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5章 生死赌约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加上自己手上这个,对方一个八个人,全部都有武器。为首的一个精壮汉子,手里提着一个类似密码箱一样的东西。想来,这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吧。

陈少河心中一喜,知道目标在哪里,就好办了。

他眯了眯眼睛,幽幽道:“拿枪指着我?你们敢拿枪指着我?”

“放下武器,要不然,你得死。”凌荣华身边的那个心腹陈绍大声吼叫道。

“放下枪。”

“放下!”

杀手们颇为不耐烦,情绪也越发激动。

但是,他们的威胁根本就吓不倒陈少河,只听后者幽幽道:“你们这样,可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我提个意见怎么样?”

顿了几秒钟,凌荣华才缓缓说道:“什么意见?”

陈少河:“我只要你手里的那只箱子,不想杀人。你把箱子给我,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我这个人不说假话,说到做到。”

凌荣华听完,好像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的,仰面大笑起来,随后面容一收,严肃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是吧,我倒是一个意见,你把我的人放开,我们可以放你走。要不然,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陈少河耸了耸肩,笑道:“那就是没得商量咯?”

凌荣华也笑了:“没得商量。”

陈少河:“那好吧,咱们开始了。”

凌荣华:“开始吧。”

双方把话说完以后,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大家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但,暴风雨来临之前,往往都是平静的。

现场虽然安静,但是,任谁都能感觉到,四周充满着肃杀之气。

这种肃杀之气越来越浓,当浓到一定的地步时,意味着爆发的时候到了。

终于,被陈少河控制住的那个杀手再也忍不住了,大吼一声:“老子跟你拼了!”

说着,不再顾忌自己的生死存亡,使劲把脑袋一低,喊道:“快,杀了他。”

陈少河目光一寒,真是找死,在他低下脑袋的时候,他手里的枪,已经对着这个不知死活的杀手,连续扣了三枪。

三颗子弹,全部都打在杀手的后腰上,其中一颗,直接打断了后者脊柱的中枢神经。

人要是断了中枢神经,就跟汽车没有了发动机,核动力航母母舰没有了核原料,基本上就是当场瘫痪掉的。

果然,这个人像触电一样,当场就瘫成了一堆烂泥,整个人脸上无比痛苦,只剩下身体还在抽搐。

看到自己的同伴,用自己的命给己方赢得的宝贵己方,凌荣华等人是既感动又心疼。

他们鼻涕眼泪齐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连连向陈少河扣动扳机。

砰砰砰!

子弹像不要钱似的,一股脑儿向陈少河倾泻过去。这些人不但身手强,枪法也很准,子弹嗖嗖嗖直朝陈少河的要害部位倾泻而去。

还真别说,他们的子弹除了陈少河的脑袋、四肢和脖子没有打中以外,好多颗子弹都打在了陈少河的肚子和前胸上。

“哈哈,去死吧,去死吧。”

“看你还嚣张不嚣张!”

“终于可以报仇了!”

“也不怎么样嘛!”

这些杀手欣喜若狂,即便陈少河中了招,也没有放松警惕,反而连连扣动扳机。

等他们将枪膛里的子弹全部打光以后,陈少河的前胸赫然布满了弹孔,全身连块好肉都没有了。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神经才松了下来,将枪口放下,紧紧等着陈少河倒下。

照理说,这个神秘的敌人倒下来,可是他非但没有倒下,眼睛反而更加犀利。

只见他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狞笑道:“现在该轮到了我吧?”

凌荣华看到这里,先是诧异一阵,随即很快明白过来。

防弹衣!

这人穿了防弹衣!

但即便这样,他还是想不明白。要知道刚才的这轮打击中,有兄弟还用了M16突击步枪的,这种步枪的杀伤力,可一点不亚于ak47。如此近的距离,即便他穿了防弹衣,也应该被打穿才对。

除非,他穿了不止一件防弹衣。

但是,如果穿了两件或者两件以上的防弹衣,应该可以从外面看得出来,其身手因为沉重防弹衣的累赘,而大打折扣才对,怎么可能其身手还是如此矫健。

他当然不会明白,陈少河之所以穿了防弹衣,还能如此身手敏捷。除了他本身的动作轻盈以外,最大的原因是他身上穿了两件由银河实验室研制的超薄超轻的防弹衣。

这种防弹衣,一件就可以抵挡ak47、m16的扫射,更别说穿两件了。

其实,像陈少河这样等级的高手,大多数不喜欢穿防弹衣,本来也不打算穿。

但姜森,还是逼着他,让他穿上,毕竟是一个人,身闯龙潭虎穴之中。

陈少河拗不过他,也只好答应了。

诚然,刚才凌荣华等人的开枪速度很快,但,还没有快到陈少河被打成马蜂窝的地步。他这么做,是故意为之,为的就是让他们放松警惕,让他们把手里的子弹全部打光。

等他们打完了子弹,接下来就轮到陈少河大展身手了。

陈少河这个人,以前是金鹏金老爷子的护卫队队长,身手不用说枪法自然也是一流的,用百步穿杨来形容, 也不为过。

现在,对方的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便成了他的活靶子。

他一点不客气,连连扣动了扳机。

等枪声落下的时候,现场只有两个人站着,一个是凌荣华,另外一个是他的得力心腹陈绍。其他人,则全部都是眉心中弹,倒在了血泊之中。

倒不是陈少河对他们有多仁慈,而是刚刚好子弹打到这里,全部打空了。

现在,现场仅剩的三个人,全都没有子弹了。

这时,陈少河开口了:“怎么样,我说过,给过你机会吧,只可惜你们并没有把握住。”

“阁下真是好枪法啊,不知道你的身手怎么样,这样,咱们打个赌吧。”凌荣华眼珠转了转,主动说道。

陈少河听完,倒是很有兴趣:“哦,打赌?怎么个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