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一半是真钱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比零点二的意思就是五张假胤币换一张真的纸币,其他的比例照此计算。而叫码就是我们所说的交易。)

“我要五十万一品!”一个声音率先响起。“我要一百万次品!”“我要七十万极品!”……一时间叫喊声此起彼伏,桌台上唯一没有发言的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谢文东。还有一个是个年纪很小的小姑娘,看情况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从上桌到现在,她一直在玩她的手胤机,根本不搭理周围这些大汉奇怪的目光。交易的流程很简单,拿钱换钱,也就是一手胤交假胤钱一手胤交真钱。很快,便有人满载而归。又过了大约二十分钟,酒吧里的人都快要走胤光了。

见桌边的谢文东和那位小姑娘还没有开口,黑皮肤大汉认为他们没有交易的兴趣。点燃了一根雪茄,黑皮肤大汉站起来就要离开。“等一下!我还没叫码呢,你们难道就这点货吗?”(英)小姑娘放下手胤机,用大大的眼睛望着大汉转过的背影道。

听到了小姑娘的叫喊,大汉狐疑的转过身,用手指指了一下自己道:“你是在叫我?”(英)小姑娘点点头,有些漠然道:“我要一千万的极品!”“一千万?”黑皮肤大汉也是吃了一惊,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客户。小姑娘又再一次的点点头,表示他没有听错。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早已写好了签胤名的支票又说道:“这是两百万的支票,现在我就要见到货。”

这时,一旁没有说话的谢文东也开口了,他微笑着说道:“我也要一千万,极品!”(英)

“什么?你也要一千万?(英)”大汉是真的被雷到了,本来他听到那位小姑娘要一千万的时候,就已经感到很不可思议了。

现在面前的这个东方模样的青年又说他也要一千万,这怎能不让他吃惊。听到谢文东说他也要一千万,那位小姑娘很好奇的转过头。她好奇是有原因的。小姑娘出身不简单,她的家族本就是产销假胤钞一条龙的,不久前她的伯伯霸占了家族老大的位置。因为看不惯伯伯的所作所为,她便出来另找货源自己单干。

(假胤钞行业在那时还算暴利行业,因为甄别率高的验钞机少。除了银胤行、超级市场外,很多中小商店都没有。他们有的只是简单的验钞机,如此一来便滋生了这一产业,那玩意像毒胤品,不但买的人上瘾,卖的人同样上瘾。)

销胤售假胤钞,渠道很重要。看面前那个青年好像比自己大不了多少,难道他也是家族产业?

“这个实在是对不起,我们今天的货已经没那么多了。只有一百万的一品。假如你们真的想要的话,一个星期后。我会亲自把两千万摆到你们的面前。”那位黑皮肤的大汉显得有些无奈。“一百万我全要了,”姑娘叉着腰说道。

这下,谢文东不想和她争辩了,只是用一种很特别的目光看着大汉。那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眼神。

黑皮肤大汉笑着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平分吧。这样对谁都公平。”(英)“我没意见!”小姑娘不得不承认,只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了。

东西有总比没有强吧,谁知谢文东却道:“区区的五十万,我还真没放在眼里。这里有一万美金的定金,一个星期后,我要一千万。”(英)

话音刚落,他已经走朝门口走去。一旁的一位青年把几叠美金塞胤进他的手中。

直到谢文东的背影印在两人的脑海中时,两人才反应过来对方是把东西全部让给她了。“这位先生,你叫什么名字?”黑皮肤大汉拿着美钞,大声问道。

“卡隆达伯爵!”一个声音升起。

“等等,卡隆达伯爵!”黑皮肤大汉追了过去。

此时的谢文东已经坐进了汽车,问话的是一个女人——五胤行之一的水镜:“还有什么事吗?”黑皮肤的汉子见几人的脸色并不好,忙解释道:“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要告诉卡隆达伯爵我很高兴能交到他这个朋友。

这是我们组胤织给每个会员的一点小样品。本来只有一千,为了表示我的真心诚意,我加到了一万。”大汉说完便递过来一沓假胤币。谢文东接过,表示感谢后,便乘车而去。

汽车内,李松达把胤玩着那一叠假胤钞,开着玩笑说:“东哥,你真打算用钱买下这么一堆废纸?”

“哼哼,钱没有。枪倒是不少。”谢文东悠然笑道:“通过刚才的观察,这个销胤售假胤钞确实是个暴利行业。不知你发现没有,他们一个晚上就可以入账上百万。除去其他的开支。一天晚上进账五十万美金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天啊,五十万?那岂不是和我们卖粉一样的赚胤钱?”听谢文东的这一分析,李松达惊出声来。谢文东笑道:“恩,所以我们的钞票倒没有,为他们准备的手胤枪应该要不少。”

任何人一个普通人,要是知道自己有幸见到印钞机,他一定会欣喜若狂。

因为那是一辈子也想不到的奢望。

此时的李松达和五胤行就是这样的感觉,一想到花花绿绿的钞票就要从机器里大笔的吐出时,他们心中也是一度的兴胤奋。

同样的,谢文东的心情也是相当的好的。喝了一晚上的酒,大家的肚子都有点饿了。

木子提议去吃点夜宵,一来试试洛胤杉胤矶夜宵的味道,二来试试那些假胤钞能不能花出去。三来为了犒劳犒劳自己饿了一晚的肚子。当他一二三把理由列出来时,招来的是一群白眼,吃个放还这么多废话。不过,他的提议倒是一致得到赞同。谢文东倒也没意见,点头同意。

汽车在一家路边的烧烤店停下,这家烧烤店的生意还算不错,这么晚了,还有不少人在那里吃的是红光满面。

点了上百串的烤肉和烤青菜,谢文东几人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东西还得等一会,但是酒却已经先上来了。

众人打开啤酒,一通豪饮。在这种冷的天气,喝冰啤酒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东北人豪爽,喝酒一般都是一饮而尽。当第一箱啤酒空了时候,烤肉什么的才被端上来。当看到满地的空酒瓶时,那个服胤务员也是傻了。

他还从来没看到过有人和酒这么快的。服胤务员在那里磨蹭发呆,最后还是在老板娘的提醒下,慌忙把东西搬上桌子。

整体来说,烤肉和烤青菜的味道确实不错。但这也是总得来说,除了一种蝙蝠肉大家不敢下叉外。

端上来的东西里有一样东西——烤冰激凌,就是谢文东等人无论如何也不敢下叉的。

看着蛮有味道的冰激凌,他们在想这东西还能吃吗。冰激凌?还是烤的。这听着就不是那么对胃。

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谢文东先尝了一下。还别说,这种冰激凌食用时味道相当的不错。

简直到了妙不可言的地步。夜间吃这种东西,犹如燃胤烧之雪山,酒香浓郁,别有风味。

看着吃着很香的东哥,大家也都尝了下。最后的状况是,烤冰激凌的盘子越堆越高。大家真的不记得到底吃了多少了,只是知道后面吃的基本上都是这玩意儿。这顿饭,谢文东和手下的兄弟们吃的那是相当的尽性。吃饱喝足,金眼打开皮夹,从里面抽胤出几章真币,又从里面抽胤出几章假胤币。这样的搭配很自然,就算被发现了,也没什么。确实,那些个假胤钞制胤造的仿真率很高。

烧烤店的胖老板用满手油污的手看了好久,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最后,在几位客人的催促下,把钱扔进了箱子里。看着顺利过关的钱,大家都很高兴。金眼还特意多放下几张真币作为小费。毕竟人家是小本生意。“老板,三号桌的那位先生消费四十八美金,这是一百美金,找钱。”那位服胤务员拿着一张百元美金道。顺着她指的方向,那位老板转头过去。只见一位东方面孔,衣着有些混乱的青年正对他笑着。出于礼貌。老板报以的也是微笑。他拿出一张五十的和两个一元的硬币递给他的手上。“找您钱,请收好!”(英)

那位服胤务员把钱递给那位青年。青年留下那两个硬币作为小费,便把纸币揣进兜里。当那位服胤务员把钱递到他的手上时,他还没太在意。只是往兜里一仍,便不管了。青年几乎是和谢文东一行前后脚走的。

“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这句话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但说的还是蛮入理的。

青年在烧烤店的门前停留了一会儿,这个时候抽烟是很多人的习惯。当他正准备抽支烟,拿出烟盒的时候,指尖的触觉却报告了不正常。青年狐疑的往口袋里一掏,把那种错误的感觉带了出来。那是一张五十元的美钞,一张崭新的纸币。当扫了一眼那张钱后,青年像被骗空万贯家财似的嚷起来:“老板,你找我的是张假胤钱,百分之五十的假胤钱。”(英)此时的烧烤店老板正忙得很,没功夫搭理他。

胖老板手中转动着肉串,嘴里大声说道:“滚滚滚,别在这里胡闹。什么假胤钱,还百分之五十的假胤钱。听都没听说过。出门就不负责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懂吗?”(英)胖老板在单瘦的青年面前的确气势高了一大截,看着胖老板吹胡子瞪眼的表情,青年不敢发作了。

他小声自言自语道:“你这个混蛋,迟早会有报应的。”(英)青年的声音很小,至少那个老板没有听到。就连他自己都以为那只是说给自己听的。其实不然,还有人听到了这句话。而且不止一人。“这位先生能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吗,我想我可以帮帮你的忙?(英)一位相貌不算帅但还算清秀的青年凑了过来,笑着说道。衣着混乱的那位青年打量了一下以前的人,感觉没什么印象。

他好奇的问道:“我们认识你吗?”(英)清秀青年道:“以前不认识,现在认识了。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衣着混乱的那位青年对这些人还有点印象,他们刚刚还在这家烧烤店里吃过饭。听到清秀青年又一次的提问,那位青年像找到了知音似的。

语气很是激动的说道:“以后别到这家店来吃东西了,竟然找出了假胤钱。这样的店还怎么做生意啊。”(英)俊秀青年摇摇头:“我不信,你有什么证胤据?”(英,以下对话皆为英)

“我当然有证胤据,你看这个。”

青年伸出他的手,手里里攥着一张被汗水浸胤湿的五十元美钞。谢文东并没有接,就算接了他也看不懂。他只是疑问道:“钱还有一半是假的,一半是真的?”“当然,不但有百分之五十的,还有百分之三十,百分之二十的。”

听完了青年的话,谢文东现在终于搞清楚了为什么钱还分等级,看起来奥秘就这。

把钱做成真假度不同来售卖,这根本就是和买卖毒胤品一样嘛。

看到谢文东没有说话,青年以为他没听明白,直接了当的说道:“你看,这个人头是美国第18任总统尤利西斯·辛普森·格兰特的头像是真的,但是后面的美国国胤会确实假的。他们的着墨手法和力道都有不同、、、”【坏蛋三百度贴吧】

青年像个专胤家,对着谢文东解释着钱币的真假性。谢文东虽然表面上在静静的听着,但是心中却在思考着一个问题:“怎样把这样的人才吸纳到自己的麾下,自己刚想从事印钞业,上天就给他派下来一个人才。这也太巧了点吧。

别说这种事在现实生活中少见,就连美国的好莱坞恐怕都想不出这般的缘胤分。

当青年絮絮叨叨说了将近一分钟的时候,谢文东胤突然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难道是银胤行的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