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峰回路转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不用想此时就算是龙傲亲自恭恭敬敬的,倒上两杯干净的酒水,萱萱这小妮子也不会领情沾上半滴儿,更何况是现在酒水里还被金猴撒上了药粉?

“混蛋!去死吧!”萱萱眼光一凝,直接转身想去拔出身后墙壁上挂着的长剑,不过却被柳娅一挥手轻轻的给挽了住,全身动弹不得!

可柳娅拦得住萱萱,却已经来不及拦下身形已经暴动了起来的夜宇!

刷一声!白晃晃的剑光抹过,大圆桌子边上的空气都为之一寒,而还不待人眨眼之间,夜宇已回转入座,长剑进鞘,平摆在了大圆桌上,一连串的动作凌厉迅猛!

可怜身旁的秦霜只感觉头上一凉,脖子一缩,自己头上的一小撮头发,就已掉落到了自己手中的酒杯里,整个人不由得的又自己哆嗦了起来。

凌冽的一剑飘过,场中顿时鸦雀无声,直到过了两三秒之后,两抹血迹才喷洒而出染红了洁白的大圆桌布,惨叫之声骤起,龙傲的两名左右手下白狼与金猴,都各自抱着自己的一支手臂滚落一旁,血水也开始蔓延到了地板上,而夜宇一剑挑断两人手筋之后,安坐如初气定神闲,就好像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般。

夜宇的那一剑怒极而发,何其的凌冽,龙傲直接瞪大了眼睛,胸中顿时气结!

“你……”过了好几息龙傲依旧口吐不成声,两双眼皮乱抖心头狂跳不已!不过既然夜宇已经出手,他也只能默默的站起了身来,手撇过了衣角,也露出了他腰间别着的两把短刀来。

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此时龙傲就是活生生的被打脸,而且还不能叫疼,这都是他之前自己作死的结果!而夜宇之前说得也一点儿都没错,龙傲这人行事欺软怕硬,为人又怯懦多疑,而一旦让他得势之后又乖张暴戾,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终于要动手了吗?也好,也好,既然迟早都要动手,那么倒不如就让今晚过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龙虎帮!”见龙傲站了起来,亮出了自己的武器,夜宇也起身握过了长剑,嘴角勾过了一丝残酷的微笑。

夜宇与龙傲,此时两人四目相对,一触即发,杀意在场中悄悄的蔓延了起来,让人为之一冷。

“且慢!”不过就在夜宇与龙傲两人千钧一发,随时都有可能暴动之时,柳娅却横插了一手,挡在了两人之间,脸色纠结不已,因为之前就在夜宇怒发一剑之时,柳娅隐隐约约的又感觉到了一丝鬼仆游弋的气息!

果不其然,就在夜宇刚刚一剑惊掠而出之时,在离和平饭店不远的一条街道上,鬼仆这老儿心中咯噔一惊,把怀里的大汉堡都撒落了一地,惊讶的又转头望向了和平饭店的方向,心中疑惑不已,而又不敢确定。

但此时的龙傲直接被惊懵了,因为之前柳娅的语气虽然平缓,不过同时从柳娅身上蔓延而出的气息却浩瀚得吓人,就宛如此时是一片汪洋的大海重压在了他的心头上一般!龙傲此时的气息与气势甚至是杀意,都在柳娅扬眉的瞬间遭到了无限的压缩!

而站在柳娅的面前,龙傲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片被卷入了浩瀚大海之中的小树叶一般,瞬间就被大海的浩瀚给激荡得支离破碎自我无存!

但更令龙傲心惊的是,他又偏偏在柳娅的身上,丝毫都找不到那种庞大压力的原点,一切都又恍惚只是自己的错觉一般!而在夜宇这边,此时又是另外的一番感受,他虽然丝毫都感受不到柳娅的那令人心惊肉跳的气息,不过他自己的气息,也莫名其妙的没了!这让他疑惑不已。

不过此时夜宇来不及多想,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柳娅突然横出了一条手臂来,挡在了自己与龙傲之间,他出手已经变成了不可能,但龙傲若是此时选择突然出手,自己将要如何去抵挡?

但此时最着急的,却是萱萱这个小妮子,眼见柳娅拦下了夜宇与龙傲,这小妮子心里可急坏了,一方面担忧着柳娅的安危,一方面又恨透了龙傲这家伙!

拉回了柳娅的手来,萱萱这小妮子马上道:“柳娅姐姐,你拦着夜宇干什么啊?和平饭店拆了,可以重建,我还姐姐一个十倍大的,可这帮坏蛋必须死!就算夜宇今晚杀不了,日后他们也别想活!”语气中十分的坚决!

“小娅,退下吧……”不过就在这时,一句沙哑的声音,从包厢的一个角落里传来,连夜宇都不由得的打了一个寒颤!而柳娅闻声,悄悄的退却掉了加在龙傲身上的气息,不过眉头这时却是紧锁了起来,因为她之前极力的想镇下所有的气息,不被鬼仆这老儿发现,但此时估计就要徒劳了。

脚步轻抬,落声平稳,哑叔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了包厢后门处,停在了龙傲身后,与平常一样,脸上带着微笑,腰间插着一个大勺子。

“嘻嘻,原来是哑叔啊,不过哑叔您……怎么能开口说话了?”夜宇一脸的茫然,而萱萱这小妮子也立马惊讶得,把嘴巴变成了O形说不出话来,不过心里面喜忧参半,不知道此时自己该如何是好。

“嘻嘻,小笨蛋,你也把剑收起来吧……”哑叔的声音虽然沙哑,不过还是笑眯眯的朝着夜宇回了一声,同样也笑咪咪的朝着萱萱这小妮子点了点头,表示让她放心。

但哑叔的这一连串动作,虽然看似简单,不过夜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哑叔出现之后,自己的心里就变得踏实多了,甚至连杀意都收敛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今晚自己没得打了一样,很微妙却又说不上来。

朝着哑叔“哦”了一声之后,夜宇此时甚至还心情轻松的一低头,朝着秦霜投去了一个微笑,这时夜宇才发现,秦霜这小子此时已经痴呆了起来,或者说已经麻木了,一个人楞楞的在握着一个酒杯子,而酒杯子里除了一些酒水之外,竟然还有他自己的几丝头发……

“至于你嘛……”哑叔终于微笑着,眼光落到了龙傲身上。

至于龙傲这边可就惨了,虽然之前那股加在他身上,就宛如是汪洋大海一般的压力已经悄然退去,不过此时他被哑叔盯着,一时间又宛如是有芒刺在背,那冰凉入骨的杀意,都快要把他的小胆子撑爆了!

哑叔沙哑的声音声声入耳,就如同是那无尽翻滚的血水在他身旁奔涌而流,他此时都不敢去想象,此时站在他身后之人,到底杀过了多少人,才能凝练出这番的寒意,才能让落到自己背后上的目光,就犹如是森白的实质一般!如果说之前柳娅的那股宛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气息,只是给了他压力的话,那么此时哑叔的气息,就是赤裸裸的朝着他释放杀意!这怎么能令他不胆寒?

龙傲此时全身僵硬动都不能动,脸色发白颤抖着全身冷汗直流,甚至连转身去看一眼此时站在身后的哑叔,到底长个啥模样他都做不到!因为之前的那股压力虽大,但却不冰凉,可此时的这股杀意,却犹如附骨之虫一般冰凉刺骨,他还怎么敢动呢?高手杀人,瞬息之间,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扭头,而牵动了哑叔的杀机!

龙傲生性怯懦多疑乖张暴戾,他后悔了,他后悔自己没有听他大师兄的话,不管他大师兄塔山说的话里到底有多少层意思,终归都还是为了他好,而此时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终于盘旋到了自己的头上。

龙傲欲哭无泪,甚至是心怒不甘,江湖啊江湖,他逃出了江湖的恩怨,想逍遥浑噩度世,但却逃不出他那江湖的宿命,多行不义必自毙。

“五台山,天风长老门下小弟子龙傲,愿领教各位的高招。”江湖的确是一个令人向往迷人的地方。既然横竖都躲不过,怎么都得死!龙傲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双刀,报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想以此死去而报师门,不过他会终尝所愿么?

而众多的龙虎帮成员看着夜宇之前一剑挑断了白狼与金猴两人的手筋,此时早都被吓得不敢乱动,更何况和平饭店这边,此时又多来了个杀气腾腾的哑叔呢?他们那就更不敢乱插手了,只呆呆的站在了一边……

“我知道,是我龙傲自己蠢,有眼不识泰山,死不足惜!不过想要我龙傲的命,那也得请各位自己动手来取,龙虎帮全体听令!我们和他们拼了,杀不了人,你们就给我砸楼!”

龙傲憋着最后的一点儿勇气,终于吼出了声来,而龙虎帮的成员虽然之前都被吓得不轻,不过龙傲长期以来的淫威毕竟还在,都纷纷掏出了手机,准备全楼通告动手!

不过柳娅一见哑叔眼神突变,心里就着急了起来,急吼道:“停!龙傲,你听好了!酒我喝,你马上走!不然连你那师尊,都要尸!骨!无!存!”柳娅说完,手抹过双杯,酒水一饮而尽,一旁的夜宇与萱萱连拦都没来得急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