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鬼仆战哑叔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哑叔看着这一幕,心里头砰砰直跳,双手之上真气才一运上,顿时柳娅的背后上就白烟骤起,惊得哑叔立马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还好,柳娅此时还未入定,在自己背上给哑叔留开了一个缺口,让哑叔得以继续运力。

噗嗤!大约七八分钟之后,柳娅口中喷出两口酒水,本来僵硬的身子也有些松软了下来,不过令人惊讶的是,那两口酒水才刚刚的被柳娅从口中喷出来,落到了地板上就已经结成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还散发着丝丝寒气,煞是奇妙。

“小娅,你的寒冰真气,哑叔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接下来,你就靠自己吧。”哑叔嘴唇已经明显有些被寒气冻得青紫,说着缓缓的从柳娅背上撤回了双掌,不过双掌刚动,又是抖落了一层薄薄的冰渣,这些冰渣都是之前哑叔双掌之上流出的汗水所凝,可见柳娅的寒冰真气之厉害。

“哑叔,你不必担心,我体内的余毒已无大碍,多运功一会便是,倒是您老耗费了那么多内力,还是早些歇息吧。”柳娅说完,继续的运转玄功,皮肤上的淡蓝已然暗下,脸上的气色也好上了许多。

“小娅,你的功力早已在我之上,但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何要对那些不长眼的畜生百般忍让?你可知道,这样会让老夫看在眼里,心里是会何等的绞痛?”见柳娅已无大碍,哑叔一拂袖抖落全身的冰渣,面对着窗外的月光,心中悲痛不已。

“哑叔,你当初决意要跟我归隐,此时又何必再在乎这些?龙傲他们一伙人虽然其罪可诛,但我刚才察觉到了鬼仆的气息,你也不想在这个关头与他碰上吧?”柳娅运功到半,说到这里顿了顿,睁开了眼睛,因为她已经察觉到了哑叔的气息已经开始暴动了起来。

柳娅的感觉丝毫没错,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哑叔就转身怒目圆瞪了起来,咬牙切齿的道:“所以……所以你就这般甘心屈辱?这就是你的理由!你……你……你甘愿被几个小杂毛戏耍的理由,就是因为一个鬼仆?”

“哑叔……”柳娅没有说话,看着哑叔被她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她确实也是觉得自己今晚做得有些过分了,不过此时的柳娅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哑叔才好,因为自己确实也是无奈。

“笑话……笑话啊……哈哈哈哈……”哑叔带着一丝癫狂,突然的大笑了起来,心里伤透了,柳娅确实是无奈,不过哑叔也是无奈,如果他能早些把夜宇的真实身份,告诉柳娅的话,那么今晚的事情,估计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会发生。

“哑叔……您消消气吧……”许久之后,柳娅这才开口安慰哑叔道,不过就连她自己都感觉这份安慰是那么的无力。

可是柳娅本来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更是给哑叔火上添油,哑叔直接从癫笑转成了怒吼道:“消消气?好!你告诉我,我们生死门的冰魄堂前燕,今天被几个小杂毛下了整整两包药粉,你叫我怎么消!怎么消才好!怎么消!”

哑叔最后几句话几乎就是在用力气去吼,而吼完之后就更显得癫狂了,身体也如同喝醉酒了一般,摇晃了起来,而且双手还在痛苦的摩挲着头发,哑叔是恨自己没能早点儿告诉柳娅夜宇的真实身份,但哑叔更恨鬼仆这老儿今晚让柳娅受辱……

哑叔之前直接吼出了,柳娅冰!魄!堂!前!燕!的名字,一时间也让柳娅愧疚得无言以对,不过哑叔此时的状态却让柳娅更担忧至极!

“哑叔,求您老别这样子了好吗?小娅知道错了,都是小娅的错,您老静一静吧。”哑叔的状态一发不可收拾,柳娅的心里真的慌了,既是怕哑叔会勾起往事,从此梦魇缠身,又是怕哑叔就此暴走,暴走起来的哑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且此时的哑叔虽然隐居多年,不过哑叔的这颗项上头颅,至今可都还是高挂在悬金榜上啊!如果哑叔今晚真的为了自己又闹开了的话,那么整个江湖那还不都得又血雨腥风了起来?

不过柳娅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不是最坏的情况,但还是能让人头疼不已。“对!对!都是那个鬼仆的错!他的错!”哑叔癫狂着,又突然大吼了一声,身子纵出了窗外!

“哑叔,您老别……”眼见哑叔癫吼一声纵出了窗外,柳娅情急之下,竟然强运玄功,拍地而起,不料却是身子刚动,一口逆血就先喷了出来,顿时倒地不起!

而与此同时,就在柳娅所住的小楼与和平饭店的犄角,一处看似普普通通的居民楼里,两个黑影架着一副高倍望远镜,虽然没有看到柳娅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哑叔从六楼窗户上纵身而出,却正好落入了他们的视野,匆忙之中,他们也奔出了自己的小屋,朝着哑叔腾挪的方向急急追去。

而在离和平饭店不远处的一个小街道上,黑灯瞎火,只有鬼仆一人还在抱着一堆大汉堡瞎转,嘴里还念念有词,不过此时却没有人知道,他此刻还在这坡街道上瞎唠叨着些什么。

“嗯……这些大汉堡可真香啊,那些和平饭店的小女娃们可真好啊,嘻嘻嘻……”鬼仆自己唠叨着,又用自己黑兮兮的爪子,抓起了一个大汉堡塞到了嘴里,嚼了起来。

不过还没等他咽下去,大汉堡又从鬼仆这老儿的口中滑落到了地上,和平饭店大门口挂着的那张小牌牌的影子,依旧不断的盘旋在了鬼仆的脑海中。

“嗯?不对啊,和平饭店?和平饭店?这字是谁写的?怎么会那么的熟悉?”

和平饭店的招牌,就是柳娅一直坚持要挂上去的那块小牌牌,上面“和平饭店”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铁画银钩!是被人生生的用剑尖所刻,一气呵成!鬼仆今晚一直以来纠结的,并非是那四个大字,而是那四个大字之上,所蕴含的剑锋!

“像,太像了,不会那么巧吧?可是那剑锋,难道这世上还有第二人?呃……一定是我吃饱想多了,毕竟那人都死了那么多年……”

鬼仆把自己脑袋想得一片浆糊,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捡起了地上的半个大汉堡,继续的又大口啃了起来。

不过就在鬼仆转身想继续去晃荡之时,身后却传来了一声恐怖的爆吼:“鬼仆!你这老儿,我今晚就要扒了你的皮!”

鬼仆大惊,眼皮狂跳,转身一看,正是那之前变得癫癫狂狂的哑叔杀来,此时哑叔正从那高高的电树杆上扑杀而下,身影掠到半空,手中拿着的,正是那条凶名赫赫的九截龙神鞭!

神志不清的哑叔杀来,鬼仆哪敢儿有稍微的怠慢,鬼脚一瞪,怀里的大汉堡都撒落了一地,让他肉痛不已。

噗嗤!轰隆的一声响起,在鬼仆原先站立着的那条小道中间,扬起了一片灰尘。

灰尘未散,里面就露出了哑叔披头散发的身影,鬼仆一看哑叔此时的凌乱相,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出了声来,开口乐道:“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有想到是你这个老疯子杀来,不过你披头散发起来,其实也蛮像一个老乞丐的嘛,哈哈哈……”

不过两三秒之后,灰尘散尽,鬼仆这老儿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只见之前自己站立着的那条小道中间,竟然被哑叔一鞭给活生生的,劈出了一条长大约四五米的小裂缝来,弯弯曲曲的居然蔓延到了此时自己脚下,令人入目三分!

而哑叔此时正在从小裂缝中一截一截的抽出自己的龙神鞭,而如果刚刚不是鬼仆自己躲闪得够快的话,此时必定是被哑叔给劈成两半了!

鬼仆看着哑叔此时的表情不对,饶着脏脑袋,疑惑了起来,开口问道:“喂!我说老疯子,我们之前没有那么大的仇恨吧?难道说,你又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又疯了?”

哑叔怒目圆瞪,回答鬼仆的是一条,又呼啸而来的龙神鞭,鬼仆被吓得连忙把脖子一缩,堪堪躲过,而龙神鞭噗嗤一声,刷到了鬼仆身后的一条电线杆上,深深的嵌了进去!又是扬起了一小片灰尘!而那条大腿般粗细的电线杆也摇晃了起来,落下了不少的水泥。

“喂!我说老疯子!我不还手,你别还以为是我怕了你啊!你丫丫的,小心别被我的天残无影脚给踢死!”

鬼仆闪到了一边,说着就捞起了自己的那条烂裤衩来,露出了自己两支脏兮兮的大腿……

“呵呵!口气倒不小,可如若你今晚踢不死我,你看我怎么剥了你的皮!”哑叔冷哼一声,从电线杆上抽回了龙神鞭,在半空中舞出了一片鞭花梅影呼呼作响。

可没想到,哑叔一开口说话,鬼仆这老儿的嘴巴就咧过了一边,嬉笑道:“嘻嘻……原来你这老疯子还没疯透啊,哈哈哈哈!吃我一咸鸭脚!”

鬼仆怪叫一声,直接跃起,脏兮兮的脚丫子直踢向哑叔的面门,不过屁股上却被哑叔狠狠的倒抽了一鞭,鬼仆吃疼,哎哟了一声,又退回到了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