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金银铜尸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而那死胖子塔山,一路来好像都是那么的倒霉,他倒是完全注意到了两边的暴动,不过他却正巧不巧的站在了双方的正中间,左边是暴涌而出的鬼仆与哑叔杀气逼人,而右边的却是两道暗铜之色的魁梧影子,内力也是雄厚得惊人!

最后死胖子塔山在无奈之下,脸皮狂跳不已,轻吼了一声,用自己宽厚的双掌狠狠的朝着身前的地面上狂推出去了一掌,强劲的掌风再加上他那独门的轻功身形,才使他堪堪的暴退到了一边上,不然的话,以他目前的本事来看,误入四位绝顶高手的决战中心,他不死也要脱成皮!

轰隆,轰隆……

就在死胖子塔山的身影暴退间,两声震荡周围百米的宏响轰然爆炸了开来,夜宇眼神一凝,把萱萱这小妮子护在了怀里,而那老太监看到夜宇居然敢有如此动作,更是心中怨毒无比的冷哼了一声!一拂袖,竟然是将朝着萱萱这边方向吹过来的所有劲气,都给拦了下来,这让夜宇徒劳的白白抱了萱萱一回。

噗嗤,噗嗤!轰……

但令夜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强如鬼仆与哑叔二人,竟然在与那两道暗铜之色的魁梧身影激斗了两三个回合之后,居然都双双暴退到了和平饭店的大门口石台阶之上,眼神闪烁不已。

但这也并不说明,那两道暗铜之色魁梧的身影,就占了鬼仆与哑叔的便宜,而是鬼仆与哑叔在暴退之时,双双都在那两道暗铜之色的魁梧身影胸口之上,猛踏下了一脚,所以那两道暗铜之色魁梧的身影,也都双双的倒退了数步,不过他们的脚步却都在和平饭店的大门口前活生生的留下了几个恐怖的大窟窿!

“鬼叔,哑叔,你们都没事吧?”激斗中的四人一分开,夜宇的眼神之中就有了些许担忧起来,因为以目前的情况在他看来,已经是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复杂上百倍了。

不过别看鬼仆平日里吊儿郎当的,但他的鬼点子确实是多,听到了夜宇叫他俩鬼叔与哑叔之后,鬼仆的眼珠子转了转,干脆就顺势笑了笑,朝着夜宇开口道:“嘻嘻……大侄子啊!叔还行,不过你可要把你的小媳妇儿给抱好了,不然的话,这死太监,可阴险得很呐……”

不过,还没等夜宇回话,站在夜宇与萱萱跟前的李总管就阴笑了起来,就连夜宇也看得出来,他这回是真的打心眼里的想发笑。

“哈哈哈……我本还以为是谁在里面盯着老夫呢……原来竟是你们俩这黄毛小儿……害老夫白白瞎期待了一场……可惜,可惜啊……哈哈哈……”

这死太监七八十岁,而鬼仆与哑叔顶多也不过五六十岁,在年龄上的确是小了他足足一代人,不过鬼仆与哑叔好歹也算是五六十岁的人了,平日里他们叫其他的年轻人黄毛小儿还差不多,今日反而被这老太监反咬了一口,自然是心里不舒服,不过有着鬼仆这老顽童在,嘴巴上的亏,那是谁也占不了的。

鬼仆面不改色,依旧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手掌上往嘴皮子处一抹,故作惊讶状调笑道:“哎呀呀!老疯子啊,我还以为之前是我看错了呢,没想到他这一开口来,还真是那个老不死的小太监,啧啧啧……看他这一把年纪了,还那么细皮嫩肉的,这难道就是做太监,得到的好处?”

鬼仆的此话一出口,哑叔在一旁顿时也笑作了一团,也开口道:“哎,嘿嘿……我说老鬼啊,你就不能给人家留些口德吗?太监,那本来就已经是够呛人的了,不过人家现在还来抢别家的闺女,咱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你看怎么样呢?呵呵呵呵……”

此时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鬼仆与哑叔两人一唱一和,无非就是想气气那老太监,不过说实话,那老太监做太监大半辈子了,鬼仆与哑叔的话起到的作用甚微,不过依旧是令老太监的脸上,微微的红了起来,因为他此生无后,就真的是把萱萱当做了自家的亲孙女来看待,而哑叔刚刚却偏偏说他,想抢别家的闺女,这才在他的心中荡起了一丝涟漪来。

但老太监此时依旧是没有太动声色,铁着一张脸,不过萱萱这小妮子,怎么说也是那老太监一点儿一点儿给看护着长大的,萱萱的脸上反而是立马纠结了起来,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嘟着嘴巴,朝着鬼仆与哑叔说道:“鬼叔,哑叔……”

不过老太监没有在意,这并不代表说,此时唐门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在意,之前的那两道暗铜之色的魁梧身影,就立马双双的朝前站了出来,巨脚在地面上双双重重的踏下了一步,几乎是同时的一声轰隆!和平饭店门外的地面上顿时又是扬起了一片尘土,眨眼再一看去和平饭店门的地面上,骤然的又平白多出了两个如同脸盆般大小的恐怖窟窿!

刚刚忙着护住萱萱这小妮子,此时和平饭店门外的尘土落尽,夜宇也是得以看清了那暗铜之色的两人,到底是长得个啥样才会如此的生猛!

而萱萱这小妮子呢,也是好奇的眨着一双眼睛,望向了在她家里打工,而她又不曾见过的两人,不过说来也无奈,萱萱这小妮子,从小到大除了见过自己的家人与这老太监之外,几乎就是没有再见过与她家里有纠葛的任何外人了。

但令夜宇惊讶的是,那两人竟然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四十岁左右的模样,比起鬼仆与哑叔来在年龄上是稍微的小了那么一些,不过他俩身材魁梧蛮壮,两人足足的都是一米八几的身材,身上的肌肉颗颗隆起,强悍得吓人,袒胸露肩,龙脉虎筋夸张的爬满了身体,活着就像是两具专门制造出来杀人的铁塔一般!

但令夜宇更惊讶的是,这两座“铁塔”也不知道是练了什么功法,全身的毛发皆金,就如同暗铜一般,更甚至是连眉毛、睫毛、汗毛都是如此!

不过他两人的五官还算是中正,暗铜之色的短发,根根倒刺,腰间围着一条黄巾,身下是黄色的武裤,脚上穿着的是金边的黑色武靴,两人浑身看起来,就像是两头暗铜之色的洪荒猛兽,处处都散发着令人悚动的危险气息。

眨眼之间两人双双的又把脚从地上的大窟窿里抬了出来,圆目瞪着鬼仆与哑叔,但就在他俩人就要暴动之时,老太监轻轻的一挥袖,却制止了他俩人继续的杀进,因为自打老太监认出了鬼仆与哑叔起,就已经渐渐的打消了要动手的念头,因为虽说此时的生死门已经没落无比,但他还是不想与生死门结仇,生死门的恐怖,至今令他想起来都还是心有余悸!

见到了两座铜人举步又停了下来,鬼仆与哑叔的心里又不禁的在想发笑,因为如若不是他两人之前都在殴着闷气,大战了三天三夜,真气早已经耗尽,并且身上伤痕累累,就凭这两座铜人,虽然看起来威猛刚烈无比,但鬼仆与哑叔他们两人还是多得是办法去整治他们!

此时虽然不是动手的最佳时机,不过鬼仆的嘴上却还是对着唐门不依不饶,这就是鬼仆的那吊儿郎当的性子,撇了一眼金银铜尸又开始笑了起来道:“哎哟耶!老疯子你看,这不是当年,被咱俩扔进粪坑子里的,那两坨什么狗屁金银铜尸么?”

“哎哟,没想到你老鬼的眼神,还是那么的好,刚才我还在纳闷着,哪里飘来的那么重的臭粪味,定眼一看啊,嘿嘿!原来还真是当年被咱俩扔进粪坑里的那两人,怎么滴,过了那么多年了,还这么的臭啊?好像他俩粪虫是叫什么来着?沐金……沐白?”

鬼仆见哑叔接上了话来,嘴巴一咧,更是搞怪了起来,望着金银铜尸二人,还藐视的用手捏起了自己的鼻子,口中继续的调侃道:“嘿嘿……老疯子,那可不是嘛,就他俩的这熊样,不臭能行么?不过,你可还记得,他俩的那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夫人,最后也不是被咱哥俩掳了出来嘛?老疯子,你可别说,那晚上你没爽到哦……”

其实十几年前的那个晚上,鬼仆与哑叔两人,的确是把金银铜尸两人都扔进到了粪坑里,然后又掳走了他们的两位美夫人,不过鬼仆与哑叔却是没有在他们两位夫人身上做过那等令人鄙夷的龌蹉事,而是强迫了金银铜尸的两位美夫人为他俩捏脚捶背,喝起了花酒。

不过金银铜尸的两位美夫人,整整的失踪了一夜,这在金银铜尸两人心中,一直耿耿于怀,更离谱的是,不久之后,两位美夫人双双的都产下了小铜人,但结果是金银两位铜尸一看,怎么都觉得小铜人长得不像自己,大怒之下,金银铜尸两人居然是把两位如花似玉的美夫人赶回了娘家……

鬼仆这张刁钻的嘴皮子,此时正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顿时就把跟前的两位金银铜尸,气得脑海旁青筋暴烈,怒发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