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3章 你到底何方神圣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嘿哈哈哈哈,真是不堪一击呢。”

金大少一击得手,立时傍若无人地狂笑了起来:“什么狗屁天道组,什么帝京第一女侠,就这?”

“你笑得太早了。”

赵青青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

金大少听到这声音,不禁愣了愣,随即转身一看,赫然发现赵青青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顿时惊愕不已:“你竟然没死?”

再一看,倒在地上的赫然是马老板。

“没死不是很正常嘛。”

夏天漫不经心地说道:“青青丫头可是我的徒弟,就你这点水平还想杀她,想太多了。”

“不可能!”

金大少却是有些无法接受这种情况,“我的无形影链绞从来没有失过手,也没有人可以躲得过。”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对,白痴都这么自信。”

“看来你已经不是金子多了。”

赵青青这时候才缓缓起身,冷声说道:“既然来了,不打算报个名号吗?”

金大少嗤笑一声,再度化作一道残影,声音从房间的各个角落传了出来:“想知道我的名号,你直接去地府问阎王吧!”

赵青青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道:“你这已经不是自信,而是自大过头了。”

“哼,等我取了你项上人头,你就知道我是不是自大了。”

金大少的声音越来越低,也变得飘忽起来,如同风中的落叶一般。

不过,室内还真的无端端地起了一阵寒风,应该是这位金大少高速移动所带动的。

“咻!”

又是一声轻脆地破空之声,接着赵青青感觉脖子一紧,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套住了。

“这次,我看你还怎么跑!”

金大少现出身形,抬手又甩出几道无形的链锁,将赵青青牢牢地缠住了,确实没有套错人之后,再度猛然拉动链琐。

“咔!”

颈骨碎裂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管天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直接两眼一闭,倒在了地上。

“看来你是要杀他们灭口了。”

赵青青摇了摇头,不无感叹地说道:“只可惜,你打错了算盘,你杀了他们也没用,我师傅可以随时救活他们。”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锁住的人明明是你!”

金大少当然不是想杀队友,只是两次出手最后死的人都变成了自己人,“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术!”

“妖术?

抬举了,我哪会什么妖术。”

赵青青就笑了,“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眼瞎呢。”

金大少眼神渐渐凝重了起来,冷声说道:“看来是我低估你了,能当上天道组的组长,果然是有些本事的,接下来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赵青青好心劝说道:“这种flag就别立了,已经被打脸两回了,还没学乖吗?”

“影链乱舞,杀!”

金大少被赵青青这话深深刺痛了,暴怒之中,立时勾动十指,只听得室内响起一片杂乱的破空之声,倒像是有无数的刀片在狂卷。

“就这?”

赵青青看了两秒钟,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别人至少还有些花里胡哨的特效,你这居然是透明的,什么都没有,让人失望。”

金大少狞声说道:“失望?

等你见了阎罗王就不失望了。”

“师傅,还是你说得对,白痴是无法沟通的。”

赵青青叹了口气,随即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金大少的身后。

“哼,早料到你有此招,你上当了!”

金大少一点也不吃惊,反而笑了起来,因为他的杀招就是冲着自己这个位置准备的。

金大少的残影在别一个角落凝实,双手交叉在胸前:“给我去死!”

“嘭!”

一道人影倒飞出去,重重地撞在了墙上,接着又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以为就你会套娃啊。”

赵青青笑嘻嘻地走了过来,冲金大少说道:“你以为你在第二层,其实我早就在第五层了,你的实力太差了,完全就是来送菜的。”

这时候,金大少蓦地两眼翻白,瞬间失去了意识。

“想跑?”

赵青青冷笑一声,冲夏天道:“师傅,帮个忙。”

夏天心领神会,指间立即亮起一枚银针,隔空操纵着空气就给金大少扎了一针,这是他学会针外针之后的一个小技巧。

“呕!”

金大少蓦地狂呕了起来,接着醒了过来,脸上满是惊骇的神情:“怎么会这样,我为什么还在这里?”

赵青青笑着说道:“没有我们同意,你觉得你走得了?”

“这不可能!”

金大少汗如雨下,神情惶恐地喃喃自语起来:“附身之术,是我古家的秘技,没有人能够破解!”

赵青青随口说道:“我师傅可是天下第一神医,你们这些神神鬼鬼的破功法,见得实在太多了,想要破解简直小菜一碟!”

金大少勃然大怒,破口骂道:“什么叫破功法,这是我古家传承两千多年的上古神术!”

“我对你们这破功法传承多久不感兴趣。”

赵青青冷冷盯着金大少,不无威胁地说道:“我想知道你是谁,跟魔血种子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金大少冷哼一声,半点也不配合:“想从我嘴里套出话来,简直痴心妄想。

大不了我拼着被反噬的危险,直接散功,也不会给你们半点机会。”

赵青青继续求助夏天:“师傅,这人好像比金大少还要嘴硬呢人,你有没有办法治治他?”

“办法当然有,而且还很多。”

夏天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青青丫头,你想要快一点的,还是慢一点的。”

赵青青笑着反问:“快一点,跟慢一点,有什么区别?”

“快一点,这白痴估计一秒钟也撑不住,保证连小时候偷看谁洗澡都会招出来。”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慢一点的话,那估计他半秒钟也撑不住,你不问他也会说。”

赵青青有些没想明白:“为什么慢的,反而连半秒也撑不住?”

“因为慢一点的,他会度秒如年。”

夏天随口解释道:“你以为只有半秒时间,其实在他的时间里已经过了半年多了。”

“哼,你们以为这种把戏会吓得住我?”

金大少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不无傲然地说道:“古某人可是修行者,世间上的酷刑根本无法动摇我半点意志,有什么招尽管上,吭一声都算我古某人没种……啊!”

就在金大少吹牛的时候,夏天笑嘻嘻地取出银针,隔空给他扎了一针。

银针还没收回来呢,金大少就痛叫了起来,在他的感官之中,好像是千千万万根银针在不停地扎他,而且痛感莫明其妙地增大了无数倍,仿佛呼吸都是一种沉重的负担,让他生不如死。

短短半秒时间,对他来说,简直漫长得永无止境。

明明他已经喊痛了,但是呻吟却如同中了迟缓光线一般,没办法传出去,一直在他自己的身体来回流动,加剧了他的痛苦。

“我说,我说了,我什么都说,快停手!”

金大少浑身汗如雨下,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简直令人惊叹。

赵青青有些失望地说道:“还以为你真是个硬骨头呢。”

“快停、停下,我什么都招了。”

仅仅是听到赵青青的一句话,金大少就感觉自己的脑仁好像都快爆炸了,痛得直想斩了自己的头。

“师傅。”

赵青青轻轻叫了一声。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已经收针了,只是他的身体还在回味而已。”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金大少勉强地翻了个身,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夏天,吃力地问道。

夏天一副漫不经心地样子,随口说道:“我不是神,也不是圣,我是夏天,春夏秋冬的夏,天下第一的天。”

“夏天?

你就是夏天,那就难怪了。”

金大少目光几经闪烁,最后化作长长地叹息:“想我古大通闭关三十余年,终于神术大成,本以为可以争雄天下,想不到居然败在了你的手里。

去年就听说过你的名头,还以为只是栽些人的吹嘘而已,真是该有此败。”

“你没时间感慨了。”

赵青青没空听这些废话,“问完你之后,我还有话要问金子多本人呢。”

金大少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赵青青问道:“你是什么人,跟金子多什么关系,跟妙血种子又有什么关联?”

“我叫古大通,五十年前就是金家的家族客卿。”

金大少缓声回答道:“中间闭关了三十年,去年才出关。

至于什么妙血种子,听都没听说过。

我的职责只是保护金家的人,顺便为他们剪除敌人。”

“既然跟这事没关系,那我也不为难你。”

赵青青确定这人没说假话之后,也懒得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只是以后别再助纣为虐了,堂堂修行者居然给金家这样的废物家族做打手,真是丢人。”

金大少脸上不由得露出惭愧的神情,半晌无语。

“滚吧。”

赵青青轻喝了一声。

金大少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接着浑身一抖,眼神中又充满了茫然与惊惶。

“金大少你醒了?”

赵青青笑嘻嘻地看着对方,似笑非笑地说道:“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别的救兵?”

金大少刚才虽然被古大通附体,但是他的意识并没有陷入昏睡,所以是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眼前搬来的救兵完全不是赵青青和夏天的对手,心里已经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