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勾当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九十六章 勾当

刘彰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谢文东说道:“暂时查到的房产,价值就不下三个亿。”

刘彰低垂下头,汗如雨下。

谢文东说道:“我想知道,张桐哪来的这么多钱?”

刘彰支支吾吾地说道:“可能……可能是……是桐哥以前买的,现在升值了……”

谢文东笑了,反问道:“刘彰,你当我是傻子?”

刘彰头垂得更低,一个劲的擦脑门上的冷汗。

谢文东说道:“这,仅仅是房产,我还没有去查他的存款、股票以及国外资产。”

他喝了口茶水,慢条斯理地说道:“告诉我,张桐的钱,到底是从哪来的。”

刘彰结结巴巴地说道:“东哥,我……我……”

谢文东说道:“据我所知,漠河这边每次的提货数量并不多,张桐在这里,即便干二十年、三十年,他也赚不了这么多的钱。”

刘彰吞了口唾沫,只一个劲的擦汗,沉默未语。

谢文东放下茶杯,站起身形,走到刘彰近前,拍下他的肩膀。

跪在地上的刘彰,身子顿是一哆嗦,冷汗流得更多。

谢文东说道:“我们曾是兄弟,别逼我把对付敌人的那套手段,都用在你的身上,你也扛不住。我给你的机会已经够多了,你还想替张桐瞒我到什么时候?”

刘彰脸色惨白,一脸的虚汗,背后的衣服都已被冷汗浸透,身子抖动得厉害。

褚博回身打开房门,向外面招呼了一声。

很快,有两名穿着黑衣的血杀人员走进房间,其中一人手里还提着箱子。

放在地方时,箱子发出沉重的闷响声。

打开箱盖,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刑讯工具,光是奇形怪状的各种刀具,就有二十多副。

看到这一箱子的刑具,刘彰身子哆嗦得更厉害,急声说道:“东哥,我错了!东哥,都是桐哥的主意,和我无关啊……呜呜呜……”

说到最后,刘彰不争气地大哭起来。

谢文东道:“把话说明白点。”

刘彰心里清楚,自己的确扛不住刑讯,尤其是血杀的刑讯。既然早晚都要说,不如干脆一点,就算死,或许也能死得痛快一些。

他急促地喘息了几口气,说道:“桐哥……桐哥在二道沟附近的山林里,包了……包了上千亩地,用来做大棚,在大棚里种植大麻,一部分,一部分卖给国内,另……另一部分,卖给老毛子(俄罗斯人)。”

谢文东闻言,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问道:“卖给了黑带?”

“不,不是黑带,是……是莫罗斯。”

“全名。”谢文东没听说过莫罗斯这个人。

“他……他全名叫莫罗斯·耶夫尼根·索克罗夫。”

俄罗斯人的名字分为三部分,前面是本人的名字,中间是父亲的名字,最后是姓氏。

听到索克罗夫这个姓氏,谢文东心思动了一下,说道:“最近,俄罗斯有个黑帮家族,蹿起得很快,听说,是叫索克罗夫家族,这个莫罗斯,该不会就是这个家族里的成员吧?”

刘彰慢慢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眼谢文东,见后者正目不转睛地凝视着自己,他忙又垂下头,小声说道:“莫罗斯他……他是索克罗夫家族的成员,只是……只是不太重要……”

谢文东都差点气笑了。

他问道:“我们和黑带的关系,你知道。”

“是。”

文东会和黑带,已经算是盟友关系。

“索克罗夫家族,和黑带的关系,你也知道。”

“是。”

黑带是俄罗斯的老牌黑帮,索克罗夫家族是俄罗斯的新兴黑帮,之间的关系,只能用水火不容、你死我活来形容。

“所以,你们一边把社团提供的海洛因,光明正大的卖给黑带,又一边把自己种植的大麻,悄悄卖给索克罗夫家族。”

刘彰连连擦拭脸上的汗珠子,身子躬着,头都快垂到两腿之间了,低声说道:“是……是的,东哥。”

“你们这么做,有多久了?”

“已经有……有两三年了。”

“呵呵呵!”谢文东突然笑了起来,说道:“做的好啊,不仅瞒过了黑带,甚至连社团都瞒过去了。有这么大的本事,不谋为社团效力,反而给社团下绊子,拖后腿,你们可真有本事。”

这事要是让黑带知道,黑带不得气炸了?

不是说在俄罗斯境内,文东会非要和黑带合作不可,当然也可以选择其它的黑帮。

但文东会和黑带合作这么久了,双方的关系早已十分稳定,默契程度、两边的交情都已足够深厚。这时候若因己方内部有人为了一己私利,破坏两个社团的关系,实在难以容忍。

对于事情的严重性,刘彰心知肚明,他额头如捣蒜,哭着哀求道:“东哥,我错了!东哥,我错了……”

“上千亩的大麻,你们也能藏得住,很了不起。”谢文东是由衷赞叹。

“二道沟就是个穷山僻壤,没人……没人会关注那里!”

“所以,你们就放心大胆的种植大麻,大发横财,难怪张桐和你们都不愿意离开漠河。去到别的地方,哪还能赚到这么多的钱,是吗?”

“东哥,我错了。”

“你们雇佣了多少人?”

整个漠河据点,满打满算,还不到五十号人,只这么点人,怎么可能管得了上千亩的大棚?

“有……有近两百人。”

“都在大棚那里?”

“是……是的。”

漠河这么天寒地冻的地方,一亩大棚的造价,起码要在五万元左右,上千亩的大棚,成本就得好几千万,而且工程巨大。

张桐、刘彰在漠河这里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光社团编制外的人员,就雇佣了两百号,社团竟然对此毫无察觉,由此可见,社团以前对漠河这边是有多疏忽。

谢文东深吸口气,说道:“带我去看。”

“啊?”

“带我去二道沟,我要看看你们建造的大棚。”

说着话,他又对褚博说道:“小褚,立刻派人去监视张桐,如果他要跑,给我立刻拿下。”

“是,东哥。”褚博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谢文东看向刘彰,说道:“起来。”

“东哥,我……”

“我现在是在给你善终的机会。”

刘彰闻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鼻涕眼泪一并流淌下来,狠狠抽了自己俩耳光,带着哭腔说道:“东哥,我……我是被财迷心窍,才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我猪狗不如啊……”

谢文东说道:“每件事,都需要有个人站出来负责,这次的事,该负责的人不是你,所以……你知道你该怎么做了吧。”

“是、是、是!无论东哥让我做什么,我都配合。”

二道沟是位于漠河附近的一个小村子。

说的附近,实际上也有好几十公里的路程。

等谢文东一行人抵达二道沟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绕过村子,继续向西北方向走,车辆进入茫茫的山林当中,道路也开始变得崎岖蜿蜒。

又走了一个多钟头,车子慢慢停下,开车的金眼转回头,对正在睡觉的谢文东小声说道:“东哥,到了。”

谢文东缓缓睁开眼睛,向车窗外看去,目光所及,皆是白茫茫的一片。

无论是山,还是林子,都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天地间,一片洁白。

但讽刺的是,这看上去的一片洁白之下,却是世间最丑恶的东西。

这时候,坐在前面车子里的刘彰,已经跑下车,快步来到谢文东的车子前,猫着腰,说道:“东哥!”

谢文东放下车窗,顿时间,一大股冷风从外面涌进来。

“东哥,大棚就在前面!”刘彰手指着前方。

谢文东点点头,推开车门,从车子里走出来。

水镜快步上前,递给他一件羽绒大衣。

谢文东将衣服披在身上,举目向前望去,前方有栅栏,围了好大一个圈,一眼望不到边际。

栅栏里是一座座长条形的水泥建筑,那应该就是张桐弄的大棚了。

五行兄弟以及褚博、血杀人员也都纷纷下了车,人们忍不住连连搓手,吐出哈气。

这里的气温,估计得有零下十度,山风吹来,气温更低,冷风吹在人的脸上,像刀子刮过似的。

谢文东环视了一周,向刘彰扬扬头,说道:“走吧!”

刘彰先是应了一声,接着又提醒道:“东哥,守在这里的兄弟们,手里都有武器。”

见谢文东看向自己,刘彰连忙解释道:“村民们虽然都不会过来,但偶尔会有些游客逛到这里。”

谢文东耸耸肩,迈步向前走去。

他们刚接近到栅栏门附近,道路两边的林子里突然冲出来十多名彪形大汉。

这些人穿着厚厚的军大衣,手里都端着枪,有单管猎枪、双管猎枪,还有拿喷子和AK47的。

“你们干什么的?”有一名大汉端着AK47,厉声喝问道。

“狍子,是我!”刘彰向前走出几步,大声喊道。

那名大汉定睛一看,立刻把端着的枪放下,咧嘴笑了,走上前来,态度热情又恭敬地说道:“原来是三哥啊!三哥来了,怎么没提前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