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局长身上的比基尼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喂,你好,是金帮主吗?”电话那头传出一个青年的声音,略带磁性的声调雄浑有力。

接电话的正是金燕婷,金燕婷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金帮主会对我以下的事情感兴趣的。”青年极有自信的说道。

金燕婷挑起眉没有说胡话,她倒是想知道对方想干些什么。不过,她隐约感觉和炸弹的事情有关,自己边拆弹进行到最为关键的时刻。对方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不是有鬼还是什么。

虽然金燕婷没有说话,但是她还是朝巾帼扬了扬手臂。让她晚点动手,反正也不差这一时半刻。

巾帼示意,本来要动手的手臂也收了过来,她转过头,静静的等待金燕婷的命令。

“喂,金帮主,你在听吗?”见对方良久没有反应,青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金燕婷没好气的说道。

青年点点头,道:“哦,东哥说游戏已经结束。你们可以走了。”

“结束?”金燕婷反问道,对这两个字她还没反应过来。青年道:“是的,木槿小姐身上的那些炸弹也是假的。它们是仿照世界上最高端的,最新型的炸弹装置设定的。其实真正的炸弹只要你剪短两根中的任何一根,炸弹会马上发生爆炸。真正的引线就是那根极细的,没有漆包皮的光板铜丝。”

“谢文东在耍我?”金燕婷眼神中迸发出火光,那感觉简直可以烤死一头牛。

青年哈哈一笑,道:“东哥说了,她只是想你们玩个游戏。让你们知道,要是他想杀的人,没有人可以逃脱的掉。你们还是投降的好……”

“啪嚓”还没等青年说完,金燕婷便猛的推断了电话。“帮主,怎么了?”

虽然不知道来人是谁,但是看到金燕婷的反应。木槿便感到不是什么小事。

“哦,没什么事。”金燕婷脸色变化的极快,笑道:“我们的兄弟已经安全到分部了,现在是我们回去的时候了。”“我们》可是这……”木槿奇怪道,怎么眨眼间就什么就变了。

“这个炸弹是假的,谢文东赢了。这次游戏他也赢了。”金燕婷也不想多说,只是随便说了几句敷衍道。

她还真不想把谢文东的那句话转告给两人。

说话间,有六个拿手枪的黑衣大汉闯了进来,领头的人是个膀大腰圆,个子不算很高但异常结实的汉子。

“刘波。”说话的是巾帼。虽然没有见过他的真实面孔,但是从照片和资料中还是可以知道的。

看到金燕婷和两大执法不自然的表情,刘波拱手笑道:“让三位受惊,我代表东哥向大家表示抱歉。”“道歉?哼。你们没安那个好心吧。”木槿怒骂道。

刘波连连摇手,“当然不是。”三位大汉拿出匕首,把木槿身上的炸弹拦腰割断。

透过断口,巾帼看到里面填充的是黑乎乎的铁屑。为什么谢文东不杀她们,反而恭恭敬敬的放掉她们。

这点让三人都感到奇怪。难道真如刘波所说的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三人都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疑惑,谢文东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就这样第一次闯进她们的世界。

暴力,血腥从这里开始。当然开始的,还有中意和暖昧。(小I吐糟:靠,六道会这样说嘛?会这露白吗?)

三人和刘波擦肩而过,木槿停了停,把嘴唇凑了过去,贴着刘波的耳朵喃喃自语道:“也许当初我就劝帮主,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把人力全部调到这里来。在韩国,我们想要谁留下,谁就得留下,不是吗?”

刘波淡淡道:“要是你们把人带过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东哥没有看到你这种‘临万军而去当将者首级的胆魄’。你们和那四百八十三已经走路了。”

“哼,那就走着瞧。”木槿撅起个小嘴,大声说道。刘波说的话,仨人都不明白。不过那也不重要,当务之急该做的是如何离开这种鬼地方。

首次和谢文东交手,就输的相当彻底。

金燕婷回到富川后,始终咽不下这口气。她下令,临近富川的几个市的堂口马上派人前来支援。

一方面又在道上招兵买马。大有和谢文东斗争到底的趋势。

晚上,金燕婷率领其手下的两大执法和上千的韩洪门小弟,驱车前往谢文东的临时分部。

金燕婷打定主意了,就算夺不会据点,也得让谢文东不能喘气休息。

这个时候,根基就得到了相当好的体现。金燕婷一声令下,不但召集了上千的韩洪门小弟。而且也纠集了上千的小混混。

近两千的队伍像飓风一样,横扫文东会还没来的及增援的场子。

由于人力不足,谢文东只得下令全部人员龟缩到分部和两个大场子内。(小I吐糟:连谢文东碰到这情况下的状态描述都懒得写了……对这一句好感冒)

这样的好外在于不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敞处在于主动权已经让给了韩洪门。

不过,照现在的情形来看,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以。人力的不足和根基的优劣势在此时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这天谢文东的心情却不错,其他的倒没什么,主要是五行和那几位血杀暗组兄弟被**秘密放了出来。之所以说是秘密,是因为他们是“顶着逃狱”这顶帽子出来的。

放人的不是别人,正是堂堂的富川**局局长。先前还姿态高端,威胁着说要谢文东把几个女队员送给他的**局长。此时像一条狗一样,任由谢文东摆布。

韩国警视厅依然对火并案的追查喋喋不休,但是在“人犯”方面,已经被谢文东利益漫天过海的手段,给偷梁换柱掉了。

富川**局局长态度发生如此大的变化,是因为谢文东对做了一件事。一件在外人看来,相当荒唐的事。虽然荒唐但是行之有效。

当那位**局长醒过来时,已经是当天的凌晨三点。他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他的外套已经被人脱掉了,不过穿在身上的却不是什么睡衣,而是一整套三点式的比基尼。(小I无语了——)

当他发觉身上的衣物时,简直要疯了。他疯狂的把身上的衣服扔掉,也不在意光不光腚了。怒吼声震得房子都咯咯作响,那位**局长以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道把那套比基尼抛的(得)远远的。(其实小I一直想知道“的”和“得”之分)

堂堂的富川**局局长,反对同性恋改革的先锋,竟然也是同性恋。

他可以想象的出,这样一条新闻将会是多么的劲爆。且不说仕途不保,就连他的家人也不会原谅他。

这样的嫁祸起萧,太可怕了。(小I望天:三少你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