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意外收场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娅……这小子能见上你一面,已属三生有幸!你这又是何苦呢!何苦呢……哎!”哑叔一见柳娅把酒水饮尽,顿时气急败坏,瞬间就抽出了腰间的大勺子,不过却被柳娅举起了一支手来,生生的止了住!而哑叔顿时被气得恨不能立马就冲上五台山,把那天风老儿都给剁了!

“小宇,萱萱,听姐姐的话,今晚别闹事。”柳娅微笑着对着夜宇与萱萱说完,看着因为怒极而双眼已经有些通红了起来的哑叔,不敢多做停留,直接拉扯着哑叔从后门匆匆离开。

但柳娅带着哑叔离开之后,直接惊得龙傲懵楞在了原地,恍惚之前发生的一切又都只是自己的错觉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之前发生的到底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现在连他自己也都分不清了。

而之前的情形变换得之快,也让夜宇与萱萱为之咋舌,但又因之前夜宇与萱萱都站在柳娅的身后,根本就察觉不到柳娅身上有什么变化,而哑叔之前发出的杀意,也是让龙傲与柳娅挡了下来,夜宇与萱萱也都丝毫没有感受得到,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的偶然,以至于到了现在,在夜宇与萱萱眼中,柳娅与哑叔也只不过还是两位普通人而已。

夜宇怒了,真的怒了,而且还是怒到了极点,甚至是还恨起了自己!因为之前若不是因为自己心头那一刹那,产生了一抹莫名其妙的直觉而让自己产生了些许犹豫的话,柳娅刚才怎么还可能会受到这般的奇耻大辱?都是自己害的,柳娅受辱,夜宇觉得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这些责任正在夜宇的心头即将转化为,可以焚尽一切的怒火!

而龙傲此时却突然张狂的大笑了起来,甚至是还带着一丝疯癫,“哈哈哈哈!走了,都走了!你们又能奈我何?我们走!”

龙傲说完,还一脚重重的踢在了,还在地上血水里翻滚着的白狼与金猴身上,一拂袖就欲离开,可他此时还走得了么?

“想走,没那么便宜,死小子,你还不快点儿杀了他!”萱萱此时恨得咬牙切齿,哪还能就这样看着龙傲张狂离去,一见龙傲转身,立马就怒吼了起来,更恨不能亲手宰了他而后快!

而此时最让人感到恐怖的是,随着萱萱的一声怒吼之下,虽然夜宇表面上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脸上还是看不出喜怒的样子,不过夜宇的整个身子却都是震了起来,特别是手中此时握着的长剑,更是震得铃铃作响,就宛如是急不可耐的想要吞吐人命一般!

而与此同时,夜宇身上一股比之前还要凌冽百倍的杀意蔓延而出,瞬间就笼罩在了龙虎帮每一个人的心头上。

夜宇不想违背柳娅,但心里更不想就这样放过龙傲,但如果夜宇此时就动手的话,那么柳娅之前遭到的侮辱就算是白受了,这是夜宇心里怎么都不能接受的,也是他之前自己莫名恨自己的原因!

“龙傲,你走吧,我给你三天逃命的时间,但你给我记好了!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还是荒漠野林,你的命,都是我的!”夜宇的怒气平息了下来,不过平缓的语气中不带丝毫的波动,更是让人心底里森寒!

夜宇此刻不是不想杀他,而是因为此刻杀了他就等于是便宜了他,夜宇让他逃,因为此刻只有让他这个如日中天的龙虎帮帮主屈辱的逃,狗一般残喘的过日子,夜宇心里才觉得有一丝对得起柳娅所付出的万分之一。

夜宇森寒的一番话落,才又将龙傲惊回到了现实当中,瞠目背对着夜宇僵在了原地,心里一阵阵的后怕不已,但他怕的又不全都是夜宇,他此时后怕的老实说,更多的还是柳娅与哑叔。

“我的命,是你的?那你可敢与我单独一战?”柳娅与哑叔走后,龙傲倒是清醒了许多,心里也盘算了起来,假如是柳娅或者哑叔出手的话,他就算是逃到了天涯海角,估计也都难逃一死!

不过今后如果只是面对夜宇的话,他倒是侥幸还有一线生机,因为此时的夜宇尽管不弱,但他确实也有一战之力。

但又不管怎么说,从今往后,他无论是生或者死,和平饭店都将会成为他一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有何不敢?”夜宇拿起一支酒杯,轻轻在自己嘴边抹过了一口苦酒,望向龙傲的眼神时,已经宛如是望着一具尸体了一般,这让龙傲此时敢怒而又不敢发,只好闷在了心里。

“那好!龙某人就三日之后,再来领教阁下的高招,哼!”龙傲说完,又被迫的朝着夜宇拱了拱手,一拂袖扬长而去,做的也都完全是江湖上,下位者对上位者的礼节,其实胸中早都已经怨毒无比,可惜柳娅与哑叔的影子,又无时无刻不重压在他的心头,险些让他当场抓狂。

而他的两名左右手下白狼与金猴,也都各自拖着一条被夜宇挑断了手筋的胳膊,带着龙虎帮所有的成员慢慢的离去了,甚至是包括陶老板几人,也被他们顺势带走,夜宇也没有阻拦。

因为夜宇之前已经为他的天真,付出过一次代价,他可不想再天真一次,从今往后,要杀他就要杀个鬼哭神嚎,要战他就要战个天崩地裂!

“死小子!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放他走了呢!哼!”见夜宇放龙傲安然离开,萱萱气得一屁股又坐到了椅子上,把小脸撇过了一边去,不想去看老是不称她心意的夜宇。

“他已经是死人了。”夜宇的语气平缓,但却又不像是在开玩笑,萱萱也听出了夜宇语气中的决然,心里这才好受了些,不过却依旧是生气的背对着夜宇,那可人的樱桃小嘴翘得老高了,只不过夜宇此时也无心去理会。

夜宇与萱萱此时都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场中竟然就这样沉静了几分钟下来,气氛十分的诡异,不过秦霜这小子这时总算是可以松了一口气,结结巴巴的道:“宇,宇哥……小,小姑奶奶,请,请问……我的头还在吗……怎么感觉……凉……凉飕飕的……”

萱萱闻声,转过了头来,噗嗤一声,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只见秦霜这小子呆呆傻傻的摸过自己的脑袋,头发掉落了一地,头顶上露出了一块亮闪闪的地中海来,瞬间就变成了个大秃驴!

“你个二溜子!别摸啦,脑袋还在!这死小子啊,刚才只是帮你削掉了一块头皮而已!”萱萱说着,还在秦霜这小子头顶上凸出来的那块地中海中,用小手儿摸了摸,心中震惊不已,因为只要夜宇刚刚在秦霜这小子的头顶之上再多削下去半分的话,秦霜这小子之前头顶之前必定喷血当场!

“喂!死小子,你还在发什么楞啊!还不赶快给你家的秦霜兄弟道个歉,人家可是差点儿头都被你削没了哦!”萱萱说着,还在夜宇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才肯罢休,顺便也是想消消自己心头上的怒气。

“呃……秦霜兄弟,刚刚我一时情急,对不住了。”被萱萱这小妮子这么一掐,夜宇才又回过了神来,不过简单的几句话之后,夜宇就已经朝着门外走去。

“好你个死小子,说完就走,一点儿诚意都没有,还有你要去哪?还不赶快给小姑奶奶我回来!”

听到背后萱萱这小妮子的声音,夜宇没有回头,反而是还越走越快了,最后还干脆是直接从窗户上跃了出去,随后才从窗户外飘回了一声:“我去中药铺给柳娅姐抓些药……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对啊,我怎么能把柳娅姐的事给忘了!该死!该死!真该死!”萱萱一听夜宇传回来的话,心里咯噔一声,也急得直跺脚,赶忙的拿起腰间别着的对讲机来一通乱吼。

可是之前小姑娘们都被龙虎帮赶出了和平饭店大门外,对讲机里哪里有什么回声?顿时又把萱萱这小妮子急得直跺脚,一转身撇下了秦霜这小子,也扑出了门外。

而在另一边,哑叔已经把柳娅扶到了居民楼里的小屋中,不过才刚刚一进门,柳娅就盘膝坐在了地板上,丝丝寒气从身上蔓延了出来,就连屋内的空气都为之骤然变冷,直把哑叔气得咬牙切齿!

虽然说柳娅之前喝的并不是什么穿肠毒药,可那毕竟也是整整两包啊。强如柳娅此时都是满脸绯红,要不是柳娅本身体内内力雄厚惊人的话,估计早都出事了!哑叔能不担忧么?可令哑叔恼火的却是柳娅的忍让,这在哑叔心里几乎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眼见柳娅竟然要将全身的经脉用内力封住,哑叔悲叹一声,不敢多浪费时间,也直接在柳娅的身后盘膝入坐了下来,双手贴到了柳娅背上,可谁知道柳娅这盘膝坐下,自己还没来得及抱怨两句牢骚呢,柳娅的全身就冷若冰霜,皮肤都犯起了淡蓝来,冰冷刺骨的气息溢出,更是让周围的地板上都凝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