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遭遇跟踪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而夜宇为秦老爷子庆幸的是,此时的鬼仆打扮得还算干净,还好秦老爷子没有见到鬼仆之前在街边上忽悠自己时的那个老叫花子的模样,不然的话,鬼仆那还不把人家老人家给吓出病来?

见到了秦老爷子惊讶的表情,鬼仆的脸上也是略显得有些尴尬,不过依旧是开口笑道:“嘻嘻……秦大爷,一言难尽啊,我们还是别提了吧,我这次过来,是专门来讨你的猴儿酒喝的,哈哈哈……”

秦老爷子为人爽快,既然鬼仆不想提,那么老人家也不勉强,只不过依老人家对鬼仆性子的了解,也能够猜出其中的一二来,其中的缘由,无非不过就是“红尘难恋”几字而已,因为鬼仆当年“玉面柳飞龙”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各种红颜知己鬼仆自然是少不了,但多情之人必多落寞,鬼仆会沦落到这个地步很大的程度上也是他自己的性格使然而已。

听到了鬼仆说想要喝酒,秦老爷子马上的朝着秦霜这小子吼了起来:“你个楞小子,还在这里傻笑干嘛!还不快去把爷爷酿的猴儿酒,都给端出来!”虽然秦老爷子骂着秦霜这小子,不过夜宇与鬼仆都是可以看得出来,这秦老爷子今日是打心眼里高兴。

“嘿嘿……好叻!”而秦霜这小子,看着自己的爷爷如此的高兴,也是一溜烟的又钻回了屋中,抱起了好几坛子的猴儿酒,脸上也是笑不拢嘴,因为按照自己爷爷与鬼仆的交情,他的这个师傅是认定了!

而此时几位都是性情中人,几杯好酒下肚之后,也就开始畅聊了起来,原来鬼仆与秦老爷子相识,还真是因为一场巧缘!

当年文革非常时期,天下大乱,匪寇特务丛生,而秦老爷子在苏江的戏园子,也遭到了无情的洗礼,正当秦老爷子心灰意冷之时,鬼仆却因追杀刀煞而重伤从天而降,掉落到了戏园子之中,幸好得到了秦老爷子的及时救治才幸免遇难。

当年的鬼仆可是江南有名的古才之一,不仅是一身的功夫了得,而且人还长得风度翩翩,儒雅风趣,秦老爷子救下鬼仆之后,这可把秦霜的母亲给迷得神魂颠倒,说到了这里,就连鬼仆这老滑头自己都忍不住的呵呵笑了起来。

而鬼仆当年追杀的刀煞也不是什么好人,正是国党留在大陆的特首之一,鬼仆当年也还算是一位侠义之士,但是夜宇就是怎么都想不通,为何当年堂堂的江南古才之一的玉面柳飞龙,会沦落到今日的这个地步,就算是情路不顺也还不至于此吧?

但鬼仆既然自己不肯说,夜宇也只好把疑惑留在了心中,不过有一件事情夜宇现在可以肯定了,那就是鬼仆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摸样,一定是和“心慈”这人有关。

虽然年过半百生活浪荡,不过鬼仆的前大半生的确就是一段传奇,不仅仅亲身经历与见证了那个疯狂混乱年代的各种诡谲与转角,而且还将自己永逝的风华留在了其中,虽然结局黯淡了,不过也只有这样的勇进不退,才有可能将这样的传奇故事流诸于世,也不枉热热闹闹的闯过一回。

而夜宇心里更感叹的是,其实奇人奇事真假既不可考究,也无须考究,只要是经历了那个峰回路转,悲怆离逝的年代,每一个在急流之中活下来的侠人义士,都是一段有声有色的传奇,鬼仆是,哑叔当然也是,甚至是秦老爷子估计也是从那般的风风雨雨之中走过来的。

最后临近将晚,在秦老爷子的点头之下,鬼仆笑哈哈的收下了秦霜为徒,而秦老爷子也把那柄长剑送与了夜宇。

回到了和平饭店,少了萱萱这小妮子的喧哗,夜宇的心里空荡荡的,甚至是都没有想过要再作停留。

辞别了柳娅与哑叔之后,夜宇开始与鬼仆踏上了回阎王谷的旅途,而和平饭店里,由于夜宇与萱萱的离开,空缺的位置就由秦霜与小沫沫这一对新的金童玉女填补了上来,夜宇也相信秦霜与小沫沫这对新组合,能够比他与萱萱把和平饭店发展得更好。

“武学千年,终将都是一场过眼云烟……”走在路上,望着夜空星光点点,夜宇的脑海之中,一直回响着柳娅最后临别时留给自己的这句话,但萱萱就这样的被迫离自己而去,夜宇的内心之中又怎么会甘心呢?说到底纵使唐门再强大,夜宇总有一天会亲自带着萱萱离开!

但此时令夜宇尴尬的是,与鬼仆这老滑头上路竟然全部的路程都要靠脚力,这让夜宇郁闷不已……

不过坚持了几天下来,夜宇也慢慢的体会到了其中的乐趣,一路上遇到的巫鬼神婆数不胜数,夜宇心里也直感叹这几年来,鬼仆就是靠着自己的一双腿,走遍了这大江南北,也难怪他练就了一番油嘴滑舌。

但路程夜宇可以陪着鬼仆步行,但到了晚上夜宇可不想与鬼仆风餐露宿,在夜宇的强烈坚持之下,鬼仆终于是与夜宇来到了一家小旅店里,不过才刚刚的进到小房间中,鬼仆这老滑头就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这让夜宇疑惑不已,开口问道:“鬼仆前辈,您这是?”

“嘻嘻……小家伙,我们都被人跟踪了好几天了,难道你都没有察觉到?”

被人跟踪了?夜宇心里一惊,因为之前从鬼仆的口中夜宇得知阎王谷地处西南三地交界,就是通常被人叫为三不管的地区,而此时他们已经游走到了边缘,如果再让别人跟着的话,就很有可能会暴露出阎王谷所在的具体位置而引来无穷的敌人,这样的后果不堪设想!

夜宇经过了鬼仆这一提醒,耳朵子就动了起来,果然发现了此时的屋顶之上确有响动,小旅馆并不算很高,也就四五层楼的样子,而屋顶与夜宇鬼仆所租的小房间更是只隔着一层砖瓦。

夜宇二话不说手持着长剑,眼看着就要从窗户之上掠身而出前往屋顶击杀跟踪者,但夜宇的脚步才刚起就被鬼仆横身给拦了下来。

被鬼仆拦了下来,看着鬼仆还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夜宇马上就疑惑了起来:“鬼仆前辈,你这是何意?难道我们被跟踪了还不能斩杀?”

但鬼仆却是笑了笑,轻声的答道:“他们的来意,我已经猜出了几分,不过现在还不是揭穿他们的时候,你我今晚就只管着放心的安睡便是。”

夜宇虽然处世不深,但鬼仆的话他倒也还是信得过,点了点头之后夜宇该干嘛还是去干嘛了,而小房间的屋顶之上此时确实是有着两个黑影,一身的黑色劲装,耳朵上都套着透明的窃听耳环,一人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微型的窃听器,此时正在屋顶的墙角之下安装着。

“小李哥,他们真的有你之前说的那么厉害么?我这几天来怎么看都不像啊。”一黑衣人一面安着窃听器,一面朝着另外望风的一人开口问道。

而望风的一人撇过了脸来,朝着他狠狠的瞪了瞪眼睛,赫然正是监视了和平饭店好几年的小李,“闭嘴,小声点!如果搞砸了,回去有你受的!”而正在安窃听器的那人,也正是当日在和平饭店门口,看着夜宇完虐了龙傲的小梁。

被小李用眼睛瞪了一瞪,小梁很不爽的撅了撅嘴巴,安完了窃听器之后,就一屁股的坐到了地上,有些埋怨的道:

“哎……我说小李哥,你也别太那么认真了,我们之前都监视了和平饭店好几年了,不也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而且这几日来依我的观察,那老叫花子除了带着夜宇那小子到处乱转之外,也没干嘛呀,难道我们也要陪着他们瞎转悠?”

“就你小子屁事多,难道前几日你没听出来将军的那语气?”小李子在屋顶之上吹着冷风心里也怪变扭的,不过跟着将军摸索了那么多年,小李子还是第一次的听到将军用怎么严肃的语气给自己下命令。

所以小李子的心里一直存有预感,说不定夜宇这小子,就是一个在老将军眼里比和平饭店还要重要百倍的目标!所以也因此小李子的心里才会不敢的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而小梁虽说也是跟随了老将军多年,不过他却一直都是在跟着小李子做事,所以他考虑的东西就没有小李子那么多了,他反而是只觉得当初在监视和平饭店之时,他们还能舒舒服服的在周边租一个小房子住下,而此时却是白天要跟着鬼仆这老滑头的屁股瞎转悠,而到了晚上还要在屋顶之上吹着冷风,辛苦不说,还连半点儿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几天下来本来紧绷的神经自然就松懈了下来。

但他们万万都没有想到,他们的这一点儿小心思与一路来的举动,却恰恰的都被鬼仆这老滑头掐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