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2章 谁要买我的脑袋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能做的了杀手这一行,自然早有失败被俘的心理准备。

如果他投降了,那么非但以后没法在杀手这一行立足,连他原来的组织也饶不了他,更有甚者,甚至会牵连家人。

所以,这名杀手头目,表现得倒十分硬气。

一边吐着血,一边囔着说道:“不知道,你以为我怕死吗,赶紧杀了我吧!”(俄)

筱冢似乎并不意外,只见他脸上波澜不惊,风轻云淡地说道:“有时候,死亡是一种奢侈。相信我,你不会有这么幸运的。”

杀手头目心中一颤,然后紧紧闭着双眼,大声喊道:“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俄)

筱冢将刚刚擦好的倭刀收了起来,然后换了一把很小巧的匕首。一抬腿,将杀手头目的脸朝下背朝上地翻了过来。

因为胸口断裂的肋骨受力,以及手臂上的伤口被牵动,杀手头目忍不住惨叫出来。

这个时候,杀手头目看不到筱冢的眼睛,反而心里毛毛的。他浑身颤动,几乎都快哭出来了,没错,死亡对自己真是一种奢侈。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你想干什么,你想对我干什么?”(俄)杀手头目下意识挣扎着,大喊着。可是,还没等他挣扎起来,筱冢一只脚,毫不客气地踩在他的后背上。

嘎嘣!嘎嘣!

杀手头目再次听到了自己肋骨再次崩裂的声音。

即便是别人的肋骨在面前崩裂,都会让人情不自禁生出一种恐惧。

更别说,是听到自己肋骨被崩裂的声音了。

顿时,他从心底再一次发毛,声音比刚才还大:“你到底想对我干什么,对我干什么,快把我放开...”

筱冢不为所动,弯着腰,喃喃说道:“在古老的zg,有这样一种刑法。犯人的手脚被人绑住,剥的时候由脊椎下刀,一刀把背部皮肤分成两半,慢慢用刀分开皮肤跟肌肉,像蝴蝶展翅一样的撕开来。最难的是胖子,因为皮肤和肌肉之间还有一堆脂肪,不好分开。这种刑法的名字,叫做——‘剥皮’。”(俄)

他的语速很慢,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的语气。简直就像狼在血色黄昏中吼向旷野的嘶鸣。

说完了话,筱冢缓缓地落下刀,慢慢从杀手头目的后背开切。那架势,跟要切蛋糕一样。

这话光是听听,就足以让人感觉到胆寒发竖,心惊肉跳了,更别说要亲自在自己的身上实施了。

杀手头目,感觉到自己的血压正在迅速上升,太阳穴附近的血管被血液冲击得蹦蹦跳动,他脸色发白,发疯似的挣扎着:“不要,不要,快杀了我,快杀了我。求求你了,快杀了我,求求你了。”(俄)

可是,任凭他如何挣扎,都逃不掉被踩在脚底下的命运。

“呵呵”,筱冢慢慢用短刀把他被切开且沾染着鲜血的衣服跳开,露出肌肤后面大片的纹身。

随着皮肤的被切开,鲜血正潺潺地往往流出。

筱冢眼睛寒光四射,浓浓的杀气渐渐在脸部聚集,透出锋刃办的峻厉,裹挟着一股强大暴戾,令旁边的弗拉基米尔都不寒而栗。

只听他继续悠悠说道:“我说了,死亡有时候是一种很奢侈的事。你,准备好了吗,现在,我要开始了。”

说着,一伸手,直接揪住一块皮肤,往上一扯.....

虽然只扯开了两根手指粗的宽度,可是那种钻心的疼痛,已经叫他如同下了十八层地狱一般。他大叫一声,直接疼晕了过去。

“呵呵,这就晕了,还没结束呢。”筱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类似牙签的东西,在筱冢的鼻子面前一掰。

刹那间,一股极其强烈的刺鼻味道,将他从梦魇中唤醒。

之后,那种刻骨铭心的疼,又再次袭来。

“呵呵,咱们这还没有结束呢。先从后背开始,接着是你的你的前胸,然后是你的胳膊,你的大腿,最后是你的脑袋。如果你好好配合的话,咱们或许可以得到一张很完整的人皮。呵呵。。。。”(俄)

这些话,字字如锥子一样,扎在杀手头目的身上。

另外,随着皮肤的撕扯,疼痛也愈发强烈。

都说水做的女人,铁打的汉子。

这位杀手头目,昏过去三次,都没有开口。可是,到了第一次的时候,他终于扛不住了,几乎以央求的口气,奄奄一息说道:“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说,我什么都说。”(俄)

“呵呵”,筱冢这才罢手:“早知道如此,何必这样呢。先说说,你们是什么人吧?”(俄)

杀手头目吐着血,缓缓说道:“我们是俄罗斯联。。。邦杀手组织——镰刀十字会。有人开出暗杠,要买。。。弗拉基米尔先生的。。。人头。”(俄)

“镰刀十字会?”(俄)弗拉基米尔听到这个名字,心头一颤。

旁边的木村好奇地问道;“你听过这个名字?”(俄)

弗拉基米尔点了点头:“当然。这是一个很有名的杀手组织,不说国际上,国内都有许多大人物,都被他们给干掉了。警方,一直想抓住他们。可是这些人非常警觉,还十分精锐,我们这边死在他们手上的jingcha,起码不下于五十个。没想到,居然是他们。”(俄)

“呵呵”,木村笑了笑:“那我们今天帮了警方这么一个大忙,是不是得颁个锦旗什么的?”

弗拉基米尔嘴角动了动,可没心思跟他开玩笑,而是直接问自己当前最关注一个重要的问题:“谁要杀我?”(俄)

杀手头目使劲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买主很在意自己的身份,不肯多说一句。不过....他无疑中透露...好像跟他的妻子和女儿有关....所以,他才不惜花重金...要我们干掉你。”(俄)

木村和筱冢两个人听得有些糊涂,可是,弗拉基米尔自己却听懂了。

他右手一握紧,呆了半天,突然笑出声来:“哼哼,那我知道是谁了。杰特洛夫,肯定就是他。”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