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变脸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呜呜”林子四周都传来那诡异的女声。

甚至,有好些小弟还隐约看见,有白色的东西在树林里飘荡。

那白色影子的速度极快,只是眨眼间,就从树林的这一头,闪到了树林的那一头。风更大了。树林里的叶子在风的摇摆下,呼呼作响。汽车玻璃在劲风的吹打下,发出似鬼叫般的声音。这个恐怖的场景,让大家的神经简直快要崩溃了。

“你们是谁?出来。(韩)”几位小弟壮着胆子,大声喊道。

没有人回答。回答他的是呼呼作响的风声。太阳这时已经露出了一半,可是却没有给在场的人带来光明,带来安全感。一大片乌云不知从哪里飘来,把刚刚就要升起来的太阳,遮了个严严实实。

“你们给我出来。”一名小弟神色慌张,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开了枪。枪响了,子弹射进树林里。几只黑鸟受了惊吓,飞了出来。这样寂静的场景持续了几分钟。几分钟后,从树林中,又传出了诡异的声音。

不过,这次可不是什么哭声,而是笑声。很冰冷的笑声。

“啊。。我受不了了。”一名小弟甩了甩脑袋,拼命扣动扳机。

只要一个人有这样反抗的动作,其他的人自然而然的做出了相应的反应,都用枪声里驱赶心中的恐惧。

一时间,“砰砰砰”枪声不绝于耳。“不要浪费子弹。”看到这种情况,那名副堂主大惊。

这个时候把子弹打光,要是出现大批的敌人,己方连个在对手面前,连个威慑的东西都没有。

可是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接近疯狂。何况枪声几乎掩盖了那名堂主的声音。见手下根本不理会他的命令。枪声还是不断。

“给我停手。(韩)”副堂主暴怒,一把把身边一个小弟的枪压下。

太快了,当副堂主压下那个小弟的枪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手指还是扣动了扳机。

“彭”子弹从小弟的脚面穿入,脚底穿出。如此近的距离。子弹不但从血肉中穿过,还深深的钉在了泥里。

碎骨之痛谁能忍受啊。那名小弟身体一栽,倒在地上。与此同时,嘴里还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那名副堂主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蹲下,查看他的受伤情况。听到了惨叫的声音,其他的人才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名副堂主这边。

副堂主大喝一声:“给我住手。省点子弹。”

这时,他们才真正的听到了那名副堂主的命令。

无奈的收起了枪,一个个,都神情奇怪的看着那位受伤的小弟。

喧嚣的树林,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樟庆,我的表演完了,现在该是和他们刀剑里见真招的时候了。”李松达扔掉手中的细线,结束了和熊樟庆的通话。

细线的的另外一头,一身漂亮的白色连衣裙,也随之掉落在地上。熊樟庆无奈的摇摇头,乐道:“这家伙,估计快把韩洪门的人弄疯了。”

这个世界上,当然不会有鬼。一切的一切,全因为韩洪门有一个爱好魔术的敌人。

那个娇美身材的青年李松达。在他的场景布置下,很轻松的把韩洪门手中的子弹,损耗的差不多了。韩洪门现在是连鱼死网破的机会,都没有了。

当然,更加要命的是他们的精神,已经处于恍惚的姿态。

带队的李松达知道,这样的敌人,已经根本就不配自己出手了。

“韩洪门的兄弟。对于我们的礼物怎么样啊?”马路一端,传出了一个青年的声音。

青年用的是中文。而韩国洪门大多是韩国本地人,能听的懂中文的屈指可数。但是那个副堂主能听的懂。

只是条件Xing的,那名堂主便举起了枪。

“彭”一声清脆的枪响,就在他举起手的那一刹那响起。

一颗子弹飞了过来,正中那只举枪的手。漆黑的手枪吃力不住,掉在了地上。

“想玩枪?我陪你。”一位黑衣青年出现在那名韩国副堂主的面前,在他的手里赫然拿着一把式手枪。

手枪还保持着开枪时的姿态。想必刚才那可子弹就是从这把枪里发出的。

那么副堂主忍住手的剧痛,没有喊出来。

只是鼻孔里发出哼哼的声音。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额头也渗出了虚汗。

青年的身后并没有很多人,粗看一下,只三十几人而已。

这些人身着黑衣,手上拿着清一色的大号开山刀。从他们健壮的身体和神色严峻的脸上,韩洪门的小弟可以感觉的到,这些人不简单。恐怕自己和兄弟们,今天是很难过得了这个坎了。

想到这,不少的韩洪门弟子都握紧了手中的开山刀。“你们什么人?(中)”

明知道对方肯定是谢文东的人,那名副堂主还明知故问道。

“我们啊,”青年乐了,露出一排小白牙,淡淡道:“送你们上路的人。”

听了青年的话,那名副堂主的脸色微变。牙齿也被他咬的咯咯作响。

由于情绪激动,他手上的伤也变得更加疼痛。副堂主抓狂道:“把他给我杀了。快点,把他给我杀了。”(韩)

小弟们一时半刻,还没有从那惊悚的感觉里回过神来。只是略微顿了顿,便听到了一句话。

“哼哼,想杀我。还是管管你自己吧,看你们能不能活着出去。”

说话间,三十几位大汉突然做了一个动作。

当这个动作完成后,在韩洪门的弟子面前,见到的已经不是刚才的那波人了。

他们见到的是一群嗜血的魔鬼。

一秒钟的时间不到,他们的脸上,都多出了一张面具。

一张在韩洪门的弟子看来,无比惊悚的面具。

无比夸张的眉毛和通红色的血盆大口,黑白的点墨勾勒出,最恐怖的死神。

看到面前魔鬼一样的东西,直把韩洪门的一些人吓傻了。

一些小弟拿着武器的手,都明显出现战栗。对于傲慢自大的韩国人来说,他们哪能知道中国还有这个东西。

不过,对于来自中国的韩洪门弟子来说,这种东西并不陌生。甚至是很常见。

他们脸上的面具不是其他,就是唱戏的脸谱。而他们刚才作出的诡异动作,正是中国的川剧绝活之一的变脸。

当然,这一切。是韩国本地的黑帮分子不知道的。当三十几人,跨着整齐的步子,飞快的向他们杀来时。

韩洪门的兄弟们,这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只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提刀而战。

三十几人对三四百人,真正意义上的用一当十。

这本来就是件连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即使他们是残兵败将,即使他们的老大身受重伤,即使他们走投无路。

他们也不会畏惧这区区的三十几人。可是,今天这样的情况倒是真的出现了。三四百人,在三四十人面前。打斗毫无章法。混乱不堪。死亡和恐惧已经把他们的意志完全摧毁,之所以现在还在迎战。完全是凭身体本能在苦苦坚持。在争斗中,看到最多的不是一个人和一个人厮杀,而是一个人追着几个人猛砍。”不要乱,大家不要乱。(韩)"那名副堂主大声喊道,可是这个时候,局面哪是他一个人可以控制的。

刀光血影,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地面上就多出了十几具尸体。鲜血马上就汇成了小溪。那名副堂主的喊叫没有止住劣势,反而是把李松达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本来李松达并没有打算亲自动手。

谢文东给他的任务是把这些人,逼到附近的那座小山上。事情也就算办好了。至于人员嘛,能不杀就不杀。毕竟谢文东是要拿他们做诱饵的。没有了足够分量的诱饵,大鱼是不会来的。但是这个韩国人实在是太讨厌了。开战的时候,就听见他在用鸟语般的韩文,叽叽咕咕的说个没完。

这让李松达很是不爽,没办法,有些人想找死。他也没办法。他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巧的匕首,一跃身,便窜到了那名副堂主的身边。

李松达这个家伙属于那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变脸这种东西,只有他才会想到运用到黑道中来。

两方地位最高的大哥相互拼杀,本来至少的照个面。

可是他倒好连个招呼都没打,提到就刺。李松达的强项是枪法,身手还是比较弱的。但是那只是相对而言。和那个手受伤的副堂主搏斗的时候,还是稳稳的占据上风。

只是十几招的交手,那位副堂主的身上便多出了几道血痕。而且,越到最后,受伤的的频率越来越大,几乎是每两刀就会有一刀被刺中。

再这样下去,那个副堂主也活不了多久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一批人。这些人更多,也更完整。应该也有好几百的样子。

李松达一看到这群人,眼睛里冒金光。他力道一收,退了回去。再看那位堂主,也惊呆了。

(各位,三少今天先更新一章。天气太冷了,我这融雪的天,零下好几度,你不抖都站不住。我的十个手指,十个脚趾都僵了。这篇小说我花了五个小时才完成。还是在被子里完成的。晚上我还会写,但是能不能更,就难说了。要是在晚上十点前没更第二章,大家就不用等了。希望大家理解理解啊。唉。都没脸向大家要票了。推荐收藏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