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梨园雪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见到秦霜这小子一脸认真的样子,夜宇这才笑了笑道:“嘿嘿,秦霜兄弟,你就好好的努力吧,我看好你哦,不然的话,你回去跟你爷爷好好的学学也行,你爷爷出身武行,功夫应该也不弱。”

虽然夜宇也十分的看好秦霜,不过每个人收徒都有自己收徒的规矩,夜宇也不能肯定鬼仆这老滑头就一定会收下秦霜,所以也就只能给予秦霜这小子精神上的一些鼓励了。

而看着秦霜满头大汗两脚打飘的样子,夜宇实在是庆幸自己一生下来,就有一位好爷爷,虽然小时候过得很辛苦,不过也是为自己在武道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然的话,自己今日绝对不会有这一身的本事。

不过鬼仆一听到夜宇提起了秦霜的爷爷,耳朵也是竖了起来,放下了手中的酒葫芦,朝着秦霜这小子饶有兴趣的问了起来:“哎!小家伙,看不出来,你还有个出身武行的爷爷啊,你快给我速速道来,可也是姓秦?苏江一带迁徙而来的可对?”

“咦,师傅,你怎么知道的?”而秦霜这小子也是滑头,虽然鬼仆一直都没有承认过要收他为徒,不过他却把鬼仆这老滑头称作师傅大半天了,估计鬼仆以后就算是不想认都不行了,而此时见鬼仆道出了他家的来由,秦霜更是眼巴巴的望着鬼仆,一脸疑惑的道:“难道师傅您老人家,还与我爷爷有旧?”

可谁知道,见秦霜承认了他家的来由,鬼仆这老滑头的脸上陡然间就变得认真了起来,瞪圆了眼睛的样子,差点儿没把秦霜给吓了一大跳,走到了秦霜这小子的身边后,鬼仆继续严肃的开口问道:“你爷爷可是叫秦刚,戏班子名为梨园雪?”

秦霜这小子听后也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心中窃喜不已,因为如果鬼仆这老滑头真的与自己的爷爷有旧的话,那么自己借着自己爷爷的面子,这鬼仆怎么说也得要教上自己几招吧?总是这是稳赚不亏的事,他当然乐意啦。

可秦霜这小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鬼仆虽然脸上也是很震惊,不过却先在他的头顶之上,重重的敲了几下,没好气的道:“靠!你竟然是秦老爷子的孙子,那为什么你不早说啊!看你这幅德行,敲你,这是为了帮你秦爷爷出口恶气!瞧你这吊儿郎当的样,平时没少惹你秦爷爷生气吧?”

鬼仆说的句句属实,而秦霜这小子也只能是惭愧的傻笑了起来,但此时旁边的夜宇却疑惑了起来,朝着鬼仆问道:“鬼仆前辈,你真的与秦霜他爷爷相识?”

鬼仆听到了夜宇的询问后,顿时又笑了起来,脸上还略带些猥琐,乐呵道:“嘻嘻嘻嘻……秦老英雄虽然出身武行,功夫一般,但为人仗义,结识的人,那可多啦,好啦好啦,在此处多说无益,我们还是快去讨杯猴儿酒喝吧!”

夜宇此时虽然击垮了龙虎帮,但是当日夜宇在独自一人与龙虎帮为敌之时,一般的人要么是避而远之,要么是冷眼旁观,当日只有秦霜的爷爷大义凌然,命秦霜这小子送来了长剑,这份情谊,夜宇还没有来得及去还呢,所以听到了鬼仆提出要去见秦老爷子时,夜宇当下就很乐意的点了点头。

而秦老爷子的戏班子名为梨园雪,位于H市的南面,夜宇也曾与秦霜这小子去过一回,而秦霜这小子那次为了招待自己还偷出了他爷爷的猴儿酒,夜宇可谓是记忆犹新,不过这一次还在路上,鬼仆虽然还没有明确的说要收秦霜为徒,但是却已经把他给吓得了个半死。

“我说师傅,我书读得少,您老人家可别骗我,您的那鬼影脚光光这基本功,就要把我的大腿给练得如同马腿一般粗?那我以后泡妞还了得?妹子们见到了我还不给吓死?”一边走着路,秦霜一边把鬼仆围得团团乱转了起来,这小子既想学上层的功夫,又怕把自己的身材给练废了。

而鬼仆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见到了秦霜那副担忧的表情,心里就更乐了,调笑道:“你这二溜子,你这还没开始呢,看你那熊样,我这天残鬼影脚可是那一般的功夫?光光这基本功就已经够你受的了,不仅仅是要将你的大腿练成马腿那样粗,而且练到了马腿那样粗之后,还要把它再给弄得像是条竹竿那般苗条,之后再回到正常般的粗细,就算是你的基本功入门了。”

鬼仆此话一出,不仅仅是秦霜这小子竖起了浑身的汗毛来,就连夜宇的心中也是连连称奇,不过想想鬼仆的天残鬼影脚早都已经名震江湖,想学自然是要下一番苦功,但夜宇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阎王谷之中所受的苦痛与折磨来,秦霜此时只不过是要练一些脚力而已,实在是太幸福了。

而夜宇小时候,在自己的爷爷药皇的指导下,至多也不过四五岁时,就是活脱脱的被扒了好几层皮,而且有时候还要常常被丢到那大药锅里去蒸煮,回想起那个时候,自己还能活下来,那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但夜宇从小到大也不知道自己练的到底是啥,不过厉害那是肯定的。

三人就这样一面闲聊一面瞎扯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城南的一座小庄园前,小庄园并不大,里面绿树红花漫过墙头,正是秦霜他爷爷的小梨园,见到了小庄园门口之上写着的“梨园雪”三个大字,鬼仆的心里感叹万千,而秦霜这小子,却一溜烟的钻了进去。

夜宇与鬼仆也不矫情,也直接就跨入了大门,大门之内梨树满园花圃丛生,比起了夜宇上次进来,又是繁茂了一些。

而沿着曲折的青石板小路一直往下,小园子中心的一方石亭映入了眼帘,而在一旁的小空地上,几位大婶还在舞着太极剑,见到了秦霜这小子从旁边溜过,几位大婶不由得的就举起了剑来往秦霜这小子的屁股上消去,看得出来秦霜这小子,以前在这小园子里也没少给她们惹祸。

而夜宇看见这小园子里的一幕,心里自有一番感概,因为上次他和秦霜这小子来游玩之时,还能依稀的见着几位花旦在练碎步,而耳边也时不时的传来几声腔调,但这时的梨园里却成了周边的居民们修身养性的闲地方,若不是因为龙虎帮做的孽,梨园雪又何以会落到现在解散的地步?

不过没过一会儿,在秦霜这小子的拉拉扯扯之下,一位老人家就出现在了夜宇与鬼仆的眼前,老人家正是秦霜的爷爷秦刚,虽说老人家已经上了年纪,不过老人家在戏园子里深磨了一辈子,身体与精神头此时看起来依旧是很好,这估计就是常年累月锻炼的效果吧。

其实老人家的身材并不算高大,留了个小平头,浓眉大耳,两只眼睛炯炯有神,隔着大老远的,一眼就望见了此时端坐在石亭子之下的夜宇,但又狠狠的在秦霜这小子的头额之上敲了两下,这才快步的走上了前来。

“哎呀!宇少侠,没想到你真的过来看我这把老骨头,起初我还以为又是这臭小子在骗我呢。”

秦老爷子唱了一辈子的戏,所以在说话方面难免就会带上一些戏腔,不过为人却是极好,而夜宇也立马的朝着老人家拱了拱手回道:“秦爷爷,少侠二字,我实在是不敢当啊,您还是叫我小宇就好了,不过今日我来,除了是想看望一下您老人家之外,还有就是想要亲自谢谢您老人家,当日借剑一用。”

“嘻嘻……爷爷,我没骗你吧,宇哥今日真的就是专门的来感谢您老人家的,嘿嘿……”夜宇的话音才刚刚落地,秦霜这小子就从一旁凑过了头来,争着邀功呢,不过却又被秦老爷子狠狠的在头上敲了几下。

“就你嘴滑!当日要不是我这把老骨头用剑逼着你去,你这楞小子还躲在被窝里呢!不过这位是?”

秦老爷子唠叨了两句秦霜之后,眼神落到了鬼仆身上,脸上立马就疑惑了起来,因为他看着鬼仆眼熟,但是却又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

“爷爷,这位就是鬼仆前辈啊,难道您不认识?”见到了秦老爷子脸上的疑惑,秦霜这小子也糊涂了起来,因为之前依鬼仆的语气,两人应该早就认识了才对啊。

但当秦霜提到鬼仆二字时,秦老爷子的脸上依旧还是带着疑惑,不过最后还是鬼仆这老滑头,自己呵呵一笑,朝着秦老爷子拱了拱手笑道:“嘿嘿……秦大爷,您真的不认识我李青了么?”

“李青?唔……”夜宇也是第一次的听到鬼仆的真名,不过秦老爷子听到这名字后,身子就宛如是触电了一般,还好被夜宇与秦霜及时的扶住,而鬼仆自己也是一惊,赶紧的起身托住了老人家,这才没有把人家老人家摔着。

“玉面柳飞龙?李青!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秦老爷子,定了定神,看清了鬼仆的相貌之后,这才惊讶的长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胸口依旧是起伏不定,因为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当年如此美玉的一个美男子,今日竟然会变得如同一个老乞丐一般……

而听到此处,不仅仅是秦霜这对爷孙俩惊讶,就连夜宇的心里都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因为瞧那鬼仆的一身糟蹋样,哪里还能与“玉面柳飞龙”这几个字联系起来?纯属就一老叫花子还差不多……

而且柳娅前几日为他刚刚缝制的那件青衫,这才还没有给他穿几日呢,就被他又差点儿搞成了块破抹布,夜宇真的是不知道鬼仆这老滑头,当年是怎么混到的那个“玉面柳飞龙”那么好听的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