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这不是结束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们是怎么做事的,谢文东都要杀过来了。你们才来报告。”金燕婷怒道。保镖没有说话,只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他的额头碰到地面的大理石,发出一阵巨响。别说在场的其他人了,就连金燕婷也是一愣。保镖倒下,在他的后背上,有一把匕龘首。

刀刃已经全部进去了,只剩下刀把。如此看来,发射飞刀的人该是怎样一种力道。看到保镖后背上赫然的匕龘首,金燕婷也相当的震惊,她快步走到保镖的跟前,把他扶起。感觉有人把自己的身体扶起,保镖没有把最后一口气咽下。

他的嘴巴蠕动着,只是在重复几句话。通过他的嘴型,金燕婷知道那是“帮主快走!”四个字。“快,把他送到医院去。”金燕婷说道。

尽管知道要带一个人出去那是异常的艰难,但手下人还是满头答应道:“好的,我这就去安排。”几人把保镖扶起,往门口走去。他们不知道,保镖早已咽气。时间不长,又有不少的人冲了进来,报告的无一例外都是坏消息。“报告帮主,木执法的战阵被击溃,现在正在发生溃逃事件。”

“帮主,我们第一轮反击被压制。”帮主,我们第二轮反击失败。麦副帮主带领兄弟们死守一楼。谢文东攻占一楼,现正在整顿。”最后一个报告消息的是韩洪门情报部门的老大,他的右手被刀片划开,此时正在慢慢渗血。

听到手下报告的一个个消息,金燕婷闭上眼睛,幽幽叹道:“胜负已分,让兄弟们退回来吧。不要给谢文东各个击破的机会。”过了好一会儿,那位情报头目才反应过来,他颤声道:“我们还没有输啊,帮主。我们只是失掉了底楼,手下的精锐还在啊。”

“已经来不及了,当谢文东把我们围住的时候,我们就一定输了。不消半个小时,文东会的新一轮进攻一定会开始。我们的军心已散,再打下去,只能是自讨苦吃。”

可是,我们这么多兄弟,不反击还能怎么办?”头目急道。金燕婷语气毫无波澜的说道:“去传令吧,我自有脱生的方法。”看到金燕婷脸色不佳,那位头目也不好多说什么,他漠然的点点头:“好吧,我去和麦副帮主说。”消息传来,麦培叶也是好一会儿接受不了。

韩洪门在富川经营了几代,可是今天的一战却让他们失掉了全部。

要说不难过,那是不可能的。麦培叶收起手中的开山刀,朗声道“撤……”麦培叶带着一干干部朝顶楼赶去,后面的小弟也没有怠慢。早已被打得心惊胆寒的他们哪还肯继续作战,一窝蜂似的向楼上跑。

为了给文东会上来制造压力,麦培叶一边跨步往前,一边下令道:“把能堵的东西尽量扔进楼道。”听到麦培叶的命令,不少的小弟是彻底懵了。这不就是把自己的退路给封死了吗,难道副帮主的脑子坏掉了。手下的小弟有这样的想法,不少的高层同样有这样的疑惑。

当有人提出疑问的时候,麦培叶并没有直接回答。何况现在也不是解释的时候,他只是坚定的令道:“照我说的做。”问话的几位干部吓得一个激灵,暗自吐了吐气。

虽然小弟们摸不清副帮主的原因,但是他是二把手,大家还是按照他的话去做。一时间,楼道里塞满了电脑桌啊,椅子啊,床垫什么的。见韩洪门帮众疯狂的砸东西,跟在他们后面查看情况的暗组兄弟乐了,他们这是干什么,不过了?韩洪门分部的顶楼。麦培叶和木槿等一干干部满脸带汗,累得气喘吁吁。

麦培叶近前一步,放缓了些语气说道:“帮主,手下兄弟已经退到了顶楼,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损失了多少?”金燕婷站在落地窗前,问道。麦培叶虽然很心急,但是他的语气还算缓和。“绝大部分兄弟在破阵得到时候都被打散了,所以……。”麦培叶没有说出具体的数字,实际上就连他自己叶不知道

“呵呵,五千对五千,文东会胜了,各位兄弟,你们说我们算不上是惨败呢?”金燕婷苦笑道。

麦培叶忙补充道:“绝大多数兄弟都是被打散了,并没有被文东会干掉。”对于麦培叶的话,金燕婷毫无知觉。

只是淡淡的说道:“我们这场仗已经输了,叫兄弟们离开吧。”众干部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可关键的问题是,己方怎么撤走?

突围不行,等更不行,韩洪门的干部们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不知该如何是好。三分钟后,天台的顶楼突然传来几架直升机的轰鸣声。当几架黑乎乎的直升机停在顶楼时,大家都明白了。原来,帮主早就准备好了退路。可随之,问题又来了。就这几架直升机,要飞多少次才能把这么多人全部运走啊。

似乎是看出了大家的心思,金燕婷开口道:“几年前。我们和‘七星派“混战,当时的情况和现在几乎一模一样。想必大家还记得,我的一个哥哥就是在天台,被围杀的。当时我就想,要是我当上了帮主,我一定不会让那种情况再次发生。我已经准备好了简易降落伞,兄弟们可以通过它,安全着陆。本来,我以为这些东西在也用不到了,可是今天、、、”看着手下见到救星一样的表情,金燕婷转过头,自言自语道:“我们还会回来的。”

呼呼呼……“直升机起飞,韩洪门的帮众们像下饺子似的一个个从天台上跳下。

看到满天漂浮的降落伞,谢文东扬起脸,暗自握了握拳头。“给我全程追杀他们,一个不留。”“是”身边的众位兄弟低头道。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让大家都哭笑不得的事。韩洪门的援军突破了文东会的封锁,竟然过来了。可还没和本部里的敌人交手,带队的干部便下令撤退。

金燕婷的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电话内容只有一个一句简单的话“撤退。”

听到这两个字,那位头目翻翻白眼,耸耸肩表示无奈。一路车灯,车队前队改后队,马上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