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战斧鹰犬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们是哪里人?”听到谢文东等人的交谈,烧烤店老板突然凑过身来。出于安全考虑,五行等人上前制住他再一次向前。

被人拦住之后,老板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

抓了抓头发后,他解释道:“大家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感到好奇。”

从老板的身上,谢文东感觉不到杀气。他摆了摆手,示意五行让开道。

挑开眉,谢文东摊手问道:“哦,老板为什么这么问。”

烧烤店老板有些尴尬道:“我感觉你们是从东北那边过来的,虽然你们的口音都变化很大,但是一些话音里还是夹了东北那边的口音。”

谢文东和手下兄弟走南闯北,口音早就被磨得很方圆了。他自以为光是从口音里,别人是判断不出他来自哪里的。现在看来,是自己想错了。呵呵一笑,谢文东爽然道:“老板好眼力,我们的确是东北人。”

“哈哈,难怪呢。我说只有我们东北人才这么爽快,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老板一听谢文东等人是东北人,当即亲近了不少。

他接着道:“其实我也是东北人,佳木斯的。来台湾五年了,现在在这里娶妻生子,倒也活的自在。我一听啊,就感觉你们是那边人,听着家乡话,亲切不少。”

老板看起来兴致很好,谢文东等人还没有说话,他便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谢文东微笑道:“老板也是佳木斯的?我也是那里的。”

“真的?”老板眼神中透露的满是不信,能在这么个宝岛上遇到家乡人这本就不可思议了,没想到既然能够遇到老乡,这太意外了。

“给这位老哥倒一碗酒。”谢文东笑着说道。

老板听完也不客气,顺便拉了个凳子就坐了过来。因为太晚了,店里的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他才闲的下空来。

顺便问了问谢文东到底住在哪里,再说了说自己原先的住址,烧烤店老板便扯开嗓子闲聊起来。

喝了不少酒,听到谢文东说这些年都在外面做生意,老板开始闲扯起来一些关于东北的事情。他拍着胸脯道:“别看我现在人在台湾,但对东北那块地还是了如指掌的。”

可能他的样子,好像万事通似的,大家都被逗乐了。木子有意和他开玩笑,他把脸一耷拉,故意说道:“我才不信呢,你什么都知道?”

好像被人看不起一样,老板脸色一沉,道:“我说你这个小兄弟,怎么不信我呢。这么着吧,你想问什么大问题,要是我回答不出来的,今天这顿饭我请。”

谢文东是何等角色,手下资产没有数百亿也有百十来亿吧,这点钱众人当然不放在眼里。

而且,这二十来人也没有吃了多少钱,就算他们只是一般的游客,也是吃得起的。不过看那老板狠心咬牙的样子,也确实好笑。

大家今天也有兴致和他打这么个赌,得到了众人的授意,木子大手一拍,从怀里抽出一叠钞票道:“好,就这么说定了。要是你都能答出来,这几千块钱就当做额外的小给你了。”

看到对方出手如此大方,老板一开始便傻了。两只眼睛里看到的只有一个画面——花花绿绿的台湾新币。咽了咽口水,他终于说道:“没问题,我当然回答的出来。”

“我们老板想要回家乡发展,但又不知道家乡的情况,你说说看,要是在那里投资做生意,需要注意什么?”木子有意将话题往文东会那边引。老板想也没想就回答:“新任市长丁剑南是个喜欢钱和女人的怂蛋。只要这两件东西送上去,保证政府那边轻松通过。”

“我们老板很不喜欢和贪官打交道,要是不想走这条路的话,还有没有什么捷径?”木子这是说瞎话,文东会的兴起和那些贪官的帮助脱不了关系。

虽然谢大家都很反感这样一群人,但是众人也不得不承认,没有他们,文东会根本就建立不起来,这本就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

大家把目光都投向店老板,想看看他怎么说。也好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一些关于文东会的情况。

老板猛灌了一口酒,想了一会儿,便拍桌子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有。”

“哦,怎么说?”谢文东问道。

老板擦了擦嘴边的酒渍,脱口说:“文东会和小鹰帮!”

“文东会?!小鹰帮?!”众人大感道吃惊。前者被对方说出这在大家的意料之内,但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什么小鹰帮既然也能被提到和文东会一样的位置,这让大家伙都惊奇不已。

看到面前的十多人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看看,连连露出吃惊的面容。

老板这才开口说道:“你们要去J市(佳木斯)发展的话,最佳的捷径的是这两个黑帮组织。===我们先说下文东会,文东会是当地老牌的黑社会组织,势力盘根错节,辐射极大。而且啊老大是个叫谢文东的人。

====这个谢文东很不简单,虽然年纪轻轻就独霸东三省的地下世界。而且据说这个谢文东还控制着中国,乃至世界上大的洪门组织。

====他的一句话,在黑道上可以说是圣旨。没人敢招惹他,也没人敢碰文东会。你们要想做生意找文东会做靠山准没错。”在场的人除了皆是洪门总盟的高层外,还有总盟的龙头——谢文东。老板说的话是事实,这些大家都知道,而且再没人比他们更懂了。

既然文东会在东三省的影响力如此之大,大家便更加好奇为什么老板会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什么“小鹰会”,同社团放在一起相提并论。

阻断了木子即将发问的话,谢文东亲自问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说的那个什么‘小鹰会’又是组织?难道也是黑社会?”

老板抓起桌上的一根麻辣肉串,咬下一块肉。囫囵不清的说道:“对,没错。‘小鹰’会成立并不久,只有短短的半年时间。

=======但是它们的势力却不可小觑。短短的半年时间,就由一个小社团渐渐向庞大的社团发展。

======据说这个组织的幕后是俄罗斯的大黑帮战斧。吸纳了原先被文东会打败的一大群闲散人员。秘密发展,势力也是很广的。要是找他们打通关系,也不是没有可能。”

“青帮,南洪门,猛虎帮,日本魂组,青海帮...???”

听着这些久违的别灭的帮派死灰复燃,众人的心里皆是猛的一抽。不过,大家都没有说话,他们在等,等东哥亲自询问。

果不其然,谢文东在点燃了一根烟后,开口了:“我们走南闯北,也听过你刚才说的这样一些组织。我们听说过文东会,但是不知道它竟然在J市,而且,我还听说这些组织不是已经被谢文东的文东会给灭了吗。他们又是怎么又冒头了呢。”

看到众人的兴趣全部被调到了自己这,老板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

他笑着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些组织虽然被灭了。但还剩下不少人的。在小鹰帮暗暗发动英雄贴后,有不少散落在民间的零星力量,开始汇聚起来。呵呵,不过这些人还没有成气候,要是被文东会知道了,打他个土崩瓦解不成问题。我觉得吧,你们可以把这个信息说给文东会听,这么一份大的情报应该可以保你们的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老板说了半天,大家的心先是提升到嗓子眼,后又慢慢回到心里。

得亏自己在敌人成气候之前,知道了这么个情报,要不然一旦这群手下败将在暗中形成了气候,到时候和现在的青帮遥相呼应,那己方就要吃大亏了。

还有一点,谢文东感到很奇怪。他问道:“为什么那个小鹰会要在文东会的地盘上创建势力,难道他们不怕被谢文东知道?”

老板思考了一会儿,他本不知道这里面的缘由,但想了一会儿也猜了个大概:“我想应该他们应该是出于‘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考虑吧,在对手的心窝上插上一刀,这个感觉是很棒的。”

终于,谢文东将整件事情连贯成线了。半年前,自己还在隐居,战斧因为有机可趁,便秘密在J市建立了小鹰会。本因为做的隐秘,却被自己无意中知晓。以现在文东会在东三省的势力,是任何一个社团所无法抗衡的。

他打定了主意,趁着这群乌合之众还没有融合,没有成气候之前,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

“木子!”谢文东淡然的吐出了一口烟雾,打了个响指道。

木子点点头,会意的从怀里抽出皮夹。

谢文东从他的手里接过一张空白支票和笔。在老板的惊诧眼神中,他在支票上刷刷的写下一大串零。

“呵呵,这位老哥。谢谢你啊,你为我们指明了一条道路啊。我不久就将这个消息说给文东会老大听,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你笑纳。”

一开始,老板还很不好意识的搓了搓手,但一看到支票上的数字之后,眼睛都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