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中南海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中胤南胤海,对于普通人,是非常神秘的。这种神秘,就在于它是中胤央领胤导的办公地,而不是公园,可以随便出入。

这个神秘的地方并不是坐落在中国南海,而是北胤京的长安街。

一群矮小,却充满了古典韵味气息的仿大屋顶的建筑。“文东,总胤理在中胤南胤海接见你,这是最大的荣耀啊。“袁华笑道。

看到自己的人这么受上面老头胤子的赏识,他要是很高兴的。

殊知,谢文东的反应却很冷淡。

谢文东冷道:“上次我见过总胤理后,便被胤逼到了极乐岛。这样的荣耀,我宁愿不要。”

两人都是在官胤场混迹多年的厉害角色,他们当然听得出谢文东的顾虑。东方易道:“文东啊,你这次大可放心。从老胤爷胤子的说话口气中,我可以肯定他还是很高兴的。”

“恩。”袁华点点头:“上次是因为你把事情闹得太大,中胤央迫于压力才这么做的,现在不一样,你立了这么多件的大功。要是他们还会对你动手的话,那他们就是老糊涂了。”

能从袁华的口胤中,听到这么一句话。让谢文东的心放下了好多。他知道要是中胤央有什么动静,袁华当然会知道。

“那好,我去。何况我也没得选择不是吗?”谢文东悠悠道。

东方易干笑了几声,“你有几十分钟的准备时间,二十分钟后,我们准时出发。”

谢文东点头同意。

在五胤行等兄弟还有二十多名全副武胤装的士兵的护卫下,谢文东驱车前往中国的“白宫”——中胤南胤海。

汽车在长安街的新华门口停下(也就是南海的大门)站在中海的桥边上望南海,只见彼岸一片浓荫,点点簇簇的多是二层以下的矮房,也看不出什么奥妙。旁边还有一个游泳池,据说是毛泽胤东当年用他的稿费设的。因为是领胤导办公的重地,闲人不得打扰。五胤行等兄弟被挡在了门外,只有谢文东一人只身前往。

在一个漂亮女秘胤书的带领下,谢文东走进在电视上经常能听到的一个地方“紫光阁”。(紫光阁是国胤家领胤导人接见外宾的地方。)

谢文东踱着方步,走进紫光阁。他一进门便看到个屏风,越过屏风,背面是宾主集体留影的地方。大厅的正中放着两把沙发,就是我们经常在电视上看到的会谈双方主要人物的座位。谢文东望了望那个秘胤书把他带到的这个地方,一度疑惑她是不是带错了。

视线四散而开,他看到一个年近古稀却神采依然矍铄的老者正在喝着茶,身上散发的霸气,隔老远便让谢文东感觉到。

原来总胤理已经到了。他快步走到总胤理的面前,礼貌道:“总胤理,您好。”“文东来了,坐。”总胤理伸出手,礼貌道。

“文东?”听到这个名字谢文东是一阵受宠若惊。

他伸出手和总胤理握在一起,小声说道:“谢谢。”坐在柔胤软的沙发椅上,谢文东没有说话。总胤理看了看谢文东,先道:“文东,我们好几年不见,你又成熟了不少。“

”感谢总胤理先生夸奖,人都在渐渐地长大嘛。“谢文东回道。

有多少官胤员,看到总胤理的那双眼睛不是吓得抖三抖,胆子都快下坡了。可谢文东面对着中国国胤务胤院的一把手,却相当泰然。

这点让总胤理很是满意。

“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叫你过来?”

“这个我确实不知道。”谢文东如是说道。

总胤理道:“美国国胤会。”

“恩?总胤理先生,我不太懂。”谢文东道。

总胤理道:“你现在是美国国胤会胤议员了吧?”

谢文东点点头,他知道虽然自己还暂时没和政治部说,但以中胤央的耳目。打听到这些太简单了。“美国国胤会是美国最大的全力机胤构,把持了国胤会及相当于控胤制了全美。”

“我知道,不管我在美国如何,我终究是政治部,是国胤家的人。”谢文东答道。他算是有点琢磨出总胤理的意思了。

总胤理道:“你是个聪明人,只要你全力维护国胤家的利益,国胤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恩,我是袁部胤长也就是您收下的兵。只要国胤家说句话,我便会把东亚集胤团,东兴集胤团无偿捐献给国胤家。”谢文东正义道。

总胤理把谢文东的杯子倒满茶,额头露胤出几道褶子道:“东亚、东兴每年解决了很多下胤岗工胤人的生存问题,这点做的很好。东亚、东兴还是你的,国胤家只是希望在某些事情上,你能够尽到力。”

谢文东接过总胤理递过的茶,抿了一口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您收下的兵。”

“呵呵——”总胤理笑道:“到了午饭时间了,我们去吃饭。”

“吃饭?”谢文东反问道。“对,吃饭。”总胤理爽然而笑。

开始,谢文东还算能琢磨到一些总胤理的意思,可到了后来,就云山雾绕了。

总胤理和他还没说上十句话,而且句句都前言不搭后语,感觉是随口说的。要是是个普通人,谢文东当然不会理会。但对方是堂堂中国国胤务胤院的一把手,能说出这些话,自然不会简单。谢文东的脑海深深存储着那几句看似简单,却寓意无穷的话语。

事后,谢文东才算了解了总胤理要表达的意思。国胤家是要让自己成为一颗刺,锲进美国国胤会。而他会给予最大的帮助。

总胤理尽地主之宜,要谢文东在这里“享受”了一次国胤务胤院的午宴。这可不是一般人有这么大的面子的。午宴设在国胤务胤院的饭厅里。

这是一个宽敞的饭厅。没有单间,没有雅座,清一色白塑料布桌面的16张大园桌四四成行。

两人进去的时候,已有许多工作人员在排队买菜打饭。一张桌边忽然站起来一个黑高个儿,热情地向总胤理打招呼。

众人见总胤理也过来了,纷纷招手示意。那场面十足的小学生打饭,这其中还有不少谢文东见过的高胤官。

“看来今天是真长见识了。”谢文东摇头而笑。

众人对谢文东的身份更是好奇,能跟在总胤理身边的人自然不是一般的人。他们纷纷猜测,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人。要是他们知道站在总胤理身后的是中国最大的黑胤道头胤子,估计有人要喷血了。丝毫不介意众人离奇的目光,总胤理哈哈一笑:“文东,过来排队打饭。”

说话间,他也站了过去。“总胤理排队打饭?这也太扯了吧。”

谢文东半晌没有动,好像他的耳朵听错了。还是那位瘦高个,他挥舞着勺子,提醒谢文东道:“总胤理叫你呢。”别小看这个瘦高个,他是个博士。

就连主胤席也三天两头的叫他过去讲课。

饭菜被打了上来,上桌的四菜分别为萝卜片回锅肉、土豆烧肉丁、花菜炒肉片和炒猪肝四个菜。

当看到就这些菜被端上来的时候,谢文东简直不敢相信。堂堂的总胤理竟然吃的这么的差。

谢文东吃吃的说道:“总胤理,这里的伙食是不是太差了?”总胤理对谢文东的表情并不意外,谢文东有多少钱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当然不会为吃不到好菜而发愁。

总胤理解释道:“这是当年周总胤理留下来的规矩。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变过。”

“可是,总胤理。您知道吗?就是一个县级干胤部吃的也比这好啊。市级干胤部一天的接待费就够这吃好几个月了。”谢文东不解道。

总胤理点点头:“是啊,现在国胤家有很多地方的官胤员都不节俭,花钱大手大脚。根本不知道这些钱是哪来的,纳胤税人的钱哪个不是老百胤姓辛辛苦苦赚来的-------”两人聊得很是投机

和总胤理吃完这顿饭,谢文东感触良多。他觉得总胤理不管知识渊博,同样虔诚节约。确实是个值得人们爱戴的好总胤理。虽然他是个坏蛋,但是当看到官胤员,房地产商们大把搜刮老百胤姓的民胤脂胤民胤膏时。他也尤为愤怒。不过,愤怒归愤怒,他却不能离开这些人。没有了他们,自己的生意又怎么会好呢?这也算的上是个很矛盾的问题。

处理完了中国的事,谢文东撇开当前的一切问题。前往极乐岛,在这里将举行高强和黄研儿的婚礼。与此同时,谢文东下令其他的五路的兄弟停战,除了防备人员不动外,各高层都返回极乐岛。

他要给高强举办一场旷世绝有的婚礼。袁天仲----任长风---灵敏---一个个离别了这么久的兄弟,终于要在极乐岛上相聚。大家别提多高兴了。

接到了东哥的通知,大家把手上的事都安排了一下,便启程回极乐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