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杀人的光(中)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路上行人一个也没有。天空也黑的出奇,没有了月光的城市,显得是那么的诡异阴深。当然,这一夜对于谢文东和韩洪门来说。都不寻常。双方必定为了韩洪门在首尔的分部,争得你死我活。韩洪门分部外。木槿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坐在一辆红色的轿车内。她的前方,站着五六百的大汉。大汉们手拿砍刀,神情严峻的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分部堂口。由于早已和警察局打好了招呼,出现这种场面,警察也没有来。

实际上,就算他们不打招呼,他们也不愿来。在他们看来,这些黑帮分子就是社会的渣滓,死了一个算一个。

何况是两个中国人主导的社团,这就和他们更没有关系了。

(傲慢和自大是韩国人的特Xing,他们打骨子里是看不起中国人的。先前眼镜男说的事也确实有。他们的人还把对中国的印象,停留在停留在改革开放六七十年代。认为中国最高的建筑不会超过三十层。能上的起大学的人,都是地主资产阶级的后代。其政府在国民面前过度把中国妖魔化,其国人也不像偶像剧里的主角那样,善良而富有魅力。好了,闲话到此为止,书归正传)

分部外的几条街道已经全部被木槿封锁。马路上除了韩洪门的大汉们,就再也没人了。

与韩洪门一样,此时的文东会弟子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刀片钢管握在手中,严阵以待。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愈浓。

这时,只要是某一方的大哥发出进攻的命令。

分部内外,立刻就会变成一片血海。当然,大家都在等,等那个热血沸腾的时刻到来。

韩洪门。

木槿从汽车里下来。

慢慢的走到阵型前面。等离阵型五六米的样子停住了脚。

木槿道:“谢老大,既然来了。何不让我和我的兄弟们见见呢。我们对中国洪门大哥可是神交已久啊。(中)”

“哈哈。”文东会的兄弟自觉的让出一条道,一个身着黑色中山装的青年走了过来。“想要见我,那还不容易,我就来了。”

“东哥,小心有诈。”一旁的李松达提醒道。“没事。”谢文东摆摆手,便大步流星的走到木槿的面前。

两人相隔不远,只有五米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双方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走到近前,谢文东对木槿的第一印象是:“好漂亮的一个女人。”

木槿身着一身修长的黑色风衣,眼上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细长白皙的手指跳动着妩媚,白白的皮肤几近透明。略带微红的嘴唇,刀削剑刻板俊俏娇媚的小脸,紧身的牛仔裤。再加上一身魔鬼的身材。

这样的女人,在哪里都会让无数的男人神魂颠倒。也会让无数男人为之疯狂。

可是谢文东不是一般的男人。在兄弟们生死存亡关键时期,他的头脑异常清晰。眼神还是清澈的如水一般,毫无半点涟漪。

谢文东对木槿的印象不错,甚至是很好。

但是木槿对谢文东的感觉却是:“好奇怪的一个男人。”

谢文东本身的年龄并不大,但是他的名气太大了。大的连她们的帮主金燕婷,都比不上。

本来木槿还以为谢文东长的如何如何,人高马大,三头六臂。可是一见面,却发现谢文东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了,就是那种把他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那一种。

要说特别的话,就是他的那双眼睛了。

深邃中带着些许鬼魅。

木槿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直都是。她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

没有任何的犹豫,木槿直截了当的问道:“谢文东,为什么要到韩国来,我们和你无冤无仇。”

谢文东眯眼笑道:“为了执行望月阁的命令。为了洪门规矩而来。”

“洪门?规矩?望月阁?”木槿连声问道:“你我都明白,现今这个社会,已经没有了那些虚假的东西。有的只是利益。”

“哼,你们没有,但是我有。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十几万兄弟有。”谢文东说的大意盎然,不过说出的话连他自己都不信。

木槿挑起眉毛,她知道光凭自己的几句说辞,是没办法说服谢文东的。

唯一能说上话的只要刀片。

木槿慢慢把鼻梁上的墨镜摘下,收起。突然前进几步,把她的脸凑向谢文东。

离谢文东的鼻尖还有一寸的位置,木槿笑道:“那我们就真刀真枪的较量较量,我想。在韩国,你们恐怕不是我们的对手吧。”

木槿吐气如兰,发梢的香气顿时迎面而来。谢文东甚至可以看得清,她画眉般的睫毛,和婉约的眉。

这样的动作,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致命的。当然,谢文东也不例外。

谢文东把身体向后面倾倒了一些,避开木槿道:“我很想试试。”木槿笑了,笑的面若桃花。

她淡淡道:“呵呵,我很喜欢你的这个样子,还有你说的这句话。那我们就试试。”还没等谢文东反应过来,木槿已经踏着轻盈的步子,向韩洪门的阵营里走去。

当她回到韩洪门的阵营时,本来脸上还挂着笑的脸庞,又恢复了冰冷。木槿一挥手,命令道:“兄弟们上,给我把分部夺回来。”

“杀啊。”韩洪门的大汉抄起砍刀和棍棒,杀向文东会的兄弟。只是瞬间,两大阵营便交织在一起。

“当嚷嚷”数十把刀片碰撞声,把在场的人的耳膜震得生疼。两边的大汉都用尽全力,挥舞着手中的武器。

刀锋滑向任何一个,可以致人于死地的地方。脖颈,胸膛,四肢,躯干、、、只要是能让对手马上丧失战斗力,任何的地方都成为刀尖光顾的地方。

“东哥,要不要动用我们的秘密武器?”金眼问道。谢文东摇了摇头,道:“先看看情况,看木槿是不是还留了一手。更何况,刀放久了不常拿出来磨一磨,是会生锈的。我看的出,兄弟们好久没有打得这么爽了。”

“东哥,我去活动活动。”一旁观战的李松达请令道。

“好,不过,务必要小心。”谢文东点点头,说道。

李松达杀进阵营,他的武器是一把小巧的匕首。在这样的大规模混战中,使用匕首是很吃亏的。不过,他有他的长处。那就是鬼魅的技法,变幻的魔术。有三个小弟看到一个青年,和其他的文东会小弟着装不一样的李松达。几人对视了一眼。提刀向他杀去。

三把长长的大开山刀。分袭李松达的脖,腰,胸。李松达身法不怎么样,但是好歹也是从望月阁出来的。只是一矮身,使出一个旱地拔葱,便轻轻松松躲过几把刀的袭击。在三人力道还没有回过来时。李松达腾的一下,一个凌空飞跃。把一把奇怪的东西洒向几人。

“啊。。。”那些粉末状的东西进到几人的眼睛里,三人就好像说好了似的,同时倒地不起。

“当啷”刀片掉在地上,三人双手用力蒙着眼睛,嘴里发出相当痛苦的喊叫。

乘着三人失去战斗力之际,李松达残忍你的将他们一一点杀。

“樟庆,达子他用的是什么东西?”谢文东奇怪的问道。

此时的熊樟庆,正百抓挠心般的看着,如此惊心动魄的火并场面。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这么激烈的拼杀。双方的人像疯了似的,都想把对手砍倒。

听了谢文东话,熊樟庆艰难的转过头。他的脖子上有伤,所以行动不便。

熊樟庆看了看谢文东,又看了看李松达。

叹了一口气,好像深受其害道:“该死的家伙,还有什么东西,他用的是胡椒粉。”“胡椒粉?”听了熊樟庆的回答,谢文东笑了。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大型的黑道火拼中,会用胡椒粉的。不过,这种东西还真的是蛮有效果的。

说话间,李松达又故技重施,放到了五人。

“哈哈,”看到李松达的杀人手法,谢文东乐了:“这两个兄弟真有意思。两人的脾气很对头,都是那种一点就着的Xing格。但是又不一样,李松达Xing格稍微急点,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很理智的。熊樟庆的脾气也很急,但是他的身手确实相当的好。这两个兄弟,加以磨砺改掉他们身上的毛病,他日必将成大器。”

另外一边。

木槿正紧紧注视着战场的形势,开始她的脸色还好看点,但是到了后来,越来越难看。

明明双方的人手差不多,可是手下兄弟闯进去一次,就被打出来一次。

每次的冲锋,自己这边挂掉的人始终是文东会那边的好几倍。

虽然双方攻守有序,但是也不应该连门口也进不去啊。看到胜利的天平已经在向文东会那边倾斜,木槿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必须在人手上压过他们,才有一线赢的机会。木槿咬咬牙,下定决心道:“把我们的第二波兄弟也排上去。”

“是,木执法。”一名小弟点头道。

只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韩洪门的第二波人员已经全部到位。这些人和第一波的人数差不多,但是更加精锐。

没有任何的废话,在下了车后。这批大汉便抄起刀,杀了过去。分部内。看到如潮水般的人又加入了战团。

谢文东笑了:“看来敌人已经把人全部派出来了。恩,该是我们的礼物送给他们的时候了。”

“东哥,我去安排。”只是一个眼神,金眼便知道谢文东想说什么。“恩。”谢文东点点头。

随着第二波人员的加入,韩洪门在人数上的优势开始显现出来。车内,韩洪门的三大执法之一的木槿,此时她的脸上也挂着笑容。

“嗤。”就在韩洪门的人认为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重新夺回分部时。谢文东的援军到了。

不过,他们乘坐的车辆可不是一般车,或者说,车上的东西不一般。不一样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