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匪夷所思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老大夫眼里夜宇所要的这十几味药材味味相克,奇毒无比!而在夜宇自己眼里,这十几味药材,五行俱全,只要顺序处理得当,五行相生,生生不息,药理往复之间,正好可以拔了柳娅体内的春毒,研磨在体内,再引出体外,正是救柳娅需要的良药。

夜宇没有时间去跟老大夫解释这些,可老大夫不相信夜宇又不让他抓药,幸好夜宇刚刚抓过老大夫的手腕,此时只能无奈的道:“前辈,你是不是夜里入寒,脚跟发麻,腹中沉气?”

被夜宇一语道破自己的症结,老大夫在原地楞了楞,其他的东西顿时都抛到了脑后,诧异道:“这……你是怎么知道的?”

而夜宇看着老大夫疑惑的样子,也不急着解释什么,继续道:“夜里入寒,明为阴至,实则暗火,我闻前辈舌味甘苦,应该已经自己用药了吧?可惜那腥草暗凉,以后前辈可以把鱼腥草换成是青蛇胆再试一试吧!”

夜宇一口气说完,老大夫想了想,这才恍然大悟了过来,重重的“哦”了一口气,连忙的朝着夜宇拱手相谢,“小兄弟,老朽不才,竟一时看走了眼,请勿怪!”而夜宇耸了耸肩,笑道:“前辈,这些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我现在可以抓药了么?”

老大夫刚刚光顾着高兴,倒是把夜宇急着用药的正事给忘了,一听夜宇反问,马上一拍脑袋,笑道:“呃!可以,可以,小兄弟只要我这里有的,你尽管抓去救人吧!”说完,老大夫立马的又催促着小药童,照着夜宇的药方子东跑西奔了起来。

“爷爷,我们家里没有含羞草了!”不过小药童抓到最后,竟然发现夜宇所要的最后一味药材含羞草没了!着急的朝着药厅中的老大夫与夜宇叫喊了起来。

老大夫见夜宇年纪轻轻,医术就如此的了得,心里大有结交之意,可这一听小药童说没了含羞草,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赶忙的自己亲自跑入后堂,可自己找了找也发现含羞草真的没了。

老大夫最后只能无奈的拿着另外的几副药材,朝着夜宇说道:“小兄弟,不好意思,你所要的最后一味药材含羞草没了,不过我找了找,你看这几味能不能代替一下?”

老大夫虽然是好心好意,不过那含羞草虽然看似渺小,不过却是夜宇这整副药方子里最重要的药引子,如果是真的没有的话,夜宇刚刚也绝对不会开出这样的药方子来,所以夜宇随即笑了笑,朝着小药童说道:“小弟弟,含羞草干的是没了,不过你去后堂花盆内角边上找找,看有没有正开新叶的。”

这小药童倒也乖巧,刚刚听夜宇说完,就噗呲噗呲的又跑入后堂花盆处,帮着夜宇寻找了起来,不过几秒钟之后,老大夫与夜宇就听到了小药童兴奋的大喊声:“爷爷,大哥哥真厉害啊!花盆里果然长着一把刚刚开新叶的含羞草!”

小药童说着,又噗呲噗呲的跑了出来,手中还抓着一把新嫩的含羞草,交到了夜宇手中,直把老大夫楞在了原地,惊叹不已!

原来之前夜宇一进药铺就闭目深吸,就是为了嗅出自己这药铺里,所有药材的味儿来!甚至是连花盆里的几株含羞草都逃不过夜宇的法眼,这一手就足以说明夜宇这小子在医术上的造诣,已经是达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这怎么能让老大夫不惊叹?

“前辈,我的药已经抓好了,多有打扰,夜宇日后再来拜访!”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柳娅那边拖不得,夜宇刚刚拿完了草药,就直接在老大夫的手里塞了一把钱,转身就出了中药铺子。

而夜宇一脚才刚刚的跨出大门,老大夫就从惊愣之中清醒了过来,手一抖把夜宇给的钱都弄掉到了地上,而老大夫口中却朝着之前的那位小药童着急的吼道:“小离,你还愣着干嘛!你大哥哥还没告诉我们他住在哪儿呢!你不是常吵着说要学最厉害的医术吗?那还不快去追你大哥哥!”

夜宇前脚才刚刚跨出大门,而小药童后脚就跟了出来,不过这还不到几息眨眼的时间,夜宇的身影就已经在那已经有些清凉起来的街道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只有一个小药童哭泣着,噗呲噗呲的又跑回到了中药铺中……

夜宇从中药铺抓到草药之后,就直奔柳娅屋中,不过可惜的是柳娅的屋门紧锁,许久之后都是无人应答,夜宇心中大急,干脆就直接从窗户上钻了进去,可没想到一进屋就瞥见了此时晕倒在地上的柳娅。

看着映衬在惨淡月光下的柳娅,夜宇心中顿时大惊,赶忙的扶起了柳娅来,一手贴到了柳娅娇柔的背上。

可还不到两分钟,夜宇的眼皮子就狂跳了起来,因为夜宇自认为自己的真气也不算是太弱,可此时不管自己是怎么发力,真气运到了柳娅体内之后都犹如是石沉大海踪迹全无,而且自己甚至是连一丝调控的机会都没找到,柳娅的体内对于自己来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使自己的意识在里面不断的迷失方向。

不过好在夜宇的一丝真气游弋到了柳娅体中,使柳娅自己慢慢的清醒了过来,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小宇……你怎么来了?”柳娅清醒了过来,害怕自己体内的寒冰真气朝着夜宇反扑,所以赶忙的挪开了夜宇贴在自己背上的手掌,不过柳娅的心里却诧异不已,夜宇送入自己体内的真气虽然显得很渺小,不过却异常的坚韧,绵延而悠长不说,还在自己的经脉里调皮的乱窜着。

听到柳娅轻咳了两声,夜宇这才松了一口气,急忙问道:“柳娅姐,你没事吧?之前不是还好好的么,此时怎么会变成了这样?这血……”柳娅还在琢磨着夜宇的真气时,却被夜宇一声打断了去,不过撇眼望着自己之前喷出的一口逆血,柳娅的脸上也尴尬了起来。

柳娅温柔的看着夜宇清秀的脸庞,心里十分的歉疚,不过也只能瞒着夜宇微笑道:“小宇,都是姐姐不好,之前拖累了你们,之后自己又胡乱吃了一些药,你们后来都没事吧?”

望着柳娅温柔的眼神,夜宇的心里又是一软,傻笑着道:“娅姐,你好傻啊,我们能出什么事呀?倒是你,都快要把我给吓死了,而且现在又把毒伤转成了内伤,姐姐还是给我把把脉吧。”

看着夜宇傻乎乎的拿着几包药草跑到了自己这里来,柳娅的心底里也是一暖,轻轻的把手抚过了夜宇清秀的脸庞,脸上温柔的笑道:“嘻嘻,看不出来我的这个傻弟弟呀,还会看病哦?”

“那是当然啦,嘻嘻……我从小就跟爷爷学的,不过这认真的给人瞧病啊,姐姐还才是第一个哦。”看着柳娅脸上美如画卷的笑容,夜宇也是跟着傻笑了起来。

“那你之前都是给猪瞧的咯?你个小兽医。”柳娅被夜宇傻乎乎的模样给逗乐了,咯咯的笑了起来,还在夜宇清秀的脸庞上好好的捏了一把。

夜宇在柳娅与萱萱面前就还真是没有过智商,而听到了柳娅醉人的笑声后,夜宇脸上也立马抹过了一缕红润,赶忙解释道:“姐姐,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在那山谷里,还真没见过什么人,所以日常啊,就以救治些小动物为乐,不过姐姐你放心好啦,我这医术,可是杠杠的!”

夜宇说完,就抹过了柳娅白嫩的手腕,不过眨眼之间,眉头就紧锁了起来,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按照柳娅的说法,她之前为了解春毒而胡乱吃了些药,所以最后才导致了逆血攻心,倒地晕厥。

而之前自从柳娅从昏厥之中苏醒过来,到现在最多也不过才是短短的几分钟啊,虽然柳娅的身子还是略显得有些虚弱,不过脉象却已经四平八稳,而且极为的坚韧平缓,哪里有一点儿体内紊乱的样子?倒是她那从重伤中恢复过来的速度,已经只有叼炸天三个字才能形容了。

夜宇虽然惊讶,不过柳娅此时却比夜宇还要惊讶,脱口而出:“一指平脉!我的傻弟弟啊,你可别吓我。”柳娅的心头砰砰直跳,没有谁比她更了解这一指平脉的出处与背后所代表的恐怖了。

不过高手毕竟是高手,柳娅失声叫出后,但马上就注意到了夜宇此时的那纠结的眼神,柳娅心中一紧,赶忙的调控起了自己的脉搏来,故意的给夜宇弄出了脉象紊乱的样子。

“呼……”两三秒之后,夜宇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朝着柳娅笑道:“姐,你刚刚的脉向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我出错了呢,不过,对了姐,你刚刚说了什么?一指平脉?你怎么知道的?”

“你个傻弟弟呀,姐刚刚见你只用一支手指头给姐姐把脉,瞎说的,怎么了?姐姐没事吧?”柳娅望着夜宇的眼光更加的温柔了,甚至还有着一丝泪光在闪,到了此时她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明白了,也知道了为什么鬼仆这老儿,这段时间以来一直会在H市里瞎转悠,原来都是为了夜宇,为了自己的这个傻弟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