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5章 你激怒我了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他的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瓶油漆。可能是建筑装修没有用完,废弃的。在那油漆旁边,还有一大堆的建筑材料。

他迅速将油漆罐抓了起来,往后面追杀他的木船脸上这么一扔。

木船的刀法很快,连想都没想,挥起手中的倭刀,对准前方,就是这么一劈。

本以为,油漆桶划开,里面的油漆肯定会洒他一脸。一旦他的视线,被油漆呼住,在趁机杀了他,可谓易如反掌。

悲催的是,这油漆桶虽然很重,里面也确实有货。可是,因为放的时间太长了,里面的油漆已经凝固住了。

锋利的倭刀,将油漆桶一分为二之后,并没有有油漆撒了出来。

萧方心中一震,顺手抓起了一根布满钢钉的木条。

有意思的事,那宫六干部木船,也知道这是油漆,他也以为自己的脸会被油漆盖住。所以,虽然油漆没有撒下来,但是下意识以为会洒下来。

他这样的高手,反应和防御速度都是很快的。

这不,手已经下意识地去盖住自己的眼睛,以防止可能滴上来的油漆。

萧方顿时由惊转喜,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啊。

他二话不说,直接抄起那块满是钢钉的木条,对着木船的肚子,狠狠砸了下去。

这一砸,直接把手中的那条木条给砸断了,本来一米多长的木条,起码被折断四五截。

可是随着一阵噗噗噗噗噗噗!的声音,木船的身上,也多了十多个钉眼儿,这就等于被人连着用钢针,捅了十多下。

虽然,都是伤在肚子上,一时半会死不了,可是,却极大程度地影响了对手的进攻速度,迟缓对方的进攻锋芒。

木船疼得直咧嘴,握着肚子身体好一阵踉跄。过来好一阵子,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骂道:“混蛋,你TM的跟我玩阴的。”(日)

萧方当即回应道:“跟你这种人,讲不了什么道义,把你打倒才是我的目的。”(日)

木船鼻子重重哼出一声:“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把我打倒吗,我杀了你。”(日)

说着,松开握着肚子伤口的手,须发皆张,发疯似的,朝萧方杀去。

萧方知道对方这含恨的一招,非同小可。所以,在千钧一发之际,他并没有想着与他硬碰硬,而是顺手抓起旁边一个山口组的成员,往对方的面前一扔。

别看萧方长得并不强壮,可是爆发力却不是一般的强。

他顺手这么一抓,直接将一个一百二十多斤的山口组大汉,给抓了下来。

而此刻,木船的斩击已经打了出来。

“不要啊。”(日)这名山口组叛军看到对方手中的寒芒,吓得脱口而出。

如果是正常情况之下,木船绝对是可以及时收回这一刀的,可是,现在他的肚子上,有十多个血洞,伤口钻心似的疼痛以及血液的流出,让他以无力收回这一刀。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刀锋,对着自己人的脑袋劈了下去。

哗啦!

木船所用的兵器,本来就是比一般的倭刀要锋利太多。再加上这力气无比之大的一刀,其杀伤力,那可以惊人的。

这一刀,由这位大汉的头颅劈下,途径咽喉,五脏,肠子,最后一直到下体,跟劈猪一样,当场就劈成了两半。

这一刀打出去之后,木船的气力顿时锐减,连呼吸的频率也加快了。从大汉身体里喷出的鲜血,还把木船浇了个遍体,连他的脸都被完全盖住了。

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萧方这么告诉自己。

他毫不客气,直接一刀从半扇大汉的腋窝之下,径直刺了出去。

噗!

准确无误的一刀,直接把对方的喉咙刺穿。

生怕他还不死,萧方又迅速将刀抽了出来,然后反手一刀,将他的脖子削断。

这位宫六级别的干部,连声音都没有吭出一句,便被萧方斩掉了脑袋。

这一幕,被四周的人员看在眼里,但是表情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叛军们,一个个张大了嘴巴,眉头深锁,好像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而流沙部队以及剩下的宏光组成员,则为之欢呼,并且有不少兄弟大喊:“敌人的大头目死了,兄弟们加把劲,把他们全部打垮。”(日)

刚才的这场战斗,实在是太惊险刺激了,木船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

如果不是萧方亲自动手,恐怕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是他的对手。

现在他死了,敌人就等于损失了一个重要的战力,己方就等于多了几分胜算。

战斗当然还在继续,不过,萧方的这一招,却极大程度地提振了大家的士气。

然而,好景不长。

就在许多人为这场短暂的胜利,欢呼的时候,这边已经有人,把消息报告给了战场另外一边,另外一位宫六级的干部。

此刻,这位宫六级别的干部,刚刚将一个流沙部队的兄弟的脖子扭断。正打算到四米之外,去击杀另外一人。

忽听到,有人在战场上喊自己的名字。他扭头一看,这人穿着上原组组员的衣服,武器也是一起的,是自己的兄弟。

他顿了顿脚,震声问道:“是不是花一太郎君,有什么吩咐?”

只听那人慌慌张张来到这位宫六干部面前,指着另外一边的战场说道:“北选大哥,木船大哥被人给杀了,快去给他报仇啊。”(日)

“你说什么?”北选目光一凝,直接抓起那个报信之人的衣领子,重重说道:“放屁,一群小鱼小虾,怎么可能杀得了北选。”(日)

他这个目中无人,目空一切的性格,倒是有点像那位宫八干部——花一太郎。

小弟感受到北选眸中万年冰川般的寒意,忍不住身体一哆嗦,颤颤巍巍道:“不。。不是我杀的。。。是流沙部队的头目。。。据说,可能就是咱们的目标。。。目标之一,萧方。”(日)

“什么?萧方在这里。”(日)北选吃惊不小。不是说根据情报,这个萧方是个很谨慎的人么,怎么会亲自出现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而不在总部坐镇。

难不成,跟了谢文东的人,都受他影响,都喜欢冲锋陷阵了?

“妈的,老子不管他是不是萧方,杀了我的兄弟,我非得叫他偿命不可。”(日)北选气呼呼地说道。

升龙族的族人们,除了一起长大,一起训练的情义外,许多都有血缘关系。就凭这几点,木船的死,足够让北选炸毛,非得把萧方砍成碎肉才会罢休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