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药皇酒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着夜宇又把夜明珠子给老色龟吞了下去,鬼仆不禁的又朝着夜宇问道:“小宇,你这又是为何?”因为那颗夜明珠子不仅仅是一颗难得的宝贝,而且很有可能夜明珠子里面还影藏这什么秘密,鬼仆实在是觉得夜宇的举动是有些冲动了。

但夜宇自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因为这老色龟既然是邪皇生前所养的,那么这颗夜明珠子就一定会是邪皇当年有意给老色鬼吞下的。

虽然自己是邪皇的嫡系血脉,但是论到交情,夜宇心想邪皇应该不仅仅是把老色龟当成是一只宠物在养,以邪皇邪乎的性子来看,这老色龟很有可能,就是当初邪皇唯一的朋友,不然的话,邪皇也不可能死后,把如此重要的夜明珠子交给了老色龟看管,所以夜宇把夜明珠子又还给了老色龟的做法,完全是合情合理的。

“鬼仆前辈,随缘吧,这老色龟活了那么多年,也许也是我们阎王谷的福气。”

“小宇,你就不怕这老色龟吞了夜明珠子后,又把肚子给闹坏咯?”看着老色龟又吞下了夜明珠子后,洋洋得意的表情,鬼仆害怕它乐极生悲,所以又有些担心的朝着夜宇询问了起来。

但夜宇听后,却反而是笑了起来道:“鬼仆前辈,这您就不用担心了,这夜明珠子虽大,不过等到它再让老色龟闹肚子的时候,我想最少也要到百年之后吧,不过到那个时候,自然又会有宫家的后人去照顾它,呵呵呵……”

夜宇此时虽然说得轻松,不过他也是在摸清楚了夜明珠子上面的秘密后,才显得如此的这般风轻云淡,因为夜明珠子上面最大的秘密应该就是那一百零九副经脉图,而夜宇此时已经是牢牢的把它们记在了脑海中,只待时间到了之后,夜宇再好好的研究它们便可。

而就如同是夜宇之前所猜想之中的那样,老色龟在把夜明珠子一吐一吞之后,竟然奇迹般的又好了起来,在鬼仆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摇晃着自己笨重的身子,一点儿一点儿的自己就从小道之中给挣扎了出来,晃悠晃悠的朝着山上走去了,看得鬼仆郁闷不已。

而夜宇与鬼仆两人折腾了一个小上午,终于是又回到了阎王殿之中,不过碰巧的是,药皇与结罗这个时候也刚刚好是弄好了早餐,虽然都是一些粗茶淡饭,不过夜宇与鬼仆都是不在意这些。

但令夜宇之前没有想到的是,鬼仆这老儿吊儿郎当的性子,之前还口口声声的提醒着自己夜明珠子的重要,不过回到了阎王殿之中后,面对着药皇他却是对于之前他与夜宇发现了夜明珠子的事情绝口不提,而夜宇这个时候也是觉得时候不到,所以暂时也没有跟药皇提起夜明珠子的事,但只要是时间到了,夜宇一定会向药皇询问个明白。

不过令夜宇与鬼仆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结罗这小丫头竟然又吃起了小虫子来,虽然此时的这些毒蜂蛹没有经过药皇酒的侵泡而变成修煞,但是毒蜂蛹本来就已经是带着剧毒,看着结罗的殷桃小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毒蜂蛹,夜宇与鬼仆还是觉得心里一阵阵的骇然。

几人吃完了早餐之后,药皇就带着夜宇又来到了一处断崖边上,因为这次药皇没有特意的支开鬼仆,所以鬼仆也是饶有兴趣的跟了上来,因为鬼仆这老儿如果自己不跟上来的话,他自己留在谷中也是百般的寂寥,结罗这个小丫头来无影去无踪,也只有吃饭的时间夜宇与鬼仆可以看到她,而鬼仆他自己又在阎王殿之中找不到药皇珍藏起来的药皇酒,所以在百般的寂寥之下,他也只好跟着夜宇与药皇来到了断崖边上。

但令鬼仆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药皇今日把夜宇带到了断崖边上,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他,而来到了断崖边上,药皇开口朝着鬼仆笑道:“嘿嘿……你这条老泥鳅,这两天是不是天天都在想着我的药皇酒啊?”

一口就被药皇说中了心事,鬼仆的脸上立马就猥琐的笑了起来,因为他此时还留在阎王谷中,的确就是为了药皇的那两口药皇酒,不然的话,他早都会离开阎王谷,到外面去潇洒快活去了,更何况他此时还收了秦霜这小子为徒,功夫都还没有来得教呢。

“嘻嘻……知我者,莫过于老爷子!所以还恳请您老人家,把药皇酒给拿出来分享一下吧,不然这酒你老藏着,谷中又没人饮酒,怕是浪费得慌……”

听到药皇与鬼仆提起了药皇酒,夜宇就忍不住的干笑了起来,因为之前在入谷之时,他答应鬼仆,一进到阎王谷内就帮着他弄两坛子药皇酒,而此时已经是进谷的第二天了,他非但没有帮着鬼仆找到药皇酒,而且连他也是不知道药皇是把药皇酒给藏到了那里,所以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的。

但药皇一见鬼仆的那猴急的样子,心里就哭笑不得,朝着鬼仆调侃道:“嘻嘻……你这老泥鳅,其实你的药皇酒,十年前我就已经给你备好了!”

“十年前?”而鬼仆一听药皇的话后,立马就瞪圆了眼睛,更加急切的朝着药皇询问道:“在哪里?在哪里?”

但鬼仆自己仔细的回想起来,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因为他的武道卡在了二境巅峰十年之久,而药皇酒又是增强功力的极品法宝,而药皇更是在十年前就为他备好了,这么说来,药皇是一直都知道他此时体内不能增进真气的情况咯?

而这两个十年也是让鬼仆觉得十分的蹊跷,因为他十年不能增进功力,而药皇却从十年前就为他准备好了增强功力的药皇酒,这些事情都说明了什么?

虽然被委屈了十年,不过鬼仆还是敢确定药皇绝对不会害自己,所以十分郁闷的朝着药皇说道:“老爷子,难道十年前,你真的对我动了手脚?”

而听了鬼仆的抱怨之后,药皇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道:“喝了再说!”

药皇说完,一脚重重的踏到了地面之上,就连一旁的夜宇都是明显的觉得,地面在顷刻之间就突然的猛烈震颤了一下!

而在鬼仆身前的地面之下,很显然之前是有一个小藏格,所以药皇一脚下去,伴随着一些土石,一小坛子酒竟然是被震飞了出来,正好被鬼仆两手抓在了手上!

“药……药皇酒?”抓到了从地面下被震飞出来的酒坛子之后,鬼仆这老儿是兴奋的叫出了声来,而药皇看着鬼仆兴奋的样子,却是微笑着沉默不语,眼神之中意味深长。

“不错,这正是你朝思暮想的药皇酒,不过药皇酒只是原酒,我给你们每一个人喝的药皇酒,都是在原酒之上,配合着你们的功法,经过特殊的手段再次的配置的,所以你们每一个人喝的药皇酒,都是不同的药皇酒!”

配合着功法?鬼仆听后更加的兴奋了起来,把小坛子的盖子一揭,一股浓浓的酒香与药味就飘散了出来,使夜宇闻了都是酒意大增!

“哈哈哈……那么我老泥鳅就不客气啦!哈哈哈……”而鬼仆闻到了酒香之后,更是抑制不住饥渴难耐的心情,说完,就举着酒坛子大口大口的往自己的嘴巴里灌了起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就连一旁的夜宇与药皇都是清晰可闻。

“爷爷,这真的好么?”从鬼仆酒坛子里飘散而出的酒香,夜宇可以闻出,这坛子药皇酒被珍藏了十年之久,至少也有六七十度,而鬼仆就这样一口气的咕噜下肚,夜宇还真是担心鬼仆会不会就这样被醉晕过去。

不过药皇却是极为的了解鬼仆,朝着夜宇微笑着摇了摇头,表示不用去担心这条此时正在狂饮的老泥鳅,因为鬼仆虽然这十年来都没有增长过什么功力,但鬼仆当年可是被人称为江南的古才之一,体内真气的雄厚非一般的高手能比,所以这一小坛子的药皇酒,估计还不够他塞牙缝呢……

而几分钟之后,果不出药皇所料,鬼仆在一口气,喝下了一整坛子的药皇酒之后,随手就把小坛子给抛到了一边,面红耳赤的在大叫着爽快!

而趁着鬼仆不注意,药皇右掌托起,涌起了全身的真气,丝丝的罡风把夜宇的白衫都给吹得咧咧作响!

“嘿嘿……老泥鳅,还有更爽快的呢!”药皇说完,急速的朝着鬼仆四肢百骸的五处穴位,拍下了五掌!

嘭,嘭,嘭……

夜宇瞬间就瞪大了眼睛,因为药皇的这五掌,看似威猛无比,但落到了鬼仆的身上后,却又变得轻柔无比,不过从药皇掌间所冒出来的劲风却又是强劲无比,吹得夜宇一头的长发乱舞不已。

“宁中守穴,抱元归一!”

连续的拍完了五掌之后,药皇又连续的在鬼仆的四肢百骸五处穴位上,连连的点了五下,之后就一把的把鬼仆给按坐到了地面之上。

而在夜宇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鬼仆虽然凝神静气的盘坐着,但是鬼仆身上的气息却像是突然间的爆炸了开来般,吹得他周身旁边的小草都朝着周围四面倒下,而鬼仆的气息更是节节的攀升着,终于哗啦一下,竟然是越过了……三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