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7章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因为,这个时候,另外一名宫七级别的高手——路西,提着短刀,再次杀过来了。

这两人的配合,的确是非常要命,也非常让人讨厌的。

就跟两块橡皮糖一样,你刚刚扔掉这一块,那一块又马上贴了上来。

如此往复,不休不止,就跟永远不会醒来的梦魇,无时不刻,不再折磨着人的神经。

陈少河,都快被这人给烦死了,开始有些沉不住气来。

当然,他也知道,像对方这样的高手,一旦看到自己沉不住气,肯定会更加变本加厉地反击。

到了那个时候,反而自己被动了。

想来想去,还是得尽快加入结束战斗为好。

于是,他想到了换一把更加厉害的兵器。

这把兵器,名字叫饮血刀。材料不详,锻造人不详,锻造时间不详,来历也不详,唯一知道的,就是它的名字。

把它叫饮血刀,当然不是因为它会喝血。而是,因为这把刀有一个很奇特的特点。

那就是,鲜血沁在刀身上,半天也不会下去,就跟真的会喝血一样。如果不及时擦拭,就跟吐了一层红漆一样。

不过,唯独刀身上有几条线条,不会沁血,所以红中带白,看上去非常邪性,戾气很重。

陈少河第一眼看到它,是在神月阁的剑房里。看到这把刀的时候,眼睛就陷在里面拔不出来了,连说了一串“酷”字。

后来,神月阁阁主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他对这刀感兴趣,就找个机会,把它送给他了。

陈少河对这件武器宝贝的很,平时舍不得用它。这一次,也是想尽快摆脱这两块“橡皮糖”,这才想到了用“快刀”斩“乱麻”。

其实,饮血刀的锋利程度,未见得比斩金龙要强多少。

主要是,这刀因为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神秘的来历。让人一握上它,就感觉气势如鸿,好像浑身充满着力量一样。

这当然是一种心理作用,但不可否认,这种心里作用,效果非常好。

宝刀配英雄,一柄好的兵器,往往可以锦上添花。

其实,不单单是他,向旭,任长风,吴永辉等人,都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

只见陈少河一只手拿着斩金龙,抵御住敌人的钢刀。另外一只手,往身后一探,接着往外一抽。

“沧浪!”饮血刀出鞘,声如龙吟。陈少河身上的杀气,一下子也暴增了数倍,如同灵魂出窍,变得嗜血而残暴。

当这把刀,亮相的时候。

麻生太郎和路西两个人,同时傻眼了,齐声喊出声来:“是皓月!(日)”声音中,除了震惊以外,似乎还带着一些恐惧。

从他们的表情和动作中,不难看出,他们认识这把刀。难不成,饮血刀的真正名字,叫作皓月?

陈少河听不懂,对方口中对饮血刀的称呼。

就算听得懂,他也不想管。不管别人叫它什么,这是自己的刀,自己就爱叫它“饮血”。

然后,他一手将斩金龙收起,一手提着饮血刀,大喝一声,主动朝着手拿倭刀的麻生太郎迎了上去。

麻生太郎虽然觉得惊诧,可是反应也是下意识的。

只听当啷一声,两把刀迅速发生碰撞,发出一阵刺耳的金鸣声。

二人经过短暂的接触以后,迅速又离开。

麻生太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黄金腰刀,好家伙,居然把刀身砍出一刀白道子。自己的跟条胳膊,都跟过点似的,好像对方的力道,一下子暴增了数倍。

这在刚才的决斗中,可是没有的。

经过这么一碰,麻生太郎更加笃定,这把刀就是大名鼎鼎的皓月。

(至于这把刀到底是什么来历,跟什么有关,暂时不作赘述,日后会有解释)。

还没等他想明白,这把刀怎么会落到陈少河手里的时候。

后者,已经同时向他和路西发动进攻。攻势越发疾风骤雨,好像分秒间,就要结束战斗似的。

刚开始,两人还能扛得住。

可是,在如此强大的攻势下,时间不长,两名升龙族宫七高层,就出现了走下坡路的情况。

不但是速度,连敏捷性和反应速度都下降了许多。

这种反差,在近乎发了疯的陈少河面前,更是明显。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他身形一转,好像鬼魅似的闪到麻生太郎的的身侧,手中刀轮圆了,又后向前,猛劈对方的后勃根。

麻生太郎吓了一跳,几乎是本能的弯下腰来,将这要命的一刀闪了过去。

未等他直身,陈少河后续的一脚已重踢在他的侧肋。

嘭!陈少河的脚力极大,这一脚直接将大汉横着踢了出去,腋下的软肋也顿时凹了下去,肋骨断了好几根。

那麻生太郎疼的嗷的怪叫一声,扑通摔倒。

陈少河抢步上前,手起刀落,正砍在麻生太郎的头顶上。

锋利的饮血刀划成一道利电,整个砍进麻生的脑袋里,后者连声都未哼一下,当场毙命。

陈少河低头看眼地上的尸体,边掏出一块白布擦拭刀上的血,便冷笑道:“该你了。”(中)

另外一名宫七高级干部深吸了一口气,大吼一声,朝陈少河杀去。

这一次,那个宫七的高级干部路西,再也没能力,挽救自己的同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

而他自己,也很快步了同伴的后尘,倒在血泊之中。

干掉了这两个人以后,陈少河累得“轰隆”一声,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整个人,跟散了架似的,身上没有一块肌肉不疼的,整个人累得都快昏迷了。

旁边的人看到他这个样子,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呢,赶紧簇拥着过来,连声关心道:“陈大哥,你没事吧。”

“少河,你没事吧?”说话的是三眼。

“伤到哪里了?”说这句话的是高强。

“.....”

陈少河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旁边人赶紧把他带到一边安全的地方,又是打营养针,肾上腺素,又是打特效药之类的,忙得不可开交。

这两位宫七干部的死,在少监这边,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因为,他们既不了解陈少河,也不了解对方的身份。

可是,在寒冰那边,尤其是升龙族的阵营里,简直跟炸了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