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高强张研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东哥,你没事吧?”姜森和刘波迎了过来。谢文东摆摆手,道:“没事。”

“哦,没事就好。”姜森一抚掌,放心道。这时一旁的刘波开了口:“东哥,强子和研江大约在下午的时候就会到云林。我们是不是先去安排一下兄弟们的住处?”

谢文东脸色平静,语气却不掩欢快:“强子研江他们来了?太好了,援军一到,青帮就失去了最好的作战时机。”

两人皆点点头,不过他们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他。来的援军中,其实不止他们两个和五千援军。对视了一眼,两人皆阴测的笑了。

“还有,你们让强子他们先过来,那五千兄弟调拨三千到彰化,我要破掉文曲的鸳鸯八卦阵。”谢文东又记起了什么似的,补充道。

姜森回答道:“好的,东哥。”文曲用鸳鸯八卦阵攻占彰化,杀死杀伤包括马腾.李爽.格桑在内的一大批心腹兄弟。

作为大哥的谢文东,无论如何也要向青帮讨回这笔血债。

“你们两个还有事吗?没事先去休息吧,忙了一晚上,大家都累了。”谢文东扩张了一下胸腔,伸了个懒腰道。

两人回答没事,接着起身告辞。捏了捏鼻梁上的穴位,谢文东感到也有一些累了。

“金眼,去给我准备一些东西,我有用。”谢文东侧过脸,对一边的金眼说道。

金眼贴过身,谢文东耳语了几声,便回房睡觉。

前者听完不敢耽搁,哧溜一下变跑开了。谢文东要金眼找的东西,在黑道争斗中并不常见,更没人能想到这种东西能够被用于黑道。

但出奇往往制胜,在某种意义上说,文曲的鸳鸯八卦阵已经成为了死阵。

没有任何人的打扰,没有多余的废话,谢文东一直睡到了下午五点钟。

这一觉他睡得很是香甜,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什么事也不想什么事情也不做,那的确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睁开眼,谢文东感觉全身都瘫软了。他知道,这是肌肉的过度运动,体能消耗过多留下的后遗症。

几乎要习惯了这种反应的他并没有多大的惊慌,有些挣扎的起了床,邪笑突然挂在了他的脸上。

头发虽然有些凌乱的他遮不住那股子王者之气,双眸迸发出如刀子般犀利的目光,召唤一代枭雄重新振作。他理了理衣衫,接着刷牙洗脸。

衣橱里的衣服很多,但格式却相当的简单。谢文东不会把太多的时间放在选择衣服上,他打开衣橱,随手拿起一套黑色的中山装。

大约过了两分钟,一个身材笔挺,束装干净简洁的谢文东打开了房门。

开门之后,他首先听到的是一阵喧闹,不时的还夹杂着长吼。不知道什么情况的谢文东挥了挥手,把一旁负责保卫他的木子叫了过来。

“东哥,你醒了。”木子首先开口问候道。

谢文东恩了一声,皱了皱眉他疑问道:“楼下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吵啊?”

木子看了一眼楼梯的方向,如是说道:“哦,东哥,你指的是那个啊。高堂主和张堂主来了。”

“高堂主,张堂主?”谢文东一开始还没有回过味来,问道。

木子解答道:“是啊,是高强高堂主和张研江张堂主来了啊。”

“他们来了?怎么这么快,不是说下午两点吗?”谢文东有些意外道。

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木子有些不好意思道:“东哥,现在差不多五点钟了,他们早就到了。”

“五点钟?”

“是啊,五点一刻。”木子一伸手,看了看手上的手表道。

谢文东暗道一声,该死,自己怎么睡了这么久。沉吟几秒钟之后,他度着方步,往楼梯口走去。

木子傻笑了一下,接着叫过来了咬着汉堡包火焰。两人尽责尽职的跟在了谢文东的身后。

还没下楼,谢文东一眼就看到了满身蹦跶,却大大咧咧在满口吐唾沫星子的李爽。

咦,这个家伙不是在医院养伤吗,怎么也偷跑着出来了。没等他回过味来,眼角的余光又把他的目视方向引到了另外几人的身上。

这几人都身着白衣,秀发飘洒,衣袂飘飘。一人,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却又不尽然是书生之气,明眸黑梓,却散发许许霸气。

另外一人眉目如画,清丽难言。皮色雪白衬之象征着高贵的隆鼻。加之飘逸的秀发,无处不透示着高贵与典雅。她的打扮并不算花哨,也不显摆。只项颈中挂了一串小水晶,发出淡淡的彩色光晕。映得她更是粉装玉琢一般。

再一人鼻梁高挺,眼眸靓丽。尤以其皮肤百里透红最为吸引人,十指修长雪白,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

没错,此三人分别是原美洪门老大黄坤的孙女黄研儿,韩国第一大财团黄氏财团总裁的女儿黄研儿,还有最后一位是韩国胡氏集团的千金小姐胡雪薇。

这三人皆是相貌出众,出身显赫。不管挑出那一人,都能吸引万千男人的眼球。

现在三个大美女聚在一起,所迸发的女性吸引力,就无法形容了。黄研儿是跟着她老公高强来的,而胡雪薇是循着她男朋友褚博来的。

至于黄金利嘛,明面上是陪同胡雪薇来的,但大家都知道她心里大打得那点“小算盘”。

谢文东也不是看了美女挪不动步的人,他很快的将目光转向另外一方。只见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强子,研江,你们来了。”隔老远,谢文东便笑着打招呼。

“东哥来了,呵呵。”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高强,他推了推旁边的张研江,又摇了摇前面的褚博,激动之情言表。

“东哥好。”众人皆九十度弯腰,拘礼道。现场唯一没有动的只有一人——黄金利。

此时黄金利以一种很委屈,但又神情的眼神看向谢文东。大家虽然口头上没说什么,但都知道黄金利做出这种反应的原因。

平心而论,黄金利大小姐脾气很足,喜欢的东西就要得到手。

虽然她曾经绑架戴安妮,但最初的出发点只是爱谢文东而已。对爱痴狂的她非但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受到别人的质气,反而因此赢得了赞同。

这点,还没有一人能比得上,这也是大家对她竖大拇指的地方。

谢文东对她很是愧疚,唯一掩藏心里触动的动作便是忽视。他假装没看见,只是爽然的说道:“众位兄弟都别站着了,都坐下吧。”

“是,东哥。”众人听完后,便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谢文东呵呵一笑,随便找了个位置,也坐了下来。

见黄金利还在发呆,一旁的胡雪薇在褚博的示意下,一把拉下她,让她坐回到沙发上。

“东哥,我也来了。”吴昊突然不知道从那个疙瘩里跑了过来,鞠躬道。

“好好好,”谢文东连说了三声好字,示意他坐下。

众人屏息,谢文东柔柔道:“大家都到齐了,我也不多说废话了。叫你们过来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固守攻城,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