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北隐旗下组织九龙族(五)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谢文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若有所指道:“我今晚只负责杀人。”

“杀谁?”

“很多人,一些本该死的人。”

两人的四句对话虽然简单,但却能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谢文东的可怕之处在于,你永远无法知道他的下一步棋会下到哪里。

已经快到傍晚了,简单的吩咐了手下兄弟备战,谢文东吃了饭便回房休息。大家也都知道今天晚上又将是一场恶战,在安排了一些必备的安排之后,谢文东的手下兄弟们纷纷闭上眼睛,躺在床上养精蓄锐。

睡觉是懒惰松散,休息则是养精蓄锐。两者虽然没什么本质的区别,但却诠释了一种处事态度。

大约是晚上九点钟,谢文东一行乔装从总部的后门出去。在那里,有两辆小轿车早已等候。上了车,无话,汽车的发动机开始发动。此行,他们的目标是批发市场附近的一家夜总会。

夜总会的名字叫做“天上人间”,罩着场子的是一个叫做牛腩帮的小帮派。据刘波的情报上说,这个牛腩帮的帮主叫做桑干,是个蒙古大汉。

桑干的牛腩帮虽然规模不大,只有百十号人,但因为其手下高层皆是来自蒙古大草原的亡命之徒,打架斗狠实力还算强劲。

占据着豪华地段的场子,桑干的生活过的是有滋有润。谢文东把目标定在他的身上,是因为他暗中归属了青帮。

“嗤嗤!”两声汽车的刹车,让一吨半的汽车制动停下。谢文东.五行.袁天仲.刘波八人推开车门,从汽车里下来。

“东哥,这地界不错啊,是块日进斗金的地方,可惜不是我们的地盘,是别人的。”望着奢华大气的夜总会,刘波感叹道。

谢文东望了门外的霓虹灯和碧瓦高墙,很是同意刘波的话:“那就杀死别人,我们想得到的东西,还没人能拦得住。”

“可有的人还是不清楚。”袁天仲道。

谢文东从口袋里抽出墨镜,淡淡道:“事实会让他们清醒的。”

众人学着他的样子,纷纷从口袋里取出眼镜,慢慢戴上。

一行人不再说话,一阵冷冽的杀气顿时弥漫开来。众人的打扮,就连普通人都看得出,这些人不简单。

他们前脚刚踏入夜总会,后脚就被看场子的人注意到了。

出于谨慎,当即有五六个牛腩帮的小弟上前盘问:“嘿,哥们,你们是干什么的。要是玩,我们欢迎。要是找茬,我们也不答应。”(日)

虽然听不懂对方叽里咕噜的话,但对方的戒备大家还是感受到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袁天仲直接用汉语说道:“叫你们的负责人出来,我们老板有事找他。”(中)

听到了久违的汉语,人群中一位小弟狐疑了一会儿:“你们是中国人?找我们的老大干嘛?你们要是想玩,我们欢迎,但要是想找茬,我们也不答应。”

“呵呵!”大家被小弟的一番话给气乐了。从来都是自己威胁别人,还没有人敢威胁自己,今天算是碰上一个不长眼的了。

没有多余的时间和地下的小弟废话,谢文东笑着说道:“我们不是来玩的,也不是来找茬的。我们是来做生意的,不知道你们大哥对”四号“有没有兴趣。”

四号是高纯度的hailuoyin,这点是个人都知道。感觉到谢文东等人不是一般的角色,小弟虽然心惊,但却非常谨慎。

他连连摇摇头,装傻充愣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四号是什么,不管是什么,我们都没有兴趣。你要想玩,我们欢迎。不想玩的话,就请吧。”

哟,装的还挺像。木子上前几步,道:“我说你是不是个男人啊,这么墨迹。放心,我们不是警察。”

“你他妈说什么,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再说我不是男人试试,我活劈了你。”那位能够听得懂汉语的小弟冷冷的说道。

这个时候,其他的几人也感到好奇,纷纷问那位小弟,到底对方在说些什么。在添油加醋说了一通后,牛腩帮的小弟们一个个都涨红了脸,气的不行。

“恐吓是最原始的手段,是心虚外强中干的表现。”这个时候,谢文东笑着开了口。

小弟被激的不行,他本想发飙,奈何众多客人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们。本着不影响生意为出发点,那位小弟在调整了情绪之后,恶狠狠的说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警察,现在,你们可以走了,我们不欢迎你。”他一挥手,做出出去的动作。

说实话,那位小弟的眼力价却是是差的很。谢文东这些人再怎么着,也不可能是警察啊。光是他们身上的散发气势,就能感觉到这点。

还没等谢文东等人说话,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飘了过来:“慢着,我可以问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太快的速度,一顶大脑袋便凑了过来。大脑袋下面,是满脸乱七八糟的络腮胡。络腮胡的体格硕大,站在那里活活一尊弥勒佛。

当然他没有弥勒那么的慈爱广播天下,相反,杀孽已经伴随了十多年了。死在他手上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吧。

“巴雅尔大哥,他们说他们是来卖货的。”有小弟抄着日语回答。

络腮胡名叫巴雅尔,他一瞪眼,接着哈哈大笑:“既然是来做买卖的,那有拒人于千里之的说法。哥几个,请跟我来。”

“大哥,这些人有可能是警察。”那位懂汉语的小弟压低了声音,说道。

巴雅尔没有说话,只是围着谢文东众人走了一圈,这里看看,那里嗅嗅,动作很是奇怪。

“哈哈,是警察又怎么样,我还就喜欢和警察打交道。你知道吗,我有精神病的。要是发起病来,杀死警察也没人能拿我怎么办。”巴雅尔凑到谢文东的脸边,故意说道。

谢文东一歪头,道:“要是你再不把你的脑袋拿开,我会砸碎它。”

“哦,哈哈。有意思,看来你不是警察,因为警察不会说出这么霸气的话。他们会说的,只有我会送你们进监狱。”巴雅尔离开谢文东的身旁,道:“请跟我来。”

谢文东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跟了上去。五行等人不敢马虎大意,紧紧的跟上了他。深怕会发生什么意外,几人的手一只藏于怀中,在那里放着一把杀人的枪。

一行人神情紧张,但走在前面的巴雅尔却一点也没有紧张的表现。他斜夹着烟卷,吊二朗当的吹着口哨,每走一步,都充满痞子的样子。

越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巴雅尔把谢文东带到了最里面的一间包厢内。

“我要验货。”巴雅尔把手里的半截眼插到烟灰缸里,简单的说道。

坐在沙发上的谢文东没有接话只是一打响指,站在一旁的金眼授意,从随身携带的一只皮包里拿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东哥请!”

谢文东接过白色的粉末,一把扔到茶几桌上:“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