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北隐旗下组织九龙族(一)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投影仪嗒嗒嗒嗒的工作着,先是红光接着是白光从投影仪里射出。

不消一会儿,一张巨大的照片便被投影在白布上。照片拍的是一个人,一个全副武装的人。

虽然大家没有看过那张图片,但是通过观察起浅黑色的服装判断,这种人应该是忍者。

胡子峰开口说道:“忍者,从十六世纪开始,就出现了。一开始,忍者的流派很杂,也很乱。经过岁月的流逝,渐渐发展成为两大流派。忍者是纯粹的****,一直以来,都是靠收取高额的佣金存在着。经过我的暗中调查,刺杀张一堂主和思远的,是来自隐旗下的****——九龙族。”

“额,这个九龙族和忍者有什么关系啊。”木子问道。以前,胡子峰和谢文东说过关于忍者的情况,木子也知道,但那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能够记下,并不代表着现在还保存着那段记忆。

谢文东的记忆力很好,但具体的一些东西还是模糊了。

反正现在有时间,他就索性从头再听一遍:“子峰,你再把忍者的情况再详详细细的说一遍,越具体越好。”

胡子峰恩了一声:“隐是一个古老的组织,它旗下的****非常神秘。据传,一开始有十多个。渐渐的,****慢慢减少了。而九龙族就是这些组织其中的一个,九龙族非常神秘,但是它旗下的杀手却耳熟能详。”

“是忍者,对吧。”谢文东插了一句话。

“对,没错。是忍者。到了现在,我也只知道九龙族是属于隐旗下的一个****。至于“隐”旗下留有多少这样的****,几乎没人知道。也许还有十多个,也许只剩下九龙族这一个了。”

“你是说,忍者只是金字塔的最底层?在忍者至少,接着是九龙族,在九龙族之上,是那个什么“隐”?袁天仲瞪大了眼睛,触动非常大。要是对方真的有数十个像九龙族这样的****,那己方还怎么和他抗衡。而且,这还不是最主要的。袁天仲最为忌讳的是它的神秘。只要没有完全肃清“隐”,那么己方将永远无安心之日,永远活在担惊受怕之中。

袁天仲有如此深的顾虑,谢文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见谢文东在思索,胡子峰又安下了电脑的↓键。这次,出现在白布上的照片不再是一个人了,而是三个人——三个身着迥异,连带肃杀之气的人。胡子峰道:“我们先谈谈这个忍者吧。忍者一共只有三种,分为上忍,中忍,下忍。这其中,上忍又叫做“智囊忍”,下忍又叫做“体忍”。三者之间有非常严格的等级关系。

“等等,你是说,智囊忍是上忍?策划人?”谢文东察出这里面的一些等级划分的问题。

胡子峰颔首,电脑目录里调出一张图片。图片是一个金字塔,这个金字塔很好的诠释了忍者之间的关系。

胡子峰道:““上忍”,专门策划整体的作战步骤。“中忍”,是实际作战的指挥者,当然,忍术也得超然出众,武力和资历都不一般。“下忍”,又称“体忍”,相当于现在的特战部队,是在最前线作战的实际忍者。张一堂主和思远的,应该是下忍。这些【下忍】的数量不会很多,但绝对会是精锐。所以我们和他们交手的时候,务必小心再小心。”

谢文东想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当时胡子峰好像说过“隐”看起来是一体的,但其实矛盾很深。

“子峰,我好像记得你说过,隐其实是两个组织,他们的派系矛盾很深,是不是有这么一件事?”

胡子峰连想都没想,便道:“东哥记得没错,南隐和北隐的矛盾不是很深,是非常深。尤其是这一两年来,更是明争暗斗,形同水火。虽然两方还没有爆发全面性的大决战,但是两极分化之势不可避免。”

“好,现在具体说说南北隐的事情。将你两年前的话再说一遍,让大家都熟悉熟悉。”谢文东打了一个响指,凝声道。

胡子峰说道:“南北隐的领导者都是在RB极具实力人。山口组的发展方向友这两个组织共同商议决定。山口组的组长,舍弟头,总本部长也是由他们承认才能担住的。这也就是日本被政府承认合法性的一个很大原因。”

又从电脑目录挡里调出几张相片,胡子峰继续说道:“这两个人就是南北隐的大头头。”

在相片的下面,赫然写着两个名字:山纪夫泉,津田功一。

“两派的矛盾由来已久,后来山口组发生动乱。南隐支持南山清司当山口组组长,而北隐支持入江祯当山口组组长。最后的结果南隐派遣忍者把入江祯在山口组总部干掉了,北隐这才不得不支持高山清司。因为这件事,两派的矛盾开始激化,后来也就愈演愈烈。”

“恩,要想铲除“隐”,看起来只有一个办法了。”谢文东敲打着桌面喃喃道。

袁天仲冷然接话:“东哥,你是不是想挑起两派的矛盾,彻底让他们打起来?”

谢文东一挑眉毛,微笑着看着袁天仲,没有说话。

以为东哥是要自己说明理由,袁天仲回答道:“这两个人的地位很高,在政治局势稳定的RB,动他们,那是找死。而且,我们连他们的总部都不知道,连下手的着力点都没有。所以,只有让他们狗咬狗了。”

听完袁天仲的解释,谢文东很满意的点点头:“孺子可教,你说的确实没错,我正有此意。”

“那东哥打算怎么办?”袁天仲问道。

谢文东停下了叩打桌面的手指,“我暂时还没有想到,但我相信,行动方法确定了,事情也就简单多了。”

接下里,胡子峰又介绍了一些忍者用的武器啊,忍者的衣着特点啊,武器特点什么的。

时间过了很快,眨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了。

合上电脑,关掉投影仪,打开电灯。

胡子峰坐下来问谢文东道:“东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吩咐。”

“你现在和西协和美相处的怎么样?”谢文东突然话题一转,让人不知所措道。

胡子峰先是一阵沉默,接着不好意思的说道:“还行吧,我把她当朋友而已。东哥不要想歪了哈。”

谢文东仰面大笑,“男人嘛,我懂的。”

“这什么跟什么啊。”胡子峰摇头表示无奈。

“好,就这样办,我们去找西协。”谢文东起身笑着说道。

胡子峰听得稀里糊涂的,他奇怪道:“东哥,去找西协干什么呢?”

谢文东柔柔道:“放心,不是搀和你们两个的私人问题。你和西协的关系好,这就足够了。我要西协当我的话事人,替我影响高山青司。”

“东哥,你想怎么做?”胡子峰问道。

谢文东托手道:“山口组的忍者找我的麻烦,我当然也要去找高山青司的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