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巨赌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有什么事?”谢文东道。

熊姓大汉道:“我们大哥想请三位过去一下,是一笔发财的生意。”

感到到对方不怀好意,吴昊大手一挥,道:“我们老板累了,不想要什么发财的生意。你们还是走吧。”

“你算什么东西,没规矩。你们老板都没说话,一个小小的保镖有你说话的份吗?”大汉本来就对吴昊对他动手的事情耿耿于怀,现在被他抓到了机会,当然不会放过对方,必羞辱一番。

要依吴昊的脾气,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早就把对方的脖子给拧了下来了。

只不过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上,他也不好做的太过火。冷哼了一声,吴昊扭过头去不与之计较。

刘波冷眼看了一下在场的人,对方虽然精锐,但他还是有把握在第一时间干掉他们。

偷偷的,他将手摸向后腰——在那里插着一把92式手枪。按照暗组兄弟的路线,应该可以安全逃生。刘波向谢文东递了递眼神,询问是不是动手。

刘波在看在场的敌人,谢文东也在观察四周的情况。当他的视线落在远处的包厢时,心里升起一个大胆的计划——与其直接攻打这里,不如擒下敌人的头目划算。

他打定了主意,接下去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找到调虎离山的时机。

想到这里,谢文东的笑容加深了,他笑着说道:“好啊,前面带路。”

“老板!!!”刘波和吴昊同时说话,提醒道。

谢文东笑着说道:“没事,多个朋友多条路,我也想多多认识各条道上的朋友。”

熊姓大汉点头道:“这位老板,请这边请。”他和手下几人走在前面,谢文东信心满满的跟在后面。

踱步而出,刘波抓住一个空挡的机会,贴过身低声道:“东哥,小心有诈。”

谢文东小心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心里有数。

尽管得到了谢文东的安慰,但是刘波的心里还有有深深的顾虑。他的手一只背在腰间,以防突发的变故。

还没有交换钱,吴昊只得把桌上的筹码全部拨拉到一个盘子里。做完这些,他迅速的跟了上去。

熊姓大汉把谢文东三人带到了一间包间之内。包间很大,大的好像一间学生教室。在里面,除了有一张巨大的赌桌外,还有七八位身着暴露的妙龄女郎。

先前那位露过脸的中年负责人靠在一边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吞着云吐着雾。“呵呵,你好,我叫曹爽,很高兴认识你。”中年头目见谢文东过来,立马掐灭烟头,笑着说道。

谢文东伸出手,道:“你好,我叫爱新觉罗-正德,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名叫曹爽的中年人伸出手,脸色很是吃惊:“爱新觉罗?你是皇族?”

谢文东呵呵一笑:“老祖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现在并不是什么皇族了,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他说自己姓爱新觉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将敌人这个字眼和商人这个字眼在中年人脑中很好的区分。这是人性的一个弱点——先入为主。

谢文东和爱新觉罗这几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打死他心里也不会有半点怀疑。

“哈哈,怪不得正德兄挥金如土,原来是处在这儿啊。”现在曹爽倒是想通了,难怪对方那么的高傲,难怪对方那样对钱那么的不屑,究其原因竟然在这里啊。

听到对方是没落的皇族,中年人的心抽动了几下。他笑着说道:“坐坐坐。”

“不知道曹兄找我有什么事情?”谢文东一点也不客气的提了提裤腿,对着沙发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曹爽也不卖关子,他开口说道:“我看正德兄的手气很好,想和你过上一手。不管是输是赢,求的也是个刺激。”

对方的话看起来很合理,但谢文东当即听出了里面的猫腻。什么过过手,寻求个刺激,都是假的。对方真正要做的,便是把被自己赢走的钱再拿回来。在人家的赌场里赌钱,他当然有赢钱的把握。

谢文东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他知道这些,却没有点破。

见对方在犹豫,曹爽故意激将道“怎么,难道你不屑和我赌上一赌?不想给我这个面子?”他的话倒是客气,但青帮的那群小弟却瞪着眼睛,跃跃欲试。那架势很明显,不想赌?今天就别想走。

说实话,这种强迫人家输钱的举动传出去确实不好,但此时的曹爽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对方一下子就赢走了上百万的,这搁谁家开赌场的也不舒服。

看到对方这种架势,谢文东心里更加确定中年人的意图了。他点燃一根香烟,柔柔道:“呵呵,当然没问题。既然曹兄想玩玩,我就只要舍命陪君子了。”

“好好。”曹爽大叫两个好字,接着朝几位妙龄女郎招了招手:“去,准备好牌具。”

“是,老板。”几位妙龄女郎揖道。

她们正要走开,谢文东抢先一步打断了:“等一下。”

“哦,正德兄还有什么要求吗?”曹爽探了探身子,笑着问道。

谢文东说:“赌牌要的只是一种刺激感觉,我想要这种感觉达到极致,所以我们只玩一把。”

“一把?”

“对,一把定输赢。我手上的筹码大概有几百万吧,只一把定胜负。”

“这样啊,没问题。一把就一把。”曹爽答应的爽快,不管对方赌多大,他都有赢钱的把握。

发牌员是自己人,牌具也是自己的,就连筹码都是自己的。这么多综合条件加在一起,想不赢都不难。

“其他的东西太麻烦了,我们就玩最简单的。”谢文东一弹烟灰,开口道。

曹爽很是好奇,他询问谢文东:“玩什么?”

“猜单双。”

“单双?”

谢文东恩了一声,“从一堆牌里随便抽出一张牌,猜中的哪一方就拿走牌面上所有的钱,就这么简单。”

“这样???”对方的赌博方式完全出乎自己的预料,要真的猜单双的话,那自己就没有百分百获胜的把握了。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当然比百之分百要低的多,这点曹爽当然明白。他本想不答应,但是心里头突然冒个出想法。假如自己赢了,当然皆大欢喜。假如自己输了的话,对方就要拿着七八百万钞票离开。这么多钱带在身上当然不安全。到时候,只要安排一伙子人,充当抢劫犯就行了。

想到这里,曹爽再无顾虑,拍手道:“好,就这么办。去准备一副新的扑克。”

一位漂亮女郎微微颔首,踩着猫步离开了。

不到十秒钟,女郎便拿着一副扑克走了进来。扑克还是新的,这说明在牌上,对方没有做手脚。

这个时候,曹爽的赌码也拿过来了,满满的一大盘子摆在了众人的面前。

在一阵眼花缭乱的洗牌后,扑克牌被打开,安安稳稳的躺在牌桌上。

女郎从里面抽出一张,将其他的牌拉开。

“曹兄,你先来吧。”谢文东道。

对于这种完全靠运气的事情,先与后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曹爽礼貌道:“正德兄是客人,还是你来吧。”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点点头:“天下无双,我选单。”

“哈哈,好一个天下无双。既然正德兄选了单,那我只有选择双了。”曹爽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笑容,对答道。

谢文东一摊手,对身边的女郎礼貌道:“这位小姐,还请你开一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