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合围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特种队员们以为对方只有一人,其实不尽然。

“照亮黑胤暗之火”的最简单组成结构是两个人。除了被他们所‘擒住’的那个白衣人之外,还有一个人躲藏在另外一辆车宽阔的底盘下。

此时,他正单手连连开着枪。用刀片的白衣人动手的方向是从中间到左边,而子弹飞翔的方向是从中间到右边。不同的杀人方法,让他们尽量的不伤到自己人。很快,这十人便又被胤干掉了。五人被枪胤杀,五人被刀杀。这倒是个很特别的数字。

做完了这些,那个拿刀片的白衣青年把手中沾满鲜血的刀片一扔,再在尸体的衣服上蹭了蹭,这样就算完胤事了。另外一位白衣男子此时已经从车下爬了出来。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对视了一眼,便各自上车。车是那两辆装着数十位专胤家的车。

当那位拿着刀片杀人,身上沾满血污的汉子打开车门,进到驾驶室位置的时候。里面的专胤家们吓得真是一个够呛。在他们看来,对方杀完了护卫,接下来就是自己了。人群中,不时传出害怕而产生的惊叫胤声,还有言正意辞的抗胤议声。

上车后,那位白衣大汉并没有多说话,也没有对他们动手,只是把车开回几百米,在一棵大树下耐心等待。没过多久,另外十九名白衣汉子也乘着滑雪车而来。直到现在,专胤家们才看到这伙人的真胤实队列。

二十一人,二十人排成两行,其中一人看起来是他们的长官。

这群人全副武胤装,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震撼。让专胤家们震撼的还不仅于此,他们在列队完成后,开始训胤话。不过,训胤话并不是用口,而是用手势。

那种感觉很像盲语,不过仔细看又不像。看了半天,马歇尔霍勒只看懂了一个动作,那就是横切。

这个动作在所有的国胤家都是通用的。横切代表的就是死亡,难不成他们要在这里处决他们。

马歇尔霍勒心中没底了,他把自己的想法和一起的几位同事说了说。

最后得出一个猜想:他们不会杀死自己。原因一.要是这伙“恐怖分胤子想杀人灭胤口的话,他们早就动手了。原因二.能做到这种地步,还能成功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组胤织。要不然是某个国胤家,要不然就是某个共合胤体。不管是两者的哪一样,这个小组的成员对他们来说,都是国宝级的人物。想到这,车里的人释然了。

他们都有家,有妻子丈夫,甚至不少的人都有了孙胤子.孙女,外甥,外甥女。

如此这般,正是安享晚年的时候,还真的不想这么早就死。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大家的心里还是很别扭的。

被人强胤制带走,这本就是件不舒服的事。他们接着讨论,马歇尔霍勒却看向窗外。他真的想知道绑胤架他们的到底是些什么人。

也许真的应了那句话,“皇天不负有心人”,几分钟后,他们还真的露胤出了一些马脚。

至少在马歇尔霍勒看来,是这样的。

好像训胤话完毕,每个人都做了训胤话后的最后一个动作——一个标准的军礼。

右手举起,手指并拢前伸,掌心略微外……这是标准的中国军礼。虽然看起来像,但是作为一个严谨的科学家,马歇尔霍勒还是进一步验证:“哈里,这个动作是哪个国胤家的。”(英)他简单的比划了一下,对一位胡子老长的同事道。

看到马歇尔霍勒的动作,那位叫哈里的科学家道:“这个姿胤势除了现在的中国,台胤湾,还有就是日本了。”(英)

“中国,台胤湾,日本?”马歇尔霍勒点点头,没有再继续下起。中国,台胤湾,日本这三个国胤家(美国人很多人不承认台胤湾就是中国的,他们宁愿相信台胤湾是一个独胤立却相当有钱的国胤家。)确实有抢下这批东西的理由。这三个‘国胤家’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牵制其他的两个。

至于是否会考虑远程打击,这倒是另外一件事。“你为什会这么问呢,老伙计?”那位叫做哈里的长胡子科学家奇怪的问道。

不过,米歇尔霍勒没有回答,只是朝窗外望了望。原来,二十一名‘恐怖分胤子’已经解散,正朝他们赶过来。

车门被打开,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张年轻无暇的脸,面前的这个人已经摘掉了面罩。正满怀笑容的望着他们。

“ごめんなさい,私は十五番です。よろしくお愿いします。”(抱歉,让你们受惊了。我的编号是十五号,请多指教。)

那位摘掉面罩的俊秀青年很礼貌大的弯下腰,表示抱歉。那位叫哈里的科学家可以听得懂俊美青年的话。

要是对方态度粗胤暴的话,这倒没什么,因为这更加符合恐怖分胤子无知暴敛的性格。可是对方竟然用的是很礼貌的话,这下那个叫哈里的科学家好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似的。

他腾的一下站起身用日语说道:“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是违背国胤家道胤义的……(一下省略近百字)”

那位俊美青年看起来很好说话,也没有插嘴,只是耐心的听他说完。当哈里终于把他的意思表达清楚时,一旁的一位汉子有些不耐烦了,他眼神一凛,肃声喝道:“对他们根本就不用客气!”(日)

没等汉子再说话,俊美青年便打断了他,“不不不,他是我们的客人。发发牢骚是可以的。(日)”

俊美青年倒是和气的很,没有一点那种野蛮的味道。俊美青年这么一说,那个叫哈里的长胡子科学家没词了,他知道说的再多,也是浪费自己的口舌。

“哼!”哈里冷哼了一声,便坐回位置。

看到面前的人不再说话,那个俊美青年哈哈一下,对正坐在驾驶位置的一个白衣汉子道:“开车,别让我们的贵客等得太久了。”(日)那位司机点了一下头,便发动了汽车。两辆汽车,就这样又出发了。

已经很晚了,天气已经渐渐变冷。这时候就算呆在有暖气的汽车里,也免不了冷空气的侵袭。

看到专胤家们冷的够呛,那位俊美青年马上下令,把所有人的衣服都披在专胤家们的身上。

他自己也以身作则,把衣服脱胤下来,递给了导弹组长马歇尔霍勒。命令一下,不管什么情况。

士兵们都会执行,而且没有半点怀疑。当还略带着体温胤的白色大毛衣盖在专胤家们的身上时,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到底是演得哪一出啊。不过,俊美青年他们的举动却让专胤家们颇感意外,也同样有些感动。

做人质做到这份上,他们也算是开了先河了。

一路上,俊美青年一个劲的向他们道歉。说他们也是奉命行胤事,迫不得已。虽然口胤中没有说些什么,但是青年的这些话倒是让他们非常受用,心中的愤怒也缓和了一些。天上的月亮已经不知何时被乌胤云遮盖了。本就比较崎岖的山路更加难走了。

当到达那个山体炸裂处的时候,所花费的时间已经比开始先前过来时要多出许多。

中转站负责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显示屏,他把大部分的人力都投到了那条下山的直达道路上。

为的就是把这伙人消灭在这里。电子屏幕上显示追踪器还在往山下移动,不过速度要比刚开始的慢很多。

很多人根据耳麦上的命令,都在往这边靠拢。围杀行动进行的如火如荼,殊不知他们眼中的”恐怖分胤子“已经回到了盘山路上。

车子在那个山体被炸裂的地方停下。专胤家们被胤迫下车步行。这样的天气,走上三十几分钟,非得要他们的命不可。俊美青年他们也不是傻胤子,当然准备了交通工具。走了不到五百米,峰回路转两辆黑色的加长型轿车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轿车里除了有美军特种兵的军服,还有些热狗,汉堡包什么的。二十一名ldh特种部胤队的汉子穿上服装,再吃了些食物后,便上车了。他们化妆成美军的护卫人员,护卫几十名专胤家安全上路。

上路之前的那段行程,俊美青年也不只是和专胤家们说话,他还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过一段时间便像中转站发去消息。说专胤家们安全。对于破胤解频道密码这种小儿科的东西,ldh尽是这种人才。

现在的情况是,中转站的负责人还不知道专胤家们已经被敌人控胤制,只是知道那一箱子的绝胤密文件被敌人抢走了,负责跟踪的几十号人也没了消息。

被胤干掉的几率相当的大。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要是还没有抢回箱子,别说自己的官胤位不保,就是自己的性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是个问题。

中转站什么都乱胤了,大家要不然就是忙着向上级报告消息,要不然就是忙着打电胤话指导合围。

洛胤杉胤矶的警胤察署长更是在第一时间派遣了大批警胤察和武胤装部胤队,向西顿山集结。

当专胤家们的汽车还没有驶出盘山公路的时候,整个西顿山已经被合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