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琴声舞夜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萱萱这小妮子的脸上一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但是知道内情的几个人都是可以看得出来,萱萱这小妮子今晚的心里也是憋屈得苦啊,因为强颜的欢笑往往会比伤心的哭泣更痛。

所以当萱萱这小妮子要提前离开之时,没有一个人会拦着,因为他们都知道萱萱这小妮子此时要去找谁……

而萱萱离开大厅之后,才刚刚的举步走到三楼,天台之上悠悠的琴声,就已经飘了下来。

四楼天台之上,明月如勾,而夜宇此时一身的白衫似雪,长发飘飘,芊细修长的双手轻轻的抚在了一张古香古色的长琴之上,而此时天边之上的星宿闪耀,配合着夜宇的琴声悠悠,如泣如诉又像是在挑拨着这幽怨的夜色,竟使得此情此景又仿佛是印在了画中一般……

耳中闻着琴声脚步轻抬,转过楼阁,此时萱萱美眸之中倒影的夜宇,一身的白衫独坐高台,手抚长琴,明月就依在了身后,丝丝温柔的月光扑撒而下,琴声在夜宇的挑拨下婉转而悠长,似乎又像是在缠绵着这离别的月色,让人心疼。

不过这幅如画似景的夜色,却是真的让萱萱迷离了起来,脑海之中盘旋起了一幅幅令人难以忘却的画面,从最开始的香醉入怀到破屋之中的偷喝香茶捣蛋,再到后来的山巅对决以至于今日的打败龙傲,每一副的回忆里都少不了夜宇的身影。

而夜宇的那清秀的脸盘与那略显些淡薄的身子却又是那么的令她不舍,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欺负着夜宇,而她也一直都是在用着她自己的方式喜欢着夜宇……

虽然知道了萱萱到来,但夜宇也并没有停下,长琴奏着奏着,就如同是一轮明月半倚在了深秋,琴声亦是心声……

而萱萱也是没有说话划破这月色,只不过莲步轻抬,伴随着夜宇的琴声舞到了那风中,但不得不说萱萱这小妮子虽然出身豪门性子是刁蛮任性了些,不过她的那舞姿却是真的认认真真的苦学了多年,再加上她的那娇柔芊长的身子,在那悠悠的琴声之中舞魅动人,也可以说此时的舞姿亦是她的心思,只不过却也是掺杂着一丝离别的落寞。

悠悠的明月之下,看着萱萱舞魅动人的身姿,夜宇的心里扣着丝丝的无奈,就宛如还是在昨天之时,自己的心里还是在想着怎么去应付她给自己所带来的麻烦,而时间一撇到了今晚,这一切却又那么快的都成了自己劝慰自己的借口,真的很快,以至于夜宇都还没有准备好怎么去过没有这小妮子烦着自己时的一天。

而萱萱这小妮子呢,之前整天都是在想着怎么去刁难夜宇这傻小子,不过到了今晚离别之时,心里却又生出了不舍,但她那倔强的小脸庞上却又像那月儿般,也怎么都开不了口。

嘣……

心中杂念丛丛,一条琴弦从夜宇的指尖上崩断了去,夜宇双手轻抚,悠悠的琴声骤然而停,而萱萱这小妮子舞到了夜宇的长琴之前,也骤然停了下来。

“嘻嘻……没有想到你这傻小子,还真是琴棋书画,样样都精通啊……”萱萱今晚没有了之前的刁蛮任性,红着一小脸蛋,很是认真的说道。

不过夜宇并没有说话,也没有抬头,清秀的脸庞就这样静静的宁在了夜色中,有人说沉默就是一个女孩子最大的哭声,而这时候夜宇的沉默,就像是一个男孩子最愤怒的咆哮。

“喂!傻小子,我在和你说话呢。”

萱萱此时努力的想扫去两人的沉郁,但令她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夜宇就支身站了起来,双手轻柔的挽住了自己。

“你……”

不等萱萱说话,夜宇就轻轻的吻到了萱萱这小妮子倔强的小嘴上,立马就惊得这小妮子心里砰砰直跳下意识的想向后退却,不过她却又是怎么也挣开不了夜宇的臂膀,但夜宇的臂膀却又明明的是那么的轻柔,她只要用力的推一把就可以挣开。

噗嗤……

萱萱这小妮子见挣脱不了,干脆也就不挣扎了,反而是双手抱住了夜宇,用自己的小嘴在夜宇的唇上撕开了一个小口子。

一抹鲜血流到了夜宇口中,甘甜而又生疼,“原来,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味道啊。”夜宇轻轻的说着,而萱萱这小妮子却轻轻的扑到了夜宇怀里。

“不要来找我……以后好好的照顾自己……”萱萱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夜宇怀中,记下了夜宇怀抱中的温存后转身就跑了,眼角还抹过了一行泪水。

萱萱知道自己是喜欢夜宇的,而她又害怕夜宇也喜欢自己,因为唐门的强大,已经在自己面前揭开了一角,所以她可不想夜宇因为自己而去犯那个险。

萱萱走后,四楼之上,温柔的月光之下,就只剩下夜宇一人静静的望着明月,停在了风中,今晚的转变,洗化了他一身的浮尘,只有变强,变得更强,夜宇在心中想着……

第二天凌晨,唐家的车队缓缓的驶出了H市,上百辆的宝马与中间的劳斯莱斯依旧是那么的霸气,引得H市里的市民们纷纷围观,而当车队缓缓的开出郊区之时,一道白影从天而降,却生生的拦下了车队去路。

死胖子塔山与金银铜尸二人,立马就从宝马车里站了出来,不过当死胖子看清楚拦下车队的人竟然是夜宇之时,立马就瞪起了眼珠子来,因为他实在猜不透夜宇到了这个时候还想干嘛,而正准备冲杀向前的金银铜尸,却被从劳斯莱斯里走出来的老太监挥挥手,给拦了下来。

萱萱此时就坐在劳斯莱斯内,不过老太监把车门关好之后,却自己走到了夜宇跟前,饶有兴趣的笑道:“小兄弟,难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不过夜宇此时的眼神锐利,反而是嘴角勾过了一丝微笑,对着老太监说道:“呵呵,前辈,我看你是多心了,今天我来,只不过是想要给萱萱送上她落下的东西而已,还劳烦前辈帮在下转交一下。”夜宇说着,就把怀里抱着的两只小家伙送到了老太监手里。

而老太监抱着两只小家伙脸上也是笑了笑,开口道:“呵呵,小兄弟,东西好送,只不过,我还是要劝你,别的事情,可别再自己多想了!”

“多想?呵呵呵呵!我夜宇现在只知道,只要是我想要得到的女人,那么她就一定会是我的女人,而我也一定会得到!”

啪啦……

夜宇说完,不再多做停留,一脚点在了身旁的电线杆上,飘身而起,几个起落之间,就消失在了老太监的视野之中。

而此时的夜宇,无论是在眼神上还是脸上的表情上,都与之前的大相近庭,一时之间竟然让老太监直接楞在了原地,疑惑的道:“真像,真像……”

不过还好,过了一小会儿之后,老太监自己想了想脸上也勾过了一抹笑容,不过却又是苦笑道:“呵呵,有意思,有意思,但愿你真能说到做到吧。”

唐门的车队又缓缓的开动了起来,萱萱坐在劳斯莱斯里,怀里抱着两只小家伙,她之前之所以没有把这两只小家伙抱走,就是想要在离开这里之后,忘记掉在这里之前所发生过的一切。

而夜宇此时却又把这两只小家伙,给自己送了回来,萱萱这小妮子抱着两只小家伙,嘴角也不由得的勾起了一丝微笑,两人心领神会,但这事情真的可能么?

回到了和平饭店中,夜宇却正撞见了秦霜这小子在苦苦的央求着鬼仆收他为徒,本来秦霜这小子就与鬼仆臭味相投,鬼仆一时高兴收他为徒也不是不可能,但此时夜宇已经解决完了龙虎帮之事,鬼仆此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要将夜宇安安全全的重新带回到阎王谷之中,哪里还有其他的闲工夫去招呼秦霜这小子?

不过鬼仆这老滑头,可不想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放过了秦霜这根好苗子,虽然他还未明确的答应收秦霜为徒,但却已经刁难起了秦霜这小子一上午,在和平饭店旁边的空地上,已经命秦霜这小子扎了好几个小时的马步,而鬼仆他自己却是懒洋洋的躺在了一张长凳上,喝起了小酒。

所幸的是,秦霜这小子虽然平时不学无术,但是小时候调皮,他爷爷又是出身武行,他打小就没少被爷爷罚站马步,所以几个小时下来,他倒也是坚持住了,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但见到了夜宇归来,秦霜这小子嘴巴一滑,知道鬼仆与夜宇的关系匪浅,所以赶忙的朝着夜宇吼道:“哎!宇哥……你可总算是回来了,你快来帮帮我,劝劝这老鬼收我为徒吧。”

夜宇闻声,笑着撇过了秦霜一眼,只见这小子此时扎着马步,两脚打飘的样子滑稽至极,不过还别说,鬼仆一身的功夫名为天残鬼影脚,而秦霜这小子,因为从小就是马步练多了,一副腿长腰短的样子,还恰当是练习腿法的好料子,不然的话,鬼仆这老滑头也不会有意的抓弄他那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