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交涉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天,谢文东正在研究如何退敌之策。拿着一只钢笔,在一张富川地图上点点画画。

哪里是韩洪门的地盘,哪里是文东会目前的地盘。哪里是是两边交手最为激烈的地盘。

这些东西都被标注的清清楚楚。他正在远程遥控文东会韩国的交战,寻找破敌之策。金眼叩门而入,附耳道:“东哥,罗且思尔德家族来人了。”

“哦,”谢文东眼皮抬都没抬,只是简单的回道:“叫他们进来。”两位中年男子被金眼领了进来,经由对方介绍。

他们一个是双语专家,一个是罗切思尔德家族的金融顾问。双语专家是做翻译的,而那位金融顾问来头不小,他是罗切思尔德家族的发言人,直接听命于尼克松-罗切思尔德。

也即是他的一言一行都可以代表罗氏家族。虽然来头不小,但那位顾问还是相当的有礼貌的。从没见过谢文东面的他,第一次相见便表现的很客气。他伸出手,说道:“谢先生你好啊,我叫安东尼-克拉伦斯-哈德利。对你可是神交已久了。”(英)一旁的双语专家把他的话翻译为中文。

谢文东没有去和他握手,甚至低着的头都没有抬起。他淡然问道:“你是罗切思尔德家族的人?”(中)谢文东的傲慢,让那位金融顾问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不过,混迹于多年的他反应速度很快。他有些尴尬的收回手,言正的回道:“在理论上不是,但是我现在说的话可以代表罗氏家族。也可以代表尼克松先生。”(英,以下皆为翻译)

终于,谢文东放下了笔,把那张地图折叠好。“说吧,你有什么事?”他十指交叉,翘起二郎腿问道。

顾问也是那种自来熟的人,也没有多作什么客气之言。只是随便找了个位置,便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笑容满面的说道:“我想我们罗氏家族和谢先生有些误会,在这个世界,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恒的敌人。

所以,我们罗氏家族想要和谢先生言和。大家和气发大财。”谢文东伸出单指,摸了摸眼皮,凝声质问道:“误会?别说的这么好听。一直以来,都是你们找我的麻烦,我可从来没有找你们的麻烦。现在你们吃亏了,想起来是误会。这不是太可笑了么?”谢文东说的没错,那位顾问也承认,在这件事情上,罗氏家族确实理亏。

“我们的尼克松先生有很大的诚意和谢先生你和好,只要你把罗格先生交出来,我们的新仇旧怨一笔勾销,当然我们会拿出我们的诚意。我想谢先生也不希望每天活在被人追杀的日子里吧。”顾问说道。

谢文东半侧着头,用双指揉了揉眼眶。接着以低沉的声音说道:“来人,把这个人拖出去大卸八块。”

谢文东话一出,人群中冲出两个个子相当高大的双胞胎。足有两米高的身躯,再加上粗壮的手臂。那位顾问和翻译在他们的面前犹如小鸡般被单臂夹起。顾问是那种八面玲珑,处事不惊的人。

但当他的身体被悬空的时候,还是慌了。“谢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恶意。”顾问大声叫道。

谢文东冷哼道:“作为一个对手,不了解对方是悲惨的。”这句话,谢文东用的是英文说的。他受不了的是别人的威胁,很明显是这位顾问是犯了大忌了。

双胞胎停住了脚步,但还是没有放下两人。顾问被他流利的语言和话语的内容震住了。想不到对方竟然能够说英文,这对于一个黑社会大哥来说,确实有点不可思议。

顾问急道:“要是对你说错了什么话,我向你表示抱歉。但请不要冲动,我们是有诚意,是真心的想化解这段误会的。”

谢文东稍稍挥动手指,示意双胞胎把他们放开。说实话,对于美联储以及它后面的罗切思尔德,他是恨得牙痒痒。但谢文东同样不是冲动的人,那位顾问说的没错。

他也不想整天活在刺杀的生活中,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实力相当强劲的对手,总资产超过六十万亿美金的超级家族。

顾问理了理被弄乱的衣服和头发,又重新坐回谢文东面前的沙发上。这下,那位顾问不再废话了,只是伸手入怀,拿出一张支票。支票被推倒谢文东面前的桌子上。

谢文东并没有接,只是撩了一眼一眼。光是看那上面的一大串零就让人震惊了,要是把它们都取出来,那真的不知道该是一种什么场面。

谢文东暗道:“美联储好大的手笔啊,这么多钱足够任何一个人吃喝好几十辈子了。”

“谢先生,这是我们的诚意。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那位顾问问道。谢文东晃动了一根手指头,淡然说道:“你们的诚意我看到了,但这还不够。”顾问反问道:“不够?那谢先生还有什么要求。只要是谢先生的要求,我们一定尽力去做!”

“我要进入美国国会!”谢文东半眯着眼,柔声说道。“你说什么?”那位顾问好像听到了他全家被杀的消息一样震惊,突然站起身来。“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你们什么时候能做到这点,罗格将完璧归赵。而你们要是做不到这点、、、”

谢文东双手撑住桌面,身子往你们前探出:“他会死的很惨,而这一切全是自己找的。”那位顾问听到谢文东的这句话的时候,头皮有些发麻,虚汗马上流了出来。

他颤抖着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汗说道:“谢先生,你想进入美国国会这样的事,不是我们能办到的。根据宪法,要想进入国会做议员,就必须满足着几个条件。

参议员的资格是在就职时必须年满30周岁,具有美国国籍必须超过9年,选举时必须是选举州的居民。

众议员在就职时必须年满25周岁,具有美国国籍必须超过7年,而选举时必须是选区的居民。

谢先生你是个中国人,在美国待的时间加起来都不会超过两个月,这样的情况,就连我们也是办不到的。”

(美国国会,美国最高立法机关,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而众议院的地位比参议院要高。在美国政治生态中,国会众议院议长若与总统不属同一党派,其作为国会中的反对党领袖,往往是总统最主要的政治对手。依照美国法律,征税法案必须由众议院提出。且一旦总统因故无法履行职责时,众议院议长是继副总统之后的第二继位人。因此,谢文东要想扎根于美国,必须要一个强势的身份。东亚总裁这个名号还远远不够)

谢文东此行不单单是报复罗氏家族,他想利用罗氏家族的影响力,把他送进美国国会。

没有听顾问说那么多的理由,谢文东只是朝他淡淡一笑:“我只知道,游戏一开始,便不会轻易结束。你们可要小心了,要是要不了我的命,就要拿出你们的命。方法你自己去想,我只要结果。”

顾问又擦了擦汗水,说道:“这个、、、我得先打个电话。这种事,我是不能做主的。”

谢文东道:“请便。”出了据点大门,那名顾问给他的尼克松-罗切思尔德打去电话,把谢文东的要求告诉给了他。

他的声音越说越小,对方只是在静静听着,没有打断。等他的话终于告一段落,电话那边便传来低沉的声音:“一个小小的议员,在美国根本翻不出多大的浪。你答应他,三天之后给他答复。再有一个,你去安排下…………”(英)

“老板,这是要干什么?”那位顾问问道。

“哼哼……”

尼克松挂断了电话,用他那低沉略带磁性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来吧,我的孩子。”

顾问又回来,他告诉谢文东罗氏家族可以考虑帮他在国会中弄个无党派席位。既不属于民族党,也不属于共和党。当顾问把尼克松的意思传达出来的时候,谢文东悠然而笑。

顾问问道:“那谢先生什么时候把罗格先生放回来?”谢文东道:“什么时候我得到委任状,罗格就会安全回到你们的总部。”

“这个、、、”顾问犹犹豫豫,谢文东便打断道:“送客。”

“哎,等一下!我还有事情说,”顾问又条件性的擦了擦汗水道:“我们尼克松先生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将给谢先生看一样东西。”

谢文东有点好奇,问道:“什么东西?”顾问回道:“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将带谢先生去我们的大本营。也就是ABCD和太阳神的基地!”

“恩?”谢文东听到这番话更加好奇了,把他带到基地去?看得出谢文东有一丝疑惑,顾问又道:“谢先生不要误会。我们没有什么对你不利的意思,只是为了表示诚意。不知道谢先生能不能赏光。”谢文东思考了片刻,一打响指说道:“没问题。”“好的,我这就去安排。下午两点,我准时到这来。告辞。”顾问道。

两人走后,刘波脸上的疑惑之情便从来没有消减过,他走上前来问道:“东哥,你说罗氏家族这是演得哪一出啊?”谢文东笑着说道:“炫耀,震慑。”

突然金眼跌撞着进来,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只手机。“东哥,出大事了……格桑他……格桑他……”看到金眼这种表情,谢文东预感到不对,问道:“格桑他怎么了?”金眼结结巴巴说道:“他、、他被活埋了。”“你说什么?”在场的人都傻了,格桑被活埋?那还了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