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4章 天星胡育萌vs寒冰六大将【二合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情急之下,胡育萌没有多想,快速地一伸手,将两个人接了过来。

两个天星女族人的分量加起来有二百二十多斤,算是分量很重。

可是,胡育萌却像拎了两袋棉花一样,很轻松地就把她们接住了。

对方能接住,这并不奇怪。

这名宫四青年干部,也不奢望,用这两个人就能把对方给砸倒。

他真正的杀招,是在手上,因为这个时候,对手的两只手都占着,而且因为两个女人的原因,脚也发挥不出多大的威力,正是乘机而上的大好时机。

说时迟那时快,说话之间,他已经抄起手中的倭刀,直朝面前的人刺了过去了。

升龙族所用的武器,大多为倭刀,采用某种特别的材料锻造,连钛合金钢刀以及钨钢刀,都无法轻易将其砍断。

而且,刀锋森白,锋利无比,一下子刺穿两个人,就跟戳豆腐一样。

千钧一发之时,胡育萌将两个女人往肩膀上一扛,连连往后倒退。速度,居然比这名往前奔跑的速度还要快。

没想到,这家伙行动如此敏捷,灵活。

升龙族的这位青年干部诧异归诧异,可是,却丝毫不担心。因为,对方后面不远的地方,是一栋别墅的院子。

他这种血肉之躯,总不可能,一下子把院墙给撞破吧。

所以,他继续保持这种向前攻击的动作,横冲直撞地追杀过去。

两个人保持了这种一追一退的动作没多长时间,胡育萌果然身体一滞,撞到了墙壁。

而这时,对方的倭刀,已经距离其中一个女族人后背不到五公分了。

只需要再往前一步,这名宫四的青年,便可以一下子将他们两个人都给刺穿。

这不,青年干部还故意提了一口气,以泰山崩塌之势,全力冲杀过去。

胡育萌背靠着院墙,毫无退路。再加上身上扛着两个伤者,行动不便,无法向左右两个方向运动。

在旁人看来,只有死路一条,被人活活钉死在院墙上。

唰~~~

千钧一发之计,胡育萌抬起脚来,看架势是准备用脚底板,去挡青年干部这一刀。

你找死!血肉之躯,如何能挡住自己的精钢之剑!青年干部暗中冷笑,加大力气,准备将胡育萌的脚连同他的身体,一起洞穿。

当青年干部的剑锋,接触到胡育萌的脚掌时,前者的心都快兴奋的蹦到嗓子眼了。

本以为之计这全力的一刀,最最糟糕,也可以将眼前这个劲敌的一条腿废掉。不出意外的,还可以把他的身体,给刺穿。

可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居然发现了。

耳轮中只听得当啷一声脆响,火星四溅,再看胡育萌的脚下并不是普通的橡胶鞋底,倒像是被镶了一层特殊的防滑钢板。

就是这玩意儿,挡住了他倭刀的穿刺。

“啊?”青年大惊失色,胡育萌鞋子下面,怎么有这么个东西,他一点也想不通。

其实,这也不是多稀奇的。

许多高手,都喜欢在小腿位置上,绑沙袋的方式,以训练自己的弹跳力和耐力以及力量。

胡育萌也不例外,不过,他训练自己的方式,比较特别,那就是在脚底板,镶嵌上一块厚厚的钢铁。

这样一来,既可以无时不刻地训练自己,也可以在紧要关头,当作一件武器用。

要知道,这鞋底的花纹,可都是向外凸起的。

被他轻轻一脚踢下去,那感觉也跟挨了个棒槌一样,更别说,是他使劲踢了。

青年干部,低声一吼,再次使劲,想用蛮力,直接将胡育萌的鞋给顶开。

他的倭刀,虽然尖锐,用削铁如泥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在厚度达到一定程度的钢板面前,还是无法将其穿透的。

这一使劲,胡育萌的脚只是往后缩了那么几公分,可是,依旧没有刺穿。

这个时候,青年干部的招式已老。换句话说,力气基本上卸掉了,后劲严重不足。现在这力气,已经完全对胡育萌造成不了任何损害了。

然后,胡育萌一使劲,直接将青年干部给顶翻。

这一脚,大到什么程度,可不简单是将他顶翻那么简单。甚至,直接倭刀后刺,倭刀的刀把,顶进了这名宫四级别青年干部的腹部,鲜血一下子就将他腹部的衣襟染红。

青年干部重重摔倒在地以后,哇地往旁边吐了一些鲜血。

这时,胡育萌才总算是有空,把两位重伤的族人,放倒墙根地下歇着,并小声宽慰道:“你们先到这里歇歇,我去给你们报仇。”

两位天星女族人,嘴巴动了动,好像说了些什么。

只不过,她们的精神实在是太虚弱了,所以,胡育萌并没有听清楚。

胡育萌仔细看了一下她们,虽然身受重伤,可是,暂时死不了。

他看到这里,稍稍松了口气,而后扭过头来,看向刚才与自己作战的那个敌人。

这时,青年干部已两手空空,没有任何的武器,加上一条手臂受了枪伤,身手大打折扣,他毫无斗志,更不敢作做停留,二话没说,赶紧爬起来,掉头就跑。

胡育萌手持雁翎刀,手中一挥,做了个“杀”的动作。然后,脚下踩住一把刀的刀柄,待刀尖翘起之后,用力一踢。

“嘭!”随着他的手势,他这脚开出以后,刀柄处仿佛爆炸一样,产生了类似音爆的效果。

好家伙,这可不是常人,能整出来的动静。

那动静,跟神月阁阁主使用“十大绝技”一样震撼全场。

再看青年,奔跑的身子如同遭受雷击,重重地震了一下,随后,向前踉跄几步,一头栽倒,躺在地上四肢抽搐,转眼工夫,便没了动静。

无比精准的一计飞刀,直接将这位青年的脑袋打穿,强大的穿透力和旋转力几乎将他的头盖骨掀开。

这效果,就跟有人拿一把重型狙击枪,远距离狙杀一样。

看到地上的尸体,胡育萌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左右看了看,继续寻找值得自己出手的悍将。

其实,就算他不找别人,也有别人会找他。

这不,还没等他多喘几口气,就有六个人,一齐找上门来。

这六个人,可比刚才这位升龙族宫四级别的青年干部,来头要大得多。

其中两位,是千叶组织一把手和二把手。

另外四人,则全都来自升龙族,有两名宫四级别,两名宫六级别。

千叶组织,是理事秦诗怡的直属部门,千叶普通成员的平均战斗力,都比驭血的兄弟要高。更别说,千叶组织的一把手和二把手了。

而升龙族宫四级别的高手,刚刚胡育萌已经领教过了。现在,这个这两个宫六,足足比宫四高出两个档次来,其战斗力有多强,自然不言而喻。

如果是两个宫六级别的升龙族干部联手,已经极其恐怖了。偏偏,现在出动的是六个人。

这六个人的战斗力,是秦诗怡此次率领干部中,排名前二三十号战将,综合战力的三分之一。

如果胡育萌能够把这六个人干倒,基本上就奠定了他在谢文东旗下,一等大将的地位。也会很“荣幸”地,与谢文东身边那些声名显赫的大将一起,成为寒冰组织想要灭掉的重要目标。

他会成为一个新的传说,一段新的传奇。

如果胡育萌,不能把这六个人打倒,只不过是在战场上,多了一具冤魂而已。也许,过了几个月以后,就没人会记得他的名字了。

要知道,弱者是不配被人记住名字的,只有强者,才会被人永远记住。

那么,胡育萌能不能打倒这六个人呢?

说实话,并不容易,甚至可以说机会很渺茫。

别人不知道,寒冰这边的高层知道。

看到这六个人,同时围攻一个胡育萌,理事秦诗怡旁边的一个女助手——钟金芮撇了撇嘴,皱眉说道:“这么多高级干部,打他一个,未免太给他脸了。”(俄)

钟金芮是站在秦诗怡的左边,而秦诗怡的右边,也站着一个模样可人,长着一张娃娃脸的meinv,但是身材极其火辣。

此人,也是秦诗怡的助手,同样是个高手。

娃娃脸女郎托着下巴,附和道:“就是,就算打赢了,也不光荣。这么多臭男人,是听到伊万xiaojie,打赢这人有重赏,都想争着立功么?”(俄)

钟金芮:“真是丢人,想不到,咱们身边,有这么多俗人。”(俄)

娃娃脸女郎:“升龙族一直以寒冰组织的功臣自居,看不起另外七个主干组织。其培养的人,多是些恃才傲物的怪物,碰到这种出风头,露脸的事,当然不会罢休了。”(俄)

“就是,好歹也是寒冰这颗大树的主干。跟人家千叶这样的小枝丫抢功劳,也正是没脸了。”(俄)钟金芮小声嘀咕道。

从她们的语气看,她们对升龙族的人,似乎都没什么好感。虽然是几句牢骚话,但不难看出寒冰这颗大树看上去枝繁叶茂,可是内里还是有不少嫌隙的。

“你们两个够了。”(俄)秦诗怡有些看不下去了,打断道:“就知道窝里横。有这力气,还不如多杀几个敌人。”

她还是板着一张脸,眉宇间,美眸中,看不到半点笑容。

听到她有些生气了,助手钟金芮和另外一位娃娃脸女郎,怯怯地止住了话头,小声说道:“是...”(俄)

见场面有些尴尬,另外有一位男性的干部,先是呵呵笑了笑,随即赶紧岔开话题道:“反正也是无聊,咱们来打个赌吧。”(俄)

寒冰一众,并非全部投入了战斗之中。至少,秦诗怡一行十来人,所待的战场某个别墅的二楼,还是很安全的。

所以,她们才有闲工夫在这里评头论足。

这个男性干部,属于那种老好人式的人物,跟大家的关系都很不错。

听到他打岔,立马有人配合起来。

“呦呵,有意思,怎么个赌法?”(俄)旁边一长头发,扎着小脏辫的俄罗斯人,好奇地问道。

老好人:“赌这个天星的小子,什么时候倒下,我来坐庄。要是半分钟之内倒下,一赔一。一分钟之内倒下,一赔二。如果坚持到五分钟以上,一赔五。如果超过十分钟,一赔十。”(俄)

大家倒不是真想挣他的钱,纯粹是玩个乐子。

这不,这话一出,许多人都加入起来。

“我押半分钟的,五十万卢布。”(俄)“我也押半分钟的,二百万卢布。”“我押一分钟的,一千万卢布。。”“我看这小子还行,就押五分钟吧。押五十万卢布...”“且,真贼...”“....”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现场顿时就热闹起来。

俄罗斯以及俄罗斯的文化就是这样,即便再艰苦的环境,该乐呵也还能乐得出来。说他们是没心没肺也罢,说他们是乐观也罢。

大家普遍对胡育萌不看好,选的是半分钟或者一分钟的赔率。当然,也有胆子大的,押了五分钟的,不过,押的钱并不多。

看到大家都玩得热闹,就连钟金芮和另外一名助手,也蠢蠢欲动了。

不过,她们倒不敢这么放肆,毕竟楼下还打着仗呢,玩这个,也太不成熟了。

可是,她们又心里痒痒的,便下意识地看向秦诗怡。

这时,秦诗怡噗呲一乐:“帮我也买点,呵呵。”

“啊?”两名助手以及现场其他的干部,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买买买,快给伊万xiaojie买点。下注下注....”

从秦诗怡等人的反应来看,这些人,没有任何一个人,看好胡育萌。

毕竟,现场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把握,能够以一人之力,力战这六大高手。

如果这个人,真的能把这六大高手全部打败,那可真是碰到鬼了。

其实,不单单是他们,就连天星这边的自己人,都对胡育萌的处境,表示担忧。

因为他们能够感觉的出来,这六个人,会是十分难缠的。

可是,胡育萌他自己,倒是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要知道,他可是敢直接挑战神月阁排名前五的长老,甚至口出狂言,要挑战神月阁正副阁主(虽然到现在为止,还都没有挑战)的男人。

如果就这样败在这六个“废物”的手里,那不就是自己狠狠地被打脸了么?

所以,他要赢。

不但要赢得轻松,还要赢得漂亮。

“报上名来。”(中)胡育萌被寒冰六大顶级高手包围着,但是,脸上依旧写满了放荡不羁,傲气充斥着他那阳光的脸颊。

六位高手愣了愣,他们虽然都听不懂对方讲的是什么,但从他的举止和神情,明显是在挑衅。没想到,这小子死到临头,口气还敢这么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