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北隐旗下组织九龙族(二)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谢文东贴近胡子峰,双眸冷冽爆胤射的阴测测的耳语了几声。

听完话之后的胡子峰精神一振,紧张的问道:“东哥,这样做行吗?”

“行不行,只有做了才知道。要是人都活在行与不行的决断中,那样就太累了。”谢文东揉了揉下巴。

“好的,我这就去安排。”胡子峰一欠身,弯腰告辞。

胡子峰匆匆而去,东哥的举止神秘,这引起了袁天仲等人很大的兴趣。刘波一捅袁天仲的腰眼,朝谢文东努努嘴低声道:“天仲,问问东哥,他到底要子峰干什么?”

袁天仲有些难以张口,道:“还是你去问吧,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刘波伸手推了推袁天仲的肩膀,看了一样谢文东道:“就那么问呗,直接问。”

.......

两人推推搡搡,被谢文东看在眼里。他上下一打量两人,问道:“你们在干吗呢,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呵呵,”刘波搓搓手道:“东哥,我们看你和子峰神神秘秘的,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了。”

“是啊,东哥在说什么啊,和我们说说呗。”压胤制不了心中的疑惑,袁天仲连声附和道。

看到手下兄弟亟待探求的样子,谢文东知道这件事是迟早得说的。他慢慢走到一旁的车子旁,将手搭在车顶:“我要子峰去雇胤佣北隐的忍者,去杀一个人。”

“杀人?难道是杀高山青司?”袁天仲脱口说道。

大家知道北隐和南隐的有很大的矛盾,而南隐又是强烈支持高山青司当组长的。且刚才东哥说要去找高山青司的麻烦,在场的人理所当然的把目标投到高山青司的身上。

谢文东嘴角一挑,露胤出邪魅的笑容:“哈哈,不是杀高山青司,而是杀我。我让子峰去雇胤佣忍者来杀我。”

“什么?”七人齐叫。

“东哥,你说你要忍者来杀你?这是怎么回事啊。”刘波奇怪的问道。

谢文东笑而未语,只是阴笑道:“放心吧,就要见分晓了。明天晚上,忍者之风就会袭来。今天晚上,我们先来对付七星之一的禄存。而现在,我们去找高山青司的茬去。”

“东哥,我怎么听不太懂啊。”刘波沉思过后一抬头,开口问道。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谢文东消失不见了。仔细一瞧,原来东哥早已一矮身,钻进小轿车里去了。

谢文东朝车外的刘波一勾手,“先上车,车上我们再细说。”

刘波琢磨着谢文东的话,呆过之后,他手握车门将车门关死。

“兄弟,开车。”刘波从车一边到另外一边后后,说的第一句话。

汽车一路疾驰,在过了三胤条街,几个弯道之后,停了下来。

山口组到了。

山口组真正的总胤部是在神胤户市,但因为东京是日本的首府,其在这里也设立了很大的分部,被誉为“第二总胤部”。

需要说明的是,几年前的山口组在东京的地盘并不大。现在能在东京的黑胤道占领一席之地,这完全是得益于胡子峰的努力。

据胡子峰说,东京近段时间时局动胤乱,高山青司和西协带着大批干胤部核心从神胤户来到了这里,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麻烦。

山口组近在咫尺,不过谢文东却没有下车。金眼代替谢文东,进入山口组第二总胤部。

不消一会儿,一个高挑倩丽的身影就出现在映入大家的眼帘。倩丽身影的身后,还跟着十多位肃杀的保镖。

“东哥,西协和美出来了。”木子一指窗外,提醒道。谢文东微微闭着眼睛,只是简单的恩了一声。

前方几十米,西协和美左顾右盼,好像在找寻什么似的。这个时候,一旁的金眼指了指谢文东的汽车,她方才释然。

西协和美奔着谢文东的车子过来了,谢文东再想呆在车子里就说不过去了。

打开了车门,谢文东笑眯眯的提前伸出了手:“哈哈,西协小姐,好久不见。”

“谢先生,你真的来了。一开始还不太相信呢,没想到你真的来了。”西协和美礼貌的伸出了双手,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谢文东松开了西协和美如棉花般柔软的手,有些讽刺道:“贵帮出动杀手,杀我的人。我这个做大哥的不来,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哦?有这种事情?我怎么不知道啊。”西协和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有些无辜的回答。她也是昨天才听到高山青司说北隐的忍者受到青帮的雇佣,对谢文东的两位手下动了手。

“是吗?那我得和西协小姐好好说道说道了。我不想打扰高山兄,所以先把你叫出来说道说道,讨个说法。”谢文东伸出手,请道。

这个时候,西协和美身边的一位保镖低声说道:“西协组长,小心有诈!”(日)

“哈哈,没有关系的。我也相信谢先生这个一个黑道大亨,是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女子的对吧。”

实话说,她的心里也没有底。谢文东是什么样的人,她非常清楚。她知道他是个为了兄弟,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人。但她没有拒绝上车的理由,所以趁着保镖的话,她首先开口说话,为的就是堵住谢文东的口。

谢文东耸耸肩,道:“那是当然,请吧。”

没有多作犹豫,西协和几位保镖坐上了谢文东的车。几位没有上车的保镖也是在第一时间,把谢文东现身的消息报告给了高山青司。

不管西协和美是不是和自己感情不和的恋人,就是她山口组西协组长的身份,都值得高山青司腾出手来,去看看究竟。

一路无话,谢文东和西协和美进了不远处的一件酒吧。他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向西协和美表明,他是没有恶意的。

谢文东和西协进酒吧的那一刻,高山青司也带着大批的保镖下了楼。

“谢文东在哪?”(日)高山青司问一位等候在门外的保镖。

保镖先是一弯腰,接着身体就是度鞠躬致敬:“他们在西陇酒吧。”(日)

“好,我们过去。”(日)高山青司一挥手,回答道。

为了赶时间,高山青司连车都没有坐,直接是徒步赶过去。一大群西装革履,杀气腾腾的男人横越马路,惹得众人驻足观看。民众心里都明白的很:“山口组的人又不知道想干什么?”

作为世界上唯一被征服认同的黑帮,山口组的存在简直是一种对法律的亵渎。不过,山口组的后台很硬,这也就是普通众人很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原因。

画面转切回酒吧,话说高山青司一行人进到酒吧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清场,把闲杂人等都赶出去。山口组的保镖们在忙活着,高山青司也没有闲着。

一进门,他便爽朗的大笑道:“哈哈,是文东弟(两人曾经结拜,互称兄弟)来了,到了日本,怎么不先和我这个做大哥说上一声啊,省的别人说我闲话,骂我不尽地主之谊啊。”

谢文东心里吃惊,暗道好快的速度啊。自己还没有和西协和美聊上十分钟,他就过来了。尽管心里有一丝诧异,但他的脸上还是露出无比的自信:“高山兄来了,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