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欲擒故纵

马上记住坏蛋小说网,www.huaidan1.com,如果是UC/浏/览/器可能会转/码,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晚上的宴会还没有到时间,谢文东此时正坐在沙发上,他面前坐着一个人,这个人不是其他人,就是马戈伊。此时两人在下棋,棋是中国象棋。

“谢先生,你输了。”马戈伊一把把“炮”干掉了前面的“卒”,红色的棋子架在架在谢文东“将”的面前。和谢文东对弈了十几盘,输的总是自己,这下可好,终于被他扳回了一句。

“真的?”谢文东敲打着手中的棋子,笑着问道。“当然了。你的小卒都被我干掉了。谢先生,你太大意了,刚才我的“炮”明明可以被你的“車”吃掉的,可是你没有看到。”马戈伊高兴的手舞足蹈。

“呵呵,”谢文东一落下他的‘炮’把马戈伊的‘炮’干掉,‘将军’。“什么,”马戈伊死死的瞪着棋盘,嘴里念叨着:“不可能啊,不可能啊。”“哈哈,马戈伊。你很精通中国的文化,但是你不懂中国的古代军事,这招叫。”

“哦。”马戈伊应了一句,但是他的目光还是留在棋盘上,他不懂什么叫欲擒故纵,只知道自己不知道输在哪里。

“别看了,死局。”谢文东拿过桌上的一杯茶,抿了一口,赞道:“好茶。”“东哥,你个珠宝商来了,他们说要见你。”金眼走进门,说道。

“告诉他们,我没空。要谈就让他们等几天。”谢文东把玩着手中漂亮的手枪,对着还在苦思冥想的马戈伊,“啪”了一声。“呵呵,谢先生,我真的输了。”马戈伊站起身,摇摇头道。

晚上八点。希尔顿大酒店。

谢文东身着一件褐色的中山装,袖口和领口都有着代表着神秘的黑色扣子,一双龙凤眼下是长长的睫毛,半眯着的眼睛上是一对弯而浓密的眉毛。

谢文东准时出现在希尔顿的顶楼,而作为客人的费尔南多却比他这个主人还早到了。

虽然安哥拉的经济不算发达,甚至可以说落后,但是希尔顿的生意还是相当不错的,很多来这里消费的人都是像谢文东这样来这里投资的老板,财团。在这种地方,只要你有钱,你就可以得到一切你想要的。

“谢先生,你好啊。”看见谢文东进来,费尔南多站起身,快步走到谢文东的面前,黑黑的大嘴唇咧开着,一双和他的皮肤相呼应的大手也伸了过来。

“你好啊,总理先生。”谢文东笑着也伸出了手。两人的样子绝对会被人以为是多年不见的好朋友,可是事实的情况谁又知道呢。“请坐。”谢文东张开手,指着椅子的方向道。“请。”费尔南多也不客气,一屁股就坐到了椅子上。谢文东在离费尔南多几米远的桌子另一边,坐了下来。

“啪啪啪”谢文东拍了拍手,七八名漂亮的女服务员把酒菜端了上来。菜是好菜,酒是好酒。不过两人丝毫没有动叉的意思,谢文东看着满桌的菜,玩笑道:“总理先生,不要光看着啊,请。”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费尔南多此时也在犹豫不决,谢文东的话,他也没有听到。

“恩。。。好。谢先生,我们还是先谈谈事情吧。”谢文东迟疑了一下,放下手中的红酒,看着费尔南多道;“总理先生,请说。”

“安哥拉政府想把谢先生手中的国家银行股份买过来。”费尔南多定了定气,决绝道。听了费尔南多的话,谢文东和他身后的兄弟们脸色同时一变。

费尔南多的这番话简直是痴人说梦,暂且不说这些股份对于谢文东来说,可以赚到多少钱,光是它在安哥拉政府的影响力就无可估量。

有这些股份在手里,就是安哥拉政府都得乖乖听话,假以时日,安哥拉就有可能彻底掌握在他的手里。

别说是一个正常人,就是一个傻子,也明白这些股份动不得。谢文东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冷得可以冻死一头大象。

紧握着的右手压在椅子上,发出咯咯的响声。也许知道谢文东的反应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费尔南多的表情很不自然,虽然他是在笑,但是大家是怎么笑不出来。

“总理先生,你要是把别人都当做傻子的话,那今天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谢文东站起身,一点也不给费尔南多面子道。

“这个,谢先生你先别那么快做出决定,等我说出我的条件,我想你会考虑的。”费尔南多干笑道。

他还没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人,不过,今天和往常一样,要是收回了安哥拉国家银行的那百分子三十五的股份,那么在不久之后的大选,他的执政党,将会继续掌权,不但如此,在席位上安盟将会输的一败涂地。

他们也就更加有了在安盟面前耀武扬威的资本。

"恩?什么条件?“谢文东问道。

“在和赞比亚交战时,我们得到了在赞境内的一座油田,虽然这还是做尚未开发的油田,但是它的产量应该不会低,所以,我们打算用这座油田换你手里的那百分子三十五的股份。”

听了费尔南多的话,特别是听到油田这俩个字,谢文东真的有点心动了。

但是谢文东不会就这样答应的,他故作沉凝,略微思考了片刻,悠悠说道:“总理先生,你也太会做生意了吧,一个还没有探明储存量的油田就想换我的那些股份,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费尔南多也有点理解谢文东,要说真的想就这样拿到股份,这也不太现实。“那谢先生,你的意思呢?”费尔南多反问道。

“我的意思是总理先生还没有足够的诚意,至少你因该把那个油田所在的位置告诉我么吧。”

“这个。。”费尔南多压低了声音,道:“在卡隆达地区。”

油田的所在地,是他们的最高机密。自己说出说出这个地方,在他看来,已经是有足够的诚意了。

谢文东对安哥拉都不熟悉,哪里还对一个赞比亚的地方认识,他打了个响指,马戈伊示意,“附耳小声道:“谢先生,李小姐曾经秘密派人对这一带做过简单的勘察,结果证实确实有油田的存在。”(中)

“那这口油田的储量如何。”谢文东听到果然有油田的存在,有些激动的问道。(中)

“这个不太好说,他们的仪器不是很先进,只是简单的勘探。(中)”

“不过,当时的专家估计,油田的价值在两百亿美金上下(时值),确实是个小油田。”“谢先生,你们商量好了吗?(英)”费尔南多有点不耐烦的问道。

“总理先生,据我所知,这一点确实有油田,但是其存储量并不是很大,可以说没有开采的必要。”听了谢文东的话,费尔南多脸色一变,怀疑道:“谢先生,你是在试探我吧,油田哪有什么存储量少的。”

费尔南多对于油田这方面的事也不是很懂,情况紧急,他也没向专业人士请教,不过,这点常识还是懂的。“哈哈,总理先生,你太看得起我谢文东了。我想这件事情就到这吧。”

谢文东委婉的拒绝了费尔南多的要求,这让费尔南多很是着急,眉头上都渗出了虚汗,他急中生智,威胁道:“谢先生,你难道不把东亚银行的生死放在眼里吗?

只要我愿意,在一天之内,我就可以让他关门。”面对费尔南多赤裸裸的威胁,谢文东毫不在意,他把玩着装满了红酒的杯子,半开玩笑道:“东亚银行会关门,我保证,你的脑袋会在第一时间搬家。”两方都撩出狠话,眼看事情就要糟了。

一旁的马戈伊忙大圆场道:“谢先生,总理先生,大家都是来谈事的,何必闹得不愉快。”实际上,马戈伊在这里根本没有说话的资格,但是他以前是费尔南多的手下,现在又是谢文东在安哥拉的代言人,这时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的。

谢文东放下杯子,“推让”了一步道:“好吧,总理先生,我也不想和你闹得你死我活的,既然你表示了足够的诚意,我也的表示我的立场。

我这个人喜欢赌,不知总理先生喜不喜欢?”

“赌什么。”费尔南多没好气的问道。

“你说的没错,我也不相信这样一个油田既然会没有石油。”“你什么意思?”费尔南多道。“我用等值于一百亿美金的股份来赌这个油田,赌赢了,我赚个盆满钵满,输了,我将一无所有。”

”真的?“费尔南多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恩,要是总理先生没有其他的顾虑的话,我们就可以签合同,签了合同,对于双方来说,都有利。”

谢文东说的合情合理,费尔南多根本没有思考,就一拍手大喊一声道:“好,就这么说定了。”他也在暗自窃喜,要是谢文东拿到的是个产量很小的油田,那他哭都哭不出。一百亿美金的缺口,是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

“好了,既然这样说定了,那我们就可以签合同了。”此时的费尔南多比谢文东都要着急。他真是怕谢文东反悔。

虽然此行没有达到理想的结果,但是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不管怎样,他拿到了谢文东手中的部分股份,对不久后的大选也是一种激进作用。

“好,”谢文东点头道。

他揉揉下巴,仔细琢磨了一会,突然他又想起些什么,看了看面前有些乐得得意忘形却还在故作矜持的费尔南多,不由得好笑,谢文东补充道:“我还有一个要求。”费尔南多笑容一收,正色道:“谢先生请说。”“我要安哥拉政府加紧对赞的战斗。”

谢文东的话一出,身边的马戈伊脸色一僵,暗道谢文东是不是疯了。不久前他还在说怎样该让赞和安和谈,可是今天却在说要加剧两边的争斗,难道是自己听错了?