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斗破苍穹(四)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武曲一边挥刀窜风,一边不停的说道:“快点,快点,再快点!朝我的心脏砍,要不然,你这样是杀不死我的。太慢了,太慢了。”

褚博被这种嘲讽的话,气的不行。他迅速打出三剑,分袭对手的脖子,腹部,心脏。

武曲隔挡迅速而且干净利索,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身形敏捷,移步井然有序。两人一直僵持不下,打得个你死我活。褚博的皮肤虽然被刀锋划开了几个血口子,但武曲也没有占到很大的便宜。一不小心,被前者的一脚踹到肚子。

两人的拼杀,很快就引起了任长风的注意。他一直在说,想要取下武曲的脑袋,现在真是动手的好机会。

任长风带着伤,轻轻松松的解决掉两位青帮小弟。他踩着两具尸体,踏空而上。

“人妖,任长风来也。”任大吼一声,骂道。

“什么?他妈的。”武曲听完,先是一愣,接着是气的不行。他后退几步,躲开褚博的攻势,制住脚大骂道。

“你他妈的说谁?”武曲青筋暴露,好像要吃人一样的吼声道。

任长风大吼一声,讽刺道:“你很像死去的南洪门周挺。他是长得恶心,你是长得我想吐。人能长得你这样吗?”

确实,武曲长相很清秀,但是一头长发却让人感觉很别扭。先前的因为他的相貌带来的那种舒适感,完全由一头乱七八糟的长发所颠覆。

那种感觉,就是好像遇到了一个朦胧美女。只不过这种美女却是从后面看想犯罪,从前面看想倒退那种——开始感觉不错,等到观全貌后却实在恶心。

被人骂作人妖,比被人骂作娘娘腔更让人气愤。武曲也不例外,不想多和对手说什么,武曲调转枪口,开始和任长风交手。

后者是和武曲交过手的,两天前他和格桑.马腾.李爽等四五人一起动手,这才和他打了个平手。面对这样的高手,他可是一点不敢大意。汇聚精气,拿出百分之二百的注意力来应对。

这一次,武曲没有再留情,虽然他的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口,但在整体实力上,还是占据不少优势。

一开战,他便使出眼花缭乱的招式。对战的时候,决定胜败的关键在于冷静和凶狠。

任长风在谢文东的手下多年,已经很好的能够掌控这一诀窍了。

自拼杀之始,他口里的话便一直们停顿过。“我说人妖大哥,你真是的。你说你,整个落后个脑袋还戴个前进帽。炮轰的脑袋还梳个雷劈的逢。你以为你是白发魔女啊,留这么个长头发倒是很会装逼…”

任长风把平时和兄弟们聊天打屁的话,都在这里骂了出来。这可把武曲气的够呛,挥出的刀更加犀利异常。就在这个时候,褚博又整刀杀到。

见任长风的这一招不错,他也学着那样的语气,狠话道:“长风大哥,你说错了。他的的丑和他的脸没有关系……”

“哈哈,对,还是小褚一针见血。你啊,别再地球混了,去火星吧,地球不适合你…”任长风很风趣的对着武曲说。

他的唐刀也没有丝毫的停歇。一招一招,划破冰冷的空气,直接往武曲身上招呼。

和任长风的刀相互配合,褚博的花剑也是舞动的虎虎生风。

两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再加上出言猛激对手,本应该在不久之后,拿下武曲的脑袋。

可几番交手下来,两人还没有占优势片刻。反倒是被定下心来的武曲逼得上下乱窜。

武曲能成为青帮的七星之一,且号称战力第一,身手当然也不是盖的。尽管身体受了伤,但还隐隐的开始占据上风。这样的对手,是十分罕见的。

任长风甚至感觉,当年和唐寅对阵的紧迫感又回来了。

以专业的眼光看待武曲,他认为此人的武力绝对不在唐寅之下。两人对战武曲,暂时保持着对攻的状态,可是战场上的局势却悄悄发生的变化。武曲那边太多人了,黑压压的一大片对云林县的堂口横冲直撞的。

谢文东的堂口里只有两千余人,面对数倍与自己的敌人,谢文东这边只有拿出拼死一搏的架势。

“东哥,我们是不是让两边酒吧里的兄弟冲出来,对青帮的人进行三面夹击?”刘波谨慎的说道。

看着战场上的血战画面,谢文东暗暗握了握拳头,闭了闭眼睛之后:“在等一会儿,等敌人成骄兵。想要彻底打垮他们,必须在他们就要咽气的时候,插他们一刀。”

“是,东哥。”刘波着急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东哥,我去帮帮长风他们。”袁天仲嘴角挂着冷笑,死死的看着战场上拼杀的褚博.任长风仨人。

他一眼看出,此人用的招式,绝大部分是少林武学。知道了这点,就好办多了。

谢文东看了一眼楼下和敌人大头目恶战的两位兄弟,摇摇头:“不行。”

“恩?为什么啊,东哥。”袁天仲奇怪道,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谢文东抽出肋下的开山刀,眼神犀利如刀子般的阴笑道:“我和你一起去。”

“东哥,下面太危险了,你还是不要…”众人皆劝道。

“哈哈,你们也知道,我是是贪生怕死,躲在后面的大哥吗?手下兄弟在拼死血战,我这个当大哥的,当然要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

“东哥,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堂口。要是你出了什么意外,那就得不偿失了。到时候,世界洪门,甚至,全球黑道也会为之动荡。

兄弟们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可就要落入敌手了。”刘波着急道,甚至把问题提升到了‘民族大义’上。

一边用手帕擦了擦金刀的刀身,谢文东一边喃喃道:“刀不用,会锈的。倘若有一天,我不再有了和手下兄弟一起并肩作战的勇气,那谢文东就不是谢文东了。”

东哥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再劝也没什么用处了。叹了一口气,大家都低下头不再说话。

袁天仲踱步几何,走到谢文东的身边道:“东哥,那我们一起下去吧。”

谢文东听言,点了点头。看到两人向门口走去,刘波.五行等人也不敢怠慢,纷纷跟上前去。

一行人以相当快的速度,下了楼。

刚到一楼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就迎面扑了过来。喊叫声相互夹杂,分不清到底是谁在扯着嗓子。见多了这种场面的一行人没有多么的意外,他们纷纷扬起自己手上的开山刀,做好了迎战额姿势。

袁天仲走在最前面,他拉开一位小弟的身躯,淡淡道:“给东哥让条路。”

匆忙中被人拉了一下,那位小弟感觉到极为不舒服。他扭过头,正要发作。可是当他看到袁天仲一脸的平静时,马上收住了脸上的愤怒。

挂着笑,那位小弟收了收刀片,谄笑道:“哦,东哥来了。”说话间他扭转着身子,让出一条道路。

让开了路,他还没忘记鼓舞士气的囔囔道:“东哥来了,东哥来了。干死那帮狗日的。”

听到有人喊东哥来了,大家不由得往自己身后看去。果然,一个身着黑色中山装的青年站在堂口的大门处。

青年的身材并不高大,身子有些瘦弱。相貌谈不上帅,只算是清秀,最特别是他那狭长的眼睛,不时有流光闪过,眼神犀利,足矣秒杀一切。

“没错,是东哥,东哥来了。”洪门帮众看到谢文东的后,一个个都叫唤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大家体内好像被重新注入了一个灵魂似的。这个灵魂操纵着大家的手脚,疯狂的向敌人做出砍杀的动作。

先前劳累无力的阴霾被一扫而光,代之的是充满力量的兽性。现在的他们好像是一批批释放而出的狼,不嗜血将抹杀它们心里永久的图腾似的,一个个使出全身的气力,要把敌人砍倒。

一时间,青帮的小弟们顿时感到周围的压力倍增,只是短短的五六秒,便被洪门帮众逼退五六步。

“东哥,我去帮帮他们。”袁天仲一指袁天仲,褚博两人,紧张道。

谢文东怔怔道:“恩,天仲,万事小心。对方不简单。”

袁天仲简单的回答一声知道了,便飞身杀人战阵。袁天仲弹跳而出,谢文东也迅速走下台阶,加入了战团。

一时间血雾喷涌,迅猛而出。别看谢文东身材并不高大,但他本身的实力却一点也不可小觑。

多年来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了袁天仲.任长风.格桑等多家之所长,再加之曲清庭传给他那套奥妙的吐纳之法相糅合,让自己的整体素质提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层面。

这个层面是一般的人物一生也无法达到的。

至少在短时间内,谢文东是安全的。这边没有后顾之忧,但是任长风那边却险象环生。

也不知道对手先前是不是故意隐藏实力,还是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让他愈发的疯狂。不消一会儿,两人联手竟然也败下阵来。

尽管任长风的一刀是划破了武曲的皮肤,但那也是以两人分袭一脚的代价换来的。两脚被踹开后,两人的身子像沙包一样飞起。

两个一等一的高手竟然也拿武曲没有办法,不禁,袁天仲心里也没有底。但此时的他已经是弓弩上的利剑,没有回头的地步。

轻松干掉了阻挡他前进脚步的十来人,战力排进世界洪门前二十的袁天仲杀到。

如一阵飓风般,软剑扭动着身体,穿透冰冷的空气。又如嗜血的毒蛇般,剑尖探向正欲攻杀任.褚两人的武曲。

“当啷”,袁天仲一手挑开武曲的钢刀,从死神的手下救下了两人。

“你们没事吧。”袁天仲关心道。

没有了威胁,两人皆长处一口气。他们腾的从地面上飞身而起,齐声回道:“没事。”

“没事就好,今天就让我来砍下他的脑袋。”袁天仲不像任长风.褚博那样,没和武曲多说一句话,便抽剑而上。

任长风同样也不甘示弱,大吼一声:“他是我的。”褚博同上,三人开始围攻武曲一人。

袁天仲.任长风.褚博都是一等一的悍将,他们加在一起,这样强大的阵势,恐怕世界洪门排名第一的那号人也是挡不住的。交战一开始,武曲便先输了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