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3章 美好时光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秦诗怡等人,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死得心都有了。她们嘴里咬牙切齿地,用世界上最难听的话,问候着两个人,硬气地说,就算是死,也觉得不受这样的侮辱。

然后,努力挣扎起来,偷偷摸向怀里,想把枪拿出来,想要做最后的反抗。

可是,还没等她们把枪拿出来,她们的手,便被一股强大的外力,给拉住了。然后,她们的武器,全都被搜走了。

“哦哦,忘了提醒一下了,打针的时候,可不能玩枪。要不然,擦枪走火可就不好了。”

只听吴亮那嬉皮笑脸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让秦诗怡等人,听了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

秦诗怡攥紧了拳头,恶狠狠地说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吴亮耸了耸肩膀,咯咯笑道:“这句话,你去跟谢文东说吧。”说着,将一针镇定剂,从秦诗怡的胳膊上注射了进去。

这镇定剂的药效特别大,打了针不到五秒钟,人就直接睡了过去。在醒来之前,再怎么叫喊,也叫不起来了。

很快,七个女人,全部都中了镇定剂,呼呼睡了下去。

将这七个人搞定了以后,曲长伟用手放在嘴巴边上,吹了一个长哨。然后,躲在马路两边的几个掩体立马有了动静。

接着,四个身上穿着野外行军伪装服,脸上吐着迷彩妆的人,扛着枪,从掩体里爬了出来,一路小跑,来到了吴亮和曲长伟的面前。

仔细一看,居然是三个女人,一个男人。

迷彩妆男子望着地上躺着的这七个女人,对二人的表演大点其头:“阿伟,阿亮,干得好啊,得记你们一大功。”

曲长伟和吴亮嘻嘻哈哈地笑了一阵,后者先说道:“那必须的。别看这是几个女流之辈,可厉害着呢。除了那个秦诗怡,你想要哪一个,哥们送你。”

迷彩妆男子看了看旁边一个迷彩妆女子,吞了吞口水,然后嘿笑一阵道:“算了,我已经有一个这么漂亮的老婆了,不想再要别的女人了。”

旁边那个迷彩装女子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分明在说:“你要是想要,就死定了。”

“好了,你们别开玩笑了,赶紧把人抬上车,先找个地方,给她们包扎一下伤口。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去见谢文东,跟他谈合作的事。”这时,另外一名迷彩装女子,缓缓说道。

这女人看上去要比这些人的地位都要高,这话说了以后,大家再不说笑,老老实实地开始按照她的吩咐干活。

这波神秘人办事效率很高,速度很快。

转眼间,就把七个人的手脚捆住,扔进了汽车里面。现场所有有可能暴露身份的线索,都被他们抹掉了。

至于他们使用的武器,以及秦诗怡等人的手机,手表等私人物品,都被扔进秦诗怡等人开的那两辆宝马车上,之后装上炸弹,一毁了之。

整个绑架过程,进行的无比顺利,现场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就这样,寒冰组织非常重要的一位理事,突然与寒冰组织失去了联系。

秦诗怡的失踪,也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了未来的战局。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结束了机械城的战斗以后,谢文东以及手下的兄弟们,都开始了一段修养和疗伤的美好时光。

在这美好的时光里,没有冲突,没有战争,也没有死亡与痛苦。

大家可以像普通人一样,被护士用轮椅,推到阳光充足的草坪上去嗮太阳。

可以饮茶,可以喝咖啡,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女人谈情说爱,可以一起谈天论地,可以一起仰望星空,欣赏日月星辰。。

另外,还可以用视频,跟远在万里之遥的家人们聊天。

谢文东听张雅婷说,自己的第三个儿子谢小麟都会叫爸爸了。

只不过,这小家伙天生一股子傲气,就是“不给谢文东面子”,跟他视频了好几次,也没听他叫过,还经常不客气地放大臭屁,来回应谢文东。弄得谢文东怀疑,这小子是不是老天爷派下来惩罚自己的。

而谢小龙,谢小凤已经可以很流利的走路了,爸爸也能叫,不过多数时候有些怕生。这也难怪,近一两年,谢文东在极乐岛的日子,特别少,不能陪伴他们长大,难怪他们怕生。

至于两个大女儿,谢馨和谢妍以及开始上幼儿园了。

喊爸爸,这早就不是什么奢侈的事了。

而且,两个大女儿,都会跟自己撒娇了,眼巴巴地跟谢文东说,爸爸我不想去幼儿园。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她们这一请求,把在外面叱咤风云惯了的谢文东,一下子叫的心都化了。

这不,谢文东赶紧答应,说想要说服她们的妈妈,看看这上幼儿园的事,能不能推晚几年。

他们才两三岁,谢文东总觉得他们的年纪还太小,不应该这么早上学。孩子,毕竟是孩子,不能没有快乐的童年。

这不,谢文东兴致勃勃地去跟彭玲说,没想到,被碰了一鼻子灰。

彭玲的理由很简单,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越是家境好的人家,越得注重教育,越得从娃娃抓起。

她们是金枝玉叶没错,可是要是从小没有锻炼好她们的性格,以后长成一个小太妹,那可就真得叫人肠子都悔青了。

谢文东虽然是她们的爸爸,可是照顾和教育她们的重任,都是放在彭玲一个人的肩膀上,他这个爸爸在这方面,可没有发言权。

无奈,谢文东只好向她们两个保证,以后一定多多回家陪她们。

家是爱的港湾,跟着自己家人们一起说说话,仿佛时间都慢了下来,岁月何其静好啊。

说实在的,谢文东很享受这样的时光。

他的兄弟们,也像他一样,过的很开心。

只不过,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的。

至少对于谢文东来说,是这样的。

这天,谢文东正在病床上看着书,突然,一个人敲了敲门,然后轻轻地推门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