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4章 是你自己让我揍的啊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山的灵脉,是有根的。”

夏天一点也不着急,露出早有所料的样子,“那白痴的目标既然是把灵脉夺为己用,那就不可能离开黄山的范围。”

“那就行。”

宁蕊蕊想了想,然后看着夏天:“那你觉得那人会去哪儿?”

“管他去哪儿。”

夏天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他想将灵脉融为己用,光靠他自己肯定不行,还需要借助天地之力。

所谓的地就是那个黄什么,天的话,那就是阳光了。

只要他有动作必定会有迹象展现,一看就知道了,藏不住的。”

宁蕊蕊不禁追问:“那会是什么迹象,我们从哪儿能看到?”

“谁知道呢。”

夏天摇了摇头,随口说道:“可能是什么云啊,气啊,风啊之类的。”

“那倒是好发现。”

宁蕊蕊神情稍稍轻松了一点:“那只要找个高处,查看哪里有异样不就行了。”

聂小鲤微一蹙眉:“可能不大行,黄山这里常年有雾,云海也很难消散。

想看到什么迹象,没那么容易,而且他很可能会借助一样东西,来作为遮挡。”

“什么东西?”

宁蕊蕊愕然。

聂小鲤略有些迟疑,不过很快就坚定地说道:“云海佛光。”

“什么光?”

宁蕊蕊一时半会没有听清,不由得问道。

“云海佛光,这是黄山的一个景观。

云海之中浮现出七彩神光,辉映数十里范围。”

聂小鲤缓了缓气息,冲宁蕊蕊解释起来:“就在云谷附近,一般出现在有朝霞或者晚霞的时候,如果他们藏在这个景致之中,想把他们找出来还真有些困难。”

“空姐老婆,你不用着急,我们还是有个卧底的。

”夏天嘻嘻一笑,“那只母猴子也不是一无是处。”

宁蕊蕊不无担心地说道:“金丝姐姐万一被那人发现了,岂不是很危险。”

夏天随口调侃道:“小长腿妹,你放心吧,那只猴子可比你聪明多了。”

“那我们是不是要先上去?”

聂小鲤看了看空荡荡的地底洞府,以及一堆躺在地上的人,“不过,这些人怎么办?”

“空姐老婆,你不用操心他们。”

夏天上前搂住了聂小鲤和宁蕊蕊的纤腰,足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腾空而起,缓缓升到了上面的通道中,很快就从丹井口跃了出来。

丹井外面,天色明暗参半。

不过,漆黑的夜色正在悄然消退。

他们在这地底也耗了不少时间,刚下去的时候,还只是下午,现在天都快亮了。

“接下来干什么?”

宁蕊蕊扭头看向夏天:“天下第一聪明人,你说说看。”

夏天撇了撇嘴:“小长腿妹,你这语气不对啊,要夸我就认真夸,真心夸,不要阴阳怪气的,你跟九丫头都学坏了。”

“我想先去看看我妈、我妹妹他们,可以吗?”

聂小鲤有些担心地说道。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空姐老婆,这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们一起去吧。”

宁蕊蕊也点了点头,她本来就是从半山别墅那里下到地底的,她也担心她弟弟现在是什么状况。

“好,先给四伯爷打个招呼吧。”

聂小鲤笑了起来,先走到了茶园门口的房子前,喊了几声,却没有人应答。

聂小鲤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去敲门,结果发现门竟然没关,里面空荡荡的,并没有人。

只是里面的桌子上,搁着一张纸条,上面有字迹,看上去应该是不久前刚写的。

聂小鲤走进去,将纸条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就叫了起来:“他也太过份了吧!”

“怎么了?”

宁蕊蕊问道。

聂小鲤眉头微微一蹙:“四伯爷被他抓走了。”

“他?”

宁蕊蕊随口说道。

“我哥,聂鲲鹏!”

聂小鲤贝牙紧咬,“我是看错他了,本来还以为他是忍辱负重,现在看来,他就是那种忘恩负义、贪图名利的人。”

宁蕊蕊拿过那张纸条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写的是:“四伯爷,我带走了。

你若想救他,速速带夏天他们来峰顶登仙岩。

日出的时候还没到,那他必死无疑。”

下面留了一个签名,却是“鲲鹏”字。

“登仙岩?”

宁蕊蕊略有些疑惑地说道:“好像离这里并不远。”

“是不远。”

聂小鲤抬手一指,远处云雾蒸腾,“就在云谷上面,天都峰顶。

只是我们如果去峰顶的话,就来不及去别墅那边了。”

夏天也抬了抬头,看向了聂小鲤指着的方向,淡淡地说道:“空姐老婆,你不用担心。

以我的速度,你现在就是想出国,我都能带你走个来回。”

“这个聂鲲鹏,我记得他好像向你发起过挑战吧。”

宁蕊蕊有些奇怪,“就是我们刚进聂家镇那会儿,约你凌晨在天都峰顶决一死战。”

“是有这么回事。”

夏天撇了撇嘴,“不过,决一生死这个说法就错了,只是他在找死。”

宁蕊蕊立时说道:“这样吧,你先去赴约。

我带小鲤回半山别墅那边看看情况,要是没什么事,就去峰顶给你呐喊助威。”

“小长腿妹,我不需要呐喊助威。”

夏天忽然狡黠地笑了起来,“倒是需要一点点奖励,如果我赢了,你就……”“就你个大头鬼。”

宁蕊蕊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要奖励,你也找小鲤去。”

聂小鲤刚要张嘴说什么,宁蕊蕊就捂住了她的嘴:“你可别那么轻易就让步了,不然这色狼会很快就把你吃干抹净的。”

“喂,小长腿妹,你越来越有些欠揍了。”

夏天不满地说道。

“那你揍我啊!”

宁蕊蕊自认为摸透了夏天的性情,知道他肯定不会强迫她做什么,这才越来越有恃无恐。

“啪!”

夏天向来是不惯着别人,既然宁蕊蕊有这种需求,他怎么能不满足,而且……这丫头那里手感真的是越来越好了。

宁蕊蕊捂着屁股,怒瞪夏天:“你个大色狼!又占我便宜!”

“是你自己让我揍的啊。”

夏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也是揍,你那是揍嘛,分明是摸,是揩油。”

宁蕊蕊不满地抗议起来。

夏天嘻嘻一笑:“那不是怕把你打伤,故意留了力嘛。”

“懒得理你!”

宁蕊蕊又狠狠地瞪了夏天一眼,拉着聂小鲤就走:“小鲤,我们走,千万不能让他再占便宜了。”

走了没一会儿,又回头冲夏天喊道:“大色狼,你……小心一点。”

“没什么好小心的,就一个没什么实力的白痴而已。”

夏天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并不把聂鲲鹏放在眼睛,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后,才慢慢地朝峰顶走去。

……“轰!”

金衣男子一掌将数千斤重的石桌给轰成了渣渣。

站在他面前的还有两三个人,眼睛里都露出略有些震愕的神情。

其中一人便是聂小鲤的四伯爷,也就是住在茶园里的那个邋遢道士。

另外两人戴着面罩,看身形倒是知道应该是年轻人,而且一男一女。

“简直是奇耻大辱!”

金衣男子将双手袖在背后,来回踱步,嘴里喝骂不已:“区区凡人,竟然、竟然……这口气本座实在无法咽下去!”

“大人,不如让弟子出马,将那个凡人击杀了吧。”

其中一个青年男子迈步出列,笑着说道。

金衣男子瞥他一眼,不屑地说道:“那个夏天,连本座都要避其锋芒,你出马又能有什么用?”

“弟子自有妙计,杀人,有时候并不需要强于别人。”

那青年男子并没有气妥,只是笑着说道:“只需要趁他不备,取他性命就行。”

“算了。”

金衣男子摆了摆手,“我跟他也没什么仇怨,当务之急是炼化黄黟体内的灵脉,虽然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但也足够用了。”

另一个年轻女子笑着说道:“不错,只要我们计划成功了,让大魔主重现世间,到时候别说一个夏天,就算十个百个甚至千千万万个,都不过是蚂蚁,随手就能捏死。”

“不错,情魔说得对。”

金衣男子点了点头,“本座也是顾忌大事,这才饶了那小子一条命。

所以,当务之急,一切都要以大局为重。

夏天这人,只要不主动招惹,他也不会闲得来找我们麻烦。”

那个邋遢道士忽然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任御天,你这胆子怎么越活越小了?

竟然连个小娃娃都怕了?”

“聂云梦,你给本座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金衣男子冷哼一声,不无鄙夷地说道:“之所以留你一命,是本座要用到你的撼天化阳功。

你只要乖乖配合,本座可以解了你身上的禁魂锁,否则你早就尸骨无存了。”

“是啊,多谢任座主的不杀之恩。”

邋遢道士很是随意的拱了拱手,笑着说道:“我在这里谢谢了。”

金衣男子忽然问道:“聂云梦,本座有件事情要问你。”

“尽管问,贫道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邋遢道士嘿嘿笑道。

“当年,你们几人潜入地底,偷到的那样东西……”金衣男子目光如刀,透出面罩,刺向邋遢道士的心口,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究竟在谁的手里?”

邋遢道士下意识反问:“什、什么东西?”

“那个夏天可是张明佗的徒弟。”

金衣男子冷声说道:“才这么点年纪,就厉害得完全不像人类。

但他偏偏就是人类,那么本座有理由怀疑,当年你们偷的那东西,就是在张明佗手里,然后他给了他的徒弟!是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