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6章 无敌是实力不是吹嘘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这、这……”

邋遢道士被这一幕给震惊了,指着已经碎成渣渣了的力魔,冲夏天问道:“他、他、他……”

“话都不会说了吗?”夏天一脸无语地说道:“这点场面就吓到了?”

“倒不是吓到了,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邋遢道士回过神来,笑着说道:“看你的样子,应该也没有学过什么神功啊,怎么一拳有这么大的威力?”

夏天撇了撇嘴,漫不经心地说道:“跟你有关系吗。”

“嗯,应该没有。”邋遢道士摇了摇头,随即说道:“不过,你真的是张明佗的徒弟吗,看着不像啊。”

“像不像也不关你屁事。”夏天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如果你不是空姐老婆的亲人,我才懒得救你。”

邋遢道士笑了起来:“小鲤是个好孩子,希望你好好待她。”

“这还用得着你说?”夏天瞪了这老道士一眼,“既然得救了,那就快点下山,不要再让空姐老婆担心,我可不想再救你第二次。”

邋遢道士点了点头:“行,我这就下山。其实老道很想找张明佗聊一聊,就是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

“我大师傅就住在终南山下,想找他,自己去。”夏天随口说道。

“终南山,倒是个好地方,离这里也不远。”邋遢道士呵呵轻笑,“四十年前一别,至今未见,倒有些想他了。”

夏天一脸了然地说道:“那你还是算了吧,我大师傅有老婆,也不喜欢男人。”

“你这娃娃,说话真是口无遮拦。”邋遢道士摇了摇头,忽然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接着,一狠心掰断了自己左手的尾指,从指骨里摸出了了一个米粒大小的东西,递给了夏天。

“这个,给你,你应该用得着。”邋遢道士将手指重新装了回去,“当年我和张明佗从黄山底下偷出来的东西。”

夏天没有接,只是问了一句:“什么玩意?”

“我也不知道,反正应该挺重要的。”邋遢道士笑呵呵地回答:“当然张明佗想要来着,我没给。”

“那你给我干什么?”夏天撇撇嘴。

邋遢道士摇了摇头,故作高深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跟我说,这东西就应该给你。”

“没兴趣。”夏天直接拒绝了。

“你真没兴趣?”邋遢道士脸上露出惊愕的神情,“这东西对你说不定有很在用处,而且也可以解开你心里的一些疑惑。”

夏天有些不爽:“我说了,没兴趣,你爱给谁给谁。”

“那老道偏就要给你了。”邋遢道士直接往夏天那边一扔,“你爱要便要,不要扔了也行。”

只是,那东西还没落到夏天手上,蓦地一道人影掠过,将那东西给捞在了手中。

“哈哈哈哈,既然你们都不想要,那就便宜本座好了。”金衣男子的身影悄然浮现,一脸得意地笑道。

邋遢道士脸色一白,扼腕不已,自己这是大意了,竟然在这里就把东西拿出来了。

“这东西果然就在你手上!”金衣男子看着手中的东西,随即怒火中烧,指着邋遢道士怒叱了起来:“刚才还百般抵赖,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邋遢道士强装淡定地说道:“就是随便给我未来的孙女婿一些见面礼,这你也要抢?”

“放屁!”金衣男子恶狠狠地瞪着邋遢道士:“聂云梦,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事到如今还在这里插科打诨,真以为本座什么都不知道吗?”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还问老道做什么?”邋遢道士显然打定主意装傻到底。

金衣男子先是有些生气,忽然又展颜一笑,嘲讽道:“无所谓,反正东西已经在本座手中了。不过,为妨消息漏露出去,你们两个……不能活。”

“白痴。”夏天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你觉得你一个手下败将,对我说这话,合适吗?”“哼!不知所谓。”金衣男子冷哼一声,啐骂道:“本座只是懒得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而已。你不过是区区凡人而已,打赢了几个废物,听了几句吹嘘,就真

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

夏天一脸认真地说道:“无敌,是出于实力,而不是吹嘘。你这种没有实力的白痴,是不会懂的。”

“本座没时间跟你耗,我还要去炼化灵脉,以及解析这个东西。”金衣男子鄙夷地摇了摇头,蓦地喊了一声:“情魔、心魔,都出来吧,好好替本座招呼他们。”

说着,金衣男子便带着那样东西,倏地闪身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夏天指间亮起一枚银针,对着金衣男子弹了过去。

“叮!”

一柄长剑倏地出现,直接斩落了夏天射出去的银针。

两道人影落在了夏天跟前。

其中一个青年女子,手里拿着一对短刺,抵在了邋遢道士的咽喉处。

另一个人,正是聂小鲤的大哥聂鲲鹏。

“夏天,你的对手是我。”聂鲲鹏手里提着三尺青锋,摆了个挺帅的pose,侧对着夏天:“虽然小鲤很喜欢你,但是你既然跟任先生为敌,那就不得不杀了你。”

“说得好像你能杀得了我一样。”夏天淡淡地说道:“你要不是空姐老婆的哥哥,早在酒店我就干掉你了。”

聂鲲鹏笑了起来,抬剑指着夏天:“狂妄,是需要资本的,你如果能挡下我三剑,我或许可以饶你一条命。”

“看在空姐老婆的面子上,我可以让你十招。”夏天针锋相对地说道:“快点儿,别浪费我时间。”

“执迷不悟,说什么都没用了。”聂鲲鹏摇头叹了口气,抬剑说道:“那只能杀了你,回头再跟小鲤说声抱歉了。”

另一边的情魔小姐姐有些不耐烦了,冲聂鲲鹏道:“别废话了,快杀了他,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别浪费时间了,小心落得跟力魔一样的下场。”

“不用十分钟,十秒钟就够了。”聂鲲鹏轻哼一声,抡剑一挑,剑气疾速冲夏天劈了过去。

夏天倒也不急,甚至还慢悠悠地说道:“那我三秒钟就能干掉你。”

“你不能。”聂鲲鹏趁夏天避开那道剑气时,瞬间闪到了夏天跟前,一剑贯胸而过,“这才第二剑,你输了。”

夏天瞪大眼睛,满是难以置信之色,指着聂鲲鹏:“你、你……”

可惜话还没说完,人就被聂鲲鹏给踹飞了出去。

“不过如此。”聂鲲鹏表情略有些萧索,摇头感叹道:“本来还以为有机会一展剑技,使出我的全力,结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边上一个懒洋洋地声音颇为赞同地说道:“确实结束了。”

“嗯?”聂鲲鹏听到这个声音,当即悚然一惊,扭头看去,却发现夏天正坐在一颗树上,笑嘻嘻地看着他。

“这怎么可能?”聂鲲鹏蓦地再看向那个被他一剑刺穿的人,赫然变成了那个叫情魔的女人:“这是……移形换影?”

夏天摇了摇头:“移形换影太low了,而且我可不会那玩意。”

“哼,无非就是类似的把戏!”聂鲲鹏倒也没有就此惊慌,只是冷声一笑,“只是这种小把戏,没有下一次了。”

“有没有,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夏天嘻嘻一笑,只是笑声未退,人就被斩成了两半。

还好,只是一道残影。

显然是夏天预判了聂鲲鹏的预判。

只不过,下一秒,夏天刚一现身,聂鲲鹏的剑就刺了过来。

“就猜到你会出现在这里!”聂鲲鹏脸上露了得逞的笑容,瞥见剑尖沾了鲜血,笑得就更灿烂了。

这回是聂鲲鹏预判了夏天的预判。

“可惜,你眼花了。”声音从聂鲲鹏的身后响了起来:“那个可不是血。”

聂鲲鹏心中一惊,反手就是一剑,又是残影。

如是这般,反反复复。

过了一会儿,夏天终于停了下来,有些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好了,十招已经过了,你还剩下三秒时间,可以逃命。”

“你用的是什么身法?”聂鲲鹏并没有急着逃跑,而是迫切想知道一件事情:“为什么总是追不上你,我学的可是【浮空一掠】,黄山派传下来的顶级身法。”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我学的是缥缈步,还有咫尺天涯,听说过吗?”

“从来没听说过。”聂鲲鹏先了一愣,随即说道:“莫非你的师傅,也是从异界来的?”

“你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夏天撇了撇嘴。

聂鲲鹏放下了剑:“我低估你了。”

“别说得这么含蓄,你就是输了。”夏天一本正经地强调道。

“对,我输了。”聂鲲鹏傲然地说道:“我的命,你尽管拿去。”

夏天漫不经心地从聂鲲鹏的身边经过,什么话也没说。

“你为什么不杀我,难道是因为小鲤吗?”聂鲲鹏叫住了夏天,怒喝道:“我不需要你的这种怜悯,快杀了我。”夏天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已经杀了,你也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