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黑莲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而与此同时,夜宇与鬼仆走进阎王谷的葫芦口时,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条深不可测的断谷,直接的把所有通往阎王谷之中的道路所隔断了开来,只有两条光溜溜的锁链把两崖之间连接了起来。

“鬼仆前辈,这是什么情况?”看着眼前大概相距有百米的断崖,夜宇疑惑的询问起了鬼仆。

而鬼仆见怪不怪,开口朝着夜宇笑道:“阎王谷呈的是葫芦形状这你早就知道了,而围着阎王谷周围一圈的就是这断崖,不然你以为阎王殿会随随便便的就坐落在此群山之中么?”

听到了鬼仆的解释之后,夜宇是真的无奈的笑了笑,因为光光是从这阎王谷的地形之上来看,都已经是很让人无解了,而自己七年前,竟然是还没有走出阎王谷,就已经是被自己的爷爷给送了出来,因为夜宇记得当年他并未穿过眼前的这条断崖!

但值得庆幸的是,这断崖虽然深不见底,并且两崖之间还隔着上百米,不过有着两条粗大的锁链连着,过去应该不难,而且夜宇走上前去摸了摸,发现那两条锁链虽然锈迹斑斑,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人使用过了,但两条看似普通的锁链却全是用精铁所制成,牢固性上倒是不用夜宇担心。

“鬼仆前辈,这两条锁链,以前应该是一座吊桥吧?为什么要把它给毁了?”因为两条锁链同长同粗,并且它们之间的间距也适中,所以夜宇不难猜出来它们以前应该是一座吊桥,但夜宇疑惑的是,为什么之前好好的一座吊桥要把它毁了去呢?

不过鬼仆听到了夜宇的询问之后,却是微笑着耸了耸肩,嬉笑道:“小娃娃,你想多了,此前这里的确是一座桥,而且还名为断魂桥,不过断魂桥却不是我们给毁坏的,因为有断魂桥的存在,我们这些生死门的人想要进出阎王谷也方便一些,但十年前的大战,大火焚天而起,所以断魂桥之上的木板也就这样被人给烧光了。”

“大火?”夜宇暗暗心惊,因为阎王谷与外界之间隔着一条断崖,而断魂桥就是阎王谷与外界的唯一通道,所以十年前的大战,敌人既然把断魂桥给烧了,那么这就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全歼生死门的准备!这让夜宇想来,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恶寒!

“好了,天色不早了,估计我们动作快的话,还能赶上喝两口小酒呢,嘿嘿……”鬼仆说完,心里念念不忘药皇酿的药皇酒,一跃而起身影点在了光溜溜的锁链上。

断崖之上的两条锁链虽然都有胳膊般粗大,但是鬼仆竟然能用双脚点在锁链之上,而使锁链纹丝不晃,这份实力确实是了得,而夜宇的轻功虽然不及鬼仆,但是奔过百来米的距离夜宇的心里还是有信心的,所以跟着也约上了另外的一条锁链。

而鬼仆虽然是先跃上了锁链,但是却转身微笑着面对夜宇,并没有急着过断崖,因为夜宇的圣步虽然不错,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过夜宇后来跟上,虽然在锁链之上的脚步有些摇晃,但至阴柔脉感知入微,站在万丈的断崖之上,夜宇反而像是在玩耍一般,看得鬼仆郁闷不已,赶紧的又跟了上去。

穿过了断崖之后,夜宇与鬼仆再次的来到了一片小森林之中,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夜宇终于敢肯定,这就是他当年迷失的那个小森林了!

随着周围的景色越来越熟悉,夜宇的心情也是越来越轻松了起来,而在小森林之中穿行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一片开阔的沟壑渐渐的显露在了夜宇与鬼仆的眼前,这就是夜宇从小练功的地方:练武堂!

整个阎王谷的地形呈的是葫芦形状,而练武堂是呈一个圆形,正好就处在了阎王谷的前谷之中,练武堂其实很大,一条小溪从中蜿蜒而过,夜宇小时候的爆莲圣步,就是在这条小溪之上,被药皇硬生生的给逼练出来的,而在蜿蜒的小溪两旁,是各种的木桩子,有的是用来练习掌法拳法,而有的是用来练习腿法马步,总之各种练功的东西一应俱全。

但夜宇走近一看才发现,清澈的小溪两旁此时已经长满了水草,而往日练功的木桩子也已经都布满了灰尘,也不知道是有多久没有人打理过这些东西了。

也许是带着一丝怅惘,夜宇朝着一个木桩子之上轻轻的拍过了一掌,但早已经是被风雨侵蚀腐败的木桩子却直接爆碎了去,这让夜宇的心里又是感叹不已,因为估计当年当他离开这阎王谷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碰过这些木桩子了,而当年因为练功需要,这练武堂,也都一直是他自己在打理。

而看着夜宇在静静的摸着木桩子,其实鬼仆的心里更是惆怅万千,因为这里也充满了他的回忆,想想当年几个师兄弟在这阎王谷之中热热闹闹,而此时却是人去楼空,整个的阎王谷也同那花朵般慢慢的在开始凋零腐败。

但鬼仆此时毕竟已经是为人前辈,哀伤的情绪自然是不能让夜宇知道,所以不等夜宇围着练武堂转完,鬼仆就招呼着夜宇,继续的往前走去。

离开了练武堂之后,就到了整个阎王谷的正中央,因为整个阎王谷的地形是呈一个大葫芦的形状,所以整个的地形又突然的变得狭小了起来,但这狭小的地形里,却是整个阎王谷之中最为神秘的地方:黑莲池!

黑莲池其实并不大,呈太极八卦阵之形,长宽各九米九,其中的阴阳两点清晰可见,整个黑莲池的周边用青石板整齐堆砌,看起来年代已经十分悠久,而整个的黑莲池周围又被用大腿般粗细的大铁柱子给围了起来,拉上了结识的钢网!

而夜宇虽然不知道这黑莲池代表着什么与意味着什么,但这黑莲池却是从小困扰着夜宇的谜团之一,虽然被钢网围着,但是这黑莲池却仿佛像是一口泉眼,无论一年四季,无春夏秋冬它都不会干枯,而且它上面长满的黑莲也无论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不会枯萎,灰色的莲叶与黑色的莲花显得是那么的美丽与妖娆,但夜宇翻遍了名书与《本草天荒》都无从得以见过有关这黑莲的记载!

但黑莲池的诡异还并非如此,因为黑莲池之中的池水分为两层,上层的池水清澈灵动,宛如就像是一层水银一般,而它下层的池水却漆黑如墨暗光流转,就宛如是墨水乘积在了池底一般!而且池中除了黑莲之外绝无它物,甚至是连蜻蜓这些小虫子都不会靠近那妖娆的黑莲半分!

但诡异的是,自己的爷爷药皇,每年却都会来这黑莲池旁边祭奠一番,那驱神避鬼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神棍一般,而且还穿着传统的道袍……

而看着也是饶有兴趣的望着黑莲池的鬼仆,夜宇好奇的问道:“鬼仆前辈,你在我没出生之时,就在这阎王谷之中多年,你可曾知道这黑莲池的来历?”

不过夜宇的这一问,倒是把鬼仆给难住了,所以鬼仆也只能是呵呵一笑,朝着夜宇说道:“嘻嘻……小娃娃,我还想先问你呢,你却倒是先问起我来了,不过当年冥皇还在世的时候,我就已经是问过他了,但他老人家却是什么都不肯对我说,而后来,你爷爷也老是装神弄鬼,所以我估计,这黑莲池的秘密,只能是你们宫家的人才可以知道,所以你还是回去自己问问老爷子吧。”

虽然夜宇早已经知道鬼仆的回答,一定会是这种结果,但是夜宇却对鬼仆口中所提起的“冥皇”二字来了兴趣,所以连忙的追问道:“鬼仆前辈,你之前所说的冥皇可是?”

面对夜宇的追问,鬼仆很明显的楞了楞,用一种很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夜宇,许久之后才惊讶的道:“冥皇就是你的太公,你爸爸的爷爷啊!这你都不知道?”

太公?夜宇摇了摇头,因为他在阎王谷的记忆中除了自己的爷爷药皇之外,就几乎没有见过其他的人了,甚至连自己的父母,夜宇都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更何谈是年代那么久远的太公了。

而鬼仆这老儿自己想了想后,也傻笑着自己拍了拍头,因为冥皇离世的时候,他自己也才不过堪堪二十几岁,夜宇的爸爸兵皇那个时候还只是个孩子呢,而夜宇那个时候压根儿还差十几年才出生呢!他怎么会知道冥皇?

但冥皇毕竟也是夜宇的太公,此时就连鬼仆都觉得药皇有些地方,实在是做得有些太过分了,因为冥皇不提也罢因为时间过去太久远了,但是夜宇的爸爸兵皇,药皇依旧是未对夜宇提起过半个字,这在普通人眼里是十分不理解的!

而想起了冥皇,鬼仆这老儿又是不寒而栗,因为当年天下大乱,他最后就是被冥皇所救,因而从此进入了生死门,而夜宇的爷爷当年也只还是被人称为药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