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斗破苍穹(二)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被人骂作是阿猫阿狗,这让谁也受不了啊。武曲听言,当即火冒三丈。不过,转念一想,在几千的兄弟面前落了气势,这就已经输了一大截了。

“好个阴险的谢文东啊,”青帮不少人暗骂道。

武曲眼神冷然,竖着嗓子道:“要是谢先生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猛虎别再当道卧,困龙也有上天时。我承认韩大哥被你大败了两次,但现在我们已经不同往昔,已经有了和你一较长短的实力。”

话即,他习惯性的舔了舔雪白的刀片。

这个熟悉的动作,当即抵触到任长风心里的底线。

他霍的一下抽出唐刀,破口大骂道:“操你妈的,韩非想来送死,那我们就成全他。一群阿猫阿狗敢到我们的阵营前叫唤,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危啊。”

对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这让性格本就很奇特的武曲怒不可解。

强忍着心中的无名火,武曲抿了抿嘴巴,强颜欢道:“谢先生,你的手下嘴巴很不干净啊。难道你就是这么调教你的狗吗?”

“你他妈的…”任长风实在是受不了了,又想大骂以回。

只不过他后续的话没有说出,便被谢文东打断:“我的兄弟对人都礼貌,只有对牲口才会有些失态。你不是说青帮已经有了和我一较长短的实力吗?哈哈…”

笑声飘渺着闯入耳膜,激发一阵震荡。这种刺激还没有持续多久,便又被反应着认为的改变频率。

谢文东突然一正脸色,欠了欠身子。

扶着窗台的围栏,他以万年不化冰川的冷漠震撼宣布道:“我旗下有兄弟百万,谈笑间就能将你们飞灰湮灭。还是留着那些大言不惭的话,说给阎王听吧。在我的面前说教,你还不配。”

老实说,武曲确实不是做说客的材料。他本想在大战之前,杀一杀敌方的锐气。没想到一番说道下来,反倒是自己被骂了个蓬头垢面,狗血喷头。不再装饰那千金小姐般的矜持,武曲直接拿出黑道大哥的架势。

他猛地一吐唾沫,先前突然奔跑了几步。一个作势,直接把手上的刀扔了出去。

刀尖沿着完美的抛物线跪倒运行,下落目的地就是谢文东的脑袋。

太快了,太不可思议了。

说太快,是因为他的投掷速度,刀挂劲风,锋携杀势,突地一下就扔了出去了。那感觉好像一直高速运行的飞毛腿导弹。

说太不可思议是说武曲和谢文东之前的距离。两人相隔四十多米,这样的高距离,就算是专业的铁饼运动员,也要费不小的功夫。

更加需要说明的一点就是,武曲扔出的那把刀,可比一个小小的铁饼要重得多。

这样一连串复杂的条件综合到一块,便足以见识到这一个让人出其不意动作的不寻常之处。

时间没有停顿,也没有倒退。开山刀自它离开武曲的右手开始,便就以动车组般的速度,刷的一声直插谢文东的眉心。当刀飞来,就连谢文东也是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做什么好。姜森.刘波等人脸色煞白,心里猛地一抽,也是直接吓愣了。

周遭的兄弟中,有不少一等一的高手,但是真正能做出反应的却没有几个。

几秒钟之后,谢文东真的就脑袋崩裂,死于当场吗?

这样的一个结果,是青帮小弟想要的,也是武曲所期盼的。然而事实却不一定尽人意,伴随着铿锵二声,一窜火花从三把铁质兵器中碰撞而出。三把铁质兵器,一把是武器的开山刀,一把是袁天仲的软剑,一把是褚博的花剑。

他二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剑劈下。一切发生的都那么像戏剧化了的情节,大哥完好无事,手下兄弟舍身护主。

然而,只有当事人才知道,那一刻的危险和心灵的震撼。

刚才那一刀,确实是奔着谢文东的性命去的。袁褚二人谁也不想再一次的重复刚才的动作,因为他们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会有那样的好运。在气场急剧变化的战阵中,保住东哥的性命。

运气.老天,时常眷顾着谢文东,也时常眷顾着他身边的兄弟。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登高摘月,力法无边!

见一击不中,武曲气的暴跳如雷。他不再多说废话,大喝一声:“给我杀!”

等的就是这句话,青帮进攻的号角终于吹响。

数千人拎着片刀,冲向云林堂口大门双方在大厦内外展开混战。两边各有优势,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这场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青帮的本部人马,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战斗力意志力绝非一般的小混混能比。

而洪门这边的兄弟虽然夹杂了不少附属帮派的势力,但是因为有谢文东和众多高层在此,手下的兄弟也都拿出了十二分的精神。一个个大呼小叫的要给青帮以教训。

街道上到处是撕杀的人群,在这里,只有单纯的杀戮。人性,同类之间的人性,早已经把被仇恨覆盖。

杀杀杀,砍砍砍。两边帮众的脑海里只有这两个念头。站在他们面前的也只有两种人,敌人和这自己人。褚博老远就看见在后面舔侍刀片的武曲。他偷偷的拎着花剑悄悄的往武曲的身边靠拢。

三个不知死活的青帮小弟杀红了眼的扑了过来,人没到,刀就已经高高的举起。

褚博皱皱眉,暗道一声该死的。等三人来到了他的近前,不管是谁,挥手便是一剑。花剑本身的重量其实相当的轻,这也就注定了它不可能有大刀那种削筋碎骨的魄力。但是,小巧只有小巧的好处。剑身划过空气发次嗖的一段刺耳声。

刺耳声飘过,三人都感到脖子一凉。接着便是喷涌而出的鲜血喷了出来。那感觉好似三只秋水广场上的小喷泉。

花剑极其轻巧,在割断了三人的喉咙之后,几乎没有收势,他便又把剑尖送进一位小弟的喉咙里。

剑尖从喉头处进入,又从后脖颈的位置探出。连带着,喉咙处的好几根动脉血管被切断,尚未完全断气的人体倒地,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回天乏术。

褚博在极其短的时间内,就干掉了四人。这让人不注意他都难,伴随着一句杀人偿命,五个青帮小弟提刀而上。

五人来势汹汹,褚博也不敢大意,只得无奈迎战。一边把敌人放倒,一边冲着武曲的方向运动。

一声断喝之后,他的速度瞬间提升,快似闪电的朝武曲飞驰而来。

武曲在青帮的地位极高,即使他的身上很是高强,不需要别人保护他的安全,但仍然有不下十多位中高级青帮精锐做他的护卫。

“吃我一刀。”站在最外围的一个大汉大吼一声,不管对方是谁,先抡臂一挥。

其他的精锐也纷纷抽刀挡在他的身前。

刀身本就沉重,加上他身体向前的冲力和臂膀挥舞的力量,刀身划过空气时竟然发出了狂风呼啸的声音。

俗话说得好,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大汉简单的一个动作,却让褚博心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