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失踪少主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餐厅中,夜宇与萱萱这小妮子继续的在拌着嘴,而哑叔却不知道何时已经回到了厨房之中,只不过也许是刚刚受到了夜宇的刺激,此时的哑叔看起来变得异常的怪异,时而脸上冰冷入骨,时而脸上却狰狞恐怖。

“小娅啊……小娅!你总是在躲,可如今冥冥自有天意!该来的,不该来的,都到了门上来,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也许是想通了什么,哑叔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异常嗜血残忍的微笑:“至阴柔脉……桀桀桀……小宇,你可不要让哑叔失望啊……”

餐厅中,萱萱最后还是选择了留下来,还是义无反顾的那种,不管夜宇怎么劝她都没用,夜宇没法子,最后也只能任由她留了下来,只不过在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跟那死胖子决斗时,绝对不能输!要不然的话,萱萱这颗水灵灵的嫩白菜,就真的要被那死胖子给白拱了!

与此同时,不知道在何处的一座山崖上,四周是绿油油的草地,崖下是一片兴兴向荣的麦苗,水天一色之间映衬着明媚的阳光,清风轻轻的吹过绿草与麦苗,花儿也随风摇摆,一切都仿佛是世外桃源一般。

不过崖上的一道黑影,却略显得与这周围的风景格格不入,蓬乱糟蹋的头发,丝丝条条褴褛的衣衫,污秽黝黑的全身,嫣然就是一老叫花子,而此时他却悠然自得的躺在山崖的绿草坪上,手中翻弄着几本破书,时而嘴里还发出桀桀桀猥琐的笑声……

“鬼仆,老爷子说,你既然回来了,为何不到家中坐坐……”就在这时,一个少女冰冷的声音传来。

“谁……”老叫花子口中猥琐的笑声戛然而止,心中惊讶不已,因为直到少女说话前,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人,这要是传了出去,可是会在武林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小女结罗,见过前辈。”声音传来,一位少女缓缓的出现在了鬼仆跟前。

但与她的声音一样,少女无论是动作或者表情都丝毫不带一丝的感情,冰冷得连温暖的空气中仿佛都带着些许寒意,丝丝透骨,宛如少女本就是一块千年冰魄一般。

扑面的寒气迎风而来,这时鬼仆才得以好好的观察起,这名名叫结罗的少女,一眼望去,就连自诩为见多识广的鬼仆心里也是连连称奇。

称结罗是少女其实并不准确,一头浓密如瀑的紫发,上面别巧的碟着一把古雅的小木梳,精致的脸庞,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美丽而又静瑟;一身小巧的女仆装上绣着几只紫蝶,与一头浓密如瀑的紫发交相辉映,俨然就是一小萝莉。

结罗虽然只是一小萝莉,不过连鬼仆看来心里都一直是心惊肉跳,因为此时结罗身上缠着许多绷带,右腿,前胸,一直连到了左臂上,甚至连一只左眼此时都是在绷带的包裹之中,而这些绷带上,有些地方此时还吓人的留有斑斑驳驳新鲜的血迹!

鬼仆有些哑然,尽力的想象着这小萝莉此前,到底经历了一场怎样惊天动地的惨烈厮杀,才会弄到此时的如此吓人!

“小结罗?嘻嘻……你叫我前辈,我还真有些不敢当啊;小家伙,你跟老爷子几年了?可否跟我这老鬼说说?”鬼仆毕竟也在血浪里翻滚了大半辈子,虽然心中惊讶,但此时很快就把惊讶给压了下来,反而是饶有兴趣的反问起了结罗。

“六年。”结罗回答得干净利落,气息依旧是很冰冷,不过却也不是故意的针对鬼仆,她那冰冷的气息,就好像是天生的一般,令空气都要冷得掉渣。

鬼仆本来还想与这结罗小萝莉调侃一下来着,不过面对冰冷的结罗又只能把自己的调皮话,全都又咽下了肚里,笑道:“六年,啧啧……你也不大,可以说是老爷子一手带大的咯,不短了,嘿嘿……老爷子现在身子可好?”

“前辈放心,老爷子一切如旧,只不过心中却有一挂念未了。”毕竟是养育了自己六年之人,说到老爷子时,结罗的语气这才有了些许转暖。

“老爷子一切如旧就好,不过有一挂念是什么意思?有任务?”鬼仆挠起了乱蓬蓬的头发来,老爷子虽然对他恩重如山,叫他赴死他都愿意,但鬼仆这老滑头一生不羁,最怕的就是有什么任务去约束自己了,这也是之前鬼仆离开老爷子到处去游荡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不是任务。”

“不是任务?哈哈,那我就放心了;小丫头,说吧!啥事?”一听结罗说不是任务,鬼仆就立马开始兴奋了起来,只不过结罗的脸上却依旧没有半点波澜。

“去帮老爷子,把小少爷找回来。”

“小少爷?那个小猴崽子?”鬼仆一听立刻就陷入了沉思,脑海中模模糊糊的记起十几年前,自己好像在老爷子身边似乎抱过那么个小婴儿,而那小婴儿还经常调皮的在自己脸上撒尿呢,所以鬼仆脸上立马就抹过了一缕笑容,反问道:“那个小猴崽子,怎么了?”

“七年前,老爷子栏他不住,下山了。”

“下山了?老爷子都栏他不住?这么野?”鬼仆一听,心中十分惊讶,连连几个反问,不过看了结罗那宛若冰霜的脸庞,也知道自己肯定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所以又只能叹息了一声;不过鬼仆想想也必然,老爷子就那猴崽子一个独孙小独苗,肯定是被宠坏了。

不过鬼仆再仔细的想来,又觉得这事情实在是太蹊跷,老爷子想找的人,连老爷子自己都找不到,自己的本事难道能比老爷子的还大?想到事情的严重,鬼仆的眉头不由得的凝重了起来。

而这时结罗仿佛也看出了鬼仆的心中所想,第一次主动的开口道:“前辈不用多想,小少爷下山时,是老爷子有意而为之,可后来事情过去后,小少爷却失去了踪迹,仅此而已。”

鬼仆当然不会全信结罗的话,可也相信结罗不会骗自己,原因无他,因为结罗对他说的话,就是老爷子想对他说的话,只不过是事情应该比结罗说的要严重上很多而已。

“好!反正我老鬼也闲得无事,就去帮老爷子把那小猴崽子给抓回来,最近可有那小猴崽子的线索?”

鬼仆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这时结罗却顿了顿,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

“啊!什么线索都没有?”鬼仆也是大吃一惊,这一点儿线索都没有,而外面人海茫茫,这找一个人本就如同大海捞针,怎么找?

“小丫头,那小猴崽子七年前下的山,你六年前才进的家门,别说现在,就算是他下山时,他长个啥样,你没见过,我也没见过,我们都没见过,这怎么找啊?”

结罗可能也估计到了这时的情况,还没等鬼仆把话说完,小手一扬落下了一张画纸,盖到了鬼仆脸上,等鬼仆把画纸从脸上抓下来后,哪里还有结罗这小萝莉的影子?只有清风吹过草地的沙沙声,与一句回音传来:“这是老爷子心中所想,此时小少爷大致的模样,你且用心记下吧!”

结罗最多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可这一身的武功怕都已经过了二境!直叫鬼仆望着结罗离去的方向,心中暗暗惊奇不已!

可当鬼仆展开结罗留下的画纸时,不禁一个尿颤差点儿没摔下山崖,只见画像之上的少年郎,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但就如同是照着夜宇的模样刻上去的一般,让鬼仆惊讶不已,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晚被他忽悠掉六十块钱的楞小子。

“哈哈哈……敢问秘籍哪家强!拿起包子喂鬼狼……傻小子……我又来咯……呜呼……”

鬼仆在山崖之上兴奋的鬼叫了几声后,捡起了他随意甩在地上的几本泛黄的旧书……

一跃而起,下了山崖!

三天的时间稍纵即逝,很快就到了约战的日子,晚上十点多钟,夜宇跟柳娅请了假,直接就溜出了和平饭店,直向东龙山的方向奔去。

先不说与那死胖子今晚的约战结果到底会如何,这几天萱萱这小妮子,也就一点儿都没让夜宇省心,一天到晚的嚷嚷着也要跟着来决斗。

但决斗岂能儿戏?夜宇可不傻,本来那死胖子就难以对付了,自己如果还带上萱萱这个祸害的话,估计到时自己还没与那死胖子开战呢,自己就已经先被萱萱这个超级大祸害,给先弄残在半路上了!到时就算自己如何再想与那死胖子拼命,那还不是比登天还难?

所以不管输赢,为了今晚能安心的应战,夜宇可以说是做足了准备,在晚餐时就已经对萱萱这小妮子做了手脚,偷偷的把几味泻药撒到了萱萱这祸害的汤水里,所以啊估计此时萱萱这祸害,还在医院里打点滴呢……

这样做虽然有些不厚道,不过在夜色中,夜宇一想到此心中便想发笑,但为了能击败那死胖子,这怎么说,也算是为了那小姑奶奶着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