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决战之曙光(六)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眼见房间里空落无人,连三眼的半根毛都没留下,满脸横肉的胖子气的把手枪扔出好远。

听见枪响的次数,熟悉枪的型号,三眼认定敌人的枪里已经打光了子弹。他不再耽搁,再一次的从门外杀了进来。这一次,他们终将拿出各自的真功夫。

虽说三眼大意失荆州,让胖子得手了一把。可他伤到并不算很重,刀锋切肉并未伤及内脏。

更何况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伤口封住,让血液不能流出来。

反观赵云,也被三眼偷袭了一把。但他皮糙肉厚,那点伤在短时间还不会要了他的性命。

如此一来,决定胜负的关键不在于谁的伤势,而在于谁的身手更加敏捷,谁的招式更加犀利霸道一些。

且说三眼翻入房间,暗吐一口惊气。好险啊,自己差点就着了对方的道了。

望着对手因为愤怒而牵动扭曲的脸,三眼站定身形,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

“我们这次来一场真刀真枪的决斗。”三眼双脚大跨步的并移,第三只眼显得越发的红润。

“好。”胖子叫嚣道。

两人一上来,没有半点的手下留情,迅速展开了暴风骤雨般的对攻。

三眼自小并未受过专业的技法训练,一身的本领都是从实战中总结得来的。出刀就是三个字--快.狠.险。

快,说的是他的速度快。往往看似不起眼的一招,却绵延杀局,骤攻不断。

狠,说的是他的力道。每一次的挥刀,三眼都最大限度的拿出自己的力气。只要被他沾上半点,轻者血雨腾飞,重者伤经断骨。

而险字,则说的是他的主攻方向。跟在谢文东身边多年,几乎所有的兄弟都信奉一条准则--战场上拼的就是你死我活,没有仁义道德可讲。

基于此,他的刀朝向都以心脏,眼睛,下体,喉咙为主。

对方如此打发,却是让胖子赵云苦不堪言。他的行动本就没有常人那样便利,现在面对敌人连续不断的进攻,他真的有些招架不住了。

交手十几招,赵云一直处于守势,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攻占胜利了。慢慢的,胖子赵云额头.背部的汗水越来越多了起来。因为大腿的伤口没有包扎,他的鲜血在身体的运动中,一直源源不断的流出来。

感觉双脚越来越沉重,胖子赵云亟不可待。不行啊,自己根本不是这个三眼的对手。在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

他在思考着该怎样摆脱三眼的纠缠,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

扑哧扑哧,三眼刀锋划过。胖子赵云的身上又添几道伤口,伤口深可见骨,疼的他是哇哇大叫。

“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很厉害啊,来啊。”三眼疯狂舞动着开山刀,每一次的挥动,都能在胖子赵云身上找到相应的伤口。

“快,快杀了他。”胖子赵云一边对阵三眼,一边冲前方空荡荡的墙壁大喊。

自觉后面有青帮打手偷袭,三眼条件性放开赵云。几步弹跳过去,扭头相看。

趁着这个空档,胖子赵云甩手就跑。他本以为,自己可以逃过三眼的魔爪。可当后背传来“卡擦”一声乱响的时候,他便知道这个想法只不过是自己的一线情愿而已。

三眼扭头后看,发现后面并没有人。自觉上了当的他,连想都没想,对准胖嘟嘟的残影就是一记飞刀。

胖子的后肩胛骨被刺穿,这才有他听到的“卡擦”一声乱响。

胖子赵云遭此一击,扑面倒下。三眼三步并作两步走,两步并作一步行,速度很快的跳上敌人的后背之上。

在敌人的后背上,三眼抽出插在肩胛骨上的开山刀,挥刀刻划出一道道的凹槽。

最后,在胖子赵云的惨叫下,卸掉了他的两只臂膀。

面对奄奄一息的青帮十把尖刀之一的赵云,他并没有切断他的气管。他猜着这人留着还有点用,所有暂时留他一条狗命。

两人的对决,对于大厦里里外外的厮杀来说,只是一个缩影。更多的人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为作为主攻方的青帮,更是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

谢文东的基隆总部,就像一块大肥肉搁在青帮众人面前。可就是有像三眼,东心雷,袁天仲等数以百计的精锐精炼而成的骨头,让敌人无发下咽。

一开始,青帮高层还拼命的派人爬墙而上。可等到有文东会的小弟在墙壁上都喷洒冰冷的水,通上高压电后,这种动作才被叫停。

断浪一计不成,气的是哇哇大叫。

一会儿,他让人切断大厦的水源,一会儿,他组织人正面想要突围进去,有一会儿他让人去切断电源。总结起来就死一个字“乱”。

断浪并没有参与过这么大的大厮杀,经验方面略显不足。相反,三眼.东心雷等人,随便挑出一个人,就是可以统筹全局,经验老到的悍将。有他们在,断浪的八千人根本就不能起到它理应当发挥的作用。

一开始,两大社团的精锐并不下楼,只是死死地守住楼道,清空那些被困的青帮众人。等到大厦里除一楼外的所有楼层都看不敌人的时候,他们这才开始准备反击。

“不好了,不好了。谢文东的援军杀过来了。”有小弟缓缓张张的跑到断浪等人的面前,急急忙忙道。

“慌什么?我们有八千人,就算是正面和他们对抗,又能怎么样。”断浪一个巴掌拍过去,呵斥道。

汇报消息的小弟被这一巴掌拍的极为委屈,摸着红脸灰溜溜的跑开了。

作为此次战斗的始作俑者之一的雷军,很赞同断浪的话。他一把扔掉喝干了的水壶,振声道:“段大哥说的没错,谢文东在基隆的人并不多,我们不用怕他们。我这就上前去指挥战斗。”

说着话,他扬起大大的片刀,趾高气扬的再一次冲进战场。

身边也有见识长的,不少人规劝断浪,要他立刻下令,所有人全面撤退。谢文东在基隆市虽然没有满八千人这么多,但他有深厚的根基,有众多本地黑帮的支持。

更有让人惊魂的四把尖刀——让人发憷.精于暗杀的白衣血杀;精于盯梢,打探的黑衣暗组;来自兽性的亡灵部队,行风猎犬军团;来自黑夜的无形杀手,“行鹰”邪灵部队。

这四支文东会的王牌部队万一被召唤,死的可不止一点点人了。

而且,在前方总部大厦有敌军是以百计的高层,精锐,大将。

没有在最短的时间拿下敌人的总部,这就已经意味着战事的失利,赢得机会可就一点也没有了。

断浪不是傻子,他怎么不知道这些。可就算知道这些,他还是不敢下令撤退。

这次出战,是背着帮主,背着贪狼做的。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他们必定不肯放掉自己。

当初,他想的是拿下堂口,就算帮主降罪,也可以来一个法不责众。

现在不一样,现在的青帮大众,不但没有攻下敌人总部,反而损兵折将。

可以说,断浪已经是骑虎难下,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战死,要么立下旷世奇功。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