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决战之曙光(九)

天才三秒记住 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信的内容非常简单——十一位人质换青帮职位在堂主以上的十数位高层。

这天,两派人在一处叫做幸福旅馆的地方碰头,商量交换事宜。

幸福旅馆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方圆五十里都没有两方任何一方的地盘。这么一来,也消除了不少不必要的麻烦。

青帮这边,以韩非为首,贪狼,文曲一干高层到齐。而两大社团这边,以三眼.东心雷为首,袁天仲,李爽,喻超等人陪同。

两边光是参加会议的高层,都超过三十人。这三十人挤在幸福旅馆二楼,黑压压的一片。

旅馆二楼,几十把椅子分别排在两边的墙角,那架势很像是古代君王宴席时的客座。只不过,和那有点点不同的是,还没有人高高在上的坐着。

这些人都不简单,随便划拉一个,在道上的名头都是响当当的。

在这里有必要提一下,谈判双方除了外战的干将,还有掌管社团经济命脉的“财神”。

既然是谈判嘛,就很有可能用上这些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生意人。要说这点,双方还是有一点点的默契。

两大社团这边,三眼.东心雷霸气而坐,镇定非常。身边兄弟满脸轻松,想必是高兴不已。

虽然还没有开口,但凌驾之势在他们的脸上展现的淋漓尽致。这是决定青帮最后命运的一次会议,他们当然有骄傲的本钱。

相比两大社团,青帮这边却要死气沉沉的多。大部分人包括韩非在内,皆眉毛下垂,前额紧皱,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

韩非和谢文东不同,后者喜怒不形于色,常人根本就难以看透他的心机。而韩非是个性格直爽的人,有什么感受,皆会表现在他的脸上。

看着对方镇定自若,牢牢的震住气场的样子,颜如玉心惊不已。

看来,是自己太低估这些人。原以为没有谢文东在,他们会是一盘散沙,不堪一击。可这多次的交战一次又一次的印证一个道理——这些人已经具备统领全局的能力,就算是谢文东不在,他们也能支撑起整个社团。

这样的对手是可怕的,以两大社团百万会员的根基,全球估计都找不到一个能打败他们的黑社会组织。

到了现在,文曲才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站错了边,选错了对手。

彼时,三眼大将风范,拱手说话道:“韩兄,我家东哥向你问好,久违了。”

韩非虽然气急,但也礼貌道:“谢谢谢兄弟,我们两个的确是太久没有见面了。怎么,他怎么没来,难道是不敢过来看我?”

“呵呵,”三眼笑了笑:“韩兄说笑了,你又不是老虎,东哥为什么怕来看你。只是他最近忙得很,一直没在TW。所有他特意委托我们这些兄弟,一定要好好招待招待韩兄和各位兄弟。”

说到“招待招待”这两个字的时候,三眼很明显是变了语调的。这四个字说出之后,青帮上上下下一阵担心——难道对方有什么诡计不成。

韩非心里虽然有这样的怀疑,但还是故作平静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倒像看看,你们是怎么招呼我们的。”

“那个东西不急,我们先聊聊天。”三眼耸耸肩,柔和道。

“哦?聊天?聊什么天?”韩非眼皮一撑,有些奇怪。

三眼片刻停顿,接着回答:“随便聊聊嘛,比如,我就特别想知道,韩兄最近睡得好不好?心情如何?”

韩非这段时间可谓是心急如焚,过的寝食难安,但这样的大实话是不能直接告知给对方的。

韩非心里咯噔一下:“你这是要探我的底啊。”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才右拳撑着太阳穴道:“吃睡还不错,就是近段时间和贵帮交战,要处理的事情繁重一些。”

“哦,韩兄贵为一帮帮主,一些事情交给手下做不就完了吗,何必自己亲自动手啊。”三眼有些讽刺道。

韩非叹了一口气,回答道:“一些得力的手下被贵帮请去做客了,因为这个原因,我要做的事情才多了一些。不过好在有他们,社团才能运作的像往常一样正常。”

韩非说出这番颇有玄妙的话后,指了指身边的贪狼等人。

三眼嗯了一声,话锋一转:“我和韩兄也是老熟人了,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不知道会不会很唐突?”

韩非倒也客气,手一伸道:“尽管问?”

三眼直言不讳,了当道:“韩兄败在东哥手下两次,但两次东哥都没有为难你。我不明白,是什么让你恩将仇报,又再一次的来找我们的麻烦。”

“他妈的,你什么意思。”韩非身边一位长相粗狂的汉子听完这话后,第一个受不了冒了出来。

青帮有容易冲动之徒,文东会也有脾气火爆之人。听到对方骂人的话,李爽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他一拍身边的茶几,鼓着腮帮子大声喝道:“草,你是聋子吗,我们就这意思。如果你听不懂人话,我不介意把你的那两只猪耳朵剁下来喂狗。”

“他妈的,别欺人太甚。”粗狂汉子气的眉毛都竖起来了,与之针锋相对。

“草,就***的也配做人?”李爽开口就是一顿破骂。

众所周知,三眼有护短的毛病。

虽然经过陈百成一事,略有感悟。但对李爽这种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还是少不了会在大局上掺杂一些个人情感。这也就是他和谢文东的本质不同。

听完粗狂大汉的话,三眼冷声回应道:“韩兄,如果你再不管你好你身边的狗,我不敢保证有多少人会因为他的话而丧命。”

“***的说什么?”还没等韩非发话,粗犷大汉吹胡子瞪眼:“要死是不是?”

三眼根本不屑回答这种人的话,他扭过头,故意大声对身边的一位保镖说话道:“去,打电话给堂口的兄弟,把他刚才的这句话重复一遍。记住,一个字换一颗人头。”

“是。”保镖简短的回答,于此同时去摸身上的手机。

听到三眼的命令,青帮上下一片哗然。

这个三眼怎么比谢文东还毒,既然谈笑间就要杀掉己方十多个人。

如果把谢文东比作魔鬼,难道真要把他喻做魔鬼中的魔鬼?想到这里,青帮集体愕然。不过,他们都不敢跳出来发飙,毕竟自己的同伴还在对方手里。

伴随着粗犷大汉的一阵惊哑,眉目露汗,韩非迅速的招了招手:“哎...三眼兄何必和一个小弟动气。我们不要管手下了,继续聊我们的吧。”

看到韩非卑躬屈膝,慎之又慎的样子,李爽不由的感到一阵好笑。

看到堂堂青帮帮主手足无措,他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没有经过三眼大的同意,李爽的大屁股啪的一下,盖回到椅子上:“算了,兄弟,我们就给韩非一个面子。要不然,有人会说我们小肚鸡肠了。”

三眼冲身边的保镖会意点头。

从刚才的一个插曲可以看出,韩非确实是被三眼.东心雷等人逼得没有办法了。

好像刚才的事没有发生一样,接下来,两人继续了他们的对话。

韩非首先说道:“刚才三眼兄弟说我恩将仇报,我并不是太赞同这句话,是谢兄一直逼着我不放的。我知道他的行事风格,要么是我吞并掉他,要么是他吞并掉我。与其坐等着被吞并,还不如抢先下手。或许,这样还有一丝胜利的机会。”

这句话,是韩非的肺腑之言。

当然,之所以发起征战,还和他觊觎谢文东偌大的地盘有关。一个巴掌拍不响,他说谢文东不是好人,他自己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

三眼:“凡事要量力而为,要是好高骛远,就算是失败了,也没人会同情。”

韩非:“我愿意试一试...”

.................

在接下来的大约十分钟里,三眼.东心雷,韩非等数人参与到谈论之中。

非常奇怪,形同水火的仇人,在见面后非但没有掐起来,反而好似寒暄的拉起了家常。

言尽,东心雷笑眯眯的环视青帮众人,说道:“我们讨论的的确够久了,现在,该是我们回到正题上的时候了?”

三眼一打响指,含笑言:“没错,既然韩兄执迷不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提出的条件,不知道你们考虑的怎么样?”

“不用考虑了,我们不答应。”文曲闻言,说话道。

说实话,三眼东心雷提出的交易十分公平。不仅十分公平,还让青帮“占了大便宜”.

他们费尽心机,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得到的筹码,转眼就因为几个**家属,而拱手送出。

这怎么说,也让不知情的人人有太多的不能理解。

其实,这些都只是表面现象,仔细一想,其实很容易猜到文曲所虑不假。

青帮一旦交出手上的人质,就失掉了所有的筹码。到时,整个TW的**都会视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不除不快。

可以想象,TW正规**部队开展全面围剿行动,谢文东不费一丁点的力气,就将全面瓦解青帮。

那个时候,天下统一,尘埃落地。青帮也就被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而谢文东弹指间雄飞九霄,人神共畏。

“贵方想必是把事情想得简单了吧。”一声极为嘶哑的声音响起,破磁带的声线让人听了极为不舒服。

贪狼一开口,两大社团所有的人都齐刷刷的将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

在贪狼神秘的脸谱上扫了几下,李爽呵呵一笑:“早就知道你们没这么爽快答应,我们早就有准备了。来人,将菜端上来。招呼招呼我们的客人。”

李爽出人意外的拍了拍手,阴笑阵阵。

话音落下,几个汉子先是将一张大桌子搬了进来,然后几位衣着艳丽的小姐把几个神秘的大盆端了上来。

大盆稳稳的放在桌上,最后上面的盖子被揭开。

当最中间的那个大盆被揭开盖子的时候,眼前的景象镇住了青帮的所有人。

原来,这些大盆里除了周边的几个是盛了美味的饭菜外,还有一颗血迹斑斑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