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拳怒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夜宇无奈,但是萱萱这小妮子,如果撇开那娇蛮任性霸道的小性子,还真是世间少有的完美胚子。

皮肤光泽莹润,入手温滑不说,身材还匀称的勾勒出诱人的曲线,露出的两节脚肚腩就像是两截玉藕一般,而下面两只不听话的小脚丫子,白里透红玲珑有致,萱萱浑身就像是一件纯天然的工艺品!只不过此时右脚的小脚踝上,肿起来了一些,不过夜宇还是忍不住的暗暗吞了吞口水。

因为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帮萱萱这小妮子治脚踝,所以温水微过,夜宇入手轻柔,就好像萱萱这小妮子的两只小脚丫子,是自己的宝贝一般。

而萱萱在夜宇碰到了自己小脚丫子的那一刻起,整个身子就好像是被电触到了一般,那种酥酥麻麻轻轻抚抚的感觉,让她的身子都软了,而脸上马上抹过了一缕绯红来,连之前心里想的一些刁难夜宇的小动作,都抛到了脑后。

夜宇沉默不语,轻柔的给这小妮子的一双小脚丫子点穴按位;而萱萱此时侧头望去,这才发现原来夜宇这小子的双手很特别,细嫩修长不说,竟还比一般小姑娘的都好看,而夜宇静静的样子,脸庞也显得十分的清秀,这让萱萱这小妮子的小女子情怀油然而生,挡都挡不住。

萱萱这小妮子,此时竟有了一种忍不住想要上去捏一把夜宇这傻小子脸蛋的想法,不过偷偷的把小手伸了出去,最后看着夜宇认真的脸庞,又不忍心的打了住。

萱萱一直是吵吵闹闹没安好心眼,而此时却异常乖巧的安静了下来,这反而是让夜宇感觉好不自在,抬头望去,夜宇这小处鸟差点儿没被吓一跳,只见萱萱绯红着小脸蛋,眯着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傻笑着愣愣的在望着自己。

“咋啦?傻啦!”夜宇说着,趁机在萱萱的小脚丫上捏了一把,这才让这小妮子疼得龇牙咧嘴,回过了神来。

“死小子!反了你!刚刚还想夸奖你两句呢,我看就算了,你老实给我说,你以前是不是搞按摩的!”萱萱为了惩罚夜宇,两只小脚丫还在水盆子里噗呲噗呲的乱摆,那洗脚水啊都溅了夜宇满满的一胸口,还好她那两只不安分的小脚丫子,及时的被夜宇轻柔的抓了下来,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搞按摩?”噗嗤,夜宇没忍住,笑出了声来,没好气的道:“我的小姑奶奶,你给我听好了,这是中医里面的点穴按位,别又乱来诋毁我,不然我可不伺候了哦!”夜宇说着,就把萱萱的两只小脚丫推到了一。

萱萱这小妮子难得体会一把夜宇如此了得的手艺,哪里肯那么容易的就放弃那暖洋洋舒舒服服的感觉,小嘴一撅,故作委屈道:“啊?死小子,别这样啊,本姑奶奶我可正在爽头上呢,这么说来,你还会中医?”萱萱说完,朝着夜宇吐了吐口中粉红色的小舌头,又趁机把自己的两只小脚丫塞到了夜宇手中。

夜宇也难得看到萱萱这超级大祸害如此乖巧,这才再次轻轻的接过小脚丫,缓缓说道:“中医是我跟爷爷学的,以前小的时候,你们开开心心的去学校上课时,我就在柴房里抱着一本《本草天荒》;你们高高兴兴的吃香喝辣时,我就在山头之上啃甘苦的百草;而你们快快乐乐的在上体育课时,我就在寒风里吹着,苦练马步。”

“哇,那么好玩啊,那么你怎么会离开那小山谷呢?”萱萱这个千金大小姐,一听就来了兴头,不过却不幸戳着了夜宇内心之中的痛处。

“好玩?”本来夜宇小时候就过得蛮惨的,此时却反被萱萱这小妮子羡慕了起来,夜宇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不过这都没什么,最要命的是,其实夜宇根本就不想离开那小山谷,当时只是被仇恨淹没了心智而已,现在想来,心里满满都是泪。

夜宇没有把话说完,而萱萱这小妮子却是猛然的发现,夜宇这小子的眼神说到山谷这段时陡然变了,那种眼神寒冷得让人害怕。

夜宇害怕控制不住情绪吓着萱萱,所以又无奈的苦笑一声自嘲道:“好玩?呵呵……是挺好玩的,不过好玩往往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有着千金之家不回……而甘愿憋屈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和平饭店里呢?”

“我……”被夜宇这么一问,萱萱眨着眼睛,立马就变得语塞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又第一次的在夜宇面前无奈道:“千金之家……那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夜宇认识萱萱那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的在她脸上看到了难堪;不过还好夜宇把头低下没有再追问,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这小妮子会编出什么稀奇古怪的谎话来。

生活本就是一本难念的经,两人心照不宣;而再帮萱萱点穴按位了一会儿后,夜宇就直接躺在了自己的小床上,而此时萱萱却惊奇的发现,经过了夜宇这一小会儿的点穴按位,自己的脚踝竟然全好了,暖洋洋的感觉从小脚丫上传遍了全身,舒服得打紧。

月色迷茫,夜宇与萱萱的小房间里灯光已然暗下,不过在H市中心的一间包厢里,却灯红酒绿,宛如这座不夜的小城,奢靡的夜生活才刚刚的开始。

包厢里声音隆隆,彩灯闪烁,台阶上几名身材火辣的少女,正在围绕着几根钢管摇曳着舞姿,而厅中只有那死胖子一人在水晶台桌上喝着闷酒,水晶桌下是几只被死胖子摔坏的玻璃杯子,不过这依然划破不了包厢中声浪滚滚奢靡的气氛。

“师兄,今晚真是好雅兴啊,平时我就是想请都请不来,和平饭店那边的那臭小子,你处理得怎么样了?不会是师兄一时兴起,把他给杀了吧……哈哈哈……”

正当死胖子在喝着闷酒之时,一年轻人推门而入,身后还跟着二三十号大汉,本来宽敞的包间里,立马就显得有些拥挤了起来。

死胖子还是在喝着闷酒默不作声,年轻人以为死胖子没有听到,嘴角笑了笑又道:“师兄,喝这闷酒有什么意思,还是师弟我来陪你吧。”年轻人正是死胖子的师弟龙傲,H市龙虎帮的老大,此时这里也只有他有资格和死胖子说话。

龙傲说着,就朝着死胖子身边的沙发走去,二三十号大汉分立包厢两旁气势雄雄,不过龙傲才刚走几步,脚下就吱吱作响,低头一看,地板之上竟然都是碎掉的酒杯子,而再望向死胖子时,虽然他脸上的鼻血早已抹去,不过粗大的鼻子却还略显红肿,而死胖子腋下的血迹此时却还可以清晰辨出,龙傲脸色立马骤变,脸上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灿烂笑容。

“师兄,和平饭店那小子,当真如此厉害?竟然连师兄……”龙傲话才说到半,声音就被死胖子摔下的一酒杯子生生打断,随之而来的是死胖子的一声冷喝!

“住口!那小子虽然功夫深不可测,简直就是扮猪吃老虎!不过好像此时他手上还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器,不足畏惧!但是……哼!”死胖子还没有把话说完,就气哄哄的把肥胖如山的身子往后一躺,压在了沙发上一声不发,也没有人知道此时他在想这些什么。

龙傲此时已经走上了前来,不过一听死胖子的话,脸上立马变得震惊无比,也不敢去追问此时正在气头上的死胖子,只好坐在了死胖子对面的沙发上,自己拿起了一支酒杯。

“但是什么?师兄如果有什么难办的事,尽管告诉师弟,师弟自会处理。”喝下了两杯酒,龙傲这才开口道。

“没有什么但是,我明天就要去调查一些事情,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和平饭店那边,你们都给我悠着点,千万不能再碰。”死胖子从沙发上抬起了头来,轻吐了一口气,表情略显得有些无奈。

“师兄,别碰是什么意思?那就是碰不得咯?我龙傲好歹也是一帮之主,龙虎帮的老大!为什么叫龙虎帮?因为龙虎帮里有我龙傲与我兄弟高虎,而如今高虎被人废掉,而我龙傲却碰不得,那还不叫人把我龙傲笑掉大牙!这碰不得,我龙傲不能答应!”

龙傲说完,也是有些担心正在气头上的死胖子发飙,所以亲自的为死胖子重新拿过了一新酒杯,又亲自的为死胖子满上了杯中酒,这才再次的在沙发上坐下。

不过死胖子一听,心中极怒,一拍桌子把几杯酒水震得飞起老高,不过等几杯酒水原样落地后,死胖子表情又一转,看不出喜怒的道:“龙傲啊龙傲,你我自幼相识,拜在五台山天风长老门下,你以武入黑道,本来就受江湖不耻,你难道就不能听师兄的一句劝吗?”

死胖子本以为自己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可以让这从小就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师弟龙傲,脱离一场生死是非。

不过龙傲一听,完全没有会意,表情反而变得自嘲了起来:“呵呵,师兄果然是高人高论,不过我就不明白了,我建龙虎帮就不行,难道师兄进入唐门就是江湖正途了?我龙傲这次多谢师兄不顾江湖上的耻笑,来我这H市游玩,不过我龙傲今后的事,就再也不敢劳烦师兄您了。”

面对龙傲的自嘲,死胖子这次是真的怒了,放声大吼道:“好你个小子!觉得翅膀硬了是不是?唐门是怎么样的存在,你连门都入不了,就敢妄下结论?再退一步说,我塔山这些日子,来你这游玩,帮你弄了些破事,也纯属玩耍,我可曾!要过人命!”

死胖子在最后几个字上狠狠的加重了几分,以此提点龙傲,对,人命!死胖子的意思很明显,龙傲如果再纠缠和平饭店的话,很可能就会没命!

可惜,胖子的有心提点,龙傲全然不知,既然已经闹翻了,龙傲的语气反而悄悄的变得有些张狂了起来:

“哈哈哈,多谢师兄丑事重提,才让我这不知深浅的龙傲知道,自己是一块什么样的废渣;不过师兄你看唐门有什么好的?你再看看我现在,灯红酒绿,美女相伴,想要什么有什么,想睡那个就睡那个,多快活多自在啊……”

“你……”龙傲分明是故意的在气死胖子,而胖子一听果不出其然,直接被气结。

而龙傲的手下基本都是一些地痞流氓,平日里练得一身圆腔滑调,见针插缝见树爬杆,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龙傲的两名左右手下,见到争吵不休的死胖子与龙傲,立马就走上了前来帮着死胖子与龙傲打圆场:“对啊,胖爷,龙哥说得没错,你说的那个唐门有啥好的啊,你再看看我们现在,家大业大,妞儿贼靓,钱多得花不完,和平饭店那边,就算那臭小子再厉害,我们召集百来号兄弟,拿着大砍刀齐上,还不分分钟把他剁了!胖爷,你说是不是啊?”而龙傲自己也在翘着二郎腿,似乎对这些拍马屁的论调,喜闻乐见。

不过,也正因为龙傲两名左右手下的这些论调,彻底的超过了暴怒之中死胖子心中的一丝底线。

“百来把破砍刀?你们来试试!”死胖子怒吼一声,不再留情,双拳齐出,直接炸向龙傲两名左右手下的胸膛。

“不好!你俩还不快闪开!”死胖子与龙傲两名左右手下之间隔着不下三米,本来不管死胖子的手臂再怎么长,也是击不中他们二人的,不过死胖子的双拳才刚刚的起手,龙傲的眼皮就已经狂跳不止了起来,惊吼之下,一脚踢在了一张沙发上,弹开了自己的两名左右手下。

轰隆隆!龙傲两名左右手下身后的一堵墙应声而倒,扬起了一片灰尘,而包厢内的几名艳舞小姐,尖叫声中乱成了一团,场面混乱不堪。

玲玲玲!六枚粗大的钢环闪着寒光,击倒了一堵墙之后,顺着死胖子的手臂又弹回了宽大的袖口之中,左三枚右三枚,又由于死胖子本来就身形如山,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原来死胖子粗壮恐怖的双臂之上,竟然还藏着这等凶器。

不过还好,算死胖子手下留情,不然的话,龙傲无论如何也不能赶在死胖子出手之前,就把自己的两名左右手下弹开,而哪怕龙傲出手慢了半分,他的两名手下,也必将被钢环裂尸当场!

“龙傲!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在我没有回来之前,和平饭店那边,你再也不准乱动分毫!哼!”钢环入臂,死胖子冷哼一声,不再多做停留,挥袖而去。

龙傲心里捏了一把冷汗,不过眼神中此时却充满了阴霾,看着死胖子离去如肉山一般的背影,也冷哼了一声:“既然师兄已不愿在我H市多做游玩,那就恕师弟不送了,哼!”

龙傲说完,拿起酒杯,朝着自己口中又满满的灌了一口闷酒,而此时的那两名被吓得两脚瘫软的左右手下,才从地板上爬了起来道:“龙哥,拿我们现在怎么办?”

龙傲此时一胸的闷气,凶狠的瞪了一下自己的两名左右手下,怒吼道:“还能怎么办!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