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北隐旗下组织九龙族(十五)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看到高山清司的样子,谢文东突然有一种想拖延的冲动,要是高山清司死了,那南北隐的大战便不可避免。这么一来,自己分化“隐”的目标不就达到了吗。

可他转念一想,便又觉得不妥。高山清司死了接替他位置的,要么是山口组的舍弟头,要么是山口组的总本部长。

这两个人谢文东基本上没有接触过,换上他们,天知道以后的山口组是要往哪个方向发展。

为他人做嫁衣,这不是谢文东的风格。饭要一口一口吃,一口气吃不成胖子。要想吞下山口组这块大肥肉,只得等到胡子峰只手遮天的那天了。

“我会让他快点去医院的,不过在此之前,必须解决埋伏在门外的忍者。”谢文东道。

翻译很是着急,一边抹额头上的汗珠,一边扶起高山清司上楼。

大约过了两份钟,只听见当啷声响起,伴随着灯泡的炸裂,玻璃碎渣掉在地面上粉碎。

“首先打得是灯,这伙人确实不简单。”谢文东喃喃自语道。

刘波心有余悸的说道:“虽然这些忍者没有电影里演的那么厉害,但也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看来,以后和他们交手要多长些心眼了。”

“东哥,你说忍者会被天仲引进来吗?我们可是有这么把枪啊?”刘波有些顾忌道。

谢文东看了看天花板,猜测道:“我们不能把他们当做一般的杀手。他们用的暗器比手枪的威力也差不了多少。你这样想,假如门外是一群手拿92式手枪的杀手,他们没有完成任务,还会不会继续对我们动手呢?”

听到谢文东这恰如其份的解释,刘波很是肯定的说道:“会,他们一定会。他们很高傲啊,高傲的人一般不会用常人的思维思考问题。所以我们想问题,也不能用常人的思维。”

他很是吃惊,在他的印象中,东哥还从来没有用这么高的评价来评价对手。

“呵呵,不错。所以你告诉兄弟们,我们不能把他们当做是一群拿着古老武器的蠢蛋,我们应该把他们当做是一支现代化特种作战部队。另外,叮嘱他们务必要小心。”谢文东道。

“我知道了。”刘波抄起枪,小心翼翼的下到楼梯上,埋伏起来。一些兄弟跟了上去,保护他的安全。

谢文东没有下楼,他知道凭自己的枪法,下去只是添乱。虽然没有下楼,但是谢文东能想象楼下的情况,不禁的,他担心起袁天仲的安全起来。

因为海上台风频发的缘故,日本的天气就像娃娃脸一样容易变换。不久前还银河浩渺,星星点点的星空因为乌云的出现而显得暗淡。

隐隐约约的,远处有雷声响起。隆隆隆的,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近。黑云渐浓,忽然一道闪电划破苍穹,平地而起的一声炸雷,震的人心神俱裂。

这种剧烈的触动还没有消失殆尽,只听见咻的一声,一把忍者之剑飞了过来。

只听啊的一声,一位手拿手枪的小弟的脑袋被射穿。

刹那间,小弟感觉身上的精气被慢慢抽干净。已经没有力气手握手枪了,铁制的手枪没有了束缚,一点点的从楼梯上摔倒楼下。

“开枪。”黑暗之中,有人发出了射击的命令。

顿时,狂风立起,惨叫声立起,枪声立起。三种本不相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如同一群饿极的猛虎从四面八方呼啸而来。

门外的树木在风的指挥下,来回摇摆,发出断断续续的“沙沙....”之声,动人心魄。

杀戮,决战,断肢,鲜血,野蛮,暴力........

这些名词在众人的脑海中翻滚,刺激着他们全身的每一处神经。谢文东在二楼到三楼的楼梯上,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从怀里抽出有些褶皱的烟盒。

打开烟盒,里面只剩下最后一根香烟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吧嗒一下的点着了火。

火苗燃烧着香烟的烟草,发出淡淡的香味。谢文东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抬起头,白雾轻轻从他的鼻子里呼出。

这个时候,谢文东突然想起那句话“从影子中爬出,笑着的人倒在血泊中”。他紧握着拳头,暗自想到“代价”二字。

窗外的风刮得更大了,一场大雨将至。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的不知道为何平静了下来。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咚咚咚”楼梯上突然传来了有人上楼的声音。负责保护谢文东的几位兄弟马上将枪口对准楼梯口,小弟们神情紧张,生怕出来的是几个身着黑色夜行衣的忍者。

“东哥,东哥,安全了,安全了。”人没到,声先到。一个声音传出来,让大家高悬的心放下。

“忍者被全部干掉了吗?”谢文东急忙站起身,问道。

那位小弟有些为难道:“袁大哥杀掉了两个,刘组长干掉了三个。我们兄弟用枪杀了八个,一共是三个。现在忍者没有发动攻击了,估计是死光了。”

听了小弟的话,谢文东不信有假。他又问道:“兄弟们怎么样了,天仲他没事吧?”

小弟身体一僵:“袁大哥倒只是受了一点点伤,但是其他的兄弟们就.....”

“他们怎么了?”谢文东双手抓住那位小弟的肩膀,问道。

“死了...很多。他妈的..真不是人...”说着说着,那位小弟竟然哇哇哭了起来。他哪能想象的到,区区的几十人,竟然杀掉了那么多的人。

一时情急,谢文东拨开那位小弟,亲自下楼去。当他下楼时,看到的第一幅画面,便是几个洪门小弟打着电灯搜寻有没有活着的忍者。

大厅里的电灯已经被砸了个粉碎,人们只有打着电灯,或接着楼道照射出来的微弱灯光探寻死亡与生存。

昏暗的灯光下,是一张满目狰狞的脸。洪门兄弟死的死,伤的伤。黑白相间的眼珠瞪得老大,好像是在向谢文东讲述什么。

大厅凄惨无比,满是散落的尸体。谢文东看到面前的画面,退一软,瘫坐在楼梯之上。

看到谢文东突然倒了下来,几位负责他安全的保镖马上围了过来。

“东哥,你没事吧。”有保镖将谢文东搀扶起,神经崩裂般的问道。

谢文东木然的摇了摇头,可以说,造成眼前的一切,都是他的原因。他怎么也不能想象,在自己有这么充足的准备下,北隐的忍者还是能够出入如无人之境,杀死自己那么多的好兄弟。

想到这里,他的牙咬的紧紧地:“这就是代价!”

看到东哥有点不对劲,有小弟马上叫来了刘波和袁天仲等人。

“东哥,你没事吧。”看到谢文东愁容满面,袁天仲刘波着急道。

谢文东摆摆手,心情不佳道:“我没事,兄弟们伤亡多少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最后相互推诿了一下,刘波开了口:“一共死了二十五人,重伤二十三人。”

“二十五人加上楼上的十多人,一共三四十人。你们说我是不是做错了?他们是因为我而死的。”谢文东苦笑道。

“东哥,你的计划是没错的,只不过我们对忍者估计不足,这才让他们转了空子。整件事情,我们都有责任,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在你的身上。”刘波也很难过的说道。

袁天仲也想说话,不过这个时候一个诡异的声音抢先道:“谢文东,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对手。你是第一个让我们损失这么多人的人,当然你必须为此付出代价。从影子中爬出,笑着的人倒在血泊中....哈哈哈....”(日)

尽管大部分人都听不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从他那说话的语气中,大家可以感到那千年冰山的寒意。

有懂日语的小弟把这段话翻译给了谢文东,谢文东冷哼了一声:“不要制造自己控制不了的麻烦,那样你会付出代价的。有很多人都想杀我,但他们都死了,遇上我,我会让他们做不了人。”(中)

没人回答他,回答他的只有瑟瑟的冷风。

谢文东一抬腿,道:“走。”

这一次,不再有任何的意外。一行人将昏迷的高山清司送去了医院,谢文东等人坐车回到了洪门总部。

成功挑起南北隐之间的矛盾,谢文东并没有高兴。自回到总部之后,他便一眼不发的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根又一根的抽着香烟。

看到谢文东的这表现,众人也不好多劝,让他一个人冷静些更好。

严格意义上说,这次的损失是和谢文东脱不了关系的。死了这么多的兄弟,全因为自己估计错误,他想不到这些对手这么的不简单。

不知坐了多久,谢文东面前的烟灰缸都塞满了烟头。就在这个时候,胡子峰风尘仆仆的走进了洪门总部。

“东哥,东哥,你没事吧。”隔了老远,胡子峰便关切的问道。

谢文东一愣神,直了直身子道;“哦,是子峰来了,快请坐。”

胡子峰没有坐,只是砰的一下子跪倒在谢文东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