的山路,回想起往事,夜宇的心中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想想自己过得也真是辛苦,从小自己的父母就是被鬼童子夺取了性命,而且年幼的自己还被爷爷无奈之下的送出了阎王谷,而当自己再次的回到阎王谷之时,却是刚刚好的又碰上了所谓的十年之期!

而最让夜宇恼火的是,此时的出谷,竟然还是要去杀人!不过鬼童子与自己有血海深仇,杀他那也是必然,但令夜宇万万都没有想到的是,竟然连萱萱这个小妮子,此时也是被卷入了生死门与阴阳阁之间的争斗中!

细细的想着自己这十八年的悲催史,夜宇不自觉之中竟然窜到了山下,过完了那条长长的断魂桥,身后的一颗大石头也就是所谓的山门,上面铁画银钩的写着“生死门”三个古经沧桑的大字!

如果说没有一丝不舍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的爷爷,是此时自己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亲人啊!

在心中的牵动之下,夜宇还是朝着山门之上的那块大石头,中规中矩的磕下了三个大响头,因为这次的出阎王谷,夜宇还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回来!

“呜呼呼……”磕完了三个响头之后,夜宇的心中大感悲凉。

“爷爷,我走了,等我了结了你我的烦心事,杀尽了阴阳阁的那些猪狗之后,我就回来,您老可要养好身体了,说不定我还会帮你带些奇珍异兽回来,也好让你可以泡出更好的药皇酒!”

说完,夜宇就要起身,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颗石子却不轻不重的射到了自己头上,吓得夜宇一个踉跄差点儿又倒地,因为此时的夜宇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没有出谷,就已经是在山门处遇到了阴阳阁的偷袭,而三个月前的大战,就是因为阴阳阁的偷袭。

虽然已经想到了什么,不过夜宇还是不敢相信,因为自己这段时间以来,功力大增,按照估计自己的爷爷药皇应该不会那么快的就跑到自己前头吧?因为夜宇此时是一个人偷偷的出谷的!

“既然那么舍不得,干嘛还跑得比溜还快?”就在夜宇胡乱猜疑时,身后却传来了药皇的声音,夜宇只好无奈的傻笑着转过了头,不过从此时药皇的脸上,夜宇也是看出了药皇对于自己的依依不舍。

不过不回头不打紧,一回头只见药皇撑着一把油纸伞,轻踏在了一丛乱草丛之上,身子还随着微风轻摆。

这可是下雨天啊,药皇的身上竟然丁点不湿!而且还跑到了自己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