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零九章 今夜无事发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徐合宇送林美辰出城的事情,因为冬皓出事而被耽搁,人也就暂时没走,有了之前林美辰被绑架一次的前车之鉴,徐合宇也不敢再让她离开自己身边,于是直接把人接到了东山集团总部,而林美辰因为之前的事情,最近神经紧张,睡眠质量一直不好,到了这时候还没睡,徐合宇也在陪着她。

十一点左右,食堂的厨师敲响了徐合宇卧室的房门,随后推着一个餐车走进了屋内:“徐总,你要的夜宵已经做好了,有汤圆玉米羹和云吞面,还有一些小食!”

“嗯,东西放桌子上吧,吃完我叫你!”徐合宇点头应声,等厨师走后,推开阳台的门,迈步走到了林美辰身边:“既然睡不着,就吃点东西吧,暖暖胃!”

“大宇,这一整栋楼,都是你的公司吗?”林美辰站在阳台上吹着晚风,居高临下的看着城市的繁华夜景,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至少在她的印象当中,这种生活离自己实在是太远了。

“是,但东山集团的财物不仅仅于此,对于许多大企业来说,固定资产的占比很重,不过东山集团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一个实业集团,我是在投资安壤之后,才慢慢转型做实业的,所以东山集团真正值钱的,是背后的关系网络!”徐合宇轻声解释了一下。

“这栋大楼,是你买下来的吗?”林美辰又问。

“对!”徐合宇点头。

“花了多少钱?”

“市价两个亿,不过我拿下的价格是一点五亿,实际支付款大约只有七千万,剩下的钱,以包揽工程,用工程款抵账的方式结清,林林种种的细算下来,加上装修什么的,不到一亿两千万!”徐合宇打开阳台的衣柜,取出一件风衣披在了林美辰的肩头。

“一个亿。”林美辰听完徐合宇的话,感觉头脑有些空白,对于她这么一个普通人而言,如果不掰着手指头去数的话,让她在一瞬间说出“亿”后面有几个零,她可能一时都回答不上来。

就在不久之前,林美辰还在为了能够跟徐合宇搬去新家而感到窃喜,也因为自己没有提前打辞职报告,浪费了一千五百块钱的押金而愁的一夜没睡好,哪成想仅仅这么几天,一切就都变了,嫁入豪门是无数女人的梦想,不过到了林美辰这个年龄,作为一个丧过夫,寡居多年的女人,她早就没有了怀春少女那种不切实际的梦,对于生活唯一的追求,就是可以找一个踏踏实实的男人,过着本本分分的日子,在这并不算美好的生活中,有一个相互搀扶的伴儿。

原本在见到徐合宇的时候,林美辰以为自己找对了人,徐合宇阳刚、踏实、本分,而且会疼人,满足了她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本以为两人可以一起为了生活奋斗,却没想到徐合宇带给她的惊喜和惊吓居然这么多。

林美辰知道自己配不上徐合宇,她更不贪图徐合宇什么,而且比谁都清楚,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同样的,她也是真的很爱徐合宇,属于别无所求的那种喜欢,而这一切都跟徐合宇的身份地位没有任何关系。

离开还是留下,让林美辰无比纠结。

多少沾点直男的徐合宇并不知道林美辰这几天的愁绪是源自哪里,还以为她仍旧没有从被绑架的阴影当中走出来,揽着她的肩膀向房间内走去:“快回去吧,一会夜宵凉了就不好吃了!”

“铃铃铃!”

刚一迈步,徐合宇兜里私人使用的手机铃声适时响起,看见打来的一个陌生号码,徐合宇接通了电话:“哪位?”

“二哥,我!”电话对面,传来了冬皓的声音。

“妈的!我就知道你小子命大!”徐合宇听见冬皓的声音,激动的手掌颤抖:“你在什么地方,我马上安排人去接你!”

“不用,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很安全,一旦身边跟的人多了,我反而没底!”这一天的经历,已经让冬皓变成了惊弓之鸟,精神始终保持着高度紧绷,除了徐合宇,他已经谁都不愿意相信。

“你的位置就算再安全,但身边没人,我也放心不下啊!你在什么地方,还在安壤境内吗?”徐合宇追问道。

“现在安壤已经被围成了一个铁桶,凭我自己肯定跑不出去啊!我在清源小区!”冬皓毫无防备的把自己的藏身处告诉了徐合宇。

“这样,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接你!出了今天这件事,安壤你肯定是不能留了,所以我已经决定要把你送走了!”徐合宇把话接了过去。

“现在这种情况,想出城挺难的吧?”冬皓反问。

“办法是何川想出来的,用动力三角翼送你飞出去!我们讨论过,这个办法或许可行!”徐合宇解释了一下:“我先让人接上你,等何川的朋友一到,你立刻就走!”

“这事不急!先让我歇歇吧!”冬皓听完徐合宇的话,做了个深呼吸:“我太累了!”

“怎么,你信不过何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换人做这件事!”徐合宇试探着问道。

“何川人品不错,我怀疑的不是他,但经过今天这件事之后,我是真的谁也不敢信,就算何川没问题,也难保其他人不会有二心,我的情况知道的人越少,我才会越安全,对吧?”

“没错!”徐合宇闻言,掏出兜里的烟,站在阳台上点燃了一支,吐出一口烟雾:“之前跟你去一品城的人,都是咱们这边的老班底,我真没想到,杨东居然能在这种人里面砸钉子!”

“二哥,今天动我的人,不是三合集团的!”冬皓顿了一下:“我认出了那个带头的,是董国维的司机三边!”

“你说什么?!”徐合宇听见这话,表情瞬间变得凝重起来,从头至尾,他都以为去天马商场袭击冬皓的,是杨东那边的人,如果不是冬皓此刻亲口道出实情,那徐合宇根本就不会往董国维身上想。

如今冬皓跑了,他才能知道其中的详情,如果冬皓是被杀了,或者被抓走了呢?

徐合宇是个聪明人,这件事稍微往深处一样,便嗅到了隐藏在背后的几分危险。

“我跟三边不熟,但他平时就像董国维的影子,如影随形的跟在他身边,那个身材和眉眼,我都再熟悉不过了,虽然他当时戴着口罩,但我百分之百不会认错!”冬皓信誓旦旦的做出了回应。

“董国维这是要趁着我风雨飘摇,给我来一手借刀杀人啊!”徐合宇隔窗看着满城璀璨,目光阴沉如水。

“我打这个电话,主要就是为了提醒你这件事!二哥,你死保我的事情,已经引发了太多人的不满,包括集团内部,这件事你得有所准备!”冬皓轻声提醒。

“放心,这事我有自己的想法!既然你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你的行踪,那就先躲好,随时跟我保持联系,等何川安排的三角翼飞行员到达安壤,我会跟你具体详谈,这事我也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

……

就在徐合宇跟冬皓两人通话的时候,三边已经开车载着董国维停在了东山集团楼下。

“董总,你真要上去?”三边抬起头,隔着天窗看了一眼楼顶的“东山大厦”几个字,侧目对董国维继续道:“这么一来,不就相当于对徐合宇不打自招了吗?”

“之前窦卫洲已经给我来电话了,说齐平坡村那边的大搜捕宣告失败,冬皓已经再一次的脱网了,徐合宇能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他,那他自然也能够无条件的信任徐合宇,所以跑出去之后,要做的肯定是跟他联系!咱们不能等着,越是这种时候,越该以退为进!”董国维狡猾的回了一句。

“这事或许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当时我去抓冬皓的时候,等我进门,他已经跑了,而且我们这边都蒙着面,他未必能知道我们的身份!”三边对于董国维的做法颇有微词,一直在劝他不要上楼。

“即便这件事有百分之一暴露的可能,我也必须出面!跟徐合宇这种人打交道,光在背后捅咕是没用的,他不仅不傻,反而很聪明!但同时他也是个君子,我越是把事情挑明,他才越不会怀疑我,有些事你不懂。”董国维依旧坚持自己的选择。

“罢了,我跟你一起上楼!”三边见自己实在劝不住董国维,在扶手箱里取出一把仿五四,掰开击发锤揣进了怀兜里。

“不用,你在楼下等我,我自己上去!”董国维整理了一下衣襟。

“你疯了?现在徐合宇已经像是个疯子一样的要保住冬皓,如果你过去亲口承认这事是自己干的,就等于公开宣称造反了!身边不带人的单刀赴会,你觉得他会让你下楼吗?”三边不觉间提高了音量。

“这件事,徐合宇本身就做错了!如果我带你上楼,这就是造反,可如果我是自己上去的,他就算心里恨意再大,也不会杀我!”董国维信心十足的笑了。

“咋的,你有佛光普照啊?”三边斜眼发问。

“这就是徐合宇性格上的弱点,阴损手段他会,但不屑于去使!安心等我,今夜无事发生,你我都会平安!”董国维拍了拍三边的胳膊,伸手推开车门,大步流星的向办公楼侧门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