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魔毒之虫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崆峒尸王?”鬼仆的脑海中被惊得嗡嗡作响,因为崆峒尸王实则是比他还要大上一辈的强者,而此时的结罗竟然能够力战崆峒尸王?这实在是难以想象,不过鬼仆想了想,又连忙的朝着药皇追问道:“那么他这老魔现在在那?也在这阎王谷中?”

而听到了鬼仆的话后,药皇也是叹息了一声,不过随后又朝着鬼仆笑道:“呵呵……他这老魔,此时若是在我们这谷中就好咯……我有心救他一命,不过可惜的是,他这老魔脾气拗得很,宁死不从,白白的被结罗给打成重伤……”

打成重伤?鬼仆一听,差点儿没把刚刚吃下去的米饭给喷出来,因为如若是换做了他想要把崆峒尸王给打成重伤,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而年纪轻轻的结罗竟然奇迹般的做到了,而且看此时结罗的样子,虽然身上还留有多处伤口,但是伤势却并没有想象之中的严重!

不过看着鬼仆这老儿惊讶的样子,药皇又呵呵的笑了起来:“我说老泥鳅,你在想着些啥呢?那老魔十年前就已经答应过我,不再食人血肉了,所以结罗能够将他击成重伤,也并不是那么不可能的事吧?”

“呃……”鬼仆深深的咽了咽口水,虽然说听了药皇的解释之后,心里平衡了许多,不过还是被结罗这魔女的功力所深深的震撼,因为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崆峒尸王此时就算他再不济,也不是一般的高手能够对付得了的。

“那么他这老魔此时身在何处?”鬼仆耸了耸肩膀,继续的朝着药皇追问了起来。

“结罗见他执意不从,所以也就没有为难他,不过结罗离开时却无意间碰见了心念,所以崆峒尸王这老魔,此时应该死了吧!不过他自知自己十年大限已到,也算是死得其所吧!这也圆了他的心愿……”

崆峒尸王的十年大限,鬼仆是知道的,十年前,崆峒尸王无意间发现了天地魔笼,进而盗取魔功铸成大错,而又因十年前药皇饶了他一命,所以他才发下毒誓至此永不食人血肉,所以他的一身魔功已经衰退了十年!

而十年后的今天,也就是崆峒尸王最为衰弱的时期,但对于那些对于天地魔笼念念不忘的人来说,这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因为他们只要擒住了崆峒尸王,那么天地魔笼就又可重现人间!

而那些对于天地魔笼念念不忘的人,却又偏偏是生死门的死敌,所以所谓的十年大限,不仅仅是指崆峒尸王他自己的十年大限,而且所指的还是生死门的十年大限!

十年前崆峒尸王被人利用无意间打开了天地魔笼,以至于生死门差点儿惨遭灭门,说起来十年前的一切因果,包括夜宇父母的惨死,包括密道之中累累绝顶高手的骸骨,甚至包括夜宇失踪的七年,皆因崆峒尸王一人而起!

但药皇却把他的死称之为“死得其所”鬼仆就有些搞不明白了,所以眼光撇到了夜宇的脸上,朝着药皇反问道:“老爷子,崆峒尸王那老魔罪孽深重,死得其所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之前是在期盼着死在……”

鬼仆虽然没有把话说出口,但是眼神的方向却已经把他的话给表露了出来。

“爷爷,你们说的崆峒尸王是谁?为什么他想要死在我的手上?”夜宇此时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就事论事,他还是可以听得出来,鬼仆指的就是他自己。

“嘿嘿……小宇啊,有些事情过两天再跟你说,现在我们还是先好好的吃饭吧,总之崆峒尸王那笨蛋,死在了心念的手上也是一样。”

心慈?心念?崆峒尸王?夜宇一步步的走近真相,但陌生的名字,也一个个的多了起来,不过既然爷爷已经答应了自己很快就让自己知道真相,那么夜宇也还等得起,因为药皇的性子虽然古怪了些,不过但却从未骗过夜宇。

说到了开饭,坐下许久的结罗才终于是动了起来,而之前鬼仆在与药皇聊天时,她就这样静静的坐着,脸上冷若冰霜,无论是之前鬼仆与药皇提到了崆峒尸王又或者心念等其他的人,她的脸上都丝毫没有表情,就好像一切的事物都与她无关一般。

而当结罗把她的花瓷小碗给打开之时,鬼仆这老儿又是开口笑了起来道:“哟……鲜花配美人,难怪结罗你这小丫头,长得那么的标致,原来每天吃的竟然是这些……”

夜宇本来一直都是埋头嚼着干饭,而听到了鬼仆的笑声之后,也好奇的朝着结罗的花瓷碗中撇去,只见结罗的花瓷小碗里,既没有米饭,也没有药皇给她留下的小菜,而是小半碗粉嫩的桃花瓣,一片片粉嫩的桃花瓣,在精巧的花瓷小碗里,说实话,漂亮极了!

但几秒钟之后,夜宇与鬼仆都是把眼睛给瞪大了起来,因为在结罗花瓷小碗中的桃花瓣竟然诡异的慢慢开始蠕动了起来,夜宇与鬼仆再定眼望去时,差点儿没被吓一跳,因为在花瓷小碗粉嫩的桃花瓣下,竟然是一推正在蠕动的小虫子!之前它们因为被粉嫩的桃花瓣给盖住,所以夜宇与鬼仆还真没看出来。

那些小虫子全身赤裸着并没有什么外壳,肉呼呼的样子蠕动着,像极了一种恶心的东西:粪坑虫!也难怪之前药皇一开始就狼吞虎咽了起来,其实根本就不是在抢什么菜吃,而是担心夜宇与鬼仆,在看到了结罗碗中的东西后,会吃不下饭,所以才会故作大家拼抢的样子,因为这样大家也能够吃得快些,但鬼仆这老泥鳅废话很多,所以才会拖到了现在。

看到了结罗花瓷小碗里的那堆小虫子之后,自认为行乞江湖多年的鬼仆,脸色都是绿了起来,感觉热乎乎的饭菜都无比的难以下咽,还好结罗花瓷小碗里的那些小虫子,并不是什么真的粪坑虫,因为粪坑虫大家都见过,是一种乳白色蠕动的小虫子,而结罗花瓷小碗里的小虫子,虽然与它们长得极像,但却是黑黄之色,并且也比他们长得比较肥大……

“不对!”鬼仆拍桌而起,朝着药皇大怒道:“老爷子,我说结罗年纪轻轻,功力怎么会如此的恐怖呢,原来,你每天竟然给她吃毒虫!我鬼仆虽然不济,但是也看不下去这种场面!小宇,我们走,这个阎王谷我们不回来也罢!”

鬼仆说着,就要抓起夜宇的手腕,朝着门外走去,不过却是被药皇轻飘飘的把手腕给打过了一边,所以鬼仆又只能气鼓鼓的坐回到了原位上,而药皇却是并没有多理会他,只是微笑着看过了夜宇。

而夜宇之前看到结罗花瓷小碗里的那一幕时,心里也是十分的气恼,不过几秒钟之后心里却是变得极为的惊诧,因为不管鬼仆他怎么的闹腾,结罗这小丫头的脸上依旧是冷若冰霜,不管不顾的用银筷子轻轻的夹起了一只小虫子,用桃花瓣卷着静静的送入了口中,而一股浓郁的药香,也随之从她的口中飘散了出来。

“不对!鬼仆前辈,结罗她吃的不是什么毒虫,而是极品的药虫!”夜宇微笑了起来,而药皇看着鬼仆滑稽的表情,也是乐不拢嘴,就好像是早已经习惯了鬼仆的一惊一乍一般。

而结罗这小丫头嘴里的药香飘出之后,鬼仆这条老泥鳅也是楞了楞,甚至是还夸张的咽了咽口水,又猥琐的嬉笑了起来,不过为了挽回面子,他笑嘻嘻的朝着夜宇道:“小宇,你也不对,嘻嘻嘻……我也闻出来了,不过那也不是什么药虫,而是极品的酒虫子吧?哈哈哈……”

“哎哟……老爷子,你敲我干嘛?我老泥鳅一向坚持正义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被药皇在脑袋上敲了敲,鬼仆这老儿才又收起了他的那猥琐的笑容,不过口舌之上却还是他的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嘿嘿……结罗这娃吃的小虫子,的确是我用药皇酒泡过,不过你们全都不对,因为这些小虫子,既不是什么药虫,也不是什么酒虫,而是正宗的毒虫,也可以说是魔虫!”

不过令夜宇没有想到的是,刚刚还一口一声说自己坚持正义的鬼仆,在闻到了小虫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药皇酒味之后,也不管它们是什么毒虫又或者是什么魔虫,就开始朝着药皇眼巴巴的干笑了起来,十分嘴馋的道:“嘻嘻……老爷子,你看我与小宇赶路了那么多天,肚子里的油水少得慌,你也给我们每人来一碗这些毒虫魔虫品尝一下您老的手艺呗……”

而药皇与夜宇听了鬼仆的话后,顿时就抱起了肚子来哭笑不得,因为实在是被鬼仆这老滑头滑稽的表情给逗乐了。

但鬼仆虽然有些滑稽,不过这也正是他的性子,想那药皇亲酿的药皇酒已属极为难得,而这些毒虫子在吸收了药皇酒之后,更是将药皇酒的药力凝练了百倍,这还不让他馋死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