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北隐旗下组织九龙族(三)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高山青司额不客气,提了提裤腿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西协和美坐在他的面前,表情十分难看。

“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日)高山青司问道。一旁的翻译将谢文东的话翻译成中文。

说到到底出了什么事,谢文东的脸色顿时铁青。他冷笑道:“出了什么事?这还得问你老兄啊。”

“哦,还和我有关,怎么了?”(日)高山青司满脑子的问号,不解道。

谢文东一推手,扔出两块“手里剑”:“高山兄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高山青司的瞳孔慢慢放大:“谢老弟,你听我说...这和我们没关系啊...”(日)

“和你们没关系?可我的情报显示怎么和你有关系呢。那个山口组的幕后是九龙族吧,九龙族的忍者差点就要了我兄弟的命,这难道和你这个组长没关系?枉我帮了你那么多次,又一起吞并其他的社团。没想到,你竟然反过头来戳我的脊梁骨。”谢文东拍着胸膛,看样子十分气愤和激动。

“这...忍者和山口组有关联,这你是怎么知道的?”(日)高山青司很是好奇,问道。

谢文东大手一挥,不耐烦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自以为做的很隐秘,但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谢文东的一腔接近控诉的话语,是直接把高山青司逼得没词了。在表现领域,谢文东的演技要远远强于他接触过的任何一位老大。这种表演在常人看来是阴险,但在他的兄弟们看来,却是智谋。

“高山,还是告诉他吧,我们不能失去谢先生这个合作伙伴。”(日)西协和美坐到高山青司的身边,小声说道。谢文东见两人要谈话,故意走到一旁的窗户前,给他们一个交谈商量的机会。

西协和美在意和谢文东之间的合作,高山青司更在意和这个世界第一大黑帮龙头的联盟。他深深的知道,要真的和谢文东决裂了,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思量了良久,两人也商讨了很久,最后,高山青司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拍板道:“好吧,事到如今,我也只好实话实说了。谢老弟请过来一下,接下来你听到的,将是我们山口组最高级的机密。”(日)

谢文东微震身躯,回到了座位上。高山青司让所有的保镖都到外面去,连带着他身边的那位翻译也离开了。西协和美亲自当起了两人的翻译。为了不想让高山青司有什么顾虑,谢文东也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刘波一人。

看了一眼刘波,高山青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开口道:“你的情报没错,在山口组的上头,的确有一个叫做九龙族的组织。而领导九龙族的便是”隐“。我的大哥是筱田建市,他是属于南派的,理所应当,我也是属于南派的。而入江帧是属于北派的......”(日)

高山青司絮絮叨叨的把一些关于山口组上头的那个神秘组织的情况说了一遍,他说的情况和谢文东了解的也差不多。尽管已经知道,两派出现了矛盾,但是他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静静聆听着。

“隐”这个组织已经存在上千年了,它们靠收取杀人佣金生存。

杀人者,不管是谁,只需要支付三十磅的黄金,它们便会为买主扫清一切障碍。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请得动忍者的。忍者有十类人不杀,孕妇不杀,十二岁以下的孩童不杀....”(日)高山青司用非常缓慢的语速说道。

“等等,你说”隐“已经存在数百年了,它们的佣金只是三十磅黄金。难道,这么就以来,都没有改变过?”谢文东揉着下巴,不解的问道。

高山青司点点头:“对,一直是这个价格,出来没有改变过。(日)”

谢文东示意继续。

高山青司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又继续说:“杀人收钱,一直是九龙族的使命。即使我们并不缺钱,它们还是要延续着他们数百年的使命。而你的两位手下暗杀的事,不是我们南派做的,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北派。我和你是兄弟,我的社团和你的社团是联盟的关系。我们南派的老大就算是再糊涂,也不会下令让手下对你手下啊。”

故意将话题引向两派的矛盾上,谢文东又道:“那”北隐”为什么会对我们动手,难道它不在乎山口组?”

感觉到谢文东没太听懂,高山青司直截了当的说道:“这么说吧,现在山口组我是大哥,也就以为着南派掌控者山口组。北派看到这,当然会不服了。所以,它们就经常做出一些和我们作对的事情。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山口组无意和洪门结怨。”

听到这里,谢文东恍然大悟。听高山青司的口气,两派的矛盾已经激化到无可复加的地步了。

他试探道:“那这么说,那个北隐是你们的心腹大患咯?竟然这样,何不趁南派大权在握,除掉这个不是敌人的敌人。”

“我们也想啊,但是还找不到一个动手的理由。北派这段时间做的事情越来越放肆,我们南派的老大早就对他不满了。”高山青司连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

听到这里,谢文东嘴角透出一抹奸笑。这抹奸笑在很短的时间内,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佯装叹一口气,谢文东道:“那好吧,这件事我不再追究了。”

“哈哈,我就说谢老弟宽宏大量,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的。”听到谢文东这么表态,高山青司和西协和美双双松了一口气。

“哎...高山兄请等一下”谢文东大手一摆,“我还有事情没说完呢。”

“哦?谢老弟还有什么事要说的吗?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做到。”(日)高山青司说道。

谢文东说了一声好,接着拿出他做商人的范儿,一笔笔算账道:“因为你们的原因,致使我的两元大将重伤,而青帮趁机侵占我们大量的地盘。青帮对我们步步紧逼,我希望高山兄拿出点诚意来,帮助我们度过这次难关。我也不多要,只要高山兄提供八百手下帮助我打退敌人即可。”

“什么,你是说要我出力对青帮动手?那样我不就是和青帮的老大结怨了吗?”西协和美来不及翻译,着急道。

谢文东脸色一沉,冷道:“竟然西协小姐不答应,那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以后洪门和贵方发生了什么冲突,别怪我不讲情面。”

说着话,他一甩袖,就要离开。

“哎哎哎,谢老弟等一下,发生什么事了?”(日)高山青司一脸疑惑,张口道。

谢文东也不是真的要走,也只是装装样子而已。听到高山青司开口了,便停下了脚步。

西协和美犹犹豫豫,把谢文东的话告诉慢慢告诉给了高山青司。听完西协的话,高山青司脸色铁青,一时间只得不知道改说些什么好。

这个时候,作为女人的西协,起到了谢文东话事人的作用。她开口替谢文东说了起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