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破阵前夕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对不起,东哥。被他给跑了。”姜森语气低沉的说道,很明显他的心里很不舒服。

谢文东哦了一声,并没有责怪他。知道姜森已经尽力,他话锋一转,问道:“他的那些手下呢?兄弟们伤亡多少?”东哥非但没有责怪自己,反而一点也不提及武曲的事情,这让姜森很是感动。

顿了半晌,姜森抬起头问道:“东哥,我没有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请你责罚。”

将桌上的一杯暖茶递给了他,谢文东鼓励道:“你是功臣,我怪你干吗?”

听到东哥说自己是功臣,姜森羞得双脸通红,他满怀愧疚的说道:“东哥也说过‘放虎归山后患无穷’,所以还是请东哥惩罚我吧。家法必须针对每个人,必须公正地对执行。”

见姜森一心求罪,牛少锋马上站出来解释道:“东哥,这件事不能怪组长。我们通过夜视仪看到行风猎犬将他咬倒在地,而且还撕咬了一番。理所应当的,大家都认为他死了,并没有过去仔细确认。等到战斗结束,行风被召回的时候,我们这才发现武曲的‘尸体’不见了。”

通过牛少锋的解释,谢文东完全能构想当时的那个画面。他柔声道:“老森说的没错,家法必须公正。但你们确实是把敌人赶出去了,功过相抵,别人也不会都说什么了吧。”

“这...”姜森被这句话堵得没话说。他暗自摇了摇头,表示无奈。

谢文东又道:“武曲已经重伤,在段时间再也无法出战,这其实也是一种胜利。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恍然大悟,姜森这才解答道:“武曲手下的人已经完全被瓦解。那一场追击战,行风应该是立下了首功。而且,兄弟们的伤亡并不大。”

“哦,他们都死了?”众人当前最为关心的便是这个问题。

姜森点点头,“十之八九,而且,不单单是死亡那么简单。”

“恩?森哥怎么说,难道行风又吃人了?”褚博回想起昨天白天几百只猎犬对青帮俘虏开膛的样子都心有余悸,试探性的问道。

姜森嘴角翘了一下,阴测测道:“我也不太好说,昨天晚上打扫战场的时候,用摄像机拍下了一些图片,大家看过就知道了。”

组长还没发话,牛少锋便先一步把一台红外线摄像机抓在手里。他拍了拍相机的外壳,以一种很奇怪的表情说道。

那种表情夹杂着恐惧,兴奋,甚至还有不少的恶心。如此奇怪的表情,更加勾起大家想要知道里面内容的欲望。

木子三两步的走到牛少锋的面前,接下相机爽口道:“让我来投影给大家看。”

牛少锋点头很爽快的把相机递了出去,木子接过后让人搬来了电脑。

很快,二十多张血腥的图片便被投放在电脑上。图片里俨然成了活剐人的地狱,在这里你可以见到人体身上的任何部位。森森白骨,长短不一的断肢,头发沾血发硬的脑袋,拖沓满地的肠子,脏器,啃噬的面目全非的五官,甚至还有被绞碎的生殖器官。碎肉,渣滓骨头,鲜血柔和在一起,地面上的尸体都叠成了山.....看到这里,众人胃里再一次的喧腾,不过因为是在室内,还是强忍住了呕吐的冲动。

姜森走到谢文东的身边,开口道:“东哥,行风在黑暗的情况之下,才能将威力发挥到最大。但这也太大了吧,它的杀伤力几乎和一场枪战一样,甚至还要野蛮十倍。”

“恩,老森你想说什么?”谢文东问道。

姜森一开始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若有所指的说道:“昨天晚上,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光是清理那些尸体就用了一个多小时,断肢什么的堆了整整一卡车。清扫那些血迹,更是出动了洒水车。我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几次,台湾当局是坐不住的。死太多的人了,就连兄弟们看了都不忍心。”

姜森不是心存善念的人,他能说出这么一番话,足以证明事情的严重性。

没错,要是每次战斗都出动这样的恶灵部队,那就和直接用枪战开打无异了。死伤太多的人,一旦没有处理好,便很有可能引发轩然大波。

谢文东知道这点,虽然他想要这样一直厉害的部队为自己效力,但也不得不考虑当前的时局。即使心有不甘,也得做出一些让步。

思考了很久很久,谢文东抽了有两根烟,在最后一支烟抽完的时候,他终于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出动“行风”军团。

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属无奈,众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得接受。不过,反过来想,有这样一支部队放在家里,那以后出去打仗,也底气足了很多。谢文东把这点说了一下,在场的人纷纷表示赞同。

关掉了电脑,谢文东随即开了一场会。会议的内容很简单——如何破除文曲。

密闭的会议室关闭了大约两个小时,直到一切都商榷妥当后,大家才起身离开。众位兄弟纷纷离开,只有五行和谢文东留在了会议室。

“东哥,三眼哥的电话通了。”金眼把手机递到谢文东的手上,说道。

谢文东接过,将手机放于耳畔。“东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电话那头传来三眼熟悉的声音。

“张哥,你知不知道J市的小鹰会?”谢文东没有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道。

三眼连想都没想,脱口回答道:“没有,J市根本就没有这个帮派。而且,不但是没有这个什么小鹰会,就连一些成型的社团都没有。这块地方是东哥发家的地方,外面势力早就被剔除光了。东哥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一个问题啊?”

“是这样的.....”谢文东把刚刚从烧烤店老板那里听来的消息说给三眼听。

三眼一听,心立刻被揪了起来。要是那样,可就真的太糟了。

感觉电话那边沉默了,谢文东冷声说道:“张哥,找到他们,趁他们还没有成气候,将它扼杀在摇篮里。”

“好的,东哥,我这就去办。”三眼说完就要挂电话,事情紧急,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个时候,谢文东拦道:“张哥,等一下。”

“东哥还有什么事情?”三眼又问道。谢文东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在社团里提两百万出来,送给格桑的妹妹。另外,把她送到极乐岛。”

感觉到谢文东说话语气不对,三眼警觉道:“东哥,怎么好端端说这事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谢文东闭了闭眼睛,柔柔说道:“格桑受伤,被查出心脏有问题。”

“什么,心脏病?那他现在怎么样了。”三眼关心的问道。

谢文东详详细细的把格桑的情况一说,只听见电话那边哗啦一声倒地。三眼猛的一下双脚发软,躺倒在地上。

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一组词:格桑退出,格桑退出。

泪水委屈刹那间一起涌了上来,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三眼双眼通红,大声质问道,为什么格桑好端端的会得这种病。

他也是急了头了,没有考虑太多,便哗啦哗啦的一顿埋怨。

谢文东没有介意三眼的语气,动情的说道:“他是我的好兄弟,我会照顾他一辈子的。”

三眼再一次的说话,不过他是坐在地上,哽咽着说道的:“其实这也是件好事,格桑退出江湖,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冒着生命的拼杀了。他这个笨蛋,打仗的时候那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冲,哪里的兄弟有难,他就挺身而出,为社团受了多少次伤,挨了多少打,他也没有吭声....他真是个笨蛋。他真是个笨蛋.....”

三眼一边说话,一边擦着眼泪。他不想,是真的不想要格桑离开。往昔的生死与共都印现在他的眼前,一幕幕的飘过。他的眼睛湿润了,一个大男人,文东会的三巨头之一,一个叫做三眼的汉子,哭的稀里哗啦。

听着电话那边的哭声,谢文东心里一酸。他摆了摆手,示意五行离开.....

关上了门,这通电话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没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当再次看到谢文东的时候,大家都注意到谢文东的眼睛是红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