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圣莲爆步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两人?夜宇心里咯噔一声,脑海里顿时成了一片空白,本来看着这么多高手的尸体,夜宇本还以为是两边在厮杀呢,不过此时却从鬼仆口中得知那么多的高手,他们其实所要面对的却只有两人,这让夜宇的心里面这么能接受?更何况,夜宇之前已经得知,那两人之中的一位,就是柳娅,那么另外的一人又会是谁呢?

虽然当年的大战已经过去快十年之久,不过夜宇凭借一双肉眼与精通《本草天荒》,还是能从一堆的骸骨之中看出很多东西来。

夜宇细心的数了一下骸骨,大概只有六七具是完整的死掉的,而其他的十几具骸骨都是支离破碎,也就是说当年被柳娅杀掉的绝顶高手只有六七人,而其他的十几位绝顶高手,都是死于另一人之手,而且那人的功力在当年就已经遥遥的在柳娅之上!

那人会是谁呢?夜宇想不出来,不过也没有问鬼仆,因为夜宇知道鬼仆此时是不会说的,因为鬼仆之前是连玉灵子是死于柳娅之手都不肯亲自说出口,只是提点了一下自己罢了,而此时面对满满一地绝顶高手的骸骨,他就更是不会告诉自己,当年与柳娅联手的那人会是谁了。

不过鬼仆这老滑头有一点却十分有意思,他不想告诉你的事情,你打死他都不会说,但若是他想要让你知道的事情,他却千方百计的都会想让你知道,看着夜宇此时脸上疑惑的表情,鬼仆咧嘴一笑,捡起了脚下的一根骸骨来,伸到了夜宇的手上。

而夜宇接过了骸骨之后,也仔细的观察了起来,那骸骨是一位高手的腿骨,泛着淡淡黄白之色的磷光,此人生前一定是一位修行土性功法的绝顶高手,而且身材高大腿骨粗壮,又因为功法的原因,此人的骨骼竟然比起一般人的骨骼来,还要硬上数倍都不止!

不过就算是硬如他铁铸般的骨骼,还是被人用刀或者是用剑给削成了两截,而且还可以看得出来当年的他,竟然是被人用刀或者用剑一下子就给拦腰的劈成了两截!并且骨骼之上的切面光滑如镜,可以看得出来当年将他腰斩之人,功力之深厚!

但是仅仅凭着一根腿骨,夜宇也想不出来到底当年与柳娅一起联手之人会是谁啊?不过鬼仆此时将腿骨拿给夜宇却是另有一番用意,看见夜宇已经摸过了腿骨的横切面,鬼仆这才笑了起来,朝着夜宇饶有兴趣的说道“小娃娃……你觉得这刀锋,像什么?”

经过了鬼仆的提醒,夜宇再次的用手摸过了腿骨的切面,凭借着自身的至阴柔脉感知入微,夜宇又仔细的把腿骨摸过了一遍,不过依旧是毫无头绪,但此时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另外的一样东西。

这刀锋迅猛无匹凌冽万分!不过却是一气呵成一往无前,像极了和平饭店大门口之上,那块小牌牌之上所刻的……笔锋!

“对!这刀锋,就是那笔锋!我们和平饭店的那块小招牌!鬼仆前辈,我说的可对?”鬼仆没有回答夜宇,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深入下去,而夜宇也还是没有追问下去。

因为他也知道鬼仆自有他自己的苦衷,而夜宇也估计只要是自己的爷爷药皇没有点头,所有的人还依旧会是瞒着自己,所以他此时也没有必要自讨没趣。

不过转出了那满是绝顶高手骸骨的石洞之后,夜宇的眼前豁然开朗,就宛如是进入了另外的一个新天地一般,悠悠的青山,碧波粼粼的河水,清新的空气,耳边还有清脆的鸟兽虫鸣在缭绕,使夜宇之前在那阴森恐怖的密道之中,心中所生出的那莫名的一缕阴郁也一扫而空了去。

但出了密道之后却并不代表着就是到了阎王谷之中,之前夜宇在与鬼仆进入密道之时的地形是三面环山,只有一条小路通入山里,而此时夜宇与鬼仆出了密道之后,周围的地形竟然是变成了四面环山。

而且通向外面世界的密道就只有自己身后的这一条,所以周围的这一切就宛如是世外桃源一般,不过这里的环境却又使夜宇依稀中感觉还算熟悉,但仔细想来这里离那真正的阎王谷,估计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吧,因为夜宇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小时候所住的屋子……阎罗殿!

而鬼仆这老滑头自从出了密道之后,也是顿时感觉精神一爽,不过看着夜宇满心期待的观察着周围的景物,却又是嬉笑了起来,朝着夜宇饶有兴趣的问道:“嘻嘻……小娃娃,你之前在对战老将军的那两只小兵时,所用的那步法叫啥?看起来还蛮精妙的。”

鬼仆这老滑头自己的天残鬼影脚早都已经是名震江湖,夜宇心里可不信他会对于自己脚下的步法感兴趣,不过夜宇一时也猜不出这老滑头又在打着些什么鬼主意,只好笑道:“鬼仆前辈,实不瞒你说我这脚下的步法虽然精妙,不过却是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步法该叫啥名字。”

鬼仆此时明知道天色已经将近中午,如果再不赶快赶路的话,今晚他俩估计就要在这荒山之中过夜了,但鬼仆这老儿出了密道之后,竟然又找了一个小土丘坐了下来,明显的对于夜宇之前的步法也来了些许兴趣,继续的追问道:“哦?说来听听。”

夜宇一见鬼仆如此,眉头立马就微微的皱了起来,他虽然不知道鬼仆这老滑头心里又是在想着打什么鬼主意,不过从鬼仆此时那悠闲的表情上夜宇不难看出,估计这里离那阎王谷真的不远的,所以鬼仆此时突然的问起了自己的步法来,应该是待会儿入谷之时还要用得上吧。

夜宇也不想在这无名的山谷之中白白的浪费时间,所以索性就把实情道了出来,笑道:“鬼仆前辈,你有所不知,其实我这步法也只是偶然之间学会的,当年我还在阎王谷之中时,每逢大雨天都会被爷爷从被窝里揪出来,然后就被扔到了那黑莲池上,因为下雨,一些莲叶会被雨水打落,而爷爷就会命我踏着那些莲叶在小溪上来回窜跳,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学会了这套步法。”

夜宇虽然是把实情说了出来,不过坐在小土丘之上的鬼仆,表情却是反而更乐了起来,这让夜宇郁闷不已,开口问道:“鬼仆前辈,难道你不信?”

夜宇的那套步法虽然精妙无比,不过若不是鬼仆对于夜宇之前早就是知根知底,估计此时打死他也都不会相信夜宇的鬼话,因为试问这如此精妙的步法,如若不是药皇亲自有意而为之,有那个能偶然之间就悟得?

但这世上估计也只有药皇有那般手段,能教出夜宇这般精妙的步法来,所以鬼仆此时非但不是不信,而且还是对于夜宇说的话深信不疑,还帮着夜宇补充道:“小娃娃,那小溪上是不是还暗藏着些高矮不等的暗桩啊?当荷叶碰巧飘到暗桩之上时你踩下就得过,而落空了只怕连你都会落下水吧?”

夜宇一听,立马吃惊的朝着鬼仆问道:“鬼仆前辈,你是怎么知道的?莫非这套步法,就是你的……”

夜宇本来想说自己脚下的这套步法,会不会就是鬼仆的成名绝技天残鬼影脚?但是话到了嘴边夜宇又咽了下去,因为自己的这套步法虽然精妙,不过却和鬼仆的天残鬼影脚还有一定的距离,况且鬼仆的天残鬼影脚夜宇也见过,从招式上来看自己的步法与鬼仆的天残鬼影脚完全就是两码事。

但鬼仆一听夜宇这样一说,心里顿时就是更乐了,因为夜宇的步法与自己的天残鬼影脚的确就是两码事,不过依旧是朝着夜宇调笑道:“小娃娃……你可别想歪了,我的这天残鬼影脚虽说还算厉害,不过比起你的圣莲爆步来,境界上还是差了那么几分!当然你此时的圣步估计也就是刚刚入门的水平吧,所以锋芒萤淡。不过你小时候练步之时没少被老爷子抽屁股吧?嘻嘻嘻……”

看着鬼仆这老滑头脸上猥琐的笑容,夜宇的心里穆的一惊,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的听说自己脚下的步法名为“圣莲爆步”!

但这圣莲爆步虽然精妙,不过夜宇还是觉得鬼仆这老滑头有些言过其实,因为圣莲爆步就算是再厉害它也只不过只是一种步法而已,而鬼仆他自己的天残鬼影脚那可是充满杀气的绝技啊。

不过被鬼仆这老滑头搓到了这茬,夜宇也不禁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落入水中之时,起来后都会被自己的爷爷抽打小屁股的情景,心中顿时又是一暖,思念爷爷的心切也是更加的浓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