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七星之首(上)

天才三秒记住 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为防止/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收藏或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

众所周知,水银是一种剧毒金属。

在常温下,这种液态的金属就能挥发,而大剂量汞蒸气吸入或汞化合物摄入即发生急性汞中毒。

急性汞中毒,轻者让人晕迷,重者足以致人死亡。

很多的大型墓葬群里都用水银来防止盗墓贼的盗掘,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古墓里有这样的装置。

尚未正式开挖墓道,所以人都把防毒面具戴在了脸上。

这种可过滤式的防毒面具可以很好的吸附可能存在的水银蒸汽。为了安全,谢文东早早的让人准备好这些必备的东西。

伸出头往洞内看,只见两个看不清楚长相的人,正拿着小铲子对墓道清理。他们的动作很灵活,一看就是做这种事情的行家。

“东哥,你先去帐篷里休息吧,这里由我们盯着就行了。”袁天仲关切的说道。

“没事,不用。”谢文东摆摆手:“我要的生活是精彩的,这种经历,也算是填补了一项空白吧。”

袁天仲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东哥,眼神中笼罩着奇怪。有时候,他是真的看不懂他。

“天仲,你感觉怎么样?”谢文东突然问道。

袁天仲没有想到谢文东会突然问自己,半晌没有反应过来。在顿了片刻之后,他终于回答道:“感觉怪怪的。以前我们捞偏门可是从来没有涉足这个行业,现在......”他没有把话说话,至于后面他想说什么,恐怕只有本人知道了。

谢文东眼睛里闪现着睿智的眼光,他呵呵几声,将双手轻轻的交在一起。

厚厚的手掌里,是战胜冰点的温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坑洞里又传来声音。这个声音,让大家精神一振——已经挖到了墓门了。

先前的时候,大家一直挖的是整个墓室墓道。墓道共由七界台阶和一个长约两米的通道构成。

这个墓道是以前工人往古墓里运送材料用的,等到墓主人入住,这里才被填死夯实。

等到一个高约两米的砖砌拱形门,出现在盗掘高手们的面前时,谢文东也在袁天仲,东心雷的陪同下下了墓道。

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东哥又下来了,很多的兄弟在没有得到谢文东命令的情况下,自觉的撤出洞内,为谢文东的安全警戒。

经过检测,墓道的泥土里并没有发现汞超标的异常情况。

因为空气和泥土都不存在危险,谢文东等人也没有带上防毒面具了。

“能确定是三国时代的大墓吗.”东心雷一手拿着手电,一边问话道。七人中,只有钱靖宇和华靖两个人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在他们没有开口之前,其他五人还是没有多说话的。

东心雷说完话,两人只是抬起头,望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那是一种无以伦比的高傲,这种高傲倒很像任长风。

现场表情有些尴尬,大名鼎鼎的东心雷竟然不被人放在眼里,这要是说出去,该多没面子啊。

一位东心雷的心腹兄弟气急,骂道:“我们雷哥问你话呢,你到底有没有听到?”

华靖白了一眼那位兄弟,然后放下手上的活,抽身对东心雷,谢文东说道:“也许在外面你们是大哥,但这是在地下,一切都要听我的。古代人的智慧是我们所不能小觑的,我们必须保证百分百的小心。如果你想我们都死在这里,那你说话,我没有意见。”他的话虽然难听,但是却句句有理。东心雷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淡淡的笑了笑,他招招手示意那位兄弟不要说话。

被一个“被囚禁”的人这么说一通,那位兄弟当然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不过,他不敢说话。在东哥,雷哥面前,他还是不敢太嚣张的。杵在一边,华靖和钱靖宇已经被他的眼神秒杀了无数遍了。

静,死一边的静。周围兄弟上的矿灯形成的光柱将整个墓道照的透亮,两人用毛刷仔细的清理着墓门的青砖,渐渐的,一面清晰的砖砌门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活,两人对视了一眼,舒了一口气。

钱靖宇扭了扭有些酸胀的腰,满是兴奋的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告诉你们了。这是一座三国时代的大墓,时间大约在公元270年。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座将军墓。”

听完钱靖宇的分析,谢文东等人倒不觉得什么,倒是那些其他的盗墓高手感到十分匪夷所思。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仅仅凭借一座大墓的墓门,就能判断这座墓的建成时间,而且缩小到年份。

如果对方不是在乱说的话,那么这两个人绝对是这方面一等一的大师。

当然,另外几个门派的盗墓高手们并没有提自己的疑问。

若是以往,他们一定上前理论一番。

这一行业,除非是同门,要不然谁都不把谁放在眼里。

当然,这个时候,他们没有那样做,一是自己的确是对这样的大墓见识不祥;二是他们不得不考虑谢文东等人的存在。为了不给自己惹太多的麻烦,其他五人还是选择了沉默。

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最为关键的,是他们两个接下来说的话。

“能知道是谁的墓吗?”谢文东柔声问道。

钱靖宇摇摇头,表情有些沮丧:“暂时还不知道。有一件事非常奇怪,若不是我们的见识太浅,就是这里面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什么奇怪的事情?”谢文东等人明显被吊起了胃口,忙问道。

钱靖宇没有说话,倒是一边的华靖把话接了过去:“我们判断这是一座三国时期的大墓,是说这座墓的风格就是当时的蜀国,而这里并非蜀国的地盘。”

“不但不是蜀国的地盘,就连最北端的吴国,其势力也没有扩张到这个地方。”谢文东凭记忆,说出了当时在学堂里学过的一些知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头突然掠过一丝凉意。

想想看,一座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大墓出现在北方嘎嘎山这个不毛之地。

时间不对,空间不对,这座大墓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可它,偏偏在这。

他继续说道:“蜀国存在不过四十二年,把这么完善的墓葬风格复制到千里之外的嘎嘎山,没有强大的财力,物力,人力是基本上没有可能得。”

侧过脸,钱靖宇对其刮目相看的点点头:“历史上,好像还没有记载这段时间内有那个大将葬到了这里。”公元370年,那个时候还没有像今天这么发达的交通。如果跨越大半个中国,没有一段特殊的故事,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且,当时的人很在意自己下葬时候的风俗,对这方面也很忌讳。是哪国人,他们就一定会按照自己国家的丧葬方式做。

想想看,一群来自一千多年前蜀国的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在这里建了这么个大墓。而且,这个墓的墓主人绝非一般的人物。就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不远万里,来到这里。不管怎么样,这座嘎嘎山里,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